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佛系少女升职记 > 第一百三十六章、飞天

第一百三十六章、飞天

  “饿了么”无比同情的看着身为关终BOSS的那位,可惜晚晚和戎芥毫无察觉,俩人已经完全转移了话题,吵到原来冬天的新鲜黄花菜和香水百合的价格也差不多来着,已经戎芥新买的那颗夜明珠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那颗周天子用过的皓澜,再有Tiffany家新出的毛线球要不要给小黑买一个……

  “饿了么”干咳两声,晚晚和戎芥方才闭嘴,然后互相瞪了对方一眼,晚晚顺带着就看见了那位关终BOSS的脸。

  “是你?!!”

  晚晚顿时面如死灰,戎芥也惊的够呛。

  就算这关终BOSS是阿修罗转世,晚晚和戎芥都不会如此惊讶。

  对面墙壁上画的阿修罗冒出来了,怒吼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俩在想什么!我要跟你们挑战!挑战!”

  戎芥、晚晚、BOSS:亲,请不要强行给自己加戏,小心我们揍你呦。

  说谁正题,纵然对面的女子是嫦娥转世,还是貌似无盐,晚晚和溶解诶都不会如此惊讶,关键是……眼前这个BOSS是是是他们家墙壁上的敦煌飞天啊!!!

  晚晚和戎芥都没有说话。【龙蛇演义漫画 /】。

  飞天倒是比较无所谓。

  敦煌飞天的形态是非常美的。正如李白诗中所描述的“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霓裳曳广带,飘浮升天行”。而且每个朝代的飞天各有特色,这位飞天很明显是唐代时期的,身材修长,丰满而皮肤洁白细腻,一举一动都充满了韵律之美。

  “你就是海底之国的国主?”戎芥还是挺淡定的,那表情跟在西瓜摊上挑西瓜一样。

  “其实我也觉得挺惊讶的,我怎么会登上那个位置的。”飞天笑的非常天真烂漫。她长了张超级好看的瓜子脸。

  晚晚躲在戎芥身后,五官因为生气,而扭成一团-她一直是那飞天当自己家里人看的来着。

  但是真的如此吗?晚晚的良心立马站出来指责她了。

  其实飞天在晚晚家里是这样的存在,她是朵花,但不是那种需要人天天照顾的花草,而是锦缎上的花朵,不会开败,不需要人精心呵护打理。锦上添花,如花解语,都适用于飞天。

  事实上,飞天的外形也是如一朵盛开的牡丹花,色彩浓艳,却清新典雅,没有半分的轻佻和俗气。

  然而,她的美也止步于此。她好像只是活在壁画里,而不是这个茶米油盐的世界。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她就像那种国色天香、才艺双绝的美人,只适合在亭台阁楼间行走,在雕栏玉砌下,会浅笑,会轻嗔。所以晚晚很难对她像对劝学碑一样亲密。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不过既然如此,晚晚觉得自己也就犯不上生气,只是很惊讶而已。

  晚晚为自己的公正而折服,她是多么理智客观的一个人啊!2333333!

  江晚晚小朋友自恋着,而飞天已经开始和戎芥聊天了,听那口气,活像是戎芥和她只是不期而遇,随便聊两句而已。

  “我叫李南熏。”飞天笑着说道,“不过你应该不知道我的名字的。”

  飞天的碧绿色的丝带挥舞了一下,半空中出现了一个画面。

  “不过你应该知道这个的。”

  那虚浮在半空的画面中,一个端庄丰满的女子手中拿着纺锤,头上戴着王冠,那头冠太大了带你,上满缀珠宝,不过也可以衬托出,这位女子的身份肯定是非同一般。

  晚晚看着那个丰满的女子,觉得好像非常眼熟的样子……如此精美的壁画,她肯定是见过,而且有印象,但是是在哪里看到的呢?

  戎芥却吃惊的说:“你是……丹丹乌里克的‘那位公主’?”

