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狱鉴 > 107.107 久别重逢
  傅子衿冲进衣帽间之后靠在门上深呼吸, 整个房间只有她一个人, 她伸手捂着心口, 心跳太重太快,像是擂鼓一样。

  心跳太快并没有引起想象中的不适, 傅子衿深呼吸平复自己的心情, 暗暗骂自己没用,只是20天没见面而已, 之前也做了心理准备知道她要来, 然而突然间见面, 还是让傅子衿克制不住爆发出的情感。

  深深呼出一口气,时轻音的出现终于给她带来了抑郁以外的其他情绪, 这些天一潭死水一样沉寂的心终于活泛了起来。

  傅子衿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身上胡『乱』穿着一套棉质睡衣,裹着一件厚厚的大衣, 已经微微蓄长的头发柔顺的垂下,也没有经过打理, 看上去太过萎靡不振。

  默默的扶额叹了口气,傅子衿以为自己对这次的舞会不会抱有任何期待, 然而在真切的看到时轻音本人的时候, 她才发现面对那个女人时候的悸动, 并不会因为自己得了抑郁症而减少。

  因为有了一些期待, 傅子衿自然有了选礼服的心情, 她家里本来就有准备重要场合需要穿的礼服, 不需要从童筱芸带来的那些里面选。

  想到时轻音身上那一套白『色』的礼服, 傅子衿最后决定选择一套纯黑『色』的。由于是在party上面穿的,考虑到场合气氛的轻松,傅子衿选择的礼服款式上相对简化,以典雅和含蓄为主。

  纤长的衣摆衬托出她高挑的身材,茶『色』的头发散落在肩头,傅子衿对着镜子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这才推门出去。

  大家都等在客厅里,时轻音坐在沙发上,看到衣帽间的门打开,率先站了起来。

  傅子衿经过一番打扮,总算是摆脱了连日来的颓废,整个人显『露』出一些生机,和刚才进去时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北宫璃落惊得瞪大双眼,悄悄跟身边的童廉恭说:“哥,我们费这么多天劲儿干啥?直接让时老板来不就全搞定了?这比什么『药』都管用啊!”

  童廉恭淡淡一笑,不置可否,不过心里却也感叹爱情的力量确实伟大,如此看来,以后的治疗方案中不能完全把时轻音排除在外了。

  之前由于傅子衿本人的请求,加上童廉恭并没有亲眼见过时轻音,所以为了照顾傅子衿的情绪,他并没有在治疗方案中加入时轻音这个因素。如今看来,时轻音很有可能成为治疗中关键的人物。

  虽然外表看上去好多了,但傅子衿还是闷闷的说不出话,北宫璃落清楚她现在的情况,立刻跑到她身边,笑道:“可以啊,你看看,人靠衣装马靠鞍,果然一点儿都不错。刚才你丧得跟街头行乞的一样,现在简直焕然一新。”

  傅子衿视线在空中与时轻音交汇,立刻逃命似的躲开,双眼在空中游移,一种无处安放的感觉。

  看她这个样子,时轻音心中难免失落,北宫璃落精明的很,她递给时轻音一个安慰的眼神,拽起傅子衿的胳膊,道:“走,我们去会场吧。”

  舞会会场在傅家后院的小楼里,几个人走进现场,满堂的华美映入眼中,舞池中央是不停随着音乐摇摆的男女,看衣着举止全都是上流社会的人士,基本都是她们这个年龄的青年。

  刚刚走进舞会,他们这几个人就立刻吸引了舞会中大部分人的目光,一方面因为他们出众的外表,另一方面大概是因为这里有童家和北宫家的孩子。

  童廉恭和童筱芸的父亲童涛是长京市法院的院长,北宫璃落的父亲北宫政在公安部任职,这样的两个家庭又是至亲,自然引人注目。

  抛开父亲和舅舅的显赫,北宫璃落本人也是长京市警视司刑侦处的处长,又新任特案组组长,身为女『性』带领刑侦处屡破奇案,是司法界赫赫有名的人物。

  再加上这栋别墅的主人傅子衿,也在这些人中。

  傅子衿本人是声名远扬的律师,而她背后的显赫家世似乎才更为人津津乐道。她的父母在法国经商,是商界数一数二的巨头,深不可测的背景和一向不喜与人过多交往的『性』格,让她在这些富家子弟中平添了一些神秘感。

  傅子衿和北宫璃落都是家世显赫,平时同辈中人想要和她们交好的人有一大票,但她们从来不愿与这些富家子弟来往,往年即使碍于家里的面子去参加舞会,她们往往也是两三个人独自坐在一旁喝酒打发时间。

  今年傅家居然主动办了跨年舞会,而北宫璃落还亲自递出了请帖,实在是非常罕见。

  北宫璃落带着他们到一个卡座里面坐好,招呼人过来给他们开了一瓶上好的红酒,并拿了几只高脚杯过来。

  这场舞会本就是北宫璃落负责策划的,现场的一切事宜她都熟悉,自然也就由她主导。

  傅子衿盯着摆在面前的酒杯,问:“喝酒?”

