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综艺晋升之路 > 第20章 成蹊杀青

第20章 成蹊杀青


  在宋成蹊眼中张若昭是个奇怪的人,奇怪并不是指衣着谈吐为人处世方面,他待人温和有礼,行事坦荡有君子之风,上至导演监制下至特约龙套,接触过的人对他观感均不错,但宋成蹊就是觉得他周身弥漫着一种疏离感。

  这种疏离感将他与人群牢牢隔开,你可以与他接触跟他说话甚至找他帮忙,他都是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但有说有笑互相打趣形成一个集体,剧组的人却从未想过。

  有戏时主演们大多一起吃饭,毕竟都是小演员没什么大腕,摆摆桌子垫张报纸,端几个小板凳围成一圈,盒饭往上面一放一顿午餐就成了,宋成蹊、韩东峰,即便是稍有矛盾的金玲,都是戏服一系小板凳上一蹲,围成一圈狼吞虎咽解决午饭。

  只有张若昭与众不同,他得先拿出专属凳子,搽拭干净后,搜寻适合的桌子,可以旧可以破但一定得保证干净,这才慢条斯理解决自己的午餐,即使时间不允许,他也能把盒饭吃出优雅贵公子的味道。

  好吧,宋成蹊承认,她与真正优秀自律的处女座张若昭之间,天然存在差异深深刺激到她,差不多的台词她需要几个小时甚至一上午时间去背诵理解,一个表情一个动作需要成百上千次练习,才能现于人前。

  而对方只需要轻描淡写复读几遍就能记下,表情仪态打板一响便迅速到位,偏偏他表演起来比谁都自然,还有种禁欲系美感。

  军官演得活灵活现,痴心一片情深入骨的眼神,连她这种实际年龄三十多老阿姨都心动不已,把她变得迷茫困惑,甚至希望自己真正成为岳淮沙,那个张昭年深爱着的女子。

  太危险!令宋成蹊不得不谨慎,在张若昭映衬下,她仿佛看到以前那个平凡普通卑微狭隘的自己,而不是被导演称赞不已的灵气新星。

  上天很公平,哪怕她把你投放到过去新世界,依然不会给你超出过往的天赋与灵气,宋成蹊现在获得的每一份肯定,都是用以往蹉跎岁月后,搏命般努力换来的,她骗过了所有人,唯独骗不过她自己。

  在张若昭这种真正有天赋人面前,她会自卑会怀疑甚至会动摇,前世小市民得过且过懒惰思想,正在她心里悄悄抬头,这一切使宋成蹊苦恼消极。

  每次跟张有对手戏之前,她需要彻夜反复练习,表情动作形体台词,半分疏漏都不能留。夜间辗转难眠,形容枯槁,眼底铁青唇色惨白,不上妆就能本色出演百年鬼魅。

  偏偏她还要在张若昭面前扮演颐指气使冷漠高傲的岳淮沙,要不是有着出人头地的极强信念和强大意志力,她早就崩溃了!

  所以在没有对手戏时间里,宋成蹊对张若昭是一遇便闪能躲就躲,对方像一面光洁透亮的照妖镜,映射出她最不愿意面对自己的一面:平凡!

  至于初遇那份悸动早被她扔到爪哇国,成蹊理解为因为那日天朗气清阳光刺眼,令她产生不切实际的错误幻觉,对哒,就是这样!鸵鸟宋成蹊头埋沙子想到。

  三个月后,宋成蹊和张若昭同时杀青,李导设宴小聚,在东阳影视城的东阳大饭店。

  “来一起举杯走一个先,这几个月辛苦大家了!”李导起身笑眯眯说道,脸上褶子都笑得堆起来了,看得出他对拍摄进度,那是相当满意。

  “多谢导演提携!”宋成蹊一饮而尽,而张若昭却只喝了一口便脸色通红咳嗽不已。

  右手边韩东峰立马帮他拍背顺气,起身帮他倒杯普洱茶,解围道:“李导对不起,若昭他酒精过敏,上学时有名的滴酒不沾,毕业聚餐稍稍喝了一丢丢,差点倒在医院里,真是不好意思。”