  飞天又一挥袖子,画面消失了。

  “是的,就是我来的。”

  她还是保持着微笑-晚晚第一次意识到她可能不是发自真心的笑来着。而是因为她是被画成这个样子的。

  晚晚探出脑袋来。女孩子其实最爱八卦的就是衣服包包和另一个女孩子的容貌,她仔细比对了一下,就像在玩“哪里有不同”一样。

  “可是你和丹丹乌里克的那幅壁画上的人不太像啊。”晚晚说道,“这个鼻子啊,眼睛啊,虽然都是丰满白皙的样子,可是仔细看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哦,”李南熏很好脾气的回答,“因为画丹丹乌里克的那幅画像的画师没有见过我,所以那个形象只是根据画师想象中的唐代贵妇形象画的。”

  晚晚:。。。

  晚晚其实还想八卦为什么画画像这种事情,李南熏都没让画师好好画,从古至今,女孩子都是超级爱画下自己的容颜的,现在手机自拍的照片,不修半个钟头都不肯发朋友圈来的。不过李南熏很明显不想讨论这个问题,她直接对戎芥说:“那个西塘的樱娘,是我安排你们和她见面的。不过那次墨绪绑走青铜器的事件与我无关。还有刚才隆裕太后的水晶……也是我。”

  “其实我觉得你还是现在这样好看。”晚晚又从戎芥身后探出脑袋来,“瘦瘦的,很可爱,很有灵气。”

  她觉得李南熏的说话风格不像唐代的贵妇,那种骄傲的、自信的,更像是宋代那种养在深闺的妹子,贞静、温和、不谙世事。

  戎芥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顺手又把晚晚的脑袋按回去了。

  不过李南熏好像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似的:“其实我也觉得我瘦一点会好看,不过当时宫里都是以胖为美的。而且我喜欢银白色的或者深灰色的衣服,但是那时穿的都是比较鲜艳的颜色。”

  戎芥用手扶着额头,他就知道,只要有江晚晚在,整个话题就会跑偏了。

  “我之所以让你见到她们。其实是为了说我自己的故事。请你耐心的听一听,再考虑我的诉求,是否合理。”

  “那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啊,”晚晚在内心吐槽,“反正你都把我们困在这里了。”

  就是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洗手间啊!她刚才喝了太多可乐了。

  李南熏的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讲述的。在当时的西域,有一个叫瞿萨旦的国度。这个国家先前不知道养蚕,听说“东国”有桑蚕,于是派了使节去求取。可是东国的君主不愿意让蚕种传出国外,为此还下达了严格的命令,禁止任何人把蚕种带出国。瞿萨旦那王只好另想办法,他准备了礼品,请求东国君主把公主下嫁给自己。瞿萨旦那王派出使节,到东国迎娶公主。瞿萨旦那王让迎亲的使节告诉公主,瞿萨旦那国没有丝绵,更没有蚕种,请公主把蚕种带来,以后才好自己制作衣裳。东国公主听了这话,悄悄地在帽子的丝絮中藏放了一些蚕卵。这样做了以后,公主出嫁的队伍就出城了。

  队伍到了城门关,守城的官员一一检查,所有的地方都检查完了,只有公主的帽子不敢查验。于是蚕种就被带到了瞿萨旦那国,先放置在麻射僧伽蓝,然后经过一番仪式,迎请到王宫。于是瞿萨旦那国从此有了蚕种。到了春天,人们种上了桑树,桑树渐渐生长。养蚕的季节来临之时,人们又养上了蚕。只是最初时桑树不多,也用过一些其他的树叶喂养桑蚕,后来桑树多了,连成了一片树林。这个时候,公主——现在已经成为王妃——下达了命令,不准伤害桑蚕。

  玄奘只是如实的记录了这段故事,而不是以一个男人的视角,所以不得不说他真是有颗佛祖一般的心肠。

  “这国君是个人渣哎!”晚晚听完之后,一句MMP却脱口而出。

  :。:

看过《佛系少女升职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