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重生之神圣骑士 > 第三百一十二章 英雄绝杀之日

第三百一十二章 英雄绝杀之日

  布莱克最终明白了自己身处何地,伴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布莱克努力的等待着自己的双腿在短时间内恢复行动,他能够清晰地望见远方飘来的袅袅青烟,这些烟雾绝对不是焚烧树木可以轻易产生的,而是精心所制作的易燃型柴火,这种木材只在阿基坦帝国批量发放,陷入战争时期,国家已经不放心让普通居民前往森林中,自己获取木材,在这样的过程当中很有可能会被敌**队挟持作为人质,而留在小镇当中,则可以受到军队的庇护。

  虽然这样的安全有些强制性,并且让很多人失去了自由,但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是最安全的做法。

  那种专门用来生火做饭的烟雾在布莱克眼中可谓是再熟悉不过了,光光是这烟雾从远处飘来的刺鼻味道就足够勾起他记忆中的回忆,列赛斯小镇当年也是这样的情景,这样的模样,整个小镇到了饭点儿,总是能够在各个地方都飘起做饭的袅袅青烟,这种在战争当中充满着生气的味道总是让所有人还能够体会到这才是真正平静的生活,再这样真正的乱世当中,能够像条咸鱼一样的活着,又有什么不好呢,列赛斯小镇是阿基坦帝国当中,一场少见的一个净土一样的地方,那里并没有战火,并且所有人都被努力的保护了起来,没有人可以被伤害。

  布莱克在原地又坐了一会儿,双腿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

  支撑着身体,强行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地抖了两下。

  布莱克的法杖已经不见了,他也不知道陪伴了自己多年的法杖到底被丢失在了何处,或许是损失在了那场巨大的冰天雪葬当中,在那样的法术破坏力当中到底又有多少人能够得到生还的机会呢?布莱克根本就不敢去想这个问题,自己释放的法术啊,布莱克甚至在一个瞬间觉得自己死了倒也是件好事,毕竟就不用再思索这些问题了,那些真是死去的阴魂到底能不能得到真正的慰藉?

  他们,真的愿意,死的这么不明不白吗?如果按照最切实的说法来看,其实杀死他们的可都是自己。

  “唉,当时的情况使用那个法术是最好的选择。”布莱克现在活了下来,他就必须要承担这份责任,不管怎么样,那些战士,将近九成九都会因为他的法术而丧失生命。

  布莱克突然间,有些贪婪的呼吸着自己身旁的空气,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原本还担心着会不会处在兽人族的国度当中,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就不可能出现逃出生天的情况,即便是碰见两个普普通通的兽人族战士,都可以轻松地拿下自己,甚至于连伤亡都不用付出。

  他一瘸一拐的朝着前方走去,步履蹒跚的模样像一个老人,没人相信这样的一个青年汇是传说当中叱咤风云的阿基坦帝国最年轻的**师之一,他朝着烟雾飘来的地方缓缓的走去,像条败狗一样。

  这场战争对于布莱克来说无疑是一场巨大的失败,他面临着无尽的斥责,非但不能维护着自己极力想要维护的和平,反而还在那片环形峡谷当中掀起了一场战争,“也不知道拜伦怎么样了,他是风系的,当时那种情况应该没人可以追上他,布莱伦布莱伦……”

  布莱克陡然想起了自己这位异族发小,两者从小便相爱相杀的遇见了,这么多年的经历都坎坎坷坷的过来了,两者之间的感情早就超越了一般的朋友,无数次的生死之间的磨炼,让他们之间的配合越发的紧密了起来,布莱伦是继成了寒冰巨龙血脉的混血种,寒冰巨龙是对于寒冰法术有着最高控制力的种族之一,这样的种族对于寒冰法术的使用者天生就有着恐怖的加成,布莱伦即便只是个混血种,但他在混血种当中也有着佼佼者的地位。

  “布莱伦,是混血种,混血种应该是很值钱的东西吧,没人会那么轻松的把他杀死,布莱伦这么厉害,肯定会有很多人想要压榨他的剩余价值,所以他肯定不会死的。”布莱克口中念念有词地为自己的一生挚友祈祷着,布莱克大约知道自己这位老友的底细,寒冰巨龙的血脉给予了他对于冰系法术的极大抗性,冰天雪葬可能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伤害,但却绝对无法杀死他,如果强大的寒冰巨龙会被自己同属性的法术杀死,那岂不是闹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吗?

  龙族对于法术抗性天生就有着极强的天赋,即便是不同属性的法术都很难对他们造成有效的伤害,更别提是那些相同属性的法术了,连贯穿鳞片都做不到。

  混血种虽然因为血脉的浓度达不到那种程度,但同样有着较高的法术抵抗力。

  布莱克就这么一边想着很多东西,一边走到了村庄,这里不大,比不上列赛斯小镇那样的“官方场地”,但这片地区似乎并没有过多的受到战乱的影响,大部分民众脸上都挂着和蔼的笑容,他们匆匆忙忙的行走在小镇的过道上,似乎正在忙活着什么特殊的典礼。

  布莱克全身破破烂烂的,似乎像是个乞丐那样走入了小镇的入口,自然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看啊,那里有个人似乎不是小镇里的。”

  “蓬头垢面的他身上好脏啊,不过那张脸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熟悉,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布莱克的脸曾经多次出现在阿基坦帝国的图册上,大部分民众都曾经见过那张年少有为,意气风发的面孔,并且一边指着图册上的脸蛋,一边对着自家孩子用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骂道:“瞧瞧人家布莱克**师年少有为的,在看看你自己那个样子,就连普通的征兵典礼都不能通过,我要你这样的儿子干嘛?”