  李道奇挥挥手表示没关系,不能喝就别喝,他挑演员看才华不看酒量。不过作为一个纯正东北老爷们,他实在不能理解世界上居然还有酒精过敏这回事,就像湖省人民不能理解,世上居然还有人不能吃辣,还有咸豆花存在。

  不过老李头转念一想,这孩子的背景不能喝酒,也算不上啥大事,毕竟以他父辈所处地位,娱乐圈能硬逼他喝酒的还真没几个!

  如果忽视掉李导猛夸宋成蹊时,金萌绷都绷不住的笑脸,张若昭人淡如菊富有诗意的告别,韩东峰错漏百出夸张的马屁,以及宋成蹊一肚子酒水数趟厕所奔波的话,杀青宴真的很圆满~

  成蹊在助理搀扶下步履蹒跚匆匆离场,她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某人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却在对方闪躲避让中,遗憾却又充满深意的叹息。

  缘起缘灭相守错过,世间万物谁又真能道清说明呢。

  **********

  《天心法师》杀青后,宋成蹊返回公司,在自己的单身公寓里整整趟了一天才缓过神来,这几个月她压力山大,和天才合作真不是一件轻松事!

  第二天休息好后,她简单梳洗一下,拍些柔肤水抹点BB霜做个基础面部护理,套上英伦风格子衬衫素色牛仔裤黑色小皮鞋,乘地铁去找好友林小雅逛街减压,再不释放释放,真要把人逼疯啦!

  今天周末,小雅难得休息,她租住的地方在帝都北面石山区,离成蹊这着实不近,路上单地铁转公交花费足足一个多小时,还好没赶上帝都大堵车,不然这一上午就交代在路上了。

  林小雅在郑导工作室实习一年后,业绩突出顺利转正,张冰很欣赏她,夸赞她思维敏捷处事灵活能吃苦,是个经纪人的好苗子,只是她们工作室主要还是以郑导的个人导演业务为中心,经纪人业务相当惨淡。

  林小雅平时主要工作是帮公司收简历筛演员,组织面试等类似HR的杂活,这和她梦想成为出类拔萃经纪人相去甚远,不过在其他人眼中,一个来自小城市无甚背景外表普通初中学历的年轻女子,在帝都能有一份养家糊口工作,着实不错,毕竟这里是能人辈出的华夏首都。

  小雅自己肯定不甘心这种生活,不然她几年前就不会义无反顾抛弃在东阳经营的一切,破釜沉舟地来到帝都,四年沉淀她不想再浪费时间,人生苦短譬如朝露,谁也不想因为成功来得太晚,抱憾终身!

  宋成蹊和林小雅约在金鹰商场周围肯德基见面,以她俩目前经济条件也只能在KFC吃吃薯条鸡翅,喝杯金桔柠檬椰果奶茶了。

  宋成蹊去东阳拍戏三个多月,两人中间只通过几次电话,这次见面旱久逢雨,刚一见面二人就叽叽喳喳聊个没完。

  “成蹊拍戏怎么?顺不顺利?你看你都晒黑了,叫你平时不注意好好保养,要知道演员的手脸,可是第二条艺术生命!”林小雅掰过成蹊嫩嫩巴掌脸来回检查,可能手感过好,她还不自觉拧了小成蹊一下。

  被拧的人满脸愕然,呆萌小模样让小雅怪阿姨心水不已,还想再扑过来揩油,被成蹊义正言辞制止,原谅某抠门小市民心疼自己刚抹上去的BB霜,这可都是真金白银辛苦钱换回来的啊!

