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致命亲爱的 > 354 我怨他
  “不劳烦不劳烦,伯母,我自己来。”蒋小天又看向饶尊,一脸委屈状,“我也不是白吃白喝啊,这两天一直帮着伯母干活呢。伯母做的饭菜好吃,我打小爸妈就都不管我了,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呢……”听

  了这话,乔臻更是心疼了,把整个砂锅都推他跟前了,“喜欢吃就吃,别搭理饶尊,小天啊,可怜的孩子,打小吃了不少苦吧?”饶

  尊死盯着蒋小天,装!怎么这么能装?什么叫不管他?不管他能长这么大?不管他能上学读书?骗的了他爸妈能骗过他?当时知道夏昼身边多了个蒋小天的时候,他就把蒋小天查了个底儿朝上了。入

  夜后,夏昼陪着饶瑾怀和乔臻聊了会天,然后回房。她的作息饶尊都是看在眼里的,每天六点起床,吃些早餐然后去花园散步,午餐后会看书,偶尔能发呆个一小时,不吃下午茶,晚餐吃得不算多,吃完一小时左右要么去跑步要么在花园里抻筋,都是些不影响伤口的简单运动。

  陪他父母聊半小时天,十点整就入睡了。她

  从没这么规整过,至少在饶尊认为,随性惯了的夏昼从来都是困了就睡,饿了就吃,向来没什么生物钟。所

  以,在她前脚回了房间,后脚饶尊就敲门进来。

  夏昼看了一眼时间,那意思很明显的,我该睡了。饶

  尊故意视而不见,往单人沙发上一坐,“聊聊。”都这些天了,也该好好说说话了。

  夏昼见状作罢,就在斜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两人之间隔着一张迷你茶几,再旁边就是落地窗,透过玻璃,可瞧见花园的风景。两

  人离得近,夏昼是洗漱完去聊天的,现在头发差不多干了,干净清爽的洗发水气味钻进了饶尊的鼻腔。可他就是觉得异常好闻,不单单是洗发水的味,许是还有她的体香。夏

  昼双腿蜷起,赤脚踩着沙发,一条胳膊搭在膝盖上,一手拢了下头发,问他,“聊什么?”

  饶尊眼尖看见她搭在膝盖上的手有伤,在手背的关节上,擦伤。他皱了皱眉眉,拉过她的手。

  虽说处理过了,但他看着还是心疼。夏

  昼没容他细看,抽回手,整个人斜靠着沙发一侧。饶

  尊的脸色不大好看,“你身上有伤不知道吗?怎么还去打拳了?”饶

  家有拳室,是饶尊以前住家里的时候自己布置自己打着玩的,现在虽说工作忙不常回来,但拳室一直保持他要求的模样。夏昼进他地盘他是高兴,可现在哪是她任性的时候?

  夏昼双臂轻轻环着膝盖,头发散下来,身上又是宽大睡衣,像个孩子似的慵懒干净,她说,“我已经说过了,身上这点伤不算什么。”

  她语调不高不低的,听不出情绪来,这样一来饶尊也不敢再刺激她的情绪,嗓音低柔了下来,“就算你真想打拳,那也得戴上拳套啊。你看你现在,旧伤没好又添新伤。”

  夏昼看了一眼手背,斑斑伤口的血迹已经凝固,她轻声说,“可能,我这个人就容易受伤吧,没关系,伤着伤着就习惯了。”

  她将下巴一并抵在膝盖上。

  饶尊听了心口一疼,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有我在,以后不会让你受伤了。”

  夏昼歪头瞅着他,长发倾了一侧,露出一小截脖子,白净得很,唇还是没太多血色,巴掌大的脸,眼睛更大。

  看得饶尊心头泛软,忍不住靠近她,手没收回来,将她的发轻轻别在耳后,“我说到做到。”“

  阮琦呢?”夏昼突然问,“什么时候回来?”

  饶尊的手一滞。

  “她走了,你觉得你还能找到她吗?”

  饶尊缓缓收回手,脸色多少有些难堪,沉吟片刻说,“她一直关机,可能……在忙。”“

  你知道她离开的原因,也知道她在躲着你。”夏昼低叹,“这世上没什么人是找不到的,除非那人是有心让你找不到。”

  饶尊眼里多了些沉重的东西。夏

  昼抬起头,看着窗外夜色阑珊,“饶尊,我很好,真的。”这

  句很好,把他推得很远。

  两人距离很近,近到他一伸手就能碰到她,可是,她生生在他们之间建了一堵看不见的墙。“

  我知道你想聊什么,也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是成年人了,清楚地记得自己做过的事、说过的话。”夏昼转过头看着他,眼睛亮若明月,“我也很清楚自己要什么,是你不清楚我需要的从来都不是你。”

  饶尊的呼吸渐渐急促,胸腔起伏不定,他不是不知道她的心思,只是想着这么近在咫尺,一些所想的、所要的,上天是不是就会成全?他

  看着她,她落寞、她忧伤、她欢笑、她沉静,每一个她都是他深爱的,他想要告诉她他有多想她,哪怕就在他身边,他还是想她想得紧。

  “你恨他吗?”饶尊压了心口的疼,半晌后问她。

  “不恨。”夏昼答得干脆。

  饶尊心里一激灵,“你还爱他?”

  夏昼沉默。

  饶尊没由来的紧张,下意识攥紧手。

  夏昼将脸歪到了靠窗的方向,双手搭在膝盖上,头枕着手。窗外有风过,金黄的叶子在月下飞扬,像是散远了的心事。“

  怨他。”她喃喃开口,“我怨他啊……”*

  *

  陆东深看完项目书快凌晨一点。

  他阖上电脑,踱步到窗前。

  天际3601的风景向来好,夜色也魅得很。他

  看着外面夜色,看着看着就似瞧见了夏昼的脸,她仰着脸,底气十足地跟他说,原来你在我上面啊。

  然后又是尴尬,纠正,原来你睡我上面啊……陆

  东深胸腔里被塞得满满的,都是她的声音、她的气息。明明是在一座城,就像是隔了千山万水,他心里念着的都是她的名字。掏

  出手机,发了条信息过去:睡了吗?

  那头半天才回话:睡了,早就睡了呢。陆

  东深将手机在手里攥了又攥,来回踱了踱步子,半晌后又发过去一条:我过去。

  那头很快有了反应:啊?现在?

  这一次陆东深没犹豫,手指飞快敲了一行字:是,现在,安排一下。

看过《致命亲爱的》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