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七十六章 隐心

第七十六章 隐心

  朱芷凌静静地退出了鼎香殿,留下明皇独自一人在那里眉头深锁。

  陆文驰之死确实出乎意料,朱芷凌自己也是疑心不已,不用说母亲了。想起昨日自己躲在偏殿之中一直暗中观心于陆文驰,观得他分明是那种为了掩饰罪行什么鬼话都肯说的人,试问一个平日里贪图富贵唯利是图之人,如何会在一夜之间便转了性子甘心认了所有的罪名。

  不管怎样,人已经死了,真是天遂人愿!不出意外的话,不久户部也将落入丈夫的手中。

  万事俱备东风已起。

  无垠,我们还差一把火。

  朱芷凌坐在马车中慢慢地行出了涌金门,正要回抚星台,忽闻前方一声马嘶,马车自停了下来,似是被人拦了下来。

  她略一思索,便知了来者何人。在这个国度里,敢正面拦她车驾的除了母亲和他还能有谁。

  果然,一掀开窗帘,望见自己的夫君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怒气冲冲地立在轿侧,毫不顾忌四下的眼光。

  朱芷凌竖起手指在嘴唇上“嘘”了一下,又投以一笑,示意他先什么都不要问。赵无垠一夜未见妻子,正疑心间,便寻了瀛泽殿的长史来问,得知了些昨日抚星台上之事,听说明皇对陆文驰不曾定罪,只是搁置,已是一腔怒火。如今被妻子忽然这么春风一笑,着实猜不透她心中所想,只好按下性子骑马跟在马车后面,一直跟到了抚星台瞰月楼上。

  好容易待到四下侍从宫女全都退了去,赵无垠终于忍不住了,劈头就问:“你为何昨夜独自宿在了清梧宫?莫不是觉得没能让你母亲定罪陆文驰,自觉无颜来见我!”

  朱芷凌本是一心的欢喜,想要与丈夫细细说来,一听得“无颜来见”四个字,顿时被揭了逆鳞变了脸色,高声怒喝道:“无颜?我为何无颜?我为了复你父仇,处处隐忍至今,没有一天不在思索如何能如你愿,没有一事不在想尽办法设计盘算。我费尽心思是因为你是我的夫君,而不是因为我欠了你赵氏!如今你却说我无颜来见?莫说我朱芷凌此生就没有无颜相见之人,便是我负尽了天下人,亦不曾负了你!”

  朱芷凌忽然怒发冲冠,实是被丈夫捏到了痛处。昨夜独栖清梧宫,不曾回抚星台,确是因为心有愧疚,不想见他。

  要说最能既准又狠地刺痛自己的人,总是枕边的那一位,天下的夫妻皆是如此。

  可想想自己挺着肚子,还要如履薄冰地与母亲周旋,此中苦楚谁来体谅。便是昨夜陆文驰没死,他也不该说出如此薄情寡义的话来戳人心肺。想到这里,朱芷凌真是不禁气得腹中隐隐作痛,几乎要站不稳。

  赵无垠极少见她与自己发这样大的脾气,当下住了口。只是心里依然怒气未消。

  从到大,他的心里就只有一件事:父仇。

  为了父仇,他可以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如今好容易走到最后一步,竭尽全力都不能杀了陆文驰,还有比这个更让人绝望的事么?

  朱芷凌知道其实只须告诉他陆文驰已死,便可解了他的忧思,可谁让他让自己如此难受。现下偏偏就不告诉他,也算是略施薄惩。于是两人闷闷地坐着,却谁也不张口。

  良久,朱芷凌见他扭过头去,猜他定是在叹息不能报得父仇而暗自垂泪,不由心软了下来,不情愿地开口道:“……陆文驰昨夜就死了,你又乱吼我来做什么,真是好没道理。”

  赵无垠闻言,一时回不过神来,又惊又喜地一把抓住妻子的肩膀就开始晃:“你说的可是真的?他死了?”。

  朱芷凌被他晃得双鱼金丝冠都歪了,忙一手扶住金冠,嗔怪道:“别晃啦!你吓得这东西都开始在肚子里踢我了!”语气虽然还有些怒意,已是缓和了不少。

  赵无垠一听腹中胎动,定了定心神,急忙撤了手,却忍不住一把又搂住了妻子问道:“他当真死了?哈哈哈,他死了,他终于死了?”

