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七百五十三章 难容

第七百五十三章 难容

  东宫门外,无数禁军面色古怪的看着跪在门前三丈外的一行人。

  这是戏台上都未见过的奇景!

  天家血脉,自有身孕起就该处于最严密的保护中。

  皇子如此,天子就更严谨些。

  连妃子何时侍寝,侍寝几时,天子是否决定留龙种等等,都要详细备案,以保持天家血脉的纯洁纯正。

  何时见过,这等上门认亲的事?

  要知道,虽然当今东宫仍只为太子,但和天子几无分别啊。

  无论这几个婴孩到底和东宫太子有没有关系,想进这宫门,都几无可能。

  天家此刻和当今不同,太子年不过十五,就已经传来两处喜讯,不缺骨肉。

  又怎会容得下这来历不明不白的婴孩?

  更何况,一次还来三个……

  若非东宫侍卫统领展鹏麾下的亲兵认得宫门外之人,说不得禁军会将这些人认为是心怀叵测,故意嘲讽东宫太子出身不明的歹人,直接拿下下狱。

  八月末的长安,已经有了一丝秋气。

  吹过的风不再是火烧火燎的炙热,而带了分凉意。

  抱着三个婴孩的嬷嬷唬的要命,但还知道捧珍宝一样,将三个不露面的小小婴孩小心呵护好,不让经一丝一毫的风。

  李义、张虎两个大汉,脸上多有伤痕,一个甚至还少了半截左臂。

  此刻神情隐隐激动的跪在那里,满面悲戚。

  他们也不知,命运到底会如何……

  时间一点点过去,巍峨的宫门却没有一丝动静。

  原本贾琮出身国公府袭着冠军侯爵的身份,对他们这些草莽而言,已经如同仰望都望之不及的高山。

  却万万没想到,连一年功夫都不到,贾琮转身一变,就变成了这天下江山的监国太子。

  住在九重深宫中,恍若天凡之别。

  他们也不清楚,贾琮如今还认不认……

  若是不认,他们就算拼死,也要为茶娘子讨一个公道!!

  “吱……呀!!”

  骤然,东宫宫门缓缓洞开。

  李义、张虎二人就要抬头看去,可还未有动作,脖颈上却已被架上了刀剑。

  有冰冷的声音警告道:“不要妄动。”

  李义、张虎二人心头一沉,攥紧拳头,却动也不敢动一下。

  因而二人身后,还有三个婴孩……

  “哒哒”的马蹄声如暴风骤雨般传来,一道焦促的声音传来:“十三娘何在?……放开他们!”

  脖颈上的刀剑松落开,但依旧距离不远,李义抬起头,便看到身着明黄龙袍的贾琮,恍若仙人般骑在一匹连一丝杂色都没有的高大御马上,俯视着他。

  原来,太子就是这个样子……

  见他一言不发,贾琮心头猛的一沉,厉声喝道:“十三娘何在?!”

  李义张了张嘴,还是没说出话来,在禁军严密的提防下,将手伸进怀中,取出一封信来,双手举过头顶。

  展鹏看了眼面色隐隐发白的贾琮,忙上前去取来,交给贾琮。

  贾琮接过,扫了眼封皮,见空落落无字,扯开封口,取出信笺来,深吸一口气,目光扫过那三个襁褓,然后才看起信来:

  “殿下万安……”

  看到这四个字,贾琮心头忽地一痛。

  不止是因为称呼,而是这四个歪歪扭扭的字,写的是那样的无力。

  他是认得茶娘子的笔迹的,虽谈不上多好,但从来都是笔锋刚劲。

  可见,写这封信时,她是何等虚弱……

  “奴,出身下贱,蒙殿下不弃,承恩于崇康十三年,十二月三十日,在扬州盐院衙门。”

  这是点明了,承恩之时,之地。

  “奴亦未料到,能有此福祉,怀上殿下血脉……”

  “原不敢耽搁殿下大计,故而隐瞒多月未报,及至怀胎七月,腹大远胜寻常妇人,寻稳婆问之,答曰恐为双生子。”

  “此等情形险要,适得完成殿下嘱托,彻底打通南下之路,奴便起身北返,以防临盆之日不测,孩儿失母且无父可怙……”

  “至八月初,得知京中事变,惊骇下动了胎气,于八月初八,在船中生下二子一女,子壮而女弱。”

  “奴本为下贱再醮之身,不配侍奉殿下,只求殿下可怜,能收养三个孩儿。”

  “奴别无所求,只求三子此生,男不为王公,女不抚蒙古,能知礼存孝长大成.人便可。”

  “若是,殿下因身份之故,不便接三个孩儿进宫,可否接女儿进宫调养,她未足月,身子太弱,奴江湖之女,无落脚之家,实不配为人母……”

  看至此,贾琮眼睛微微湿润,却不愿再看下去了,问李义道:“十三娘在哪里?”

