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自带锦鲤穿六零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欺负我的人

第二百六十三章 欺负我的人

  严胜男在军事素质上是地地道道的女汉子,但日常的生活中脸皮薄得很,现在她被沈云旗骂得有些抬不起头来。

  但前排的两名警卫员却别提有多羡慕了,要换成他们男兵,首长别说像这样“轻言细语”地讲道理了。

  二话不说肯定是先被操练个死去活来,累得半死不活的时候还要被喷个狗血淋头。

  车很快就开回了大院,沈云旗也顾不上先回去安顿尽欢的行李,于是把她一起带到办公室。

  下车的时候顺着严胜男的目光,尽欢看到渣男正扶着阿彩下车,小心翼翼的样子让尽欢都觉得牙酸。

  “胜男阿姨,你还好吧?”尽欢小声地劝道:“你别伤心,为了这种人不值得的!”

  严胜男认真地说道:“我没有伤心,就是觉得太恶心了!”

  渣男虽然阿彩还挺体贴,但一路看到不停有士兵在给沈云旗敬礼喊首长好,直觉就感觉不太妙。

  他原本觉得沈云旗年龄看起来不大,就算是是首长,级别都不会太高。

  现在军衔取消官兵一致,不是同一部分的军人,是很难知道对方的职务和级别的。

  加上沈云旗习惯低调,平时很少出现在公开活动的场合,连军报的宣传采访都能避则避,所以流传在外的影像资料少的可怜。

  所以才导致了,“沈黑手”威名赫赫,但知晓他庐山真面目的人很少。

  这也是渣男早听说过沈云旗,却不能把沈云旗眼前的人对上号的原因。

  而且沈黑手这种传说中的人物,哪像是会有心思管闲事的人?

  渣男和那个阿彩被几个警卫员直接带到了会议室,严胜男和尽欢则被沈云旗带回了他的办公室。

  别看现在沈云旗的级别和军衔都已经很高了,他的办公室仍旧很小,办公设施也很陈旧简陋。

  沈云旗大刀阔斧地坐下来,语气硬邦邦地说道:“严胜男,你现在是个什么态度?是想要面子呢还是想要里子?”

  “我不想再继续纠缠,我要解除婚约!”严胜男斩钉截铁地说道。

  沈云旗点了点头说:“作为你的上级我支持你的想法,既然你要解除婚约,就把父母叫来,一次性把事情解决利索,别留下什么遗留问题!”

  “好的,谢谢首长!”严胜男听到沈云旗说支持她,底气一下子就足了。

  沈云旗听到严胜男中气十足的声音,微微扯了扯唇角,“那就立刻行动!”

  “是!”严胜男给沈云旗敬了个礼便出去了。

  尽欢看着严胜男脸上的颓气一扫而空,恢复了往常的飒爽利落也感到高兴。

  劈腿渣男未婚夫,白莲花堂妹,这些恶心人不赶紧撇下,难道要留下来等过年?

  尽欢察觉到沈云旗若有所思地看着她,连忙拍马屁,“舅舅你真好!这样胜男阿姨就不会受欺负了!”

  “要不是你这个惹事精惹回来的麻烦,我才懒得管这些闲事儿!”沈云旗伸出双手掐尽欢的双颊。

  尽欢嬉皮笑脸地说道:“舅舅,我这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何况我跟胜男阿姨关系还这么好!”

  “敢情你舅舅我,就是你行侠仗义的那把刀?”沈云旗赏了尽欢一个爆栗子。

  尽欢抱着沈云旗的胳膊撒娇,“才不是呢,舅舅是我的靠山,我搞不定的事情,肯定要靠你帮我找回场子啊!”

  “就你这张牙舞爪的螃蟹样儿,别人见着估计都躲着走!还需要我给你找场子?”沈云旗顺了顺尽欢的头发。

  尽欢没一点不好意思,“那是!谁让我有个厉害舅舅啊,闯祸反正有舅舅你兜着!”

  沈云旗知道自家外甥女本来就不是爱张狂性子,若是真闯了祸,肯定也是别人的错。

  自家孩子自己疼,沈云旗护短的毛病已经病入膏肓,彻底没治了。

  严胜男办事毫不拖泥带水,她拿着外面大办公区的电话,很快就把三方当事人的家长都通知到位了。

  她也没在电话里面说解除婚约的话,就说任杰和严胜彩被扣在军区这边了,让他们来领人。

  人都被军区扣了,心再大的家长,估计都得火烧屁股地赶来。

  如果任杰和严胜彩的家长稍微有点常识,就会来的时候还得悄悄地,不会惊动任何人。

  不然两人被军区扣的事情传出去,任杰和严胜彩两人的单位知道了,工作也别想要了。

  严胜男打完电话之后,心就彻底定了。

  她还有条不紊地拿杯子,给沈云旗和尽欢都倒了水。

  尽欢从挎包里面掏出了零嘴摆到了桌上,闲着也是闲着,吃着零食比较不无聊。

  严胜男坐在沈云旗的对面,本来都感觉战战兢兢的,尽欢还让她吃零食,简直是要了老命了好不好。

  尽欢塞了一把酒鬼花生给她笑着说道:“胜男阿姨,如果紧张的话,嘴巴里面嚼点东西就好了!”

  “真,真的吗?”严胜男小声地问道。

  虽然尽欢完全没搞清楚把严胜男的紧张点到底在哪里,但不妨碍严胜男相信尽欢的话啊。

  沈云旗整理完抽屉里面的文件,抬头就看见一大一小两个姑娘,凑在边吃零食边说悄悄话的亲密样子。

  他看着严胜男的笑脸也松了口气,要是严胜男因为失败的婚事影响了心智,他会觉得很可惜。

  严胜男是他的老部下,之前在战场上严胜男也是他的兵。

  建国后各行各业都提倡妇女能顶半边天,部队也陆陆续续在训练培养女作战兵。

  在训练的时候,各项素质不输男兵的女兵不少,但到最后真正能上战场的女兵少之又少。

  能在枪林弹雨中搞侦查当前锋冲锋陷阵,还能直面身边战友伤亡的女兵,更是凤毛麟角。

  沈云旗是欣赏严胜男的,欣赏她的军事素质和过人胆识,当然这种欣赏跟性别无关。

  正因为有了这份欣赏,在严胜男受了重伤之后,沈云旗驳回了她转业的文件,直接安排她做了一名机要秘书。

  严胜男没有辜负沈云旗的赏识,她虽然文化素质不高,但身上有一股不愿输给旁人的倔劲儿。

  这份倔强让她很快学习充实成长,很快一跃成为了整个机要处,业务素质最强的人。

  沈云旗回想起严胜男这么些年的经历,心里面对任杰和严胜彩的厌恶更多了几分。

  他沈云旗的人,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

看过《自带锦鲤穿六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