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天机之神局 > 第二十四章 青铜残片

第二十四章 青铜残片


  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仍然藏在树上,好整以暇地抽了三支烟后,才溜下了树。

  站在地窖旁边,发现那里面已是一片狼藉,除了一些残破的青砖,完整的,连影子都没看到。人心不古这个词看起来任何时候都是适用的。大抵是这些砖都能派上用场,已经被附近的村民搬了个干净。

  昨天晚上,我忙于布局,根本没在意这个地窖,觉得于友光检查过的地方,留下有参考价值的东西应该不会太多,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没对这里抱有太高的期望。

  但我还是仔细检查了一下,并没有多余的发现。

  我并不灰心,马上开始以地窖为中心,在半径为六十米的范围内搜索。其实,对于能否找到什么东西,我心里根本就没底,当初只想看看这个姬家祠堂的位置有没有什么特别东西能够提供线索。

  这处地方远离村庄,只有几块菜地星罗棋布般地撒在山间的空地上,勉强能感觉到一些人类的气息。

  两个小时后,我依然没有任何发现,于是只好坐在一畦菜地边的石头上开始抽烟。

  就在我百无聊赖的时候,无意间发现菜地不远处的草丛了有一块巴掌大小的类似金属的物体。本来,我还不怎么在意,但好像觉得那金属物上有类似符号的东西。心里一动,便上前给捡了起来。

  稍微擦了一下,我发现,这是一块青铜铸造物,绿色的铜锈已经将其完全给包裹了起来,外表面呈球面,也就比巴掌大了一点点。边缘的断口也非常的不规则,看样子它原本是某个器物上的一部分。又仔细看了看表面上那些类似符号的东西,感觉很像是文字!

  稍一思索,我决定将这东西表面的铜锈给去掉,看能否发现点什么。

  这东西锈蚀得很厉害,估计以前深埋在地下,被挖出来后因为残破而被丢弃了。

  为了不破坏上面的字符,我几乎将身边所有能用得上的东西都用上了,还花了一个小时,才将那东西表面清理了个大概。等我看清,这才发现那上面阳刻着许多类似于甲骨文一样的符号,看了半天,不由就‘艹’了一句,因为那上面的字我一个也不认识!

  心里郁闷之余,却想到了一个人。

  他叫卢晓寒,南京人,建筑设计师。我和他熟悉源自当时一个叫‘梦月轩’的文学论坛,他是所有者也是管理者。虽然他本身是学建筑的,但其文字造诣却很不一般,很有点字字玑珠的味道。

  我是个比较无聊的人,闲暇之余总喜欢东摸摸西瞧瞧,没事总喜欢码几个字玩。偶然的机会,我逛到了‘梦月轩’,之后便认识了他。初次听到他的真名我还真有点郁闷,说他一个大佬爷们居然取了个如此女性化的名字!他回答说,名字不过是一个符合而已,代表不了什么,再说取个什么样的名字他自己无法决定等等。

  因为觉得他说话风趣幽默,所以,我一没事就找他瞎扯,一来二去居然彼此成了好朋友,不过我们始终不曾谋面。

  之所以和卢晓寒能成为朋友,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和我的某些地方上有着许多的共同语言。此人是个真性情,只是在虚拟空间里他很少让别人知道,为人真诚且肚量很好!

  最牛逼的是,他的性格很另类,不但细腻而且比较接近女孩子的性格,用现在的话来说,有些‘娘’!他比我年长,而且已经结婚,但给我的感觉不是很好。

  估计他上辈子欠人家太多,这辈子人家来讨债了。每当说起这些,看起来他自己挺无所谓的,但我总替他不值。

  因为我从来就没听说过一个人只索取而从不回报的,而他却宁可自己不需要任何回报也要守着那所谓的承诺!在这件事情上,他是迂腐的。

  卢晓寒除了在本职工作上非常出色,文字造诣极高之外,而且对古代的文字有着相当的研究。我曾问他原因,他总是笑而不答。

  一想到这些,我马上将青铜残片给拍了照,准备给他发过去,让他帮我瞧瞧。

  令人郁闷的是,这鬼地方居然没有4g信号!

  无奈之下,只得发了个彩信给他,之后又打了个电话!

  我没告诉他这东西是来自哪里,只让他帮我看看上面写了些什么。

  十五分钟后,他回了个电话过来,说上面的文字只剩下一小部分,无法完全看懂,又问我有没有整体的,我说其余的都被我吃了!

