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综艺晋升之路 > 第15章 《宓妃传》杀青

第15章 《宓妃传》杀青


  第二天拍摄照常,天公作美又是个艳阳高照的大晴天,宋成蹊迎来自己的重头及杀青戏码:玲珑之死。

  冯妃的条件意料之中,她先前仗着先帝宠爱恃宠而骄,嚣张跋扈,连正宫都要避其锋芒,起初她只是在后宫之中作威作福,而后愈演愈烈连朝堂上的政事都要横加干预。

  她之所以最后能侥幸留得性命,不过由于先帝驾崩前其已然失宠,正宫皇后也在不久后追随先帝而去。

  今上并非先皇后亲子,相反二人在继位夺嫡过程中还有些许龌蹉,先皇后属意其堂妹之子豫王继位大统,为此没少给今上使绊子,故明德帝对她这位曾经敌人的敌人也就没有赶尽杀绝,不过对其好感泛泛,驱除到甘露寺任由她自生自灭。

  这次冯妃拉玲珑主仆一把,绝不是因为她善心泛滥见义勇为,而是冯氏一族之前仗着冯妃权势肆意侵占别家利益,如今遭他家联合反扑,举家入狱。

  冯家遭此大难求助无门,只能派人送信给甘露寺的冯妃,而一朝天子一朝臣,先帝在时虽说冯妃失宠但终究有所顾忌,而今新帝登基冯妃被迫离宫全然失势,冯家如同稚童捧金偏偏不知收敛,锒铛入狱实属必然。

  冯妃入宫沉浮多年早已看淡世间富贵繁华,能保得一命实属侥幸,但人之肋骨龙之逆鳞,是个人就会有弱点,对冯妃而言家族就是她的软肋。

  她无法坐视家人被斩,但宫中之人趋炎附势,人未走茶已凉,她在宫中苦心经营的人脉在其离宫那一刻已全然作废。

  只有位早先跟过她受其恩惠的旧人,提点说当今身边大内总管江公公喜爱虐杀未曾破瓜的美貌少女,虽手下冤魂无数,但只要验货满意,所求之事都能顺利办成。

  当玲珑雪夜求药跪在她门前时,心急如焚的冯妃一看到她就知道送选之人有了。玲珑长相清丽脱俗,身段婀娜娇小,偏偏眉宇间还带着一股有别于其他女子的倔强与英气,正是那些阴柔偏执身体有缺陷公公们喜爱的类型。

  加上玲珑求药心切,对主子忠心耿耿,全然不计个人安危,这样的人一旦提点她江公公有能力在今上面前美言助其主子回宫,再施以救命之恩,不愁她不上钩,心甘情愿去奉献牺牲。

  冯妃能在波澜诡秘步步惊心的宫廷斗争中全身而退,除了家人是其软肋之外,其他方面早已练就一身铜墙铁骨,让别人去死对她而言毫无压力。

  就这样在沈琴卿还卧病在床将养身体时,玲珑已经与冯妃达成交易,她去伺候江公公,换得冯氏一族一线生机以及主子宓妃回宫的机会。

  掌灯时分,皓月当空,白雪铺地,玲珑在甘露寺偏殿的禅房内把自己献祭给江福海,成为残酷宫廷斗争下的又一牺牲品。

  饰演江福海的演员是香江过来的老戏骨方升老师,这些年香江影视圈不景气,大量演员导演北上淘金,给内地影视圈带来先进技术与大量的演艺资源。方升老师就是其中的一位,他从业多年,饰演过商业巨贾、黑道大佬、家庭奶爸、出租司机等系列角色,经验丰富演技精湛。

  当他神色诡异用掂量货物的眼神从头到脚地打量宋成蹊时,她不禁从心底里涌现出一股不寒而栗的冷意。

  不过此时的宋成蹊已非刚入组时粉嫩新人状态,经过郑导近三个月□□,几百场戏拍摄,孙倩等人的指导,她在对方强有力的气场下依旧存在感十足,甚至可以主动把握拍戏节奏,适时进行反攻,将玲珑牺牲时孤注一掷的坚定,离开时的担忧,以及最后回忆的甜蜜和回不去的怅然演绎地淋淋尽致。

  当她衣衫凌乱,恍若肢解破布娃娃般倒在床榻上时,那一抹神思那一抹怅然,令在场工作人员感觉她即玲珑,一个有血有肉忠心耿耿的玲珑,甚至有些感性的女工作人员眼圈泛红,为玲珑的牺牲惋惜不已,足见其表演的感染力,宋成蹊已非吴下阿蒙。

  方升老师过来拍拍她的肩:“小姑娘前途无量,现在的年轻人了不得!”说完还冲她竖了个大拇指。

  不过宋成蹊沉浸在刚才的剧情中,看到他过来下意识后退一步,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她只好歉意冲方老师笑笑。

  宋成蹊在多个镜头下立体化全方位死个四五遍后,郑导终于宣布结束。她状态还好欣喜中带着丝丝怅然,第一部戏就这样结束了,后续的事只能交给导演,交给观众去检验,作为演员能做的仅仅只是把戏演好。

