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梁山庄园主 > 第二零一章 赵鼎与王禀

第二零一章 赵鼎与王禀

  数日行程,古浩天一行人终于抵达了大名府。  

  大名府为周朝的北方重镇,鼎盛时人口达百余万,无论政治、军事、经济上,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故又称作北京。  

  《水浒传》里数次提到大名府,有多位英雄好汉也与此地有关,比如:卢俊义、杨志、索超、燕青等等。古浩天这次到大名府来,也想拜访一下大师兄卢俊义,联络一下感情,顺便打听一下师傅的去向。  

  船靠运河码头后,便有情报处的人员前来接了。由于人手较多,又带有兵器,众人便在城外的一家客栈住了。随后从情报人员处得知,徐处仁和赵鼎等人昨天才到,那位徐大人似乎身体并无好转,如今正在城里继续延医治病。  

  这老人家到底得的是什么病?竟然久治不愈,该不会有大麻烦吧!古浩天心里不禁打鼓,他想着,得寻机与赵鼎见个面,探个虚实。  

  一行人安顿下来之后,古浩天便带着许贯忠和卞祥随那情报处的人员进城而去。大名府作为大周的北京,各种繁华自不必讲,几个人在街巷里穿梭一阵,便到了一家昌盛客栈。

  “便是这处了。”那个情报处人员说道。  

  古浩天抬头一看,前面却是一个两层三间的门面,看样子也不太上档次,心想这个使团在这大名府也不怎么受待见。他一时不便进去,便在附近找了一家茶楼,吩咐那个情报人员去叫赵鼎出来。  

  时过不久,赵鼎便匆匆赶到,他一进来就惊讶的问道:  

  “浩天怎的也到了此处?”  

  “我因记挂着林冲师兄的事,想往沧州走一遭,经过此地时,正好听说徐大人身体欠安,便寻过来打探一下。”

  古浩天一边回着话,一边起身请赵鼎坐了。

  “徐大人自离京之时,我看他精神头就不太好,到了黎阳县之时就开始身体发烧,使团便靠在黎阳,找了个大夫服用了两天药,看似有些好转,这才重新启程,想不到到了此处,又发烧了,而且似是更加利害了,又只得停泊于此请大夫治病。依我看来,徐大人这病却忧愁出来的,一边替着污滥的朝廷着急,一边又无计可施,还要逼着去做违心的事,不病才怪。”

  赵鼎仔细介绍了徐处仁的病情病因,未露出一脸嘲讽的神情。

  “那为何不见赵兄愁出病来?”

  古浩天见赵鼎谈起朝廷一脸的冷漠,知其已死了心,便对他开起了玩笑。

  “我一个芝麻大的官儿,即便是愁死了,也没人知晓,徒增笑话而已。再说这样一个无药可治的朝廷,几个人忧愁又有何用。倒是真想学焕章、九成他们,到梁山庄园逍遥自在去。”

  赵鼎自嘲的回道,话里话外却透着对朝廷的冷淡。古浩天也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也不再遮俺,便直言道:

  “朝廷那些人让两位出使金国按的是什么心,你知我知不用多说,我担心的是,你们还对柴家怀着甚么忠义的心思,要以一腔热血换个忠臣的名头,有些话也不敢直讲……”

  “忠臣!哼!什么才叫忠臣?我们这会去了金国,委曲求全签了那盟约算是忠臣?还是搏出生命,毁了那盟约才是忠臣?这样昏暗的朝廷,即便想做一个忠臣也是难了,不如归去。”

  赵鼎不待古浩

  天讲完,便激愤的把他打断了,金国之行的得失他已经想的很清楚,说的也无所顾忌。

  “赵兄既然说的这般坦诚,我若是再遮遮掩掩也不算是个兄弟,在下以为,使团出了海之后,立即转向到梁山庄园,若使团内部不能一致,便派一只船装作海匪把你们劫了,如此作为,不知赵兄以为妥否?”

  古浩天见赵鼎已经不把朝廷上在心上,再说他家眷如今都在庄园里,也就开门见山的说了自己的安排。

  赵鼎听了之后,也没有觉得奇怪,他思考了一会,开口说道:

  “原本是担心徐大人会反对的,如今他病的不轻,再寻个由头让他去养病,也由不得他不同意。只是那个护送过来的禁军都头,不知其怎样想法,须得打探一番。不然他一个正派的人物,到时折在海里甚是可惜。”

  “这都头又是何人?”

  古浩天见赵鼎对此人甚是看重,不由好奇的问道。

  “便叫做王禀,也是一个不得志的人物,不然也不会陪着我等去送死。”

  古浩天听了,心里暗忖了下,难道又遇到一位牛人,于是便小心翼翼的说:

  “我前些日子在京之时,偶有听说,有一个前朝宰相王传的后人,也叫做王禀的,可是此人?”

