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女主要翻天 > 第2章 少年秦时

第2章 少年秦时


重生一回,李烟对几个世家大族的底牌一清二楚,也对皇帝未来十几年的布局了若指掌。

        因此也颇有些闲适。

        她戳了戳秦时的胸口:“再来一次吗?”

        秦时看着她,表情有些阴鸷。

        李烟复又拿手揉他的面颊,态度相当轻慢:“不来,你去三千营的机会就没有哦。”

        上一世,李烟对少年秦时细心体贴不敢逾矩,对长大的气势颇盛的秦时也没了那个胆子,可是现在,她决意要有些不一样,相当没有了顾忌,尽情地激怒他,简直要快乐地笑出了声。

        一只手被箍住了。

        李烟反倒有些愣住,这时秦时应该还傲气十足,不该气的拂袖而去吗,难道做的太过了?

        耳边有恶狠狠的气音:“如你的意!”

        嗳?李烟整个人被翻了过来,她后知后觉要逃,却被重重打了一巴掌。

        这一掌打得她腰骨都要散架了,李烟抽气,疼,疼。

        秦时不理:“是你让我做的啊李姑娘,要反悔么?”

        他慢条斯理起来。

        “我想起来再哪里见过你了,演武场旁有几棵银杏树……”他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李姑娘,那里的风景是不是特别美呢?”

        李烟的脸深深地埋进了枕头里,她从久远的记忆里翻出了这些往事,画面带着昏昏黄黄的模糊的欢喜,她翘了翘嘴角,叹了口气。

        这撞击简直没有丝毫技巧可言,却又蛮横地将快感通通硬塞给她,要她不由自主地失神,甚而迎合。他便言辞上颇有侮辱。一点都没有寄人篱下仰人鼻息的样子。

        秦时向来难以捉摸,几十年她都没有弄懂成年秦时的心意,这少年的秦时还是,少惹为妙好了。

        再醒来,天已大亮,身边早就没了人。

        什么狗脾气。

        李烟腰酸背痛地起来洗漱,上赶着中午之前给秦老夫人奉了个早茶。

        秦老夫人鼻子都气歪了。

        一切打理妥当。

        李烟沉沉地舒了口气,她望着这蓝色的,明艳艳的天空,朝着一条她熟悉的走了无数次的道路,踏了上去。

        路的尽头是她的家,住着一位精神矍铄的中年人,她一生只娶了一位妻子的老爹,也只有她一个女儿,将她奉为掌上珠,心中宝,教她诗书礼仪,教她历史大义,让她自立自强,又让她不落窠臼。

        最后满怀遗憾地死去。

        秦时是她的求不得,父亲便是她的舍不得,这一世,拼尽全力,她也要让他风风光光到老的。

        危机渐近,这样的好天气不多了。

        雕梁画栋,清池浅浅,一人携凳坐于池边,长杆懒懒探出。

        再一看,池中并非常见花团锦簇的红锦鲤,而是黑压压一片肥头大耳的胖鲫鱼。

        好家伙,李尚书正钓鱼呢。

        “烟儿,来的正好,正缺个做饭的厨娘。”

        李烟翻了个白眼,拎起迷迷糊糊的胖鲫鱼,挽起袖子,刮鱼鳞,剁鱼头,撒青椒,烧火开煮。

        饭菜上桌。

        李仕诚才拿起筷子,慢条斯理地问:“怎么样?”

        李烟答:“不好。”

        “看吧看吧,”她父亲一顿,简直要破口大骂,“我早就说过那小子不是良配,要我说赵家赵雾那小子就不错,没什么坏心眼子,你不听,非要!……”

        李烟忙夹了几筷鱼到他碗里,“爹,爹,当务之急是应对周明德那个狗贼,至于秦时……”

        她手腕下翻,给自己夹了一块鱼肉,认真道:“我会找个机会与他和离的。”

        “你看,你看,何必!……”

        李烟哭笑不得,真是的,合该她要挨一顿骂。

        李仕诚说道了一顿,李烟做鹌鹑状,直说到一顿饭吃完。

        李仕诚才说起来正事,“这个时候,狗宦周明德该急了,估计要对我们两家下手……”

        “舅舅和叔叔都势头正盛,他自是不敢对我们家下手,”李烟忙拿梨花茶给老爹润润喉咙,“今天早晨我给秦老夫人奉了杯茶,黄山贡菊,新鲜的,她爱喝。”

        “嗯?”

        “刚过午时的时候她可能就有点不舒服,本来吧,这点小事请个郎中来看看就行,但是恰巧家里没什么人陪她,老将军儿子女儿的都正在太医院疗伤,她会不会就趁这个机会,去太医院和他们唠嗑唠嗑,太医院又有门禁,你说这一唠是不是就唠一下午?”

        “那将军府不就没什么人了,刺客得扑了个空?”

        “错了错了,”李烟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你忘了你那老朋友刘将军的德行了?秦时进了三千营,这样的身份,不得好一顿给他整治,下午就得伤势过重给送回来。”

        李仕诚像模像样地叹一声,“我可怜的新女婿,不会就这样……”

        “死不了,”李烟又给他夹了一筷子菜,端的是镇定沉稳,“这些刺客身手不好,奈何不了他,只是给他吃些苦头罢了,谁让他老欺负我。”

        “那可真是活该。”

        父女俩对视一眼,俱欢快地笑了。


  (https://www.tiannawang.net/tnw72750929/81577183.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wang.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tiannaw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