  郑导工作繁忙接下来还要转场拍摄男主角的戏份,但他依旧在百忙之中抽出一点时间恭喜宋成蹊杀青,并且送给她一份大礼。

  “成蹊,你天赋佳,外在条件也优秀,属于老天爷赏饭吃的那一类演员,《宓妃传》上映后肯定有许多资源过来找你,但我希望你能静下心来,不要被外界浮躁所影响,红一时容易一世难,如果你真的想走演员这一条路,还是去电影学院系统学习下表演,毕竟你才十六岁,未来还长得很。”郑导看着她,眯着他那双标志性的单眼皮小眼睛语重心长说道。

  “我前段时间就打算考电影学院学习表演,拍过戏后才知道自己以前想法多么幼稚,拍戏过程中太多知识与技巧都需要系统地学习,不知能否麻烦郑导帮我推荐一下学校啊?”成蹊郑重拜托道。

  “我推荐你去京城电影学院,不仅因为那是我的母校,当然也有这部分原因影视圈讲究传承,校友资源不可或缺,京城电影学院相比其他院校,自由度灵活性更高有利于个人发挥,更加适合你这种有一定基础的学生,而且它大一结束后就可以出来拍戏,不会耽误你以后的机缘。你看怎么样,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给表演系黄教授写封推荐信。”

  成蹊已经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点头:“谢谢郑导提携,我愿意去京城电影学院!”

  “先去工作室找张冰把片酬结了,把家里的事安顿一下,我给黄教授去个电话,后续有什么安排再通知你。”郑导交代完,携着他那圆乎乎的身躯急匆匆离开,剧组好几十号人都等着他,耽误的每一分钟可都是投资方的真金白银。

  孙倩这几天有活动请假不在剧组,其他人除刘惜玉外也不甚熟悉,宋成蹊约着惜玉小雅二人吃了顿火辣辣的四川火锅庆祝自己顺利杀青。

  惜玉的戏份还剩两场,拍完后直接返回帝都,小雅将东阳这边的事结束后,也打算去帝都碰碰运气,宋成蹊先行,约好在帝都再聚首,三人在飘香四溢火锅中大快朵颐,美味的食物冲淡了离愁别绪,徒增些对未来的美好畅想。

  “帝都再会!”三杯啤酒相碰,大家帝都再见。

  此次拍摄,是宋成蹊在演艺圈的第一次正式亮相。她从一开始的晕镜头,到后来慢慢跟上其他演员节奏,再到最后的游刃有余,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谦卑努力不做作,凭实力得到大家认可,尤其是获得郑导的欣赏,进而推她一把。

  从陈导到郑导,宋成蹊正是靠着这种一如既往的努力与认真,俘获贵人支持,正所谓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

  此时帝都华茂大酒店豪华总统套房内,奢华的欧式装潢,金壁辉煌会客厅,孙倩一脸疲惫浑身无力靠在雕花考究的枚红色真皮沙发上,经纪人李玉正用她多肉有力的双手帮她猛按小腿。

  “公司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一个月给你安排十几次站台,不是商场宣传,就是房地产商开盘,现在连洗浴城开张都想让你过去剪彩,我实在是受不了,直接帮你怼回去了,这要是真去了,咱们身上的几个高端代言非立刻毁约不可!”

  “明早飞机票定了吗?”穿着十厘米高跟鞋一站一天孙倩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定了定了,明早七点飞机,八点半应该能赶到片场,不会耽误你拍戏,哎,再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受的了啊!”李玉越想越心疼,手下劲一下子没把握好,按的孙倩一个激灵叫出声来。

  “疼!”

  “不好意思啊,没控制好,我再帮你揉揉,肌肉揉开了明天才能下地。”李玉吐吐舌头,冲孙倩油腻一笑。

  孙倩本身已经筋疲力尽,再看到这个笑容,想象一下一个胖乎乎妹子油腻卖萌的样子,欲哭无泪。  

  “不耽误拍摄就好,这个月请了好几次假,郑导脸色越来越不好看,我都怕他换主演了!”孙倩疲惫说道,纤纤玉手用力地揉下太阳穴。

  “这是最后一次,以后这种活动都帮我推掉,同时开始筹备新工作室,你也不用再劝我了,我不能拿自己的演艺生涯开玩笑!”孙倩说到这,直接坐了起来。

  李玉看到着她疲惫的神情,白皙脸上黑红的眼圈,劝解的话在嘴边转几圈,实在是开不了口,只能默默地点点头。

  “我明天去联系公关公司,设计下方案,保密措施一定要做好,上次徐莉跳槽闹的满城风雨,就是公关公司不靠谱,消息泄露,流言四起,导致一直经营的好名声瞬间崩塌,不行,我现在就打电话套套先锋公司的底。”李玉雷厉风行掏出手机就准备打电话。

  “你这性子,怎么说风就是雨,这都凌晨了,明天再联系吧。我这次走不会带走瑞星的一砖一瓦,无论最后情况怎么样,至少我们自己问心无愧!”

  “这怎么行,我们团队的人至少要带走吧,都跟你这么久了,还有公司最近刚签的几个新人不错,我还帮她们挡过几次应酬,要带走就一句话的事。”李玉坦然说道,既然已经得罪瑞星,那就必须利益最大化。

  “那就只带走我们团队的人,其他新人不要碰,离开就潇洒地离开,不要在这种事情上授人以柄。”孙倩拒接挖墙脚,李玉也不好多言,毕竟跟提前解约相比这些都是小事,她在脑海里迅速过了遍合作过的公关公司,思考明天该和谁联系,嘱咐孙倩早点休息,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看过《综艺晋升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