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霍总,养妻已成瘾 > 172,不带这么欺负保镖的!

172,不带这么欺负保镖的!

  让他……

  一个冷酷无情的保镖。

  当着一群屁孩的面脱袜子?

  不带这么欺负保镖的!

  至于林翘,已经吓的整张脸都白了。

  墨唯一不仅仅是校花,还是墨家的千金,更别提她还有一个冷冰冰到吓死人的老公。

  大学生虽然对上流社会的关系不是很了解,但一个墨家,足以让人心生畏惧。

  “不好意思。”身为男朋友,江书豪迅速站了起来,“墨姐,翘翘她不是故意的。翘翘,快跟苏婠婠道歉。”

  林翘惊愕的看着男朋友,“你让我跟这个贱人道歉?”

  江书豪瞬间眉头紧皱。

  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在帮她?

  墨唯一已经拄着拐杖走进教室。

  到了跟前,依然是那么高高在上又不可一世的口吻,“你是林翘?”

  林翘没想到墨唯一会记得自己。

  进了大学后,因为不在同一个系,墨唯一又很少来学校上课,更不参加什么社团,两人几乎没有任何的交集。

  “真是笑死人了。”墨唯一挑了挑精致的黛眉,瞥向一旁的白净男生,“江书豪,你怎么还跟这个女人在一起啊?我记得高二的时候她为了泡你,写了一封很肉麻的情书,结果被老师查到了,就撒谎说是婠婠写的。”

  苏婠婠:“……”

  原来当年的事情是这样吗?

  她都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当时林翘总是在宿舍里莫名其妙找她麻烦,两人就打了一架。

  难怪现在林翘总是对她虎视眈眈,江书豪还总说什么她暗恋他……

  真特么的狗血!

  墨唯一又讥嘲的笑了一声,“这种连喜欢一个男人都不敢承认的怂货,你竟然还敢跟她处对象,就不怕有一天被她给卖了?”

  林翘的脸瞬间又变得通红,她看向男朋友,见江书豪面色窘迫,忙语无伦次的想要解释,“书豪,我当时只是……我不是……”

  “怪不得你总跟我过不去。”苏婠婠打断她,“第一节课就故意用脚绊我,想让我当众出丑。半夜九点多跑到我宿舍检查卫生,还说我带男人回宿舍鬼混,后来又让管理员贴告示以后不准男生出入?刚才又故意让我读课文,想让教授知道我旷课好扣我学分?啧啧啧,原来做这些破事,全都是因为担心你男朋友对我移情别恋吗?”

  教室里又是“哗”的一声。

  所有人都看向了林翘,只是那眼神,都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要知道,自从来到南大,江书豪和林翘就是学校里的一对模范情侣。

  江书豪又高又帅,还会打篮球,学习也好。

  林翘虽然学习成绩一般,但是她性格爽朗,热情,还喜欢帮助同学。

  两个人都是班级和学生会的干部,简直就是一对贤伉俪,不知多少人羡慕的存在。

  可是没想到现在,竟然被当众扒皮了……

  林翘咬着牙,听着教室里同学的议论纷纷,只觉得无比的难堪。

  但是因为有墨唯一在,门口还站着她的保镖,她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谁知苏婠婠又说道,“那你就放宽心吧,我现在就明确告诉你:我对二手货,没兴趣!”

  “就是!” 墨唯一也附和说道,“我家婠婠宝贝长得这么漂亮,她想要什么样的男人要不到?就你这个男朋友,啧啧啧,眼瞎不说,还瘦巴巴的跟个竹竿似的,一点肌肉也没有,娘炮一个,你就留着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里用吧!”

  “哈哈哈哈哈……”

  整个教室里一阵哄堂大笑,紧接着:

  “最喜欢看校花怼人了,就是霸气!”

  “没想到林翘是这种人,私底下给新同学穿鞋!”

  “这就叫人不可貌相!”

  “谁让苏婠婠比她长得漂亮呢,她怕班长被抢走嘛!”

  “啊,嫉妒让人疯狂,嫉妒让人面目全非……”

  “……”

  林翘咬着牙,双手死死地攥在一起,但毕竟也只是个二十岁的姑娘,当众这么被奚落,尤其自己的男朋友也连带着被嘲讽……

  终于,她忍不住说道,“墨唯一,别以为你是墨家千金,就可以仗着有钱有势来随意的羞辱别人!”

  “羞辱,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墨唯一挑挑精致的黛眉,有些不耐烦了,“容安,你是今天没穿袜子吗?怎么还不过来把她的嘴堵上!”

  “公主。”容安硬邦邦的回答,“让女人闭嘴,不需要用袜子。”

  墨唯一美眸一转:“……”

  “打一拳就晕倒了,自然也就闭嘴了。”容安再度硬邦邦的补充。

  苏婠婠脸上一阵微微的抽搐。

  虽然这个保镖总是面无表情又言简意赅的,现在这个气氛也有些严肃,但是听着这番对话,她还是莫名想要笑场肿么办?

  墨唯一摸摸自己的卷发,“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反正我现在不想再听到她的声音。”

  “我知道了。”说完,容安抬脚就朝着教室里走来。

  他穿着最简单的黑色西装西裤,身材又高又壮,留着短短的平头,面无表情,眼神冷酷,自带某种常年混迹黑道的匪气,和教室里那些瘦弱的男生形成鲜明的对比。

  林翘又惊又怕,“墨唯一,你敢让他碰我!”

  “翘翘,你快道歉!”江书豪还在劝。

  墨唯一勾着红唇,语调慵懒,“我这个保镖可不是你的男朋友,不会怜香惜玉。我数三声,你如果不道歉,就等着被揍成猪头吧。”

  说完,她开始数数,“一。”

  “墨唯一,这里是教室,有同学看着呢!”

  “二。”

  “我要告诉教务处,我还可以报警,同学都可以给我作证!”

  “三。”

  容安走到林翘跟前,直接握起拳头,高高的抬起。

  “啊啊啊啊啊啊!”林翘吓得抱住自己的头,闭着眼睛尖声喊道,“对不起,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对不起,对不起……”

  容安将拳头收了回去。

  “真是的,早这样不就完事了吗?”说完,墨唯一扬声喊话,“你们都听着,婠婠是我最好的闺蜜,谁跟她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

  整个教室都没人敢再说话了。

看过《霍总,养妻已成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