  北宫璃落敲敲桌子,道:“大家都是成年人,喝点酒无伤大雅。”

  时轻音坐在傅子衿旁边,她抬头看到有服务生端着几杯果汁路过,立刻站起身拿过一杯橙汁,把傅子衿面前的红酒替换成了橙汁。

  “确实大家喝酒都无伤大雅,除了你。”

  傅子衿:“……”

  时轻音靠近时,身上熟悉的馨香扑面而来,傅子衿的心跳瞬间又快了起来,只是一晃神的工夫,那人又退开到了安全距离,只留下未能来得及散尽的余香。

  坐在这一桌的都是熟悉的朋友,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傅子衿闷声不吭坐在那里,也不说话,就这么发着呆。

  时轻音坐在她的左边,北宫璃落坐在她的右边,只不过这两个人都在跟自己身旁的人讲话,像是约好了一样,没有人主动跟她搭话。

  这场舞会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聊,傅子衿这样想着。往年北宫璃落也有叫她去参加一些舞会,她也都像今天这样一个人呆着,谁也不去理睬。

  之前没觉得有什么,今年却大不相同,在意的人就坐在身边,但她们彼此之间却像是隔着一道无法轻易跨过的横沟,这让傅子衿感到无比沮丧。

  黑『色』礼服的美丽女人独自坐在卡座中,落单了的美女总是容易让蠢蠢欲动的人主动凑过来搭话。

  “傅小姐,好久不见。”

  反应过来的时候,傅子衿发现身边的人都不见了,衣着得体的年轻男人坐在了自己身边,正目光殷切的望着自己。

  傅子衿习惯『性』皱起眉,冷淡又戒备的看着这个男人。她根本听不见男人打招呼的话,一脸茫然的看着对方。

  男人见她没有理自己,多少有些尴尬,轻咳一声,道:“傅小姐大概不记得我了,我叫雷亚。”

  傅子衿还是皱着眉,这名字她不记得,没什么印象,雷亚是什么出身她也不太清楚,不过能来参加这个舞会的,家里的身世一定贵重。

  礼貌『性』的冲雷亚点了点头,傅子衿压抑着内心的烦躁,说了句:“雷先生好。”

  雷亚面『露』笑容,环视了一下四周,颇为绅士的说道:“傅小姐一个人么?这是您家里举办的舞会,怎么朋友们都不在?”

  傅子衿面沉如水,但心里却实在厌烦,只是良好的修养使她没有把抑郁的情绪表现出来,只在心底祈祷着赶紧回来个人。

  不管是谁都好,快回来。

  雷亚见她没有接话,也不觉得什么,厚着脸皮问道:“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可以邀请傅小姐一起跳个舞么?”

  末了,他又补充了一句:“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的。”

  傅子衿眼神闪了闪,心底的烦躁感越来越重,她的目光下意识在会场中寻找时轻音的身影。

  没有看到想看的人之后,她只得礼貌地笑笑,说:“我当然很荣幸,只是……不好意思雷先生,我在等人。”

  雷亚脸上的光亮瞬间就黯淡下去,被毫不留情拒绝使他觉得有些颜面扫地。只是今天傅子衿身边难得没有别人,他咬了咬牙,强装不在意一般,搜肠刮肚的找了些自认为有营养的话题,开始跟傅子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傅子衿表面上毫无波澜,但她一句话也接不上,就这么干坐着,放任雷亚在自己身边兀自聒噪。

  反正她一句话也听不见。

  心里的烦闷越来越重,傅子衿沉着一张脸,雷亚坐在她身边,成了一个制造抑郁情绪的发动机,让她觉得心烦意『乱』。

  好烦,能不能离我远点?

  傅子衿没有看雷亚,她是个聋子,一句话也听不见,她只觉得整个会场都成了一个制造负面情绪的垃圾场,每个人的身影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她无法从这里感到任何轻松和快乐,只能感到越积越深的厌烦。

  雷亚那些无聊的话没有一句进入傅子衿的耳朵,但她却觉得自己的忍耐力真的快要到达极限了。

  只是她目光稍微一晃,熟悉的馨香率先闯入她的鼻腔中,恍惚间抬眼,看到那个纯白『色』的身影走到自己身边,如白鹤一般高雅的女人站在她身边,冲她缓缓伸出一只手,温婉笑道:“有没有兴趣一起跳舞?”

看过《狱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