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都市之魔帝纵横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我秦天如何,哪里轮得到你来品头论足!

第一百四十七章 我秦天如何,哪里轮得到你来品头论足!

  秦天也没有打车,就这般随意的沿公路走着。

  周大师和他的徒弟,毕恭毕敬跟在身后,大气不敢出。

  “不知前辈,还有什么事吩咐我?”

  良久,周大师小心翼翼的问道。

  “整个楚江,像你这样的风水大师,有多少?”

  秦天脚步不停,随口问道。

  “除我之外,整个楚江,还有另外二位风水大师。”

  “当然,在前辈面前,我们可称不得大师。”

  周大师回道。

  “这么少?”

  秦天眉头微皱:

  “那算上整个江东呢?”

  “整个江东的话,具体的我不太清楚,据我已知的大约有十来位左右。”

  周大师虽然不知道秦天的用意,但还是一一回道。

  “这样,你替我联系他们。”

  “让他们几天后,一起来宁州见我。”

  秦天思忖片刻,吩咐道。

  “是。”

  周大师点头应喏。

  至于。

  联系之后,那些人来不来,根本不需要他考虑。

  堂堂秦天人的邀请,谁敢不来?

  ……

  接下来。

  秦天不是回家,就是在私人别墅内修炼。

  生活,再一次恢复了平静。

  然而。

  整个楚江省,却完全不平静,波涛汹涌。

  夏家真人死后,夏家一片哀恸。

  一股无形的阴霾,笼罩在所有夏家人心头,惶惶不可终日。

  接下来的几天。

  卫家在星城江家的帮助下,毫不手软,一举攻入夏家。

  失去了夏家真人的庇佑,夏家之前的一众仇敌,也纷纷冒了出来,痛打落水狗。

  整个夏家,威镇楚江多年,极尽辉煌。

  数日之间。

  却轰然坍塌,树倒猢狲散,损失惨重。

  一些宁死不从的,更被悄然解决,完全泛不起丝毫浪花。

  整个夏家各地大大小小的势力一一被拔除,换了主人。

  这个主人,便是秦九渊。

  然而。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秦天却完全不知情,过着咸鱼般的平静生活。

  期间。

  秦天再次出手,帮母亲的那枚法器重新炼制了一番。

  毕竟。

  他现在的实力早非当初能比,炼制法器的一应手段,更加玄妙。

  同时。

  也随手炼制了一枚灵玉法器,送给婉柔姐。

  炼制完法器后,秦天这才想起另一件事。

  他之前从卫家得到的古玉,本来一共炼制了三枚灵玉法器。

  送给林母一枚,剩下的两枚是打算在许佳彤的生日时,送给她和程姨的。

  结果。

  发生的事情太多,就一时忘记了。

  而且。

  许佳彤的生日,都已经过去了……

  想到这,秦天也是不由有些汗颜。

  不过。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他身为修仙者,所谓儿女情长,终归只是过眼烟云。

  将那二枚法器找出,重新炼制一番,秦天拨通了小虎牙的手机。

  “好你个小天,你终于舍得出现了。”

  “老实交代,你这段时间消失到哪里去了!”

  按下了接通,手机另一边传来熟悉的高分贝声音。

  “呃,怎么了?”

  秦天习惯性的将手机拿远了一点,这才问道。

  “什么怎么了,我都打了你多少电话了,你竟然一个都不接!”

  “哼,你个没良心的,竟然把我的生日都给忘了。”

  许佳彤气鼓鼓的哼了几声,语气明显有点不高兴。

  “呃……学业太忙。”

  秦天随口扯了个借口。

  没办法。

  许佳彤生日的时候,他正在元黎教的葬道古地里。

  手机早就没电了,自然没有接到。

  一时间,双方沉默不语,显得有些尴尬。

  毕竟。

  这个借口他自己都不信,许佳彤怎么会信。

  “小天,我明天就要出国了……”

  半晌。

  许佳彤的语气弱了下来,带着些伤感。

  “出国?”

  “你好好的出国干吗?”

  闻言,秦天也是一怔。

  “哎,我爸给我安排的。”

  “算了,不说了,说着就烦。”

  许佳彤的语气明显有些不好,不想多说。

  “好吧,你现在在哪?我有东西要送你。”

  秦天开口提道。

  “有东西送我?”

