天呐小说网 > 穿越八零,军妻有点甜 > 第667章癔症

  应秋宣已经见怪不怪,“应惜来了啊,还带这么多东西,太客气了。”他抵了抵身旁的潘欣,“跟咱们的绾绾像吧?”

  潘欣回过神,“像!太像了!应晖是不是抱错了啊。”

  应秋宣:“.......”

  应绾绾笑了笑,“妈,您这话要是让二哥听见,他得哭了。”

  潘欣唇瓣一弯,“我开玩笑的,可是真的好像啊,怎么能这么像?应惜,你长得像你爹,还是你妈啊?”

  应惜如实道,“两个都不像。”

  潘欣盯着应惜看了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

  这时冯如烟从室内出来,自然也是稀奇的对应惜打量、审视,“跟我们家绾绾太像了,不管是身形,还是说话声,都没有区别,双胞胎也就这样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小晖也是错抱来的。”

  应秋宣道,“你妈刚才已经说过了。癔症!”

  应惜捂着嘴笑。

  冯如烟端详了她一会儿,又觉得不像了。

  老二和老三原本在玩闹,此刻趴在应绾绾的腿上。大眼睛眨也不眨一下的看应惜。

  应惜也在看他们,三胞胎她只看过老二。其余的两个她还没有见过。

  萧南风带来的时候,因为没想好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在亲人面前,她一直躲着,通过玻璃窗瞧过,没看清他们的模样,就知道皮肤白。

  此时见老三和萧南风几乎一样的五官,她已经开始想象她生了女儿,会不会像罗尼。

  冯如烟笑盈盈,“两孩子不得了,一下子就分出谁是妈妈了。”

  应绾绾道,“瑾之第一次就分清了,小丫头这么聪明,一看发型就知道了。”

  冯如烟调侃,“你们如果换个一样的造型,男人能不能区分得了啊,认错了太尴尬。”

  应绾绾想起假装应惜的那天和罗尼对话,的确丢脸,“那阵子估计连爹妈都分不清了吧。”

  应秋宣不同意,“开口说话,还是很容易分的。”

  寒暄了一会儿,移步进室内。

  应惜左右环顾一圈,对应绾绾道,“没见你们家瑾瑜啊。”

  应绾绾颇为骄傲的说,“书房里学习呢,他可有天赋了。我打算下学期,将他送学校去。”

  老大的逻辑思维特别好,尤其是数学应用,一点就通,和应文景一起做习题,只要不是汉字多的题目,他几乎都能做上来。

  等到了国外,时间稍微宽裕点儿,她教他多认一些字,另外锻炼一下写字的速度。

  老二老三也带着培养,开学了考考他们,能够过她这关的话,托人统一安排上学。

  就是不知道学校会不会以年纪太小为由拒收。

  冯如烟接上话,“才两岁,急什么啊?我们家文景三岁上学,我都觉得有点儿小了,在学校里和大孩子也玩不上,以前有个阮颖跟他一样的年纪,两孩子有话讲,现在那丫头搬走了,他独来独往的,上学少了乐趣。”

  潘欣则不认同,她很支持,“孩子越小开发智力越好,绾绾两个哥哥我早早就让他们读书了,你看看现在,一个个年少有为的。自己在事业上左右逢源,不得益于自己?至于童年乐趣,现在是有了,以后呢?没学到一技之长,没有养成上进心,不是养废了吗?”

  应绾绾觉得有道理,不过玩乐也重要啊。

  这年头上学读书不像几十年后以玩乐为主。

  这里是实打实的学知识,对两岁的孩子来说,有很大的难度,“上学早比普通孩子更早接触到竞争,但可以勉励孩子成长,我也觉得很有益处。”

  应惜坐下后,应绾绾去书房唤老大过来和应惜认识。

  老大看了看她,顿了一下,才开口同她打招呼,“阿姨好。”

  应惜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温柔的说,“你好,长得真俊。”转而和应绾绾打趣,“这孩子性格和萧南风像吧?说话样子都像。”但这个明显可爱好多啊。

  三胞胎各有各的特色,长相完全继承了父母的优点,还懂礼貌,她眼红的不行了。

  “是啊。不过我们家瑾瑜说的话比他好听。萧南风老家离这儿很近呢,回头我带你去逛悠一圈,正好让爷奶见见,算是提前预防一下他们那天单独见咱们认错。”

  应惜一笑。

  开始从绾绾嘴里得知萧南风和应家只隔了一条街的时候,她也是十分惊讶。

  太巧了。如果她当初没有被乔芳忽悠出走,说不定能和亲生父母相遇呢。

  毕竟两家距离这般近,还都相互认识,总有碰头的情况,“已经见过了啊。”她将过年陪罗月去萧清君家的事说给应绾绾听。

  “我不在家过年,好像错过了很多事呢。”年后她忙着炒股,写论文,还要做兼职,带孩子。和好朋友们之间联系便少了,方大暑和宋小双的信已经两次没回了。

  每次同罗月何妙雪电话讲不到三分钟。

  等孩子们过完生日回帝都,她得主动跟她们联系联系才行。

  正说着话,老太太来了,手里提着两只大红公鸡,“我们家帮工从老家带过来的。我想着三胞胎在这儿,松开给他们吃。”

  潘欣也不嫌脏,笑盈盈的接过来放到院子的墙角处,“三胞胎有口福了,回头我让老应杀了炖上。”唤孩子们出来同老太太打招呼。

  应惜随应绾绾出来,后者打招呼,“奶奶来了啊。”

  老太太目光掠过应绾绾及应惜,笑了笑,“应惜也来了啊,前些天我们家南风带绾绾过来,给我吓了一跳,差点儿以为是你呢。当时还想打趣,被孩子们围着吵吵,忘了。”

  应惜笑道,“我挺荣幸和绾绾长的像,不然也不认识大家。”不能否认,她这辈子的好运,都是因为和绾绾一样的脸带来的。

  潘欣请老太太进屋,老太太没进去,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就走了。

  墙角有一口井,周边的围砖修的很高,潘欣提过鸡,坐那儿洗手。

  应绾绾道,“妈,您怎么总收奶奶的东西啊,怪不好意思的,咱们家也不缺这些。”老太太苦日子过习惯了,只要她认为营养的,都会给孩子们留着。

  “她给自己重孙子拿的,一份心意,推了哪成啊。”

  “......”

看过《穿越八零,军妻有点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