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美艳的他 > 72.Chapter72 擦枪
  写手们都靠订阅过日子, 请大家支持正版!  他眼里浮起疑惑, 碍着后面还有这么多人等着试卷, 他只能继续发。

  而教室里的另一个人, 也有人在看着詹程程的位置。

  五分钟过去, 十分钟过去, 一刻钟……座位的主人还没有来。

  这回连监考老师都看不下去, 以为又是哪个学生缺考, 摇头叹气,“现在的学生啊!”

  这时就听一声喊:“报告老师!”

  女监考老师一低头, 便看到后排一个男生,面孔格外清俊漂亮, 并不是她班上的学生,这么漂亮的面孔,全校除了七班盛星河找不出第二个人。

  她问:“这位同学, 你有什么事吗?”

  “我想去洗手间。”

  刚开考就要去wc,女老师皱起眉, 可眼前男孩冲她弯唇笑着, 阳光下眉眼如画,看得人心发软, 她摆摆手,“去吧,快点回。”

  “谢谢老师!”盛星河越过走廊, 风一阵跑了。

  ……

  盛星河走出教室, 在教学楼间搜索了一圈, 没看到詹程程的影子,他扭头往另一个方向去。

  厕所里,詹程程还在呼救。

  这时就听到一个声音,“詹程程!你在吗?”

  “小蘑菇!小蘑菇——”

  往常詹程程总不喜欢盛星河给她的外号,这一刻她却再不顾得,拍着门喊:“我在!盛星河!我在里面……”

  外面人听了她的呼喊,一顿。

  詹程程大喜,可等了半晌,外面的人还没进来,她贴着卫生间隔板听了一会,外头的人似乎是想进来,可有什么挡住了道,他在外面骂:“妈的!”接着只听砰一声大响,踹门的声音传来。

  那拦住他的东西被猛地踹开,盛星河的脚步冲了进来。

  伸手拉开隔间的瞬间,盛星河一愣。

  逼仄的隔间里,詹程程蜷在里面,衣衫凌乱,原本个子就小,如今衣服湿透,头发湿漉漉滴着水,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怎么回事?”盛星河问。

  “有人把我锁在里面,然后……”詹程程指指身后,躺着一个歪倒的水桶,很显然,对方不仅将她反锁,还直接一盆水兜头泼下。

  詹程程全身都在滴水,她想找点什么擦擦,盛星河却不让,抓着她手腕嚷道:“还擦什么!”拽住她就往外跑。

  詹程程起先不懂他为什么不要自己擦,随后便明白了,跟着盛星河一道往外去。

  离开洗手间时,詹程程看到卫生间原本整齐的大门歪着,锁扣崩坏——盛星河竟然为了救她直接踹开了!门外还有一堆看起来笨重的杂物,但被盛星河踢的七零八落——反锁她的人心思深,不仅将隔间厕所两道门都反锁,还在门外放了杂物抵住,这样一来就算詹程程能把两扇门都打开,也推不开那么重的杂物。

  显然就是不想让她出去!

  盛星河冷笑,又是一脚过去,杂物堆砰地散开,他拽着她飞快出了洗手间。

  两人到教室时,引起全场轰动。

  詹程程浑身湿漉,像是从水里捞上来的,监考老师差点从凳子上跳起来,“这位同学……你是怎么了!”

  全场震惊,盛星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上前说:“老师,我刚才去洗手间,听到旁边女洗手间有人呼救,我去一看,詹程程就这样了,她被人锁在里面,还被泼水……”

  “你等等。”监考老师打量着詹程程的狼狈,觉得这事不简单,转身就喊人。

  很快,监考老师把詹程程的班主任喊来。

  班主任陈老师是个三十岁出头的年轻女老师,平日对学生有些严厉,她来后一脸诧异,“怎么回事?有人恶意把你反锁卫生间?确定吗?是不是误会?”

  她一面说一面给詹程程递毛巾,心里希望这是个误会,毕竟都是学校的学生,谁都不希望同学间相互欺负。

  但盛星河马上杜绝了老师的想法,“老师,这明显不是误会,我去的时候,门还被箱子挡着呢!”

  詹程程道:“如果门是无意关的,但这水也……”她低头看自己的衣服,不用多说,明眼人都该看出来,即便门是无意的,这水总不可能是无意的吧。

  班主任只得问:“那你看到是谁做的吗?”

  詹程程环视全场,人群的视线都在她身上,有人好奇有人愤怒,都想知道欺负同学的人是谁。只有姚菲跟孙倩面无表情地坐在那,仿佛一切跟她无关,姚菲的脸色还格外高冷。

  詹程程没有说话,但视线一直投在姚菲跟孙倩身上,没有言语激烈的指正,但眼里平静之下的愤然,已经说明一切。

  她盯得太久,姚菲终于放下手中的笔跟试卷:“我没看错吧,詹程程同学这是在指责我跟孙倩了?”

  姚菲在班上成绩良好,性格骄傲,又是有钱有势的家庭出身,酷爱门面排场,也善于管理自己的形象,往日就算欺凌同学也会伪装得很好,惯用钱指使旁人出手,而自己在背后独善其身,比如这次找的男仔头。

  所以学生们都觉得不是姚菲的作风,便连老师跟一侧陈默安都很是意外,班主任道:“詹程程,你确定?”

  詹程程声音不大,但平稳笃定,“确定。”

  在全班不敢置信的眼神中,姚菲的另一帮手孙倩开腔了,“詹程程同学,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说是我们,有什么证据?”

  “我听到了你们的声音。”詹程程道。

  在被关进小隔间的那一刻,詹程程就听到了两声低低的冷笑,带着些微的讥讽与得意,就是姚菲跟孙倩的。

  “你听到的?”姚菲道:“那你录下来了?”