  李义抬头看着贾琮,扯了扯嘴角,满面为难,终究颓丧低头,他不能背叛茶娘子。

  贾琮见之先是暴怒,恨不得让人杀了他,可是看着他满面伤痕,张虎白发苍苍,一只手臂却都不见了。

  当年在扬州时,他们还不是这样的。

  强咽下怒气后,贾琮又看了眼三个襁褓,然后目光远眺四周。他就不信,茶娘子会忍心不送孩子最后一程!!

  皇城根下固然有不少车马官轿和行人,但总归有规律可循:它们多为官员所有。

  纵是宫中奴役的车驾,至少也是光鲜的。

  但在御街拐角几不显眼处,却停了一架普普通通甚至有些破烂的马车,静静的停在那里。

  贾琮眼睛一亮,双脚一叩马镫,驱使坐骑往那里赶去。

  周围禁军匆忙跟上,李义、张虎二人见之,登时面面相觑起来。

  这……这怎么可能?

  随着贾琮御马渐渐靠近,那架马车竟缓缓驶动起来。

  只是这个时候,展鹏早带人围上前去。

  周围的车马骡轿被驱散开来,行人退避。

  看到赶车的那个老妇,贾琮认出了她便是当初茶娘子身边跟着的那位身手不错的老婆婆。

  微微颔首后,贾琮翻身下马,挑开了车帘。

  一股有些刺鼻的气味冲了出来,车内,脸上不见一丝血色,苍白的脸上挂满泪珠的茶娘子,连看都不敢看贾琮一眼,却仍要挣扎着起身与他见礼。

  一张脸,瘦的快没巴掌大小,气息孱弱……

  贾琮随手放下了车帘,不止车内的茶娘子怔住了,赶车的婆婆更是勃然大怒!

  就要为车内那苦命的女子讨个公道,却听贾琮下令道:“立刻将车赶进宫,停在崇仁殿。招齐太医院所有御医即刻赶至东宫,另外,让孙老嬷嬷也来,她更是妇孺圣手。告诉他们,不能留下病根,救不好十三娘,孤决不轻饶!”

  王春忙让随行宫人去传旨后,贾琮又对展鹏下令道:“将三个孩子都送进特护室,好好看养起来。等太医和孙老嬷嬷看治完十三娘,再去给孩子瞧瞧。”

  说罢,翻身上马,听到车里传来轻泣声,顿了顿,却没有停留。

  此刻不是多说什么的时候,大人孩子都耽搁不起。

  他也要立刻前往慈宁宫,和太后、武王将事情说清楚。

  这件事,并不容易,朝野内外,都不容易。老婆孩子自然要接进宫,还要光明正大的接进宫!

  贾琮刚一出发,身后即刻有宫人牵动马车,又有侍者火速取来宫辇,接了三个婴孩,一并入宫。

  整个皇城,都为东宫宫门前发生之事,轰然震动。

  ……

  慈宁宫,寿萱殿。

  太后凝神而坐,武王面色也有些肃重。

  贾琮将他何时结实茶娘子,又如何收服,又如何为其所用,成为其极大助力,更将阖家谋生之后路,交与其手。

  甚至十三娘除夕与他圆房时,仍为处子身都说了遍。

  最后,贾琮沉声道:“太后,父皇,儿臣知道人心险恶,也知道世言如刀,但是儿臣受茶娘子恩惠极重,亦十分敬爱于她。至今在江南绿林,关家之名,仍是一诺千金的高义之名。她是儿臣的女人,她所诞下的,是儿臣的骨肉。所以,儿臣要接她们回家。”

  武王摆手止住了已经沉下脸色的太后开口之意,看着贾琮缓缓道:“太子,朕能认你,是因为你所诞之期,所诞之地,皆可与朕潜邸所在府第并孝贤皇后生你之时日之地点吻合。再加上你又肖母,和孝贤皇后生的一模一样,再有孔传祯、宋岩两位天下师为你作保,这才堵住了朝野之口。然纵是如此,流言蜚语也不曾断绝一日。你要明白,天家血脉的尊贵,不容亵渎。此事,不易啊。不可儿戏……”

  贾琮深吸一口气,看着武王道:“父皇,儿臣明白您的意思。只是,儿臣也非意气用事之人。儿臣知道外面有人传儿臣刻薄寡恩,也从未反驳过,是因为儿臣自省己身,发现的确非仁厚之人……”

