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卿本佳人,世子要翻身 > 10,还记得她吗?

10,还记得她吗?


  许晗站在原地没动,直到一人一狗消失在门外,她方才闭了闭眼。

  周围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不论是吃酒的客人还是兰香坊的花娘,均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许晗。

  要说京城里谁不能惹,承恩公世子萧徴排第一位。

  别看这位爷长的一幅风流倜傥的样子,可最是蛮横霸道,等闲人不敢惹。

  他的姑母是正明帝的宠妃,执掌后宫多年,祖母是淑阳长公主,正明帝最为敬重的长姐。

  正明帝对萧徴那也是宠爱有加,就是宫里的皇子,在他面前都得退让三分。

  都说宰相门前三品官,刚刚那条叫旺财的狗,就是萧徴的逆鳞。

  去年冬日,三皇子妃想要摸一摸它,被旺财咬下一块皮肉,萧徴更是一怒之下将三皇子妃踢到了池塘里。

  虽然说三皇子妃身边跟着的丫鬟婆子一大堆,很快就将人捞了上来,但三皇子妃也遭了大罪,肚子里两个月的胎儿差点流了。

  三皇子到正明帝面前去哭诉,要治罪萧徴。

  好在三皇子妃肚子里的胎儿在太医的诊治下保住了,最后正明帝只罚了萧徴一个闭门思过。

  半个月不到,萧徴带着旺财又耀武扬威的出现在三皇子面前了。

  只因除夕宫宴,皇亲国戚都要参加。

  刚才旺财扑向许晗的时候,大家都以为他死定了,没想到,情势来了个大逆转,而且萧徴还没有发脾气。

  大家怎么能不议论纷纷。

  许晗对这些视若无睹,只是和于东平坐在一边喝酒。

  那边萧徴身边的贴身侍卫也是好奇地看着旺财。

  “主子,小的们也是天天给旺财肉吃,也没见它给我们一个正眼,今日对许世子倒另眼相看了。”

  萧徴靠在马车上,袖长的手指捏了捏旺财的耳朵,旺财在他手上舔了舔,乖巧的蹲在他的脚边。

  他仿佛想起什么,勾了勾嘴角,

  “它不是只对我一人亲近。”

  他弯下身子,像刚刚许晗那样轻轻地抚摸着旺财的头,

  “它曾经对另外一个人也这样亲近的,名字还是那人取的,旺财,你还记得她,对吗?”

  旺财在他手上蹭了蹭,又舔了舔他的手,仿佛在回应他的话。

  萧徴嘴角扬起一个笑容,似乎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嗯,我也还记得她。”

  侍卫还记得旺财是三年前冬天来到世子身边的,很长一段时间,世子变得很沉寂,从前最爱的美酒美人也不喜欢了。

  这两年才渐渐的又开始爱上享乐,只是再也没有夜夜笙歌的时候。

  他的眸光闪烁,想要再问,见萧徴闭上眼,也就不说话了。

  过了许久,萧徴忽而懒懒一笑,似乎又恢复成了平日里那个风流倜傥的世子,

  “于东平怎么和镇北王世子这样要好了?金吾卫这样好玩?”

  他摸了摸下巴,

  “要不要也去玩玩呢?旺财,你说呢?”

  他在旺财的头上弹了弹,旺财‘嗷呜’了一声,一跃而起,蹲到角落里去了。

  ……

  许晗在兰香坊和于东平喝了两盅酒就停了下来,大约于东平也知道她不怎么来这样的风月场所,见她好歹喝了,也就没再劝。

  两人一边欣赏歌舞,一边说着闲话,戌时三刻才回到王府,才刚到王府门口,就被管家给堵住了。

  “世子,王爷让老奴在此等您,让您回来也就去书房找他。”

  管家苦着脸站在门口吹了半响冷风,这两父子打擂台,倒霉的只是下人。

  许晗也不为难管家,径直去了书房找镇北王。

  镇北王这个父亲,一向是没事不会找她的,或者说想要找人训斥一番了,才会想到她。

  书房里,镇北王穿着一身灰色的道袍,看起来道谷清风,坐在书桌前,许晗进来后,冷冷地瞪了许晗一眼,

  “你还知道回来?”

  许晗并不畏惧,不疾不徐地躬身行礼,道,

  “是,孩儿下次会注意,早些归家。”

  镇北王见她油盐不进的样子,脸上越发的冷肃,

  “你年纪轻轻,那风月场所以后少涉足,镇北王府屹立这么多年,可不要毁在你的手里。”

  许晗再次躬身,诚恳地道,

  “要不是永安侯世子相邀,孩儿也是不踏足那些地方的,父亲教训的是,孩儿下次会注意的。”

  镇北王如鲠在喉,想要抓起手中的东西砸向他,看看是砚台,真怕砸坏了,到时候徐氏那里又要闹翻天。

  他挥挥手,厌弃的道,

  “你滚去祠堂里向祖宗们请罪,镇北王可没有你这样的不肖子,什么时候祖宗原谅你了,你再起来。”

  许晗朝他拱手行礼,从善如流的退了出去。

  不是她不辩解,而是这个时候,如果和镇北王争辩,只会是更加激烈的惩罚,甚至会将母亲也牵连进来。

  其实镇北王从前也喜欢过她的,只是在封她为世子后的第二年,忽然就翻脸了。

看过《卿本佳人,世子要翻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