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龙皇武神 > 第1697章 奇耻大辱

第1697章 奇耻大辱

  京城龙家。

  严格意义上说,其实龙家并没有像凌家、叶家那样的祖宅,这是因为龙家传承千年以上,经历了太多的皇朝更迭,因此,整个家族的主要居住地点,也随着每个皇朝的都城所在地而随之改变。

  所以,龙家的祖宅产业简直遍布在华夏的历朝古都,多的根本就数不过来,比如说最为出名的长安,洛阳,南京等等,当然还有现在的帝都京城。

  造成这一点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龙家家族传承太久,千年来始终香火不断,代代延续开枝散叶,因此龙家的嫡系旁系实在太大,每隔几十年,总有一些旁系在家族内部的残酷竞争当中落败,重则被对方直接连根拔起,一个支脉被杀得鸡犬不留;轻则被对方驱逐流放,甚至被迫改名换姓,从此忍辱偷生,不敢再以龙家人自称,更无法修炼龙家的武功,逐渐沦为普通的凡人百姓。

  沧海桑田。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对每个物种都是一样的道理。

  对人类来说,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小到某个家族,甚至具体到每个人,也都是一样。

  顷刻间兴亡过手。

  但是近六百年来,由于明清两代皇朝都把帝都落在了京城,因此龙家每一代家族内部竞争中胜出的一方,都会把家族的固定住宅,选在紫禁城周围不远的地方,这样靠近皇城,方便吸收真龙气息,用来修炼龙家的传承功法。

  因此,龙家人有绝对的底蕴和实力,却并不高调,更不会张扬,整个家族的生活状态,就像是隐于野,隐于市,隐于朝,所谓神龙见首不见尾,旨在一个隐字,根本不被世俗凡人所知。

  紫禁城西北方向,景山公园的西边,北海东岸边,一座古旧的清王府之内。

  如今,除了故宫之外,遍布四周的一些比较著名的清王府,早已被开发成了著名的旅游景点,每日里慕名而来的游客络绎不绝,根本不可能住人。

  可是,还有一些王府,从来都不曾对外开放过,这是由于龙家的存在,他们暗地里早已把这些王府纳入囊中,用于居住或者修炼。

  比如说眼前这座古老的王府,就是这种情况,在三十年前,他就被即将成为龙家家主的龙浩然选中,做了他的隐居修炼的私宅之一。

  这座王府的位置极佳,临山靠水,坐北朝南,视野开阔,内部面积极大,有着亭台楼阁,假山流水,站在院子里的假山最高处,可以轻松看到整个故宫的全貌。

  近二十多年来,龙家家主龙浩然,在没有要事外出的时候,他在京城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居住在这里,这里既方便他进出故宫吸收龙气,又方便他潜入北海之中修炼龙家功法,可谓是一举多得。

  跟凌家的凌啸一样,龙浩然是龙家近五十年来最有修炼天赋的绝世天才,修炼驭龙诀进步神速,更是有着家族中庞大的修炼资源支撑,刚过十岁就已经突破了先天境界,从那时起,他就被龙家老一辈人物钦定为龙若愚的接班人,由他来做龙家家主。

  虽然在四十年前,钦定他为家族未来家主的老一辈龙家人,都去了蓬莱,但龙浩然并没有让他们失望,他在十八岁之时,就成功突破了先天九层,踏入了古武修炼者梦寐以求的神通境界。

  但在那之后,龙浩然主动放慢了修炼速度,开始稳扎稳打,但就算如此,只过了六年,龙浩然在二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稳稳达到了练气三层巅峰境界,他二十五岁顺利从龙若愚手中接任龙家家主之位,然后娶妻生子,先后有了龙天行和龙天放这两个儿子。

  但是龙家家族毕竟太庞大了,事务繁杂无比,龙浩然接任龙家家主之后,当然需要分心处理家族的内外事务,而且他也有了自己的家庭,还要教育培养两个儿子,因此修炼速度自然而然就更慢,当然也是他刻意如此,于是他从突破练气四层,也就是练气中期境界开始,竟消耗了十多年光阴,直到三十六岁,才达到了练气六层巅峰境界。

  三十六岁,达到练气六层巅峰,对于修真大世界来说,这根本不值一提,甚至就算是跟蜀山,昆仑之内的普通修炼者都无法相提并论,但在灵气枯竭的地球上,在这世俗华夏社会当中,这绝对是了不起的成就了。

