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快穿】主角人设又崩了 > 学生会长×小画家(二十六)

学生会长×小画家(二十六)


学生时期都会为期末考试苦恼,不管处于哪个阶段。

        紧张的考试周,全校师生都在奋战。

        学生绞尽脑汁想要考个好成绩,老师想把不及格的拉回来。

        大学就是这样,循环往复着一个普通的过程。

        学校的指标要求不同,期末试题的难易程度也不一样,科大这种双一流大学,每年挂科的人数其实不少。

        鹿文的色彩和素描已经出了分数,他考的还算不错。

        今天是最后一节美术史,上完这节课,这学期的所有课程就都结束了,两周后考试,考完他们就可以回家。

        最后一节课,教他们美术史的老师为学生们放了总结ppt,鹿文坐在前排记笔记,尽可能把提到地方都划下来。

        紧张的考前复习,就算是沈茗这样的学霸也要时不时看看书。

        圈完重点,老师将ppt传给班长,最后为他们放了一幅画,提醒他们要仔细看。

        每年都有这个环节,这是独属于老教授的仁慈。

        科大的美术史会出一道鉴赏题,基本上都是世界名画,除了写出具体信息,还要求写出看到这幅画的感受。

        答案是既定的,教授会提醒他们背下来。

        投屏在白板上的组合光透出画面,是睁眼躺在水中的女人。

        鲜花安静的漂浮在她的周围,女人嘴部微张,像是在吟唱古老的序曲。

        老教授的问题来了,“同学们看到了什么。”

        周围不断有人举手,想法各不相同。鹿文没有出声,他看着那幅画,沈默了很久。

        画家艾佛雷特的油画作品《水中的奥菲莉娅》。

        孤独的吟唱者,即将开败的生命,画中的女人那样平静,仿佛将所有生老病死都看得透彻。

        水中溺亡的奥菲利亚,曾经也是最幸福的女孩儿。

        她的爱人埋葬了她。

        没有人想要被抛弃,取舍仿佛逼迫人的天平,强行将人置于悬崖峭壁。

        嘈杂的回答声此起彼伏,教授留下了这幅画的背景和答案,下课铃响了,大一的上半学期走到了末尾。

        鹿文在喷泉池旁的长椅上呆了很久,水早就不流了,愿望都被冻在池水中。

        老套的故事,奥菲利亚爱上了她的杀父仇人,亲情和爱情产生冲突,选择会偏向故去的人,还是活着的那一个。

        或者都不是,多数的结局是切断选择的源头。

        “零下十几度,硬币可穿不过冰层。”

        晾在棉服外的脖子围上温暖的围巾,依旧是他喜欢的图案,沈茗在这方面总是这样迁就他。

        鹿文轻轻靠在他身上。

        “你说哈姆雷特最后还喜欢奥菲利亚吗?”

        这个问题本身就极富童话色彩。

        沈茗用温暖的手心捂上鹿文冰冷的脸颊。

        “怎么突然想到这个,当其他东西可以凌驾在意志上的时候,爱情本身就变得荒谬可疑,爱一个人和造成她的不幸并不冲突,那些所谓的借口,只不过是利用者的工具。”

        “所以许然选择离开。”

        鹿文将自己的手附在沈茗的手背,冬天很冷,他想包裹住沈茗露在外的皮肤。

        但他的手太小了,只能握住小小的画笔。

        “下雪天真冷啊,许然没有存钱的习惯,学姐说他走的时候什么都没带,也不知道现在在哪里。”

        鹿文伸手接下一片雪花,“他告诉过我,他所有的钱都是许家给的,能用多少就用多少,没必要多拿。”

        沈茗安静的听他讲,挡在鹿文身后,他像坚不可摧的屏障,保护少年不受寒霜影响。

        “唐子尧被送出国了,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科技周闹事的厂商上周突发心梗,没救过来,虽说以前有病史,和唐子尧没什么直接关系,但他家里的意思,还是想让他出去避避风头。

        鹿文没有多少意外,他知道唐子尧家里有背景,多的是保住他的法子。

        只是有些惋惜,许然和唐子尧明明彼此喜欢。

        许然会留着唐子尧送的所有东西,就算有的不可爱也不好看,甚至还傻傻的。

        唐子尧也会锲而不舍的追着许然跑,从小他去哪里就去哪里,不管什么危险都会保护他。

        在某种方面这两个人很默契,可能再清楚不过对方有多重要,所以他们都选择逃避,都选择不说。

        许然谈起订婚的样子像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他的眸子很亮,嘴上说着嫌弃的话,鹿文却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喜悦。

        “他和许然还能再见面吗?”他听到自己这样问沈茗。

        沈茗俯下身拥住他,将所有的落雪融化。

        “我想会的,距离并不会阻隔心意,当他为许然挡下骚扰的那一刻,他就是唯一的骑士了。”

        王子和他的骑士可能会被邪恶的巫婆阻挠,但故事的最后,他们依旧会再次重逢,得到一个美好的结局。

        鹿文觉得沈茗说的对。

        许然和奥菲利亚不一样。

        哈姆雷特并不是优雅的骑士,也不是真正的王子。


  (https://www.tiannawang.net/tnw45127914/81445800.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wang.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tiannaw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