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龙皇武神 > 第1698章 只要他高兴就好

第1698章 只要他高兴就好

  龙浩然听到消息,只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他面现怒容,身形微震,护体青光骤然闪耀。

  但他的震动的身形微不可查,周身青光也只是一闪即逝而已。

  很快,龙浩然便镇定如常,略一思索,又沉声问道:“准确时间,动的我们什么地方,凌家都有哪些人出手?他们又是什么目的?”

  “启禀家主,凌家动手的准确时间是晚上九点一刻左右,第一个目标攻击的是京城西郊的龙腾山庄,只是出手的人却不是凌家死士,而是凌云从清水市带来,如今已经在凌家武校秘密训练了一个多月的那七十二个小混混,这帮小子原来都是青龙的人。”

  不得不说,龙家真的是树大根深,底蕴雄厚,只看他们平日的情报搜集工作能做到如此细致,出事之后能做出如此准确迅速的反应,就可见一斑。

  当然了,凌云将他的七十二弟子从清水市带来,扔在凌家武校里进行军事化训练的事情,从一开始也没当成什么机密之事。

  龙浩然听完,微微点了点头,目光一闪又紧接问道:“那他们动手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总不能莫名其妙就对我们龙家出手吧?”

  龙浩然心说,虽说龙凌两家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关系闹得有些僵,两家的核心人物几乎已经彻底断绝了联系,可毕竟这是华夏世俗界最巅峰的两大家族,不到万不得已,还是要考虑一下双方的颜面的,如果师出无名,毫无理由的就悍然开战,那可就真成了儿戏了。

  更何况凌啸明天就要过生日了,凌家又怎会选择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跟龙家开战?

  “启禀家主,最先带人攻击龙腾山庄的那小子说了,只有四个字,说是凌家收账。”

  “……”

  龙浩然表情彻底僵住。

  凌家收账!

  可以说,整个华夏,除了凌家人之外,再没有人比龙浩然更明白这四个字代表着什么了。

  二十年前,凌啸和殷青璇的那一桩公案,龙浩然说的好听一点儿叫借力打力,说的难听一点儿就是借刀杀人,那一役凌家差点儿满门覆灭,而龙家靠着龙浩然的运筹帷幄,不但成功让凌啸一蹶不振,逼走魔宗圣女殷青璇,成功劝退正邪两道,那之后还一步步接收蚕食了凌家的六成产业!

  那些产业涉及石油燃气,电子通讯,金融,房地产,有色金属等等几乎涵盖了十几个行业,这是多么肥的一块肉啊,简直都肥的发腻!

  而这么肥的一块肉,龙浩然根本没花费一兵一卒,就白白地接收了过来,而且大部分是凌家双手主动奉上的!

  凌云骂他是挟恩欺人,这话真是一点儿都没冤枉他。

  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凌家苟延残喘二十年,不得不仰人鼻息,所以家产散尽也无话可说,这就好比如今的李家。

  可现在呢?龙浩然比任何人都清楚,凌家只要凌云在,那就是铁铁的华夏第一巅峰家族,谁也惹不起!

  当年事,是因凌啸而起,他龙浩然暗中推波助澜,最后坐收渔利,现在凌家成功崛起,重回巅峰,凌云这是要给他老子报仇,找他算总账来了!

  如此一想,凌啸明天过生日,凌云偏偏选择在今晚动手,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

  而且,这还不是最妙的,这其中最妙的是,凌云并没有亲自动手,甚至凌家的核心人物,凌家死士也没有露面,动手的只是一帮十七八岁的小混混!

  如果龙家不立即进行反击,等着将来在谈判桌上找场子的话,凌家完全可以装傻充愣,来个死不认账,因为那帮小子不姓凌!

  可如果龙家决定反击,那些藏在暗中的凌家死士,包括凌家真正的核心人物,甚至依照凌云的脾气,那肯定会直接出手,到时候龙家损失更惨重!