  詹程程表情一顿,的确,她只听到了她们的声音,没看到她的人。

  她说:“你的确没进来,但你喊了其他的人办的。”

  姚菲跟孙倩亦正是得意这一点,这事又是她们喊男仔头去做的,男仔头是别班一个混混女生,两人出了点钱就让人出面,反锁门的是混混女生,泼水的也是混混女生,而她们两,在洗手间外等着就行。

  眼下,就算詹程程听到了她的声音又怎样,她的确没有进洗手间,这么多女生都看着呢,至于詹程程说她驱使别人,詹程程没有证据啊,就算詹程程找到了男仔头也没关系,她已经跟男仔头说好了,男仔头拿了她的钱,不会供她的。

  局面僵住,班主任也不知道该信谁的,就道:“洗手间的事还有其他同学看到吗?”双方各执一词,如果当时有其他证人,就能还原事实真相了。

  姚菲谅詹程程没有,她淡淡笑着,成竹在胸。

  被大庭广众这么多目光看着,要是拿不出证据,詹程程就是打自己的脸了。

  詹程程抿了抿唇,其实她心里有一个名字——她之所以跟姚菲当面对质,正是因为她有人证。

  想说那个名字,但又担心……詹程程犹豫一番,可就在这时,一个人举起了手。

  全班都将目光移了过头,举手的是周蒙,詹程程的同桌,月考大家的位置被打乱,她跟詹程程离得很远,坐在教室右侧角落。

  周蒙作为盛星河的迷妹,喜欢的直白,但实际的日常生活中,她是个内向而胆怯的人,眼瞎被这么多人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但仍是鼓起勇气说:“我看到了……”

  谁都没想到还真有证人。

  詹程程也很吃惊,其实她早就想把周蒙喊出来做证人,可周蒙羞怯,也害怕跟人起冲突,她不想把周蒙拖进跟姚菲的是非中,但想到周蒙竟然为了她,当堂与姚菲对怼。

  老师也是一怔,“周蒙你看到了?那你说说。”

  周蒙声小但清晰,“考试前我跟詹程程一起去洗手间,当时人多,程程等到了一个位置,就让给我,怕我考试晚了,叫我先走。可我刚走一会,就看到了姚菲跟孙倩,她们跟别班的一个女生一起。那女生是九班的,剃着男仔头的那个,姚菲还让那女生带了桶,指示她接了一桶的水,如果我没看错,桶是红色的……”

  全班瞪大眼。

  尤其是姚菲,她没料到半路会杀出个程咬金,周蒙不仅指证她,还将细节一一说的精准。

  她更没想到的是,盛星河也出了声,在前后左右的注目礼中,盛星河冷笑着看姚菲,“我作证,的确有个红色的桶,就在厕所门旁边。”

  他懒洋洋靠在过道桌椅上,却是将声音拔高了些,让每个人都听清楚,也更有说服力,“桶还在呢,谁要是不信,尽管去眼见为实啊!”

  在场的目光又微妙了些。

  盛星河诶,班级之光无缘无故不会说谎吧……眼下不仅同学,连老师和陈默安看姚菲的脸色都变了,孙倩恼怒地瞪着盛星河,姚菲则干脆咬死了不承认,“她冤枉我跟倩倩!我为什么要这么对詹程程,再说,我们俩根本就没去洗手间,更不认识什么九班的女生。”

  “对。”孙倩跟着说:“老师,詹程程一定是看错人了……”她说着又找了两个女生,要她们给她作证。

  那两个女生都跟孙倩交好,也碍着姚菲家里的背景,不敢忤逆,便都期期艾艾含含糊糊点了头。

  双方都有证人,这下老师都糊涂了。

  监考老师在旁提醒:“我说陈老师,你们班学生还考不考试了,考场时间都过去半小时了。”

  又看看四周压低声说:“我劝你这事还是大事化小,孩子们不懂事,有点摩擦很正常,考试要紧,再说了,一会政教主任副校长都要来巡场……”

  班主任为难片刻,最终以大局为重,对考场学生道:“好了好了,大家抓紧考试!”

  再看向矛盾中的几个女生,“行了,这事先这么着,谁也不许影响考试,姚菲孙倩你们回桌,詹程程跟我去办公室把衣服擦干!”

  一场女生之间的暗潮汹涌就这样被老师强压下来。

  ……

  这事看着被和稀泥的结束,但老师并没有完全放下,她还是做了些工作的,在考完试后,她将班长陈默安喊进了办公室。

  不知道老师跟陈默安交代了什么,陈默安出了办公室后,直接找到了这场争端的主要当事人,姚菲跟詹程程。

  话说起来,陈默安是班长,有调和内部矛盾的责任,而且,他既是詹程程的旧相识,也是姚菲同桌,来做这两个同学的工作再合适不过。

  虽说于公是为了班内团结,但陈默安也有自己的心思。先前姚菲跟詹程程私下的纷争他并未发觉,而现在这事一出,陈默安就是再迟钝,也能发现这两个女生不对头了。

  詹程程掠过周围女同学们灼灼的眼。

  “美”,“很美”,“超级美”!

  她们想看,天天看,看不够……

  还有男同学们避之不及的眼。

  “凶”“很凶”“超级凶”!

  他们不敢看,不想看,不愿看……

  一般的校园定律,学校里有了不得的男生,无非是一高冷学霸型,二狂拽校霸型。

  盛星河都不属于,他是一种反生态平衡设置。

  又美又凶型。

  盛星河有多美呢,外号“盛尤物”可见一斑。

  还有个追求者用过更精确的词——“艳色”。

  先前詹程程从不觉得“艳色”能形容男生,但放在盛星河身上,绝了。

看过《美艳的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