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女主要翻天 > 第7章 鲁莽

第7章 鲁莽


再睁眼,她躺在床上,屋里昏昏暗暗的空气里混着暧昧的血腥气。

        这是她的新婚夜。

        上辈子身子底薄,又遭受了牢狱之灾,活了那么些时日已经够了。

        重生实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居然就重生在新婚夜,一个来不及又能够改变些什么的时间段,如果重生在兵变之日,她就可以直接自裁了。

        她还是照例让秦时去了三千营,不想打草惊蛇,又带了点别扭的心思,让秦时遭一顿毒打,不想让他好过。她还没有拿准怎样做才能保全他们李家,是继续同各大世族合作——知道前世的种种,这一世未必不能赢;还是投靠那个深不可测的皇帝,助他一臂之力。

        这一夜秦时睡的不大好,遭受了李烟的撩拨,他没把持住,将人弄昏了过去,洗的时候,发现自己伤口又崩裂了,额头上尤其地疼,一摸全是血,不得不自己再包扎一遍。

        半夜的时候,秦时又被怀中人的颤抖惊醒了,李烟闭着眼睛,唇色惨白,额角满是冷汗,“阿时,阿时……腿疼……”

        秦时无暇探究她的亲昵,应该是压到了,他用手去揉她的腿,“好些了吗?”

        才发现李烟根本没睁眼。

        不知道梦到了什么,李烟还是疼的不行,直往他怀里钻,受伤的猫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这种脆弱无助的情态他好似已经看过无数遍了,她紧紧搭在他臂膀上的手指骨都突了出来——一场难以承受的自绝的噩梦。

        秦时突然就有些难受了,他搂紧了她,亲了亲她的头发,哄她,“乖,不疼了,不疼了啊。”

        可能受了李烟的影响,秦时梦里也光怪陆离的,睡得不大安稳。

        再醒来,天已经亮了,再看李烟,已经穿戴整齐,面色不虞地看着他,全然没有昨夜的热情似火,就……怪冷漠的。

        “……”

        他伸手去揽她,嘴上说道,“李烟,少给我来这套,你既然嫁于了我,便不应瞒我,你昨夜腿为何……?”

        李烟弯下腰,一根手指竖在他的唇上,眸色泠泠,唇角没有丝毫笑意,“关卿何事?”

        二人上下对视,秦家如今说是破落也不为过,于李家来说,就是来寄人篱下,摇尾乞怜的,即使有什么事,也轮不到秦家多嘴,李烟明明白白地将情绪递给了他。

        秦时嘴角的笑意一点一点消失了,昨夜令人惬意的亲近,欢愉,怜爱,如流水般从身体里消逝了。

        李烟将食指收回,转身大踏步出去。

        两人不欢而散。

        梦回往事,遏制不住心中的落差与挫败,她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惹了这小心眼的男人,指不定要被怎么报复呢。

        可她忍不住,她想扣住他的肩膀吼他,“我腿怎么样难道不在你意料之中吗?你究竟怎么投了圣上?怎样瞒过李家?夜夜枕席当真是虚与委蛇?”

        她想迫切地揭开这一切,宁愿要真相的满面疮痍,也不要这伪装的盛世太平。

        路上道路平坦,清晨的凉意若有若无地扑在她的面颊,可她心里燃了团火。

        她不想精于算计步步危机时时刻刻担惊受怕了,如果重生还不能让她有片刻轻松,那重生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眼前出现了朱红威严的一片楼角,风铃在上泠泠作响。

        李烟驻足看了一会儿,相当鲁莽的,

        她直接求见了圣上。

        …………

        傍晚的时候,李仕诚匆匆忙忙接到她,斥道,“怎如此糊涂?”

        李烟回握他的手,她手指冰凉,面色苍白,早先气血上涌的劲过去了,但精神还不错。

        李仕诚暖住她的手,感觉从前环绕在女儿身上若有若无的阴郁气质慢慢消散了,此时的她似有重担落下,一身轻松。

        李仕诚怔住,略有思索,却听李烟清淡道,“父亲,让叔叔和舅舅都收手吧。”

        李烟很少这样泄气似的说话,怕是有什么真的无可挽回了。

        仍然是夕阳西下,李烟告别父亲,禹禹独行。

        恍然间忽然想起了上一世的情景。

        秦时竟然真的将她聘为了幕僚,经过几场战役,已然能够服众。

        她的嗓子早就好了,却瞒着故意不让秦时得知。

        可那一次的战役分外凶险,把握不过五成,也是这样一个傍晚,大军开拔,秦时却将她的衣服理了又理,絮絮叨叨地交代许多事情。

        身后战马都不耐烦地打了几个鼻喷。

        秦时才一咬牙,转了身子去。

        却在此时,她没有忍住,轻唤了一声,

        “阿时。”

        秦时猛地顿住了脚,他身材高大,穿了一双厚重的作战靴,落日余晖下,脚一踏便激起一层细细的泥土。

        他又几步跨了回来,似有欣喜,低下头捏她的脸,“李烟,什么时候好的?再喊我一次?”

        李烟又不说了。

        伸手将他推离了几分,眼中明明白白地写着,活着回来。

        后来秦时当然活着回来了。

        她当时的心情此时再想已经有些不清楚了,应当是有些模模糊糊的欣喜的。

        李烟轻笑了一声,一片落叶飘飘悠悠地从她面前落下,她接了去。

        是银杏叶。

        仿佛她从年少起生命中所有的深刻记忆都与银杏落叶、夕阳密不可分的,是无可奈何的衰落之像。

        “李烟,李烟?”

        有人在面前唤她,李烟抬眼,已经到了秦府门口,秦时衣铠未除,近在咫尺,皱眉看着她。

        李烟恍然若梦,她摊开他的手掌,将银杏叶放在他的手心。


  (https://www.tiannawang.net/tnw72750929/81577178.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wang.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tiannaw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