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混血八旗 > 第八百五十三章 镇南关大捷

第八百五十三章 镇南关大捷

  这么多年来,清军引进了许多的满洲式武器装备,也派出了不少的留学生,但是清军的军制依旧非常陈旧。伍、队、哨、标、营等建制并没有明确的定制,大家一人一个说法,指挥系统并不是非常清晰明确。同一军事系统内部都千差万别,何况镇南关前线汇集了湘军、淮军、萃军、乐军、定边军、防军、团练等多种成分的武装部队。

  体制不行还只是其一,最要命的是军官不行。冯子才、王孝琪、王德榜等高层军官,都是老资历的泥腿子,中层军官的出身也都不好。营官多少还认识几个字,再往下怕是连认字都少有了。他们没受过任何的训练和指导,基本都是靠着自己的经验来打仗,大多数凭着的是一腔血勇,战术指挥什么的,他们根本就不了解,从上到下也完全没人重视。大清的官员们普遍认为,军人敢拼命,知道往前冲就够了,其他的方面文官其实恨不得军人越傻越好。

  全面反击发起之后,冯子才第一个抡着大刀冲了出去,其他人自然也都是跟着冲。一切的战术动作,完全靠事前的部署执行,现场已经没有指挥可言,大家都是跟着管饭的冲。战场局势瞬息万变,岂能跟着感觉走。冯子才发起冲锋的时候是一个样子,打起来之后就又是一个样子了。清军虽然三面合围了法军,可是战场上出现了大量的空隙,大量清醒过来的法军,在中层军官的指挥下,开始疯狂的冲击这些空隙。

  郑勇在望远镜里看着很着急,但是却无计可施,别说他指挥不了清军,就算指挥得动,也根本拉住这些脱缰的野马。法军已经溃散,清军也没好到哪里去,两边都几乎是散乱的状态,不过是一边逃一边追而已。逃的是如丧家之犬,追的也是如恶狗抢食,什么章法战术,迂回堵截,全都成了书本上的事,再也和这片战场没关系了。清军已经把自己的队伍给追散了,就算冯子才也很难控制他们,命令已经完全无法传达了。

  “急电,蒋二愣子和刘大疤瘌,让他们马上合围法军,堵死法军的退路!四强你马上去组织预备队前移,法军若是在别的方向有援军到来,或者有大股溃兵重新整队发起反攻,清军绝对顶不住,我们的麻烦可就大了!”郑勇一阵阵的无奈,自己的队友实在是太坑了。

  三一三旅、三一二旅赶回来协助围歼法军之后,战况马上又了极大的改观。迂回包抄、分割包围等战术,满洲军都快练烂了,收拾这些溃败中的法军当然搓搓有余。局面很快安定了下来,法军也就淹没在了清军的人海之中。绝望的法军一个个放下了武器,被清军士兵如土匪一般搜刮干净了身上的所有物品,他们本以为自己可以去战俘营了,却没想到清军连战斗结束都等不了,直接就地处决了他们。

  战斗结束之后,清军士兵在忙碌着打扫战场,军官则在忙着制止士兵们打架。阵亡法军的武器装备和服饰肯定要上交,但是金戒指、怀表之类的小件武器,士兵们肯定是要藏私的。全有士兵都在争抢,根本没人管束分派,自然难免就生出斗殴的事情来。士兵们打了架,当官的就要管一管,结果很多时候小事没解决,两个当官的就又打起来了。一人连续斩杀了十几名法军的冯老将军正在拄着大刀喘息,根本无力去弹压这些混蛋,只能由着他们闹,过后再用军棍找平。

  “此战我军阵亡十七人,负伤二百一十三人,其中重伤十一人。清军阵亡超过三千,伤患超过四千,具体数字无法统计。法军被歼灭两万四千余人,其中一万四千越南伪军被全歼,外籍佣兵军团被全歼,法军本队被歼灭七千余人,约有五千残兵趁着包围圈完全形成前逃往文渊!击毙法军上校指挥官赫本哲一人,中校杜然等十三人,其他军官共计七十一人。”于四强不能看热闹,而是抓紧让人把战果给统计了出来。

  “还不如和耗子当亲戚!”声称要去看书的朱桢瑜又回来了,不过对于战果非常的不满意,而且认为完全是清军拖后腿。

  “还算不错,我们去看看冯老军门吧!难得清军也打了个大胜仗嘛!”郑勇到有点像政委了,装起了烂好人。

  三十一师的一众高级将领赶来慰问冯子才的时候,老爷子已经移驾到了法军的指挥部,检视起了敌人的中枢物品。不过老爷子毕竟上了年纪,刚刚的一阵拼杀,实在是太难为他了。郑勇等人都走到面前了,老爷子还在喘息,而且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快七十的老头儿了,别说抡着大刀奋勇冲杀,就是空手跑上五里地,也是够受的。

