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唐老太的种田生活 > 185.第185章
  王青山那就是一个没用的人, 被村长这么一问, 腿一下子就软了。

  林红妮暗道不好, 也顾不上徐氏打她的事儿了。

  “你胡扯!我们家根本就没这么想过,谁知道是不是你咋哪找个人, 害我的!我就是道你们恨我,二哥啊,你看看啊,你的好儿子是怎么欺负我的啊!”

  林红妮趴在地上嗷嗷直叫。

  林大河没想到都到了到这时候, 林红妮还在撒泼。

  “你说!”

  一脚踹在刘混子身上,林大河问道。

  “我啥也不知道,就去撒个尿, 就被你们一顿打给帮来这了, 我啥也不知道!”刘混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气的林大河想要打人。

  “就是就是,大表哥我知道你们不喜欢我娘, 可也不能这么诬陷我娘啊,她怎么也是你们的姑姑啊,亲的!”宋兰花一听刘混子开口, 就知道他不会听出来自己的了, 赶紧说道。

  村长当然是相信林三河的,可凡事都得讲个证据吗, 不禁看向了林三河。

  林三河面对着全无赖也不着急。

  “王大哥,你把你那天听到的话说一遍吧!”

  众人这才发现隐藏在黑暗里, 不知道啥时候出来的王禾。

  林红妮心中一抖, 这糟瘟的老大, 不是真听到了啥吧?

  “老大!”王青山害怕的吼了一句。

  王禾看都不看他们一看,是,有句老话讲得好,真心对一个人好就是块石头也能捂化了,可反之再热的心,长久的冷漠之下也会变凉。

  “家里的水田刚生病那天,她就说只有村长和林家的水田一起出事儿,得了同样的病,村里人就会觉得不是他们不听话,是稻田养鱼就是个错的,这样一来村长一定会赔偿他们的损失,到时候再闹闹,没准林家的砖厂都能到手......”王禾冷漠的把话重复了一遍。

  “嚯!”

  王家的不要脸程度,让围观的村民们眼前一亮!

  “你说什么呢!”王青山忍不了了,一脚把王禾踹到。

  王禾眼神冷漠不发一言,也不还手的任由王青山的拳脚打在自己身上。

  王青山打着打着,突然被王禾冷漠的颜色吓到了,举到空中的拳头怎么也挥不下来。

  “你们还想说啥?”村长哼了一句,很恨的问道。

  “我没做我没做,我啥也不知道!都是她,她让我们干的,人也是她找的,跟我无关!”林红妮害怕了,指着躲在王铁柱身后的宋兰花说道。

  像是落水的人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一般,一股脑的便要把所有的事儿推倒宋兰花身上。

  “三河啊,跟小姑没关系啊,都是这个女人,是她出的主意也是她找的人!”林红妮想要抓住林三河的衣角,可惜叫林三河躲开了。

  “娘!”王铁柱一脸震惊的吼道。

  宋兰花也是满脸不可置信,一向看不上的婆婆关键时刻竟然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娘,你怎么能这样,谁不知到家里是你当家作主的,我哪里敢......呜呜呜~”宋兰花也不解释,躲在王铁柱怀里哭的伤心。

  娇妻痛苦的哭泣,越发趁的林红泥面目可憎。王铁柱看他娘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好了起来。宋兰花把一切看在眼里。

  徐氏没管她们婆媳俩狗咬狗,只是一直盯着按在地上的刘混子看,看了眼刘混子看一眼宋兰花......

  “娘你可算来了!”林三河一回头,看到唐娇,忙扶着说道。

  “大半夜的,我不得起身啊!”唐娇说道。

  “唐妹子,你咋看?”村长挠挠头,咋处理王家还真不好说,破坏水田可是大错啊?可是受害者是他家,村长便有些麻爪了,看到唐娇过来可算松了松心。

  还没等唐娇张口说话,徐氏突然一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嗓门嚎了起来。

  “我想起来了!!!”

  “你干啥呢,娘和村长商量大事儿呢,你安静些!”林大河赶紧拉住徐氏,小声提醒道。

  徐氏一把推开林大河。几步跑到唐娇身前,指着地上的刘混子,用所有人否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娘你记不记得我那天跟你说,看到了宋兰花和一个男人上了后山,就是他,那个男人就是刘混子!”

  徐氏激动坏了!

  哇!!!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一下子精神了!双眼在宋兰花和刘混子之间来回乱串!

  “你胡说!”宋兰花慌张地大喊。

  徐氏本来自己喊完之后,看着婆婆的眼神有些后悔,可听到宋兰花的指责后个屁悔啊!

  “我胡说?我呸,十天前的下午,你和刘混子孤男寡女的跑到后山小树林,能干啥好事?别说害我门家水田的事儿,当是水田可还没出事儿呢!”徐氏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

  “你放屁,我媳妇儿就看她二姐了,什么后山!”王铁柱跟着骂道。

  “哟?王铁柱你还真是绿王八头子当惯了,还能直起来了吗!谁知道他们认识多久了,说不准你儿子都不是你亲生的那......”

  “老大媳妇儿!”

  唐娇有些受不了了,徐氏越说越离谱!

  “娘我哪里说错了......呃,我不说了不说了,娘你别生气啊!”徐氏一看唐娇的脸色,吓得赶紧闭嘴。

  徐氏言之凿凿的话语,让王铁柱不得不多项,凡事都禁不住人多想,这一多想啊没事也变成了有事儿,更何况本来就有事儿呢!