  见武王皱起眉头,不喜听他这般说自己,贾琮摆手道:“父皇不必如此……儿臣自幼无爹娘父母疼爱,在低矮黑暗的耳房中长大,孤独和黑暗伴随着儿臣幼时的记忆。因此事,心性难免凉薄一些。儿臣不讳言,除却父皇、太后和儿臣身边密切的女人外,这世上能让儿臣心软的人太少。九边数十万大军南下,固然可以兵不血刃的解决掉了军中腐肉烂肉,但沿途造成的血债,何止百起?这些儿臣都知道,甚至本就在意料中,但儿臣却从未动摇过。世人皆言儿臣酷似先帝,但他们都错了,儿臣其实远不如先帝。先帝爱民如子,儿臣却只关爱自己的利益和亲人的生死。

  但儿臣始终有底线不容突破,那就是对儿臣好的人,儿臣绝不会辜负,也绝不能辜负。

  否则,一旦突破这个底线,儿臣自己都不知道会变成何等冷酷绝情之人。

  若那般,又如何能称之为人?”

  听闻此激动之言,太后和武王都变了脸色。

  尤其是太后,她心里其实一直是有心病的。

  那就是害怕贾琮会清算当年他母亲那件事……

  但一直以来,贾琮的表现一直都极好,她也愿意对他好,来弥补当年之事。

  虽然当初她只是说出了太上皇的心声,但无论如何,当年事的起因,都是那一句“去母留子”。

  若是今日真将贾琮逼的变了心性,她担心会不会逼得他记起前仇来……

  武王也长叹一声,苦恼的揉了揉眉心,招手道:“太子莫急,莫急。如今天家只咱们祖孙三人,什么事商议不得?不要急,不要急……”

  饶是他英雄盖世,可对上这个独子,也是一点脾气也没有。

  之所以服点软,是因为武王心里也明白,太子若执意行事,他纵然再不喜,也没法阻拦下来的。

  可是此事……

  岂能儿戏啊!

  武王语重心长道:“太子可知,此事会重新让人关注起你的身世,甚至引起诸般动荡。”

  贾琮点点头,道:“儿臣知道,但并不惧怕。”

  太后点明重点:“那两个男婴孩,无论哪个,日后都不可为太子。”

  见贾琮变了脸色,武王替太后解释道:“不是对他们另眼相待,是担心因此让朝野非议,皇统不正不稳。再说,你有太子妃,日后元出嫡子为太子太孙,方为正理。”

  贾琮缓缓呼出口气,道:“儿臣知道了。”

  太后闻言,犹豫了下,到底还是开口道:“元寿,哀家不阻你偏宠美色,如那秦氏,虽也为失寡之人,但你爱她颜色,哀家从不说甚,一个女人罢了。只此女不同,她非遵守妇德之女,常年抛头露面,又是再醮之妇,常与男子相混……你一意坚持,孩子倒也罢,只要不会克承大统,哀家睁一只闭一只眼,只当没看见。但这关氏,绝不可留在宫中,以免坏了宫德!”

  贾琮闻言,脸色登时铁青,看着太后一言不发。

  这般模样,还是贾琮入宫以来第一次流露出来。

  只是太后总领后宫数十年,有些绝不容触底的规矩,她实在无法视而不见。

  因此无论如何,此事不容她后退,也只能面色淡淡的坐在那。

  此刻若叶清在,或还能转圜一二。

  可叶清这几日都在东宫,只早晨晚上来坐坐,太后怜惜她养胎,所以也没强求。

  贾琮几番想将叶清提出来反驳太后,可到底没有说出口。

  毕竟,叶清是无辜的,且也说服不了太后。

  贾琮站起身,看着太后一字一句道:“太后,十三娘是我的女人,是为我生儿育女为我斩荆披棘谋后路的女人,几连性命都难保全,现在还在抢救!太后为宫中规矩思量,孙臣理解。但是,十三娘在哪,孩子在哪,我就在哪。宫中容不得,我出宫便是。”

  说罢,转身就走。

  “诶,太子,太子!!”

  武王见之,忙招手相唤,只是大怒下的贾琮却并未停留,大步离去。

  “唉息……”

  武王气个半死,捶手一叹。

  太后落下泪来,委屈的唤了声:“皇儿……”

  武王头大如斗,劝道:“母后稍安勿躁,元寿还小,难免气盛些。再劝劝,再劝劝……”

  又长叹一声,苦笑不已道:“都说他像四哥,像个屁呀!这分明就是朕的性子!当年,父皇母后不就这般逼朕,朕也这般搬出宫去的……唉,真是一报还一报,循环不爽啊。”

  太后闻言,面色一滞。

  还真是如此,唉,冤孽啊……

  ……

  PS:都小瞧了我的求生欲吧?怎么可能写死,我家又不缺刀片。

看过《红楼之庶子风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