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卿本佳人,世子要翻身 > 228,霍七VS徐悦莲(3)

228,霍七VS徐悦莲(3)


  徐悦莲和霍七分开之后,先是将买回来的酥油泡螺送到凤仪宫,又强打着精神和许晗说了会话,等到萧徴处理完政务回来陪许晗用晚饭的时候,这才离开凤仪宫。

  她那一直强忍着的情绪在回到宫后,爆发了出来。

  她靠在门板上,眼泪不断的冒了出来,到了最后,她滑落在地上,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

  她想着,等哭完了,她就再也不为这些事,这个人哭了。

  那两颗玉石榴一直被她紧紧的攥在手里,她知道的,她知道霍七的心思。

  她才会那么任性的把心意告诉他,把心里的真话坦白了。

  徐悦莲哭了许久,一直到了天黑了,三更响了,才停了下来。

  翌日清晨,服侍她的宫女过来叫她起床,被她红肿的眼睛给吓了一跳。

  徐悦莲拿了帕子盖住自己的眼睛,翻了个身,说自己身子有些不爽利,想要再睡一睡。

  她全身绵软的躺在床上,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

  她好像办了一件大事,如今只想躺着,好好的睡一觉。

  侍候她的宫女见她喉咙干哑,眼睛红肿,就是鼻头都红红的,以为她得了风寒,就想着去凤仪宫那边说一说,再请个太医过来看看。

  但被徐悦莲给阻止了,“娘娘如今有小皇子在身,不要让她烦忧,我这个睡一睡就好的。”

  许晗听了之后,只是让宫人送了些东西过来,又让徐悦莲好好休息,给她放了几天的假。

  连着几天徐悦莲都没有出门,独自呆在屋子里,既不洗漱,也不更衣,就连吃的都很少。

  唯一做的,就是抄经书。

  期间许晗派人送了几次东西过来,徐悦莲淡定的把东西接过,又关起门来独处。

  许晗听了宫人回来报信,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徐悦莲这个样子,倒是有些像少女怀春的模样,她喜欢的那个人……

  许晗既觉得不可思议,又觉得理所当然。

  晚间萧徴回宫的时候,许晗捏了捏边上拿着折子的萧徴的脸,

  “悦莲进宫也有些日子,都没有好好的休息,这些天她都病着没出门,明日要不开始放她的假,让她出宫去歇息几天?”

  萧徴本来眼睛盯着折子,结果,许晗先是捏了捏他的手,后又捏了捏他的脸,把萧徴给弄的,斜睨着她,

  “说吧,你这是想干什么?”

  许晗,“……”

  咦,她还什么都没说呢,怎么萧徴就知道了的模样?

  是她怀孕后脑子下降了,还是萧某人做了帝王后脑子边好了?

  她抬起手在他的肩膀上捶了一下,太讨厌了,啊啊啊!

  “我觉得七叔八成是喜欢上悦莲了。”

  “目前虽然不知道究竟会怎么着,但反正倘若有一星半点的可能,咱们都不能从中捣乱,知道了么,陛下……”

  “这后宫七叔不能来,但是,放悦莲出宫,七叔想要翻墙就翻墙,想要……”

  许晗‘嘿嘿’一笑。

  萧徴一连跌声的回应她,

  “瞎说,我捣什么乱?要我说,七叔真要喜欢她,那就想办法把她娶回家啊。”

  就像他,对于晗晗,那是从来不曾退缩过。

  媳妇要紧啊。

  ……

  霍七将玉石榴送给徐悦莲,得到那一番话后,一夜都没睡好,翌日一清早就出城去了东郊大营。

  他一夜翻来覆去,总是忍不住的去回想徐悦莲说的话,还有她脸上的隐忍克制。

  要不是徐悦莲住在宫里,也许霍七会半夜起身去翻她的窗。

  他不明白,什么都开始,然后就结束了。

  她为什么要说那些话?要告诉他那些?

  从前为了给霍家报仇,再没有事情能够牵动他的神经,眼下,他的内心又是久违的煎熬和怒火。

  徐悦莲说那么些话,坦白那些东西,不仅仅伤了他的心,同时得,她也在伤害自己啊。

  她把她的心思,她的弱点,就那样袒露在他的面前。

  她离去时的身影是那样的狼狈,霍七每想起一次,心就抽痛一下。

  东郊大营的马场上,霍七骑着马狂奔,把在操场上操练的士兵们看的心惊肉跳。

  霍将军只是怎么了?一大清早的。

  本以为霍七只是练练骑术,没曾想,等到日头爬上来了,他还没停下来。

  这下,就连军师范知春都忍不住了,在边上叫了好几次霍七,丝毫没得到回应,等到范军师觉得自己心脏要受不住的时候,霍七终于慢慢停了下来。

  “你这一大早的发什么疯?”范知春跟在霍七的身后,汗都流下来了。

  马那么快,虽然他知道不可能出事,可看着就心慌。

  范知春连着问了几句,见霍七没反应,见他脸色似乎有些不好,又问,

  “是有什么事吗?”

  范知春虽一直在东郊大营里呆着,不管是从前,还是在北疆的那会,早就和霍七关系熟稔。

  他的年纪也比霍七要大,见她的态度有些漫不经心的,又那样狂奔,和他平时的做派一点也不像,顿时福至心灵,

  “将军该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吧?男人么,这样烦心的,除了女人就没别的,是哪家的姑娘让将军如此烦忧?”

  范知春摸摸下颚上的美髯,摇着羽扇,一脸的神秘,“娘娘知道吗?如果娘娘知道了,会不会给你们赐婚?”

  霍七擦脸的动作顿了下,不想看范知春那么促狭的眼神,洗漱完毕后,将帕子一扔,对副将道,

  “最近大营里的风气有些松散,今日开始,全员操练,要时刻做好抵抗敌寇的准备。”

  范知春,“……”果然如此,这幅样子,是被姑娘家给拒绝了?

  全程听到范知春和霍七对话的副将,“……”

  将军这真的是为姑娘犯愁啊,连操练士兵这样的骚主意都能想得出来。

  这是自己不好过,也不能让下头的人好过啊。

  求问到底是哪家姑娘啊,仙女姐姐,能不能来解救一下大营上下的兄弟们?

  但是,仙女姐姐不可能听到东郊大营兄弟们的内心呐喊,仙女姐姐被皇后娘娘从宫里‘赶’出去了。

  老是待在宫里,七叔没法爬墙啊。

  一定要为七叔爬墙创造有力条件。

看过《卿本佳人,世子要翻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