  王铁柱深色不明的看了眼宋兰花,她往日里总打着看二姐的名义出门子,也不让他跟着.......

  “王铁柱你别听她瞎说啊!”宋兰花在王铁柱神色不明的脸色中,第一次感到了害怕。

  “徐氏,你给老娘说明白,到底咋回事儿?”林红泥也不关注什么水田不水田了,只想知道自己而媳妇儿的事儿。

  徐氏翻了个白眼,想说啥又不敢说,偷摸看了一眼唐娇:“你自己的媳妇儿还问人家!”

  林红妮脸色一白。

  村长好尴尬啊,这是个咋回事哦!

  外面吵吵闹闹,屋子里的王小宝被吵醒了,一贯的小魔王当惯了,叫了几声娘和奶奶竟然没来,王小宝下地推开房门走了出来。

  林红妮本来听到孙子哭泣,啥也不想管了,赶紧要跑进屋去。就是这时候,林红泥看着四岁的小孙子,眼神不对了!

  宋兰花可没发现林红泥的不对劲儿,一把抱过孩子。

  “走我们回姥姥家去,他们要逼死咱们娘俩啊!”

  宋兰花回娘家的威胁真是百试百灵,王铁柱害怕了。

  “兰花我错了,你别多想,我......”

  “铁柱!”

  林红妮大吼了一声。

  “娘你干啥啊,兰花豆要回娘家了!”王铁柱对他娘可没有一点好语气。

  “回个她奶奶腿的家,你把孩子给我!”林红妮走到宋兰花身前,伸手就要抱孩子。

  “你干啥?”宋兰花问道。

  “给我吧!”林红妮一把把孩子抢了过来。

  宋兰花娇生惯养的啥活不干,哪里是每日里干农活的林红泥的对手。孩子一下子就被林红泥抢了过去。

  林红泥看着怀中的孩子,越看越不对劲儿。孩子出生的时候她就觉得长得不像儿子,儿子是长脸,可这孩子就长了一张圆脸,还有眼睛,鼻子,嘴......

  越往下看,林红泥的心越凉。

  他儿子不是真的......当绿王八了吧?

  “村长......村长,你开看着孩子.......”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慌张的林红泥只能想村长求助。

  “啊?”村长完全懵了!

  “娘你发啥疯?”王铁柱不喜欢大家看他的眼神,这让他浑身难受。

  “什么发疯!你看小宝的长相,和你那有一点相似?”林红泥眼睛都红了。真个人像个疯子一般。

  “不不不.....不可能!兰花,你告诉我,小宝是我儿子!你快说啊!”王铁柱一把扯住宋兰花,拼命的摇晃着她说道。

  宋兰花爷不知所措,她真的不知道小宝是谁的孩子啊,不就应该是王铁柱的吗!

  “当然是你的.......”

  “什么?小宝是老子的儿子?”

  事情到了这份上儿,刘混子也不装傻了,他可能有儿子了,他可能有儿子了?他这样的人还有没能有儿子!

  “你说什么?”王铁柱在没用,他也是个男人,是个男人他就任不了这事儿!

  王铁柱拼命的扑了过去,便要殴打刘混子。

  林三河见事不好,一个大跳躲开。

  刘混子当然不能任由王铁柱打他,哪怕是被困了起来,他打一个王铁柱还是够够的!

  “闹什么闹!快拉开!”村长气的不行!

  这是要是真的,八成是真的了!他下河子村还要不要脸了!

  村长生气了,一边看热闹的人才慢悠悠地上前把俩人分开。

  “村长你可得给我做主啊!”林红泥捂着胸口哭道。

  村长叹了一口气:“滴血验亲吧!”

  唐娇挑挑眉,没有说滴血验亲不准。

  宋兰花不同意,可现在已经没人关注他的意见了。

  不一会儿,便有好信儿婆娘端了两碗清水过来。

  刘混子二话没说一口咬伤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血进去。王铁柱满脸呆滞,任由着林红泥扎了他一针,才清醒过来。

  这里面最无辜的就是王小宝这个孩子了,呆呆的也不敢哭,看着和平日一点都不一样的奶奶。忍着手指头传来的痛,瘪瘪嘴,没敢哭。

  “融了融了!”

  林三河指着刘混子的碗,大声叫道。

  刘混子一把推开躲在身前的人,看着两滴血融合在了一起。

  “哈哈哈,我刘混子也有儿子了!”

  一把夺过林红泥怀里的王小宝:“儿子,我是你爹啊!”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王铁柱不相信的看着碗。

  “是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王铁柱双眼血红盯着宋兰花。

  “铁柱啊,我.....我不是故意的是他强暴了我,对,是他强.爆了我!”宋兰花害怕的说道。

  有子万事成,刘混子也不想搭理宋兰花了。

  “你可别瞎说,明明是你说老子身体健壮,不知道比你那没用的男人强了多少,主动勾引的老子!”刘混子道。

  “我要掐死你!”王铁柱像疯了一般冲向宋兰花,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出人命了!!!”

  “快分开,分开她们!”村长大声喊道。

  赶紧,靠的近的人上前,企图救出被掐的都翻白眼了的宋兰花。

  可王铁柱不知道哪来的神力,根本不松手。

  “快想想办法,一会儿真出人命了!”徐氏喊道。她心虚啊,明明自己没说错,心虚啥啊?

  林三河低头看了一圈,在地上捡起一块吱门的石块,罩着王铁柱后脑勺,一柏砖拍了过去。

  王铁柱头也没回的晕了。

  “村长,没事儿了!”林三河摸了一把汗说道。

看过《唐老太的种田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