  这样的话语基本上在每一个家庭当中都曾经出现过,布莱克也就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别人家的孩子那样的存在。

  “你们好…”布莱克摸了摸自己脏兮兮的脸蛋,非常尴尬的问候着大家,“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他赶紧询问着今天的日期,距离那天的和平仪式签订条例到底过去了多久?

  自己的队伍还有布莱伦到底有没有活下来。

  拜伦应该逃出去了吧,也就是说,阿基坦和兽人族的战争根本就没有停歇。

  布莱克心中有着无数的疑问,他根本不知道在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到底是谁救了自己?

  他来自于哪个势力又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来拯救自己?

  布莱克并不觉得自己施展的法术是个花架子,冰天雪葬如果能在小范围内集中破坏力,甚至能够堪比一些禁咒,这样的攻击,就算是传说中的法神能够亲临,也会觉得有这么一丝头疼。

  有一个小镇的居民,随口说出了一个日期。

  “已经过去两天了,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大局已定了,两天的时间足够让这件事情发酵举国皆知。”布莱克不禁从心头感到几分担忧,事至今日,自己都没有办法来挽救今天这种局面,只能被动的走下去。

  “请问,阿基坦帝国和兽人族,签订和平协定的事情怎么样了?有没有成功?现在兽人族到底是怎样的态度,想要撕破脸皮进行彻底的决战?”布莱克一说到这个话题,情绪就变得激动起来,甚至难以控制,兽人族的临时反叛让他丧失了自己的队伍也失去了好友,最后只有自己莫名其妙的苟活了下来,这样的结局让人难以接受。

  “什么东西,你这个乞丐疯疯癫癫的,都在说些什么。”那村民看着布莱克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没见识没文化的神经病,“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敢提那条和平协议的事情,阿基坦帝国选出的**师也太为我们国家丢人了,就连愚昧无知的兽人族都知道和平的可贵,可我们的种族的确有些人为了自己嘴上喊着和平,不惜杀害同伴,坑杀同胞,只是为了在签订协议的时候能够少些利益交易,最后非但害死了一整只军队,就连兽人族部队都是大部分人重伤乃至死亡。”

  “你在说些什么东西?”布莱克疑惑,如果不是清楚地知道自己只是昏迷了两天,恐怕他会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为什么仅仅是一觉醒来,就连普通民众的三观都变了。

  听他刚刚那番话的说辞当中,似乎兽人族是什么和平而又友善的种族那样,并且在和平协议当中还是阿基坦帝国率先撕毁条约对兽人族发出进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对,不对,你说的不对,事情的真相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布莱克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这件事情完全就脱纲了,自己曾经在脑海中演算过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但唯独这种绝不可能。

  布莱克情绪变得越来越激动,最终冲上去直接抓住了那名说话的村民的衣领,他全是颤颤巍巍的,明明肌肉都已经酸痛,乃至于疼痛,根本就不足以具备行动的能力,可是布莱克却强行凭借自己的意志力站了起来,并且还做出一副要打人的样子。

  “砰…”

  突然间,布莱克觉得自己后脑勺传来一阵难以抵抗的剧痛,有着一根硬物撞击着他,布莱克正处于情绪的失控时间内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有人在自己的背后使闷棍,再加上原本就已经接近暴毙的身体状态,这一下子又是直接晕厥了过去。

  …

  …

  这是一间阴暗的地下室,连接着地上世界的,只有一扇小小的暗门,布莱克身上原本陈破的法袍被人直接扒了下来,换上了一身普通的白色棉麻衫,他身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但只要用手放在它体表的每一处,便能够感觉到那股令人心惊胆战的第一问,冰天雪葬的后遗症依旧没有被消除干净,布莱克自身的法律和精神力也没有得到很好的疏通,他现在依旧是一个废人。

  “不可能……”

  “不可能……”

  大废人口中就是这么来回不停地默念着三个字。

  似乎他不久之前听到的真相成为了虚假的现实那样。

  几个壮汉村民一起站在了他的面前,目光齐齐看着这个男人,他们其中一个人手中还拿着一份通缉令,上面所画着的,赫然就是布莱克,通缉的赏金很猛,将近他们这个小村落50年的税收了,并且,悬赏的理由则更加的让人感到愤慨,阿基坦帝国原冰系**师布莱克,在环形峡谷签订和平条约时,用着极其恶劣的态度与兽人族的大萨满尽情交涉,在对方的一时激动之下,释放伪禁咒冰天雪葬,杀死所有队友也包括兽人族士兵,这种行为对两国友谊来说简直是邪恶的存在。

  “这张悬赏令伤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布莱克坚持着自己认知当中的和平,甚至不惜杀死自己的伙伴,并且还强行终止了这场和平缔结仪式,就连帝国都直接发来信息,他们已经对这位**师绝望了,任何能够拿到**师头颅的人都将获得重赏。”站在左边的刀疤脸男人默默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照我说,就赶紧把他杀了,咱们都是普普通通的农民,谁都没见过这些**师到底有着怎样的利益,一个普通的法师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凭空制造出冰锥什么的,我甚至都不敢想象这位兵系**师能做到怎样的地步。”

  “你没发现吗,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支撑不了他再使用法术了,就像悬赏令在下面备注的那样,这家伙在坑杀自己队友的同时,连自己也不小心坑了进去,冰天雪葬这种同归于尽类型的法术居然会被他脑抽一样的用了出来,不过布莱克还真是个狠人呐,为了自己意义中的和平,口口声声的说会帮助国家帮助大家,可到了最后,兽人族让他牺牲队友,他就牺牲队友,这种不重视同伴的人必须被杀死。”站在左边的光头壮汉补充的。

  布莱克,在他们两人的看法当中,横竖难逃一死。

  (本章完)

看过《重生之神圣骑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