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女主要翻天 > 第25章 她会死的

第25章 她会死的


阿烟,这世间风景不错,好好活着。

        这是李烟父亲说的话,李尚书精神不错,不知是否察觉出另有隐情,他在转身前冲他微微一点头,含有恳切之意。

        而李烟呢,忍着手脚的剧痛稳稳地站着,却在送别后精神迅速地衰败下去。

        活着,活着有什么意思呢?她问。

        秦时有隐隐的慌张,他紧紧攥着她的衣袖。

        他万不敢在这时候告诉她真相,告诉她他所做的选择大部分由她李烟而起,让她瞬间担上家破人亡的罪责

        现在的她求生欲都是那么的弱,简直了无牵挂了。

        ——再告诉她真相,李烟会崩溃,她会死的。

        李烟,李烟,秦时的声音简直算是哀求了,你答应过帮我找到永安的……你答应过的。

        是的,李烟灰蒙蒙地望着他,又重复了一遍,是呀。

        这简直是把双刃剑,将两人的心脏一起搅弄,但又毫无办法。

        所幸皇帝还不得不需要秦时——匈奴看到了这场王朝的内战,行动越发放肆起来,刘将军死了,各大世家都内耗的差不多了,整个国家连个能应对外患的都没有,除了他。

        于是他就又被派到极远极冷的边疆之地去打仗,是个只管吃苦卖力的活,而且被看得很紧。

        不过这难不倒秦时,夏秋之季粮食成熟的时候匈奴抢劫之举最为泛滥,秦时故意松松紧紧地打过几次仗,凡他亲自指挥的,必大获全胜,反攻匈奴几十里,赏赐也会多很多。但若他被别人抢了位置,战况总是凄惨,打个平手都算是勉强,朝廷来使能喝骂个几个小时。

        很快就有明眼人将他看了出来,这里的人犯事的很多,大多没有得到过朝廷的优待,打胜仗虽然赏赐不多,但也够一家老小阔绰一阵子,为着这赏赐不少人提携他,秦时的日子也渐渐好过起来。

        初春的时候,李烟的手脚基本痊愈了,但走路多有不便,秦时便削了个木质轮椅总带她去院子里转转,两人都不怎么说话,一是李烟的嗓子还未好,二是李烟总是犯困,往往秦时兴起刚说一两句,李烟就睡着了

        ——她根本没在听!初春的阳光打在她的额头,空气中都是暖洋洋的味道,秦时有些无奈,更多的时候,他会微微弯下腰,就着阳光小心翼翼亲吻在她的额头上。

        秦时会隔几天帮李烟读她父亲的来信,这是李烟最开心的时候,每天回家,他一拿出信封,她的眼睛便会充着笑意微微弯起,有时候李烟急了,便会杵着下巴在门口等,若秦时没有信封,她的表情便会像一根将熄的烛,一点一点地暗了下去,是毫不掩饰的失望。

        ——而秦时是不敢动手脚的,上一次他不小心拿错了信封,读到一半发现不对,再看李烟的表情,空洞地望着他,嘴角一撇,是一种冷淡厌弃的讽笑,上下嘴唇微微一碰,无声的。

        她喊他骗子。

        她觉得自己糊弄她,觉得这信封或许都是假的,下回说不定就不会去门口迎接了,也毫无期待了。

        秦时便僵了,手掌有些发冷,心里空荡荡的,他抖着手慢慢将她推回屋里,委屈直冲鼻腔,他就直直地盯着手里的信封看,偏偏这又是一篇来自妻子的问候信,其间情意欲说还休缠缠绵绵,他盯了好一会儿,眼圈微微发酸,又给规规整整地放回原处了。

        过了一段时间,李烟终于能走路了,她用手势问他能否出去,他欣喜于这样的交流,同意了,偏偏她走了出去,碰到了赵雾,两人还主动吃了饭。

        赵雾是个什么东西秦时清楚的很,收到派出的人的口信后,一路焦急地等人回家,李烟刚跨进门,他就攥住了她的腕子,忍不住吼了她——其实也不算吼的,之前李烟听力受损,老是频繁地耳背,秦时都习惯这样的音量和她交流了。

        偏偏这一次李烟每个字都听得很清楚,再抬起头,恨意已经从眼里明晃晃地折射出来了,使她的眼睛熠熠生光。

        秦时被这光灼得喉间窒住了,接着心肝脾肺都要被燃烧殆尽了。

        他咬牙道,李烟,你竟要这么对我吗?


  (https://www.tiannawang.net/tnw72750929/81577160.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wang.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tiannaw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