  朱芷凌见他抱着自己仰天大笑,眼中却是两行泪下,知道他此时悲喜交加到了极点,自己也顿觉这些年隐忍的苦楚忽然都作了烟消与云散,不禁低声吟道:

  “朝相离,夕相背。

  喜未央,襟满泪。

  及夜思君难见君,

  独栖清梧,何处话伤悲。”

  赵无垠听得妻子念得字字肺腑,胸中早已悔意万千。他轻轻地将脸贴在她的额头上说道:“是我太鲁莽了,是我逼你太甚。”

  朱芷凌拭了拭泪水,轻轻摩挲着丈夫的脸庞,只叹了口气,答道:“你喜我便喜,你悲我便悲。你明白我的心意便好,又何必生分出这些话来。我已是高处不胜寒,你若再不懂我,我只怕真要失心疯了。”

  瀛泽殿外旭日东升,一丝金辉从窗隙中射了进来。朱芷凌伸手理了理散乱的头发,重新簪好金冠站了起来,脸上作为妻子的温柔神色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气镇山河的帝王之相。

  她从怀中取出一方纸稿递给了赵无垠,郑重地说道:“今早铁花来报,昨夜陆文驰写下了伏罪状后便服毒自尽了,我一早拿去来仪宫交于母亲的是他的亲笔,这一份是我早上事先抄录下来留于你看的。”

  赵无垠听她这样说,不由问道:“你是觉得你母亲看了这伏罪状便会毁掉?”

  朱芷凌点了点头道:“我确实有这样的猜测,方才在来仪宫,母亲也流露出几分本不想杀陆文驰的意思。如今他畏罪自戕,母亲甚至还疑心是不是我暗中动了手脚,还拿了观心之术来探我。”

  “她可观到了什么?”

  朱芷凌摇摇头道:“人又不是我杀的,她能观到什么?”

  “果真不是你杀的?”

  朱芷凌一听连丈夫都这样怀疑,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佯怒道:“我若想要暗地里杀他,叫银花夜里走一趟就完了,还用得着大费周章地等柳明嫣坐着鲲头舰来参他么?”

  赵无垠一反平日里的尖酸语气,十分顺和地陪笑道:“是是是,是我欢喜得傻了,你莫生气。”说完便细细地看了起来。

  朱芷凌这时才想起还没用过早膳,觉得腹中饥饿,趁他看纸稿的这会子功夫,寻了案上放着的几块点心吃。点心隔了夜,已是又硬又冷,她想要杯热茶喝一口,寻思宫女来了又要扰了他的专心,便端起冷茶勉强喝了。待她吃完,赵无垠也恰好看完,直看得感慨万千。

  “没想到陆文驰竟然胆大包天到如此地步,据他所供述的罪状,怕是十条命也不够还的了,真是死有余辜!”说完脸上又满是困惑,道:“可他如何就肯招了呢?”

  “我与母亲亦是不解。不过当务之急先不要去理论这些,母亲说了,明日她当亲上抚星台,想必是要在百官面前就此事给个交代。今日之内陆行远也会被宣召到来仪宫去,他还不知道他的宝贝儿子死了呢。”朱芷凌盯着丈夫,话锋突转道:“所以,现在你需要做一件事。”

  “何事?”

  “装病。我要你从此刻起,便装病不出,一直到明日下朝母亲有了定论再说。”朱芷凌心中早有主意。

  “装病?这是为何?”

  “陆文驰虽死了,母亲疑心未消。依母亲的性子,这个风口浪尖你若不避远些,万一她执拗起来认定你与此事有关,之后你再想要接掌户部便没那么容易了。”

  “人又不是我杀的……”赵无垠脸上颇有些郁色。

  “谁让你当年非要在瑜瑕殿上顶撞母亲,她此生最容不得就是有人冒犯皇家的尊严,何况你一直心怀不满,她若疑了你,便怎么看都觉得像是你做的了,所以当下让她见不到你才最是稳妥。”厉声说完,少不得柔声又补了一句:“好啦,你昨夜也没睡好,正好现在好好睡一觉,权当休上两日不好么?”

  赵无垠见她说得在十分在理,也心疼起她来,道:“你也一宿没睡好,不如你也歇一歇?”

  朱芷凌笑道:“我可没这福分,再半个时辰便要上朝了,只怕现下那群官员们都已是到了流芳门,你且自去吧。”

  春分休了一日,群臣都是精神了不少。抚星台瀛泽殿上,朱芷凌先让长史女官点了名,不一时女官来报:“今日朝勤,缺丞相陆行远、户部尚书陆文驰、户部侍郎赵无垠、礼部侍郎秦道元四人。”

  朱芷凌点了点头,道:“赵侍郎昨夜偶染风寒,此事我自知晓。秦侍郎年近五十,已卧病一月有余。不知陆丞相与陆尚书是否也是有恙在身。”说完环顾了一圈群臣,温言道:“如今春分虽过,然春寒未消,诸位大人当心保重,勿要添了病症。”诸臣闻言纷纷叩谢殿下关心。

  工部尚书鲁秋生心思敏锐,明明昨日在这殿上见明皇下旨关押了陆文驰,朱芷凌就在一侧,如今却见她装聋作哑,必是还不想公开此事。刚朝殿上望去,正好朱芷凌目光如电看向他,被撞了个正着。

  鲁秋生忙叩拜道:“殿下已身怀皇嗣,尚日夜操劳,我等必尽忠职守,专心管好自己辖内之事,为殿下分忧减愁!”

  朱芷凌银铃般地一声娇笑:“鲁尚书颇是善解人意。”

  你这个尚书,倒很聪明。

看过《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