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深渊猎杀者 > 第六十六章 疑云密布

第六十六章 疑云密布

  “太...不可思议了...”

  又是那个宽敞但空无一物的房间,今夜没有月光,所以房间的四周点着四根蜡烛,而房间的女主人,在房间内来回踱着步。

  “太奇怪了,太奇怪了。”她的步伐越来越急躁,烛光所不能照耀到的地方,那团黑影开口说道。

  “主人...为何不直接杀掉他...”

  “不...不...我原本也打算刚才就杀了他...可我看到了有趣的东西..他的记忆...那个房间...那双眼睛...他的记忆里怎么会出现那个东西...”

  女人原本温和美丽的面庞,此时已经变得有些扭曲。

  她显得极其兴奋,咬着自己的指甲。

  “...主人,到底是何物...您到底看到了什么...”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虽然不能全然明白,可是我也许...发现了很不得了的事...”女人停住了脚步,站在房屋正中,看着天空中密布的乌云。

  “主人...到底是...?”

  “嘘——”她突然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那不是我们应该去在意的事,而且...如果打扰了那个东西想做之事...就连我...也会感觉到恐惧...”

  女人这话,将黑影吓得够呛。

  “什,什么...这方世界...有着让您都恐惧的...”

  “闭嘴。”女人冷冷地打断了黑影。“自然..不在这个世界..但是我从那孩子的回忆中...看到了它...所以...我们最好...安安静静地...做我们的事...”女人神经质一般地说着,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

  “啊...好棒...那个孩子...我们一起来让他体验一下..什么是恐惧吧...”

  说罢,女人开始发出渗人的笑声。

  那绝对...不是一个人类可以发出的笑声。

  在冷水刺激下,阎齐恢复了平静,他感觉到自己刚才实在是有些失控,是因为看到了那些场景吗...

  想着,他又用凉水浇了几次脸,再抬起头时,发现白冉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你看到了什么?”

  阎齐没有回答,用毛巾将脸擦干净,回过头来看着白冉。

  “这整件事都太过蹊跷了,为什么你完全没有发现我们都中了术。”

  白冉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看着阎齐。

  “我也不是什么都能知道的,人类的秘术只有人类可以使用,其中包含了太多就连我也无法解析的秘密。”

  阎齐有些不悦,他将毛巾扔到了一旁,靠在洗手台上,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阎齐。”常子明也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阎齐这副模样,也有些担忧。

  “你刚才到底怎么了?”

  阎齐稍加思索,看了看常子明和白冉,很无奈地说道。

  “看到了一些不可理解的事...我睡不着了,我去喝点咖啡。”

  说罢,他离开了洗手间,朝着一楼走去。

  “自从刚才他进了库房,就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常子明自言自语着,身旁的白冉也默默地点了点头。

  但是两人自然也不放心就放着阎齐这样自己一个人离开,于是也跟着他走向了一楼的侧厅。

  阎齐在侧厅内倒了一杯咖啡,刚喝一口,就噗地一声吐了。

  “卧槽...这..这啥...”他呆呆地看着咖啡杯中那浑浊的棕色液体,突然,液体开始微微翻涌,猛然间,一颗眼球浮了上来。

  “啊!?”阎齐吓得手一哆嗦,咖啡杯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再去看地上那一滩水渍,就是普通的咖啡,哪还有什么眼球。

  阎齐用力揉着自己的眉心。

  赶来的常子明和白冉看到他这幅模样,也都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白冉上前说道。

  “你应该去休息了。”

  “不用。”阎齐一只手扶着桌台,一手揉着太阳穴,他感觉脑子很胀,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强行进入他的意识当中。

  “你感觉不到吗...”他抬眼看着白冉。“有什么东西...有东西在这屋子里...”

  白冉摇了摇头。

  “我没有任何感觉,你到底是怎么了?”

  常子明上前将阎齐扶到了沙发上坐下,这时,袁洪也走了进来,他听得这边的动静,便赶过来看看,看到地上的杯子碎片,又看看阎齐的状态。

  他也十分疑惑。

  “...要不,我马上找医生过来给阎兄弟看看吧。”

  说着,他叫来了黄才良。

  “赶紧,把医生叫来。”

  常子明却摆了摆手说不用。

  “如果我都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医生来了也没用。”

  他这样说,袁洪也只好作罢。

  于是几人也都坐到了沙发上,袁洪重新给阎齐倒了一杯咖啡,但阎齐却摆了摆手拒绝了。

  “我没事了,抱歉,打扰到你们休息了。”阎齐有些抱歉的对众人说道。

  “阎兄弟客气了,都是因为我袁家这些事才连累了你,你放心,我袁洪一定竭尽所能帮助阎兄弟找出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阎齐点了点头,道了声谢,随后几人便在书房内又聊了几句。

  期间,常子明一直在观察阎齐,发现他现在没有什么异常,只是精神似乎有些恍惚,有时候要叫他好几次,他才会回答。

  这让常子明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忐忑,他总觉得...今晚,还有事会发生。

  轰隆!