  “想不到这小子玩儿赖竟然玩儿到我龙家头上来了啊……”

  龙浩然想到这里,心头泛起一丝苦涩,很难描述,他觉得十分憋屈,很憋屈,却一时又想不出丁点儿的应对办法!

  但有一点,龙浩然是敢肯定的,凌云这么做,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彻底洗刷他父亲凌啸的冤屈,并通过此举震慑京城,乃至整个华夏!

  虽然当年龙家夺走的凌家的产业,发展到如今已经是一个恐怖的天文数字了,但这只是对世俗界而言,放到古武界和修真界,凌云根本看不上,他这一个月横扫华夏古武界,早就肥的流油了!

  今天晚上,凌云夺得是家产,报的是父仇,争的是凌家的面子和地位!

  刷刷刷……

  就在龙浩然镇定思索的片刻,又有几名黑衣死士飞奔而来!

  “报,京城北郊的龙华大酒店被攻陷……”

  “报,京城东郊的龙翔庄园被包围了……”

  “报,……”

  最早来到的几名死士早就不耐,他们义愤填膺,开始主动请战!

  “启禀家主,死士赵五,主动请战,誓死为家主效命!”

  “启禀家主,死士赵九,主动请战,誓死为家主效命!”

  “启禀家主……”

  龙家的死士并不姓龙,自古以来都统一赐姓赵。

  听着这些接连不断的禀报请战之声,龙浩然只觉越来越烦闷,他猛然一举手掌:“够了,都给我住嘴!慌什么?!”

  龙浩然紧接问道:“动手的那帮小子杀人了没有?”

  “启禀家主,那帮小子并没有杀人,但是所有反击的人都被他们打伤了!他们说了,不砸,不抢,不伤人,只要那些被他们堵住的人都按要求办事就行。”

  龙浩然更憋屈了。

  有句话叫怎么说来着,千里江陵一日还。

  凌云肯定已经回京了,此刻肯定就在凌家。

  一片嘈杂之中,龙浩然做出了精准的判断,只要这个混不吝的煞神在京城呆着,他龙家今晚就不可能讨到任何好处。

  龙浩然低头,望着跪在眼前的十几名黑衣死士,淡淡说道:“龙家死士听令。”

  “是!”

  龙浩然面无表情,说道:“你们带领人马,速速赶往龙家还没有被攻陷的那些地方,让那些还在那里鬼混的人赶紧滚蛋,如果有凌家的人去了,你们不许反抗,不许阻拦,任由他们折腾就是!”

  “这……”

  跪在地上的所有死士一听,全部傻眼了,不反抗,不阻拦,任由他们横冲直闯折腾?

  几十年以来,龙家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受过这等羞辱?!

  龙浩然见状,面色登时一沉:“怎么?你们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了吗?”

  “谨遵家主命令!”

  龙浩然一挥手:“去吧……”

  嗖嗖嗖嗖……

  眨眼之间,满院的死士飞身离去,院子里又只剩下了龙浩然一个人,他孤零零的身影,略显落寞。

  半晌后,龙浩然面色一垮,满脸颓唐之色,发出悠悠一声长叹:“真是辛辛苦苦二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可惜了我龙家的三成家业啊!”

  “天行,别躲着了,出来吧。”

  刷!

  龙天行从黑暗中闪身而出,如今他已经无法保持往常标枪般笔挺的身姿,身形有些松垮,甚至,就连他从不离手的那把扇子,都没有带在身上。

  “父亲,我们龙家,真就任由凌云这么嚣张?他如此做法,简直就是骑在我们头上拉……作威作福了!”

  龙天行满脸的郁闷和悲愤,语气里还有浓浓的不甘。

  龙浩然瞥了儿子一眼,淡淡说道:“站直了。”

  龙天行倏然一惊,身形瞬间标枪般直立!

  龙浩然点点头,微笑道:“孩子,强中自有强中手,人可以被敌人打败,但无论何时何地,都一定要首先战胜自己!”