  “还好拍摄挺顺利,导演和团队都很nice,除了遇到一个真真强大的天才,偏偏还和我对手戏最多,每次跟他对戏都像要脱掉一层皮。”成蹊抿了口柠檬水感慨道。

  “这么夸张,你不是他们所说的天才,还有比你更厉害的?!”林小雅一脸震惊,她可不止一次听到郑导对成蹊赞不绝口,居然还有比她更厉害的新人,不可思议!

  “当然有啊,我算哪门子天才,撑死个中等偏上资质,外加上勤能补拙的努力和破釜沉舟的勇气,跟真正天才比起来差远了。”宋成蹊扯扯嘴角苦笑道。

  她被张若昭打击的不轻,资历老的暂且不说,和她一辈演员中也有如此优秀耀眼之的人,让她从签约海星优越感中一下子清醒过来,那种飘飘然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而且她在剧组还隐约听到关于张若昭背景的议论声,加上杀青宴上李道奇的表现,无不表明对方不简单。

  比你有资源有背景的人还比你有天赋,光赢在起跑线上不说,在演艺道路上人家发展加速度还比你快,怎不让人倍感挫败!

  “到底是谁啊?”林小雅好奇问道。

  “张若昭,我们剧中的男二号。”成蹊把番茄酱挤到玲珑小巧小纸盒子里,纤纤玉手拿起薯条沾沾,递到小雅面前,后者刚一张口,直接扔进自己嘴里,看到她瞠目结舌小表情,宋成蹊噗地一下笑出声来。

  “你高兴就好。”小雅斜了她一眼接着说:“我啊,以前觉得你少年老成,心思过重,你还不承认,这才遇到一个张若昭你就犯嘀咕打退堂鼓,那个信心满满骄傲不羁的宋成蹊哪去啦,说是不是你把她藏起来了。”

  “我没有打退堂鼓,只是觉得人和人之间差异真是太大了,同样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不提原生家庭社会阶层,单说上天对人的偏爱程度,哎,真令人挫败!”成蹊咬着塑料管子,歪着头道。

  “你啊,就是不知足,当初我风餐露宿跑龙套时,每天最大的苦恼是下一顿饭在哪里,你当群演没多久就变特约,而后配角,现在更是一步登天出演李道奇的剧,其他小新人想都不敢想,还在这瞎感叹,你啊!生在福中不知福。”林小雅不理解宋成蹊的想法。

  在她看来成蹊演艺之路异常顺利,虽说吃过苦,但吃苦时间短气运佳,一出道被正经导演看中,《宓妃传》一经播出享誉全国,现在又拿到这么好的资源,实在是没什么好抱怨的。

  “好像也是,但现在我就触摸到自己的演技瓶颈,有种演艺生涯走到头的感觉。”

  “呸呸呸!这怎么可能,你才多大,演几部戏,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老天爷您可千万别当真!”林小雅赶紧捂住宋成蹊喋喋不休的小嘴,连呸三声双手合十向上帝祷告。

  “小雅你姿势错啦,划十字是向上帝祷告,你求的是老天爷。”看到好友的动作,宋成蹊既感动又好笑,不过有个人死心塌地关心你,能互相依靠取暖的感觉,还真不错。

  “别说我啦,你那边怎么样?”成蹊机智转移话题。

  “不怎么样,还是那些活,不过我们工作室最近离职的人较多,帝都压力太大,熬不住就回老家了。”小雅语气淡然,她早已习惯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

  “郑导工作室也这样?”宋成蹊诧异道。

  “郑导又怎样,圈子里资源大多被少数上层所把持,下面干活的小喽喽,恰恰混个温饱,你看现在帝都房价一年一个样,安家落户越来越困难,我听说连张冰都打算离职,回老家浙省创业了。”小雅小声跟宋成蹊耳语道,越到后面声音越低,要不是成蹊耳力好都快听不清她说什么了。

  不过离职这种事在没有确定之前相当私密和敏感,要不是对着成蹊,小雅估计一个字都不会漏出来。

看过《综艺晋升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