  一声巨响,几人都吓了一跳。

  随即,窗外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竟然是下起了暴雨。

  “这鬼天气,怎么回事...已经好久没有过这样雷暴天了。”袁洪来到窗前,看了看逐渐降下的雨幕,叹了口气。

  “黄才良!”他喊了一声,于是黄才良急忙又跑了进来。

  “去看看,二爷和小少爷房间的窗户关好了没有。”

  黄才良连连答应着走了出去。

  “老爷,老爷。”

  几人刚坐下,又是一名女侍从跑了进来。

  “什么事?”

  那名女侍从看起来有些惊魂未定,连着缓了好几口气,直到她完全平静下来,这才说道。

  “方才...负责院里花园的贾师傅说这种暴雨天,会将花打烂...于是他便去到后院给那些花支花棚...结,结果...”

  这女人说到这儿,又有些结巴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

  常子明急忙按住了她的脉搏,温柔地说道。

  “你别急,慢慢说。”

  女人看着常子明的脸,突然有些脸红,但再一看袁洪正瞪着她,于是她连忙继续往下说。

  “贾...贾师傅...出去没一会儿..后院就..就传来一声惨叫...”

  “惨叫?是老贾的?你们去看没有?”

  袁洪听到这也是有些奇怪,这有人呼救,先去救人啊,怎么先跑来告诉自己了。

  “我们出不去啊...老爷...后院的大门...不知道为何,完全打不开了...”

  门打不开...?

  阎齐和白冉听到这,都互相对视了一眼。

  “嗯,你们试过砸门吗,或者,窗户,玻璃之类的。”

  阎齐突然让砸门,袁洪也有些疑惑,只不过是门打不开,也不用砸啊,换个门走就是了啊,但是猛然间,他回忆起了那天在拍卖场时的情形。

  “快!试试砸门!还有!所有的门!都去看看!能不能打开!”

  这女人本来就受了惊吓,再被袁洪这样一吼,差点没哭出来,但是她还是强忍住,冲出了书房。

  黄才良这时也从楼上走了下来,袁洪一看到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疯了一般跑到他面前大喊。

  “窗户!窗户你都关了没!?”

  黄才良笑着拍了拍胸脯。

  “小少爷那间房的窗户还大开着,老爷放心,我已经关好还锁上了。”

  “妈的!”袁洪大骂一声,吓得黄才良一个激灵,差点从楼梯上摔下来。

  但袁洪毫不理会他,就直接朝着三楼冲去。

  阎齐等人也绕过了黄才良,跟着袁洪跑向了三楼。

  来到袁野的房间,众人发现那扇大的落地窗果然是紧紧关闭着。

  而袁野也已经被惊醒,正愣愣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和身后的众人。

  “儿子没事,爸爸只是来看看你的窗户关好没有。”

  袁洪说着来到了窗边,伸手去握住落地窗的把手,他突然皱了皱眉,果然,纹丝不动。

  阎齐一个箭步来到了袁洪身边,他毫不含糊,抬起脚,直接朝着玻璃猛地一踹。

  袁野发出了惊叫,原本以为会立刻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但是却没有,只有一声极其沉闷的闷响。

  “...”阎齐皱着眉,他这一脚用上了全力,即便现在失去了力量,但是一个正常人用尽全身力气去踹一扇玻璃窗,这扇玻璃的下场怎么样也应该会是粉碎才对。

  可现在,这扇窗户在经受阎齐这一脚之后,居然纹丝不动,阎齐感觉自己就像是踹在了一面墙上。

  看着这玻璃连一丝一毫的裂开的印记都没有,常子明也显得极为震惊,毕竟他没有经历过上一次的拍卖场事件。

  袁洪气急败坏地大骂道。

  “这个方老鬼!!又给老子来这套!这是要干嘛!?”

  正说着话,突然又冲进来一个男人。

  他显得极为焦急,看着众人,十分紧张地说道。

  “老爷...所,所有的门和窗户...不管怎么砸,怎么踹...都,都...”

  得,不用说了,这就是被困在这了。

  轰隆!

  又是一阵惊雷,袁野吓得在床上尖叫起来。

  袁洪立刻跑到了儿子的床边,安抚着小男孩儿。

  阎齐看着窗外越下越大的暴雨,心里总觉得...还会出什么事...

  这下没人再睡得着了,几乎所有人都集中到了正厅。

  这其中包括,袁洪,袁野,还有袁洪的弟弟袁景山,黄才良,另外便是阎齐白冉常子明三人,剩下的,就只有三名下人。

  其中袁野和袁景山的情况似乎都不是很好,他们都显得很虚弱,只能瘫坐在沙发上,袁洪在大厅内来回踱着步。

  黄才良和那几名下人正在给众人泡着茶和咖啡,还做了一些糕点。

  按照阎齐的话来说,反正都出不去,也还没发生什么,干脆,就在大厅大家聊聊天吧。

  ...当然,目前这种情况下,谁也没有心思聊天的。

  袁洪叹了口气,想想也确实需要安定一下大家的心神,便让黄才良和几名下人去准备一些吃的和喝的。

看过《深渊猎杀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