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女主要翻天 > 第5章 前世2

第5章 前世2


在牢狱中她总共见了秦时三次。

        一次刚受了鞭刑,血珠子正从囚衣中渗出来,黏糊糊的难受,炙手可热的大将军从狱门外走来,穿着一件滚金边的黑色衣袍,居高临下地俯视她。

        “李烟,”他问,“永安在哪?”

        李烟挑了挑眉毛,笑了。

        第二次各种刑罚已经轮换了一遍,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衣衫褴褛,血肉模糊。

        秦时仍问,永安在哪。

        她仍旧不答。

        李烟是存了死志的,可日子一天天过去,最终的旨意没有下来,她仍活着。

        活着便会出许多变故。

        第三次,是李烟主动要求见面的,双腿已经折了,她努力支撑起身子,拿染血的手指搭在他的靴面,仰头望他。

        “救我和父亲,我便帮你,找到永安。”

        赵李两家大势已去,本来没有什么回寰余地了,不知道秦时用了什么手段,一波三折,父亲和一些人最终被流放,而她,就要改名换姓进秦府了。

        父亲瘦了许多,但精神还不错,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你舅舅他们贪心不足,得陇望蜀,终究是咎由自取,你我谋划至此,已经仁至义尽了。

        阿烟,这世间风景不错,好好活着。

        正是深秋的天气,树叶打着旋落下,寒潮就要来袭,无边树木萧萧瑟瑟。

        这风景并不好,徒添悲怆。

        而唯一的依伴正迈向九死一生的前程,不知此生能否再相见。

        活着,她茫然地想,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但她也死不了。

        她整个人都处于生活不能自理的状态,手脚都受了很重的伤,嗓子也出了问题,需要慢慢医治,一整个秋冬都在床上度过。

        屋内炉火烧的很旺。

        秦时有时会来找她说话,但李烟又不能说话,两人总是大眼瞪小眼,那些欲说还休的千丝万缕的暧昧,早就被那次宫变一刀斩断了,根断了,便再无延伸其他可能了。

        说的最多的,便是永安在哪。

        李烟表示自己会遵守承诺找到永安,她细细地想永安究竟去了哪里——宫变的时候,她曾见过她。

        娇俏的女子躲在宫女中瑟瑟发抖,她拽住她,悄声说,安离殿的后墙有个密道……

        密道外是大千世界,她实在不知道永安会去哪。

        李烟是真的有些歉意了,这秦时不知道费了多大劲救出来的人,半点用处也没有,实在亏死了。

        秦老夫人已经记忆力严重衰退,老眼昏花,还以为秦时娶回来个新媳妇,颤颤巍巍地来看她,有时也絮絮叨叨的:这新媳妇看着比原来那个美!原来那个……是个坏女人,老是欺负我们阿时啊,唉……

        接下来就是一长串数落她的话。

        李烟手脚不便,避无可避,简直怀疑这老太太是在报复她。

        不过秦老夫人中年丧夫,老年丧女,也是很可怜就是了。

        再来年开春的时候,窗外颤巍巍开出了几枝桃花,她手脚基本痊愈了,只是腿好的不大利索,不能长时间走路,秦时便削了个木质轮椅,总是带她去院子里转转。

        初春的阳光打在她的额头,空气中都是暖洋洋的味道,院子里种了许多花,有大只的蝴蝶飞来飞去。

        有时候趁她睡着,飞到她的额头和鼻尖,总是痒痒的。

        秦时会隔几天帮她读父亲的来信,这是她最迫切见到秦时的时候,每天回家,他一拿出信封,她便笑弯了眼。

        她从不后悔与父亲他们谋划了这次宫变,权力争斗向来是你死我活的事情,有时候奋力一搏反倒有一线生机,只是他们反应太慢,也轻视了对手——谁能想到呢,当初靠着与李家联姻才得以苟延残喘的小秦时,竟然能够步步为营,绝处逢生?

        她到现在也不明白向来为父亲所牢牢把控的三千营是如何被鲸吞蚕食的,当初让秦时进三千营的决定还真是放虎归山呐。

        等李烟再好些的时候,再三打手势询问过秦时她是否可以出去,而得到肯定答复之后,她戴了斗笠,决定去密道附近转转,说不定能找到永安的一些踪迹。

        没想到却碰到了老熟人。

        李家出了个大变数是秦时,赵家出了个大变数便是赵雾。

        赵雾此人,原本不姓赵,是赵老爷子的得意门生,无父无母,便随了赵姓,是赵老爷子将他一手提拔至吏部尚书,没想到他从最开始他便是圣上安插的棋子,能力卓绝地一步步喂大了赵家的胃口。

        李烟不欲与他多言,却被一把抓住了腕子,“李姑娘,我们聊聊?”

        临街的楼阁,点了一支熏香,外加几盘小菜。

        李烟关了窗,赵雾与永安颇有交情,她慢慢写着字,想探探口风。

        没想到赵雾直言不讳,说圣上之前找永安找疯了,他颇有些心得,接着帮她一点一点分析起来,得出的结论是永安没死,也不会跑远,或许就在这京城某个角落,或许就在这条街上。

        赵雾欲言又止。

        李烟的心淡淡地揪了起来。

        回去的路上,李烟止不住地左右探视,永安的样貌她有些模糊的,会是前面卖豆腐的漂亮姑娘?或是胭脂阁的老板娘?

        回去的时候夕阳西下,也许是体力不支,她颇有些失魂落魄的。

        进门便撞上了一堵墙,不知为何提前回来的秦时立在门口,脸色黑沉沉的。

        秦时拽住她的腕子:“外面不三不四的人那么多,你这样出去,被别有用心的人揭发怎么办?还是说,你要再谋反一次?”

        原来他是这样想的。

        李烟有些气,腿又隐隐犯疼,她面无表情想要绕进屋里去。

        又被拦腰截了一下,接着被打横抱起。

        秦时身高腿长,两步跨进屋里,将她扔在了床上,重重地揩了一下她的脸,仍然怒气冲冲地:“胆子越来越大了啊你。”

        李烟也生气,她的气性从眼睛里明晃晃地透露出来,使她的眼睛熠熠生亮。

        秦时反而笑了,他压近她耳边,慢条斯理地说,不服气啊,有你服气的时候。

        一场相当粗暴的□□。

        李烟喉咙里发出了嘶哑的喊声,拿拳头去捶他的胸口。

        被一把制住,秦时低低地笑:“求我我就停下来,小哑巴。”

        眼泪就渐渐流了下来。

        他要永安,还要作践她。


  (https://www.tiannawang.net/tnw72750929/81577180.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wang.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tiannaw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