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神族奶爸 > 第445章 梁禧被吓尿了

第445章 梁禧被吓尿了

  梁禧定睛望去,只见那个顾承远叫“牧星”的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到自己面前。

  他手里有一把手枪,正是自己刚才拿在手里的枪。

  只不过,在这个时候,枪口已经调转过来,对准自己的脑袋。

  梁禧可没有神语诗护体,他吓得亡魂皆冒,立刻把双手举高高。

  “兄弟,你把枪放下来,咱们有话好好说。”这是刚才顾承远话的翻版。

  梁禧本来不怕别人把枪夺去,因为他不相信别人敢开枪。

  可是,当他对上刘牧星的眼睛,却从那深邃的眼睛里,看到了视万物为刍狗的冷漠之意。

  这个眼神让梁禧情不自禁地打了哆嗦,他感觉眼前的男人就像是拿着刀的屠夫,而自己,则是待宰的猪羊。

  刘牧星空手夺枪的行动极快,等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将枪抢下来,并把枪口转向梁禧。

  而在梁禧求饶的同时,刘牧星的嘴角勾出一抹神秘的笑意,然后右手手指慢慢勾起。

  手指贴在板机上,已经勾下半程,手枪随时可能射出子弹,将梁禧的脑壳打穿。

  “顾哥,顾哥,你快劝劝这位兄弟,我愿意向他赔礼道歉,求他千万别冲动!”梁禧惶的冷汗唰地一下冒出来,他惶急地向顾承远叫道。

  从刘牧星的眼神里,他感受到那种平静中蕴含的疯狂。

  看他的神情,如果没人劝阻他,他真的会开枪!

  梁禧虽然猖狂,虽然跋扈,但并不代表他不怕死。

  事实上,像他这样的富贵二代,天天享受纸醉金迷的生活,远比普通吊丝更怕死亡。

  所以他再不顾自己所谓的“面子”,大声向顾承远求救。

  顾承远也吓得够呛。

  顾家势大,如果是小事情,他完全可以替刘牧星摆平。

  可是杀人这种事情,哪怕他家势再大十倍,也不可能压下。

  更何况,刘牧星要杀的,还是被梁家掌权人当成宝贝的梁禧。

  他赶紧快步走上前去,边说边劝说:“牧星,快把枪放下,想想心语和七七,千万别做傻事!”

  然而,在他说话的时候,刘牧星动作未停,在梁禧绝望的眼神里,他已经把板机勾到底部。

  梁禧大叫一声,流下满头大汗。

  而他的裤裆,也在瞬间泅湿,湿痕以腰下四寸为圆心,迅速扩散成一个大圆。

  只听“叮”的一声,手枪里的撞针发出轻鸣。

  并没有子弹出膛的声音。

  “我没死!”梁禧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此时他的腿已经发软,再也支撑不起身体,于是保持着投降的姿势,软软滑倒在地。

  刘牧星放下手枪,嘴上笑容不变,然后摊开左手。

  在左手掌心,赫然放着一个弹夹。

  看到离开枪体的弹夹,梁禧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来。他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息,举在高处的手终于敢放下。

  顾承远先是错愕,然后露出放心的笑容,这才明白牧星只是要吓唬梁禧。

  刘牧星把手枪跟弹夹抛了过去,正好落在梁禧的手边。

  “这个玩具太危险了,以后还是不要拿出来玩了。”刘牧星说完,然后对顾承远道:“顾哥,我们回去吧。”

  顾承远看着越聚越多的围观群众,也不想继续抛头露出,于是对坐在地上的梁禧道:“梁少,今天的事情,我们过后约个时间再聊。现在人多,我们先告辞了。”

  说完,顾承远便带着刘牧星一起转身离去。

  在他们的身后,梁禧目光呆滞地看着自己面前的手枪和弹夹,又看看尿水浸湿的裤裆,他好像感受到,围观群众正对他指指点点,仿佛在嘲笑他。

  看着渐渐走远的那两个人的背影,梁禧眼里闪过一丝怨毒之色。

  他猛地抓起枪,将弹夹塞进枪里,然后站起来,重新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刘牧星的后背。

  都是这个混蛋害自己当众出丑,今天,我一定要把这小打死!

  梁禧恶狠狠地想着。

  他有精神病的证明,所以不担心自己会被判刑,顶多罚点钱赔偿而已。

  身为京都豪族,梁家会差那点钱吗?当然不会。

  虽然没回头,不过以刘牧星现在的灵觉,可以清楚地感知到梁禧的动作。

  他的嘴边又勾起神秘的笑容。

  他当然不会轻易把枪还给梁禧,事实上,这不过是个陷阱——抢枪的瞬间,他在枪身上写下“霉运”诗,设置为梁禧接触发动。

  这回他用的是强力效果。

  应该会即时生效。

  果然,看到梁禧再次举起枪,那个斯文的眼镜男大惊,赶紧出声劝阻,“梁少,千万别冲动。”

  他快步走来,想要近距离劝说梁禧。

  或许是斯文眼镜男跑得太急,马上要到梁禧身边时,他的脚脖子崴了一下,因为吃痛,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栽倒,双手把住梁禧持枪的手臂。

  梁禧的手臂本来就处于酸软状态,还没休息过来,这下子被斯文眼镜男按了下去,枪口瞄准的方向,由刘牧星的后背变成脚后跟。

  梁禧赶紧晃动手民臂,准备甩开斯文眼镜男,结果在推搡过程中,他的脚下一滑,整个人差点摔倒。

  大厅里忽然响起一声清脆的枪响,紧接着便是满含痛苦的惨嚎声。

  顾承远吃惊地回头望去,只见梁禧重新跌坐在地上,手枪甩到旁边,双手掩住自己胯下的部位。

  在那里,正有一股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冒了出来,瞬间便染红了他的手指。

  另一旁,斯文眼镜男摊开双手,惊恐地望着正在惨叫的梁禧,心想妈呀,自己不过是劝说梁禧别开枪,怎么事情演变到最后,变成梁禧走火开枪自宫了呢?

  看到这个情景,顾承远不禁有些后怕——万一刚才梁禧凶性大发,开枪把刘牧星打了呢?

  这时候,刘牧星拉着顾承远的衣袖,示意赶紧离开这里。

  因为枪响,不断有人循声跑来,跟原有的吃瓜众站在一起询问详情。

  还有不少人已经开始拿出手机拍短视频,准备发朋友圈暴料。

  此时此刻,显然不适合留在这里。

  于是,两个人加快速度,迅速离开这里。

  刘牧星边走边想:那个梁禧果然天赋异禀,耐痛能力真强,刚才那枪,明显已经把蛋蛋打爆,他居然还没昏过去。

  刚想到这里,只听惨嚎声骤停,然后背后传来“扑通”一声响。

  刘牧星笑了。

  按照“霉运”诗的效果,梁禧的倒霉生涯,只是刚刚开始。

看过《神族奶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