  “老军门辛苦,恭喜老军门大破法军!”这话本来是朱桢瑜该说的,可是小朱没玩没了的闹情绪,郑勇只能把政委的工作也一肩挑了。

  “全赖贵部火炮支援啊!若非郑师座巨炮发威,又调动贵部配合进击,我军还不知要死伤多少弟兄,焉能有今日的大胜!老夫代数万兄弟,广西的百万生民,多谢郑师座了!”冯子才到是不贪功,若没有三十一师的配合,他今天绝对胜不了,而且损失将更加的巨大。

  “老军门,哎……”郑勇本想和冯子才客气几句,可是刚说了几个字,忽然发现后面不远的一棵树下,一具法军的尸体忽然站了起来。

  冯子才身边的只有两个儿子,其他人都在忙着查点法军指挥部里的战利品,他们又都是背对着那棵树,自然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发现危险的只有郑勇、于四强、朱桢瑜三个,他们的警卫都在向其他方向警戒,也没有注意到早已被判断为尸体的敌人。三个满洲高级将领,都挎着装饰用的指挥刀,这是果兴阿根据唐代仪刀仿制的,主要起装饰作用,虽然很锋利,但从没有一个满洲军官用他去砍过人。所以一遇到危险,三人本能的都是想去掏手*枪。

  然后一件很恶心的事就发生了,三位高级将领太久没有亲身战斗的经历了,他们打仗用的是望远镜、电报机和地图,手*枪他们连擦都没擦过。面对突然起身步步逼近的尸体,三位将领全都好一阵忙活,但是该死的枪套就是很尴尬的打不开。朱桢瑜还在执着于他的手枪,郑勇和于四强则纷纷拔出了自己的佩刀,一线出来的人自然和学校出来的人不一样。

  老冯一直觉得头疼,忽然见面前的三人一顿忙活,马上意识到了威胁,这是一个老军人的直觉。郑勇等人的佩刀刚刚出鞘,老冯已经潇洒的抽出了自己的大刀,然后回身一个跳步,一刀便将那个早该是尸体的人挥为两段。老冯的帅气,让郑勇和于四强好一阵尴尬,心里一顿检讨,最近太腐化了,这基本功还是得多练练。

  “老将军宝刀未老啊!”郑勇和于四强尴尬的收起了自己的佩刀,然后齐齐的恭维起了冯子才。

  “老朽了,老朽了!”冯子才拄着大刀又喘了一阵,他是真的觉得自己老了,若是再早二十年,这法国人休想靠近冯老五步之内。

  “是个少将!”朱桢瑜其实也有点尴尬,所以他绕开了冯子才去看了看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然后他就有了惊人的发现,尸体身上的军衔居然是少将。

  “是吗?”郑勇和于四强急忙上前也看了一下,郑勇又问了一下于四强,似乎是要确认什么。

  “身高,年龄,样貌特征都对!九成就是他!”于四强细看了一阵,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恭喜老军门亲斩法军东京军区副司令尼格里少将!”满洲军的情报系统素来发达,虽然没有弄到尼格里的照片,但是他的身高、样貌、年纪等文字描述,可是早就传给了三十一师。几人看了一下,便确定了冯子才刚刚砍死的正是尼格里。

  “恭喜父帅!”冯相荣和冯相华也是上前恭喜,大家都是喜笑颜开,阵前斩将,这是大清名将最荣耀的事情。

  “侥幸、侥幸!”冯子才也没想到,自己老了老了,还能得个亲斩敌军主将的殊荣。当年果兴阿亲手绞杀法军主帅蒙托邦,立时便名满天下,至今都传为美谈,不成想老冯,今天也能亲手斩杀一个法军主将。

  “若是能生擒就好了!”附近的将领都赶来恭喜冯子才,就连一直躲得远远的潘鼎新都来了,朱桢瑜却在背后说起了酸话。

  法军的高级将领死了个七七八八,文渊又是一群败兵,正是清军收复失地的大好机会。冯子才命各部休整一夜,第二天一早便挥军杀向了文渊。老冯的部署依旧,清军打头阵,三十一师在后方提供火力支援。这次可就没什么波澜了,法军几乎是一触即溃,清军轻取文渊,而后一路追着溃兵杀向了谅山。

  谅山法军不战而逃,而且非常的狼狈,将数以十万计的越南银元、为近万部队而储备大量的面粉、全部的火炮一律扔入河里,二百多缸的军用烧酒被打破,八百多袋大米食盐被毁掉,整仓库的弹药、军用物资则原封不动的留给冯老军门。法军做的唯一有所成效的事,便是他们烧毁一切文件、档案,破坏电台后,然后一溜烟的跑了个无影无踪。

  法国内阁认为这是灾难性的悲剧,法军在四十八小时之内,丧失了以十分艰苦的工作,并花费不下五个月时间的预备,所取得的所有果实。

看过《混血八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