  “我就在家里呢,你直接过来吧。”

  许佳彤回道。

  “行。”

  挂断手机后,秦天直接来到车库,开着那辆银色保时捷,前向许家。

  下午时分。

  秦天提着一些包装精美的礼品,来到许家。

  咚咚咚……

  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美妇人。

  一袭家居服,风姿绰约,一头如瀑青丝轻挽,透露着端庄知性的气质。

  模样与小虎牙许佳彤有几分相似,正是她的母亲,程小月。

  “程姨好。”

  秦天彬彬有礼的开口,眼中满是笑意。

  “小天来了,里面坐。”

  程姨露出温和的笑容,将秦天迎进门去。

  “来程姨家,还带什么礼物,真是的。”

  接过秦天手中的礼品,程姨嗔怪道。

  “没事,就是一些常见的补品。”

  秦天笑着回道。

  “佳彤,小天来了,你先陪他说会话。”

  “妈去准备下晚饭。”

  程姨冲着大厅内招呼一声,随后进了厨房。

  “知道了。”

  许佳彤放下手机,一脸不忿的看着秦天。

  显然。

  对于秦天不接她电话,连她生日都忘了,还有些耿耿于怀。

  秦天耸了耸肩,只能讪然一笑。

  不一会。

  程姨做好晚饭,招呼着二人上桌。

  期间。

  程姨不时给秦天夹菜,询问着林母公司方面的事,语气中满是关切。

  惹得许佳彤一阵白眼,觉得母亲对秦天,比对自己这个亲女儿还好。

  在程姨面前,秦天也完全没有任何拘谨。

  不时夸赞着程姨的手艺,说些趣事,活络着气氛。

  同时。

  秦天也趁机将二枚法器拿了出来,送给二人。

  许佳彤自然是看不出法器的不凡。

  不过程姨倒是见识广,隐隐察觉出这二枚法器的不凡。

  秦天只好解释,说是跟一位大师求来的,具有滋养身心的奇效,但具体价值他也不知。

  一顿晚饭,三人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谁又能想到,杀人不眨眼,手段狠辣的秦天人。

  却还有着如此温和的一面。

  对于敌人,秦天自然冷冽漠然,杀伐狠绝,如幽冥死神。

  对于看重的人,自然随意亲和,谦恭有礼,如温润公子。

  ……

  吱……

  就在秦天准备起身离开之时。

  房门被打开。

  一名头发齐整锃亮,面目威严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正是许佳彤的父亲——许明远。

  “许伯父。”

  看在程姨和小虎牙的面子上,秦天开口称呼一声。

  “嗯。”

  迎面看到秦天,许明远眼底不由升起一抹阴沉。

  不过。

  一想到明天女儿就会出国,他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秦天,明天记得来送我!”

  “你要是不来的话,哼哼……”

  小虎牙挥舞着小拳头,一副娇蛮可爱的模样。

  “放心,我这次一定记得。”

  秦天回头一笑,准备离开。

  “小彤,明天我亲自送你,不用麻烦他了。”

  许明远眉头一皱,不露声色的说道。

  “那……行。”

  秦天心中有着一丝不快,但对方是小虎牙的父亲,也只好作罢。

  “对了,下面的那辆银色保时捷是你的?”

  随即,许明远却是突然问道。

  “是我的,怎么?”

  秦天有些不解。

  “你家的天林地产,最近发展的不错。”

  “但你母亲赚钱不容易,你也不小了,也该懂事了,不该花的钱不要花。”

  许明远看着秦天,带着一副教训的口吻。

  “这就不劳伯父费心了,那车是我赢来的,没花我母亲一分钱。”

  见对方这般口气,秦天的声音不由冷了下来。

  “呵呵,赢来的。”

  “几百万的车,随便就能赢来,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不成。”

  许明远自然不信,觉得秦天只是在说大话而已。

  同时。

  心中对他的反感,更上一层。

  如果秦天只是普通的纨绔子弟,不学无术,他倒还没那么多想法。

  怪就怪对方,一直纠缠自家女儿,走的太近,让他大生不满。

  在他看来,能配得上自家女儿,怎么也得是省里的豪门公子。

  最好是实权之子,这样才能帮助他的仕途,更上一层。

  这也是他为什么急着将许佳彤送出国的原因。

  一方面,是为了让女儿远离秦天,让两人的关系自然冷却下来。

  一方面,也是因为他认识的大多数权贵之子,都会出国留学深造。

  女儿出国,进入华国人集中的外国高等学府,就能认识更多优秀的青年才俊。

  到时。

  时间一长,两相对比下,女儿自然就会看不上眼前的秦天。

  “爸!”

  “那辆车确实是小天赢来的,你说什么呢?”

  一旁,许佳彤有些愤慨,出口替秦天辩解。

  “这小子有什么好,你这般向着他,还跟着他一起在我面前撒谎!”

  闻言,许明远脸色更加不好,喝斥道。

  “算了算了,人家小天听说女儿明天出国,好心来一趟,你就少摆点脸色。”

  程姨神色为难的劝道。

  “妇道人家,懂什么,我这是教育她,让她学会明辨是非!”

  “免得以后遇人不淑,被人骗了都不知道。”

  许明远见二人都帮着秦天说话,脸色更加不快。

  语气中的意思,更是暗指秦天。

  “不信算了,我跟你这种人,根本没什么好说的。”

  秦天见对方咄咄逼人,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你!”

  “怎么,我身为你的长辈,教导你几句,还不行了?”

  “简直目无尊长!”

  许明远直视秦天,气的双眼怒睁。

  “就凭你?”

  秦天冷然一笑:

  “我秦天如何,哪里轮得到你来品头论足!”

  (本章完)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都市之魔帝纵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