  他在电话里嘲讽了我一番,然后就将一些东西告诉了我。

  虽然他不曾亲见,但通过上面的文字可以推断,这东西应该是战国以前的东西。从其外形来看,它应该是某种特殊的鼎被损坏后留下的残片。

  卢晓寒肯定地告诉我,残片上面铭的阳文属于金文,而且是典型的西周时期的文字。

  听到这里,我心里就打了个突突,难道于友光听到那些老头子说的,那个什么姬家原本是西周王族后裔还真的有些靠谱?

  要知道,鼎在当时属于重器,普通贵族和老百姓是绝对不会有这种东西的,即便是王族,也未必都有。“天子九鼎,诸侯七鼎,卿大夫五鼎,元士三鼎”这种说法虽然也是对的,但随着身份地位,等级权利的逐渐演化,到了周末期已经完全就是王权的象征了。

  文字的内容不多,而且相当不连贯。大体上包含了几个意思,当然都是猜测而已。能分析出来的,大致有“石藏于石”、“通灵幻化”、“姬家世宝”及“福荫蒙承”等意思,但因为缺失部分太多,还有好几个字哪跟哪都联系不上,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所以也无从推测。

  我笑笑谢过他,说也是一时好玩,不必太过在意。卢晓寒没说什么,寒暄几句就挂了。

  但他不知道,这十六个字对我的帮助却是非常之大。除了前面的八个字弄不明白之外,后面明显说的是就是与姬家相关的某种传世之物,很可能就是我手上的这块伏羲之爻!

  至于前面的那几个字确实是有些没头没脑的,看不出是个什么意思。想着那什么“石藏于石”、“通灵幻化”,我马上就想到了红楼梦,这玩意纯粹就是神化了的结果。或许这不过是古人在用词的时候比较夸张的缘故。

  下山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费了很大的劲才走回了大路。

  随便吃了点东西,我准备赶往下一站:贺家沟。

  从这里到贺家沟差不多二十多公里,想着自己只有两条腿,我不由暗自苦笑,但也没有多余的选择,只好边走边想,想着于友光所描述的那些传说。

  对于姬文昌得道成仙一说我倒是没怎么在意,我在意的是当年姬家族长为何要去动那女娲之石!而且,姬家的没落正是在他动了女娲石的第二年开始的。

  自董建军家族获得的信息来看,他们所拥有的伏羲之爻和那个神秘的演示装置有关,那么姬家呢?会不会和那个女娲石有关?

  从姬文昌羽化成仙的年代来看,姬家也就是在那几年内逐渐走向了衰落,而姬家族长去移动那女娲石却是在姬家迅速衰落的前一年,虽然于友光在停老人们谈起这件事的时候,并未提到这两件事发生的具体时间,但从这个家族的衰落时间上来看,应该差不多是同一时期!

  这其中到底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我记得,姬文昌羽化的事是在明朝天启年间。那么姬家族长移动女娲石应该就在之后不久的事,估计也就一两年的时间差!

  而,董舒当年到我家乡去干那件离谱的事是在明崇祯十五年,虽然董家的忽然动作和姬家的忽然动作相差了至少十五年,但他们却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这两个家族都有一块伏羲之爻!!

  如果将他们在强行扯到一起的话,他们还有另一个共同点:这事发生的时间都是在明朝,而且,天启和崇祯这两个年号根本就是连着来的。这说明了什么?

  既然,董舒当年的动作是为了保护那个演示装置,那么姬家族长当年强行移动女娲石,是不是为了保护那东西?而且,如果再扯一点,那姬文昌的所谓神迹好像也与那女娲石脱不了干系!

  我一向对传说中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不感兴趣,但对于其中的一些细节却非常的在意。

  还有,那个姬文昌好像炼出了一个名叫“通天冠”的宝贝,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卢晓寒告诉我的那十六个字,后面两部分我能明白,那所谓的“石藏于石”和那句“通灵幻化”到底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我开始准备瞎猜,但远处传来的摩托车的鸣笛声将我忽然惊醒了。巧的是,那车居然与我是同向行驶。

  稍一思索,我便了有了主张,毕竟二十几公里的路,但若只凭我这11路车,恐怕有些费劲!

  ...

看过《天机之神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