  龙天行面现惭色:“孩儿谨记父亲教诲。”

  龙浩然继而笑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而已。”

  “想我华夏五千年历史,自祖龙始皇帝开始算,也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历经多少皇朝更迭,多少兴亡交替?跟这些相比,我龙家如今经历的这点儿风雨,又算的了什么呢?”

  龙浩然既是开解儿子,也是在说与自己听,他意犹未尽,继续说道:“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佼佼者易折,凌云纵然再强,也总有他战胜不了的敌人,只是如今那人还没出现在他面前而已。”

  “明天凌啸过生日,既然凌云决定要送给他父亲一份大礼,第一个动了我们龙家,我们不妨索性大度一点儿,敞开大门任他拿走就是,反正那么大一块肥肉,累死他也吃不完。”

  “秘辛传说凌家乃是战族,除了凌震凌浩那种极少数的,人人热血,敢打敢拼,秉性更是透亮的耿直,家人从不为恶。”

  “所以,这么大一片基业,换成让凌家人来打理,也没什么,最好的东西由最强的人来掌管,这是天道。凌家如果打理不好,不用我龙家出面,自有人会找他们谈心。”

  说到这里,龙浩然抬手一指东南方向的紫禁城。

  龙天行立即会意:“孩儿懂了。”

  “而且,以凌云的恐怖成长速度,就算今晚真要全面开战,咱们龙家除了你那位太爷爷,也再无一人是他的对手,吃亏的必定是咱们,可惜你那位太爷爷闭关练功正到了紧要关头,不是家族生死存亡,我也打扰不得。”

  龙天行面色一紧,点头称是。

  “去看看你弟弟吧。”

  “你弟弟天放有下落了,他刚才命灯闪耀金光,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他不但性命无忧,还因祸得福,得到了天大的机缘。”

  龙天行听了欣喜若狂:“真的?!”

  龙浩然微笑:“当然,这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咱们龙家唯一的好消息了!只等你弟弟修炼大成归来,咱们龙家肯定又是另一番局面!”

  龙天行一听,迫不及待就要冲进西屋观看弟弟的命灯,可他刚一迈步就又立即停下。

  “父亲,我差点儿忘了,凌云不止对我们龙家动手,他一共派出了六队人马,还有两队人马去了叶家的地盘。”

  “哦?!”

  龙浩然很震撼,用了十秒多钟才堪堪消化了这个消息,但依然还是惊讶反问道:“你上次回来不是说,伏魔大会上,叶家三人不是帮了凌云的大忙吗?他竟然连叶家的面子都不给?”

  龙天行难得的嘿嘿一笑:“是,那帮混小子根本就是横冲直撞,什么好赖话都不听,只管收账。”

  龙浩然刚才虽然开解自己的儿子,那主要是担心他看到凌云太强,担心他心境受损,但其实心里还是憋屈的很,如同压了一块大石,不过听到了这个消息,龙浩然忽然感觉心里舒畅多了,得到了某种微妙的平衡。

  “看来今天晚上,凌云为了给他父亲争面子,真是谁的面子也不给啊!”

  龙浩然又感叹了一句,心说什么叫嚣张?

  凌云这才是真正的嚣张啊!

  “父亲,那明天凌家那边……您?”

  龙天行进西屋之前,问出了最想问的那个问题。

  “去!我当然得去!”

  龙浩然不等他说完,立即笑着答道:“今晚我龙家用三成家业给凌啸做寿礼,要是连杯酒都不去喝,那才是真正的输不起!”

  龙天行担忧道:“可是,如果凌云那小子真要跟您耍起横来……”

  龙浩然洒然一摆手:“你放心,绝不会的,今晚没打,两家就还没有真正撕破脸。就算那小子真要当众羞辱我,我也自有应对之策。”

  “总之,从现在开始,到你弟弟归来之前,咱们龙家对凌云的策略就是隐忍避让,只要他高兴就好。”

  龙浩然强颜欢笑,一锤定音。

看过《龙皇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