  “不是他又是谁,若论家传,这厮却是无几人能及,出生琅琊王氏,祖上数代为相,到了他这里却在高俅的下头任一个可有可无的都头,着实辱没了先人。这两日我看他也是沉默寡言的,想必也是不痛快,或许可以和他谈谈。”

  原来就是此人,古浩天听了赵鼎答复之后,大为震动。这个王禀在《水浒传》里也有出现,却是作为反面人物来写的,他以童贯手下大将登场,征方腊之战时力斩敌将景德。后诬陷活阎罗阮小七谋反,使小七有功无赏,罢官回乡。

  而实际的历史是此人在金攻北宋之时,童贯弃城还京,他统领宣抚司兵,与太原知府张孝纯率全城军民死力护城,宗翰攻太原二百五十余日不破,“王总管”之名遂传遍太原。后因援兵久久不至,终至城破,王禀自率残兵与金军巷战,身中数十枪,携长子王荀投汾河死,以身殉城。

  想不到这样的人物,也在高俅的手下压制着,若非这次被抛出来随使团去送死,恐怕永远也见不上面。如今既是遇上了,倒是要好好筹划筹划,看看能不能一并拉山梁山。于是便对赵鼎说:

  “赵兄先与他探个口气,若是可以明日便以此地,我们三人见个面。”

  此后两人又说了徐处仁的病情,赵鼎对大名府官员又大骂一通,说是朝廷使团官员得病,只派了一个小官过来不阴不阳的说了两句便不理睬了。古浩天劝了两句,两人便约了明日见面,便分头去了。

  一夜无话,第二日午后,古浩天等人又来到那家茶楼。坐下不久,便见赵鼎领着一个三十四、五岁气宇轩昂的男子进来。  

  “这位想必就是王禀都头?”  

  古浩天见赵鼎领着一人进来,便知就是王禀,心想既是来了,那事大半也成了,当下就迎上去打了招呼。  

  “在下正是王禀。”那人恭敬的回道。  

  随后在赵鼎的引见下,众人一一见礼,重新坐了。  

  “王都头多勇多智之人,昨天与我谈起女真之行时,也深为此行叹息,

  深恨奸臣当道,帝王昏庸。他听说浩天便是三国之间“虎、狼、田马”之论首创者之时,便急着要我带他过来一聚。”  

  原来王禀对此行本就绝望,赵鼎昨日稍露一些口风时便已心动。但对古浩天必竟只闻其名,不知其实,须得见面一探虚实方才放心。这时人在当面,王禀便借机开口了。  

  “小官人,以在下看来,朝廷与女真人结盟是势在必行了,即使我们此次去了不成,必会还有第二次、第三次,若那时又当如何?”  

  这个王禀倒看的很远,古浩天暗自称赞,便理了一下思路,说道:  

  “可以肯定的是金灭辽之时,便是其南侵周朝之期,那时女真人挟灭辽之威,大周除西军可稍挡其兵锋,恐再无敌手。如此淮水以北怕是尽皆沦陷,江南凭水网水军,或可支撑一时,只是北地汉人又要遭灭顶之灾了。”  

  众人都第一次听古浩天分析这场战争的后果,大家都震惊了。王禀愣了一会,却心有不甘的问道:  

  “我们华夏何止数千万男儿,难道就对付不了数万女真人!”  

  “我们炎黄子孙何时又缺少英雄好汉,只是缺了一个好的领头人而已,俗话说得好,一只狼带着一群羊,那羊也会变成狼,若是一只羊带着一群狼,那狼便会成了羊。便如徐大人,他也是雄才大略之人,因再三反对结盟,却被派去送死;又如王校尉你,一身本事却居于高俅、童贯之下,几时又有发挥才能的机会?”  

  王禀被古浩天的一席话说的哑口无言,却觉得这小官人说得有理,大周朝不就是被这群“羊”窃居高位,才国威不振吗?心想这个小官人却是有见识的,只不过莫要只会“纸上谈兵”才好,于是想了想又问道:

  “且不论朝廷,难不成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金人马踏中原,汉人生命生灵涂炭吗?”

  古浩天并没有立刻回答,他沉默一会,才缓缓说道:

  “我们炎黄子孙几时肯任人宰割,只是没有了朝廷的大义和资源,会更加艰难而已,其实若能得勇士率精锐占据辽东和高丽,踩住女真人的尾巴,再固守山东、关中,守住中原两翼,然后迁移河北之民,女真人即便攻入中原,前有坚城、后有伏兵、侧不能安,仅凭十余万之众,又能嚣张到几时。只是此事说则容易,然而如何联合天下有志之士,同心戮力同赴国难便不易了。”

  古浩天的一席话,让众人深深感受到对抗女真人的艰难,但更是看到希望、长了信心。王禀已经再无怀疑,他立即躬身行礼,坚定的说道:

  “王禀不才,愿随小官人抗击外虏,死而无悔。”

  众人见状欢喜不已,但为了解决王禀等人的后顾之忧,古浩天又让其回去摸好底,把愿意去梁山的军士统计好,各写下信件,由庄园派人进京取了各人家眷。

  王禀想不到古浩天想的这样周到,感动不已,当下便说,这次跟随他来的都是他那一都的人,三十人全都是他的心腹,如今又顾全了家眷,没有一个不愿意离开的。

  且说赵鼎与王禀的归心,使团里只剩下一个还在病中的徐处仁,可以说古浩天基本掌控了使团。当时,古浩天与两人约定,便让使团在大名府以治病为由,多歇一些日子。等古浩天等到沧州安排好船只和林冲之事时,再启程北上。

  :。:

看过《梁山庄园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