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天机之神局 > 第十九章 得罪什么人也别得罪女人

第十九章 得罪什么人也别得罪女人


  那边,熊茜茜好像一点也没在意,正低头和服务员做着什么。

  走近了,顾新才发现她正和服务员在编着红绳——看样子她已经看中了选中的翡翠。

  见顾新回来,熊茜茜笑吟吟地冲他招了招手,示意顾新赶紧过去。

  此刻的顾新,心里已经相当的笃定,温菁转给他的十万元已经到账,只要熊茜茜不再挑选别的东西,他已经把心放进了肚子里。

  于是,也含笑赶了过去。

  “顾新,快来试试。”熊茜茜将拴着翡翠观音的红绳冲他举了起来。

  顾新忽然有些懵逼,因为熊茜茜的动作告诉他,她是准备给自己戴上。

  难道这东西是给我选的?顾新先是一愣,但很快心里又是一喜。

  熊茜茜个子不高,根本够不着顾新的脖子,所以,顾新一走过去,立刻便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来,戴上看看。”熊茜茜双手一分,柔荑便已绕过了顾新的脖子,开始系绳子,像一位细心温柔的妻子在给丈夫打理形象。

  顾新只好伸出了脖子。

  不过,此刻的熊茜茜离他太近,一对眸子犹如一汪秋水,清澈见底,露出来一股甜甜的笑意,吹气如兰。

  顾新不敢与她对视,再加上熊茜茜的呼吸,所以他慌忙快速地低下了头去。

  这一低不要紧,顾新差点将整个脸都埋进熊茜茜的胸部!

  好在他反应极快,一触即离,只有鼻子轻轻地碰了一下柔软的所在,软玉温香再加上那少女特有的淡淡地体香,除了呼吸紧促之外,顾新觉得有些晕眩。

  他何曾有过这种经历,脸顿时变成了猴子屁股。

  好在熊茜茜专心致志地在给他系绳子,没有发现这些细节——直到顾新重新抬起头来。

  “不是才上完厕所嘛,怎么脸又红了?!”这种时刻,少女的感觉最为敏锐,虽然当然没发现顾新的异样,但稍加回想,熊茜茜立刻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立刻故意取笑面前的男人。

  不过,她的心里却是甜丝丝,而且,是甜而不腻的那种。

  见状,顾新又立刻手足无措起来,但又不知如何解释,嘴巴张了几张,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有呵呵傻笑。

  熊茜茜看在眼里,又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大傻瓜!”

  甜甜的笑脸上,露出了少女特有的羞涩和扭捏。

  “原来你是给我选的啊!”顾新终于憋出了一句极不合时宜的话来。

  “当然!这是我给你挑的护身佛,保佑你永远平安健康!”说到最后,熊茜茜的声音几不可闻。

  咽了口口水后,顾新忽然觉得有些浪费:给自己买这么贵的东西有必要吗?

  “可是茜茜,这也太贵了!”

  熊茜茜脸色立时一冷:“这是钱的问题吗?”

  顾新哪里料得到她会忽然变脸,一时就有些错愕,口舌也笨拙了起来:“当…当然不是,只要是你喜欢的,就是最好的,不贵,不贵!”

  闻言,熊茜茜又立刻转怒为喜,娇嗔道:“想不到,你还会哄人!”

  女人的心,海底的针,女人的脸,六月的天,顾新何曾见识过,所以此刻,他除了继续傻笑,实在憋不出别的什么招了。

  “来,看看这个。”熊茜茜拿起了翡翠弥勒佛,比在了自己的胸前:“好看吗?”

  顾新先是看了看翡翠,又看了看熊茜茜的俏脸,嗫嚅道:“好看是好看,但还是没有你好看!”

  一听这话,熊茜茜的脸上犹如春花盛开,无限娇羞,一记粉拳便擂在了顾新的胸膛之上,嘴里骂道:“真是近墨者黑啊,是不是跟祁宇呆久了,也学会了油嘴滑舌!”

  顾新再怎么笨,此刻也知道熊茜茜心里想的是什么了。

  所以,他便继续开心地傻笑。

  …………

  卢家老宅。

  祁宇酒足饭饱,躺在沙发上剔牙,一旁的卢晓寒正全神贯注地煮着茶。

  见温菁抿着嘴从外间进来,祁宇斜着眼笑道:“丫头,看你笑道那么得意,是不是有什么喜事?”

  “说出来你肯定不信。”温菁笑着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咱们家的三儿居然会讨好女孩儿了!”

  闻言,祁宇差点从沙发上滚下去。

  “不会吧,他几时学会了这招?”祁宇惊喜道:“女孩是不是茜茜?”

  温菁点点头,笑道:“刚才他给我打电话要钱,就是为了给茜茜买东西。”

  “他身上不是有钱嘛,怎么还跟你要?”祁宇有些意外:“多少?”

  “十万。”温菁微笑道。

  “十万?!”这回,祁宇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讨好女孩买束花就差不多了吧,败家啊!”

  “茜茜看中了两枚翡翠吊坠,差不多六万,我担心不够,就给了他十万。”温菁翻了个白眼:“可惜的是,有些人连讨好人都不会!”

  祁宇只当没听到,岔开了话题:“我就说嘛,这俩一看就知到郎有情妾有意,要不是三儿那死脑筋,再加上茜茜脸皮薄,娃都会走路了!”

  他的如意算盘打得是很好,不过,很快就有人将话题给扯了回来。

  卢晓寒已经泡好了茶,斟了两杯送到二人面前,笑道:“菁儿妹妹,若说有些男人不会讨好人我信,但你家呆瓜绝对不是!”

  闻言,本来还有些喜色的温菁,立刻就不高兴了,鼻子里哼了一声:“是不是你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见势不妙,祁宇立刻干咳了几声,干笑道:“有也不会在你破飘面前显摆啊!”

  这下,温菁更加不高兴了,干脆将脸扭到了一边。

  祁宇气得不行,冲着卢晓寒又是使眼色又吹胡子瞪眼睛,示意他赶紧灭火。

  卢晓寒也没想到温菁当真了,也有些尴尬,连忙来了一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菁儿妹妹,其实,感情越是亲密深厚,反而越让人不易察觉!”

  “不愧是老夫子,贴切,贴切!”祁宇立时开始鼓掌。

  “别人不敢说,但我可以担保呆瓜弟弟是天下少有的真性情!”卢晓寒继续道。

  温菁依然不爽,闷哼道:“只怕是对别人才是真性情!”

  “人无完人,我自认也算是真性情,可你你们看看我现在的样子!”见正面无法救援,卢晓寒只好把自己当做例子。“虽然说,付出和回报是对等的,但真心实意的付出是不需要回报的!”

  说罢,还重重地叹了口气。

  见卢晓寒忽然提起了自己的伤心事,温菁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强笑道:“破哥哥想多,我也就随口开个玩笑。”说着便端起了茶,浅饮了一口后,继续道:“想不到,破哥哥煮茶也是一绝!”

  见状,祁宇长舒了一口气,暗叹道:得罪什么人都行,千万别得罪女人!尤其是自己最爱的女人!!

  (本章完)

看过《天机之神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