  但从那之后,龙浩然不知何故,竟始终没有再做突破,竟稳稳停留在练气六层巅峰境界十几年之久。

  甚至,到了如今,龙浩然的两个天赋异禀的儿子,都已经先后达到了练气六层巅峰,他还是选择固守境界,没有破境的打算,可谓已经故步自封到了令人难以理解的地步了。

  当然,难以理解,只是对于不知内情的外人来说的,龙家人对此一点儿都不着急,尤其是龙家最为核心的几个强绝人物,比如龙若愚,龙照江龙照海等人,更是对龙浩然此举视若无睹,心中更是对他充满了信心和期待。

  他们知道,龙浩然迟迟不做突破,只是在等待一个绝佳契机,到时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

  而且,这二十多年以来,龙浩然压制修为,潜心打磨自身境界的同时,正好可以把主要精力用在管理家族事务方面,让龙家的底蕴实力节节攀升,华夏风云变幻,龙家能够始终傲立潮头,雄踞华夏第一巅峰家族的地位,就连叶家都无法撼动分毫!

  三十六岁达到练气六层巅峰境界,接任龙家家主二十五年来,始终让龙家位于华夏巅峰,还培养出两个境界堪堪跟他比肩的优秀儿子,这就是龙浩然。

  如果非要找一个词语来形容这位龙家家主,只能用一个成语:深不可测!

  龙浩然五十年来可谓一直是顺风顺水,直到另一个绝世天骄横空出世,这一切戛然而止。

  凌家,凌云!

  凌云横空出世之后,只用了半年时间,就把龙浩然过往所有的成就,碾压的粉碎,渣都不剩了,至少如今明面上是如此。

  尤其是最近这一个多月以来,凌云横扫华夏古武界,带领凌家重回华夏巅峰家族之一,把龙浩然针对凌云布置的所有手段都给予了迎头痛击,这让龙浩然心头震怒,却又无可奈何,再也想不出对付凌云的办法。

  在故宫的六百年龙气被凌云吸收一空之后,龙浩然怒发冲冠,派龙天行去清水市查探凌云底细,派龙天放去神农架抓小黑,同时让他去伏魔大会上灭一灭凌云的威风,结果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为此还导致大哥龙浩乾重伤,龙天放在老爷庙水域失踪,只有他的大儿子龙天行算是平安返回,这还是凌云不为难他,显示大度,等于是把龙天行给放了回来。

  鄱阳湖一战,龙家大败而回,家族颜面尽失,龙浩然在悲痛震怒之下,亲自离京去请出了闭关多年的父亲龙若愚,甚至还有他的两个堂叔,龙照江和龙照海,誓要为他大哥和儿子报仇,夺回龙家的颜面,一举将凌云扼杀在真正崛起之前,然而他做梦都没想到,东海一战,龙家的三名强绝高手,加上龙虎山雷霆真人,以及天师府张汝言天师,五名练气后期大高手联手,竟不是凌云一合之将!

  那一战,凌云不但口出狂言,宣称自己练气境界无敌,而且还对龙家提出了三个,不对,是四个要求。

  龙家人此后不得踏入清水市,不得染指神农架,更不许觊觎秦始皇陵!

  除此之外,凌云甚至还对龙家提出,在他下次回京之前,希望看到龙坤和龙舞能够重获自由!

  第一个要求还好说,龙家只要避开凌云锋芒,约束下人不去清水市就是,但另外的三个要求,实在是让龙浩然无法接受!

  神农架?秦始皇陵?这都是华夏何等重要,何等神秘的地方啊,凌云竟然放言不让龙家人染指?

  还有龙坤和龙舞,龙坤手里攥着对整个龙家,尤其是对龙浩然最为重要的一个物件,那等于是龙家的命门所在,而龙舞,如今早已被他送去了一个神秘之地,龙浩然纵然想交人,也交不出来了!

  最可恶的是,凌云这番话还不是直接对他说的,而是对他的亲生父亲,上一任龙家家主,龙若愚说的,让他父亲给他传话,等于是在隔空打他的脸!

  这一个月里,龙浩然看着重伤难愈的大哥,瞅着心境失守的大儿子龙天行,心里还担忧着下落不明的小儿子龙天放,还有东海一战大败而归的父亲和两个堂叔,那种既憋屈又悲痛,还有无奈的感觉,根本就无法形容,简直比把他架在火上烤还要难受。

  凌云一人,碾压羞辱了龙家祖孙三代最逆天的人物,而且都是龙浩然的至亲,这等于已经彻底把龙家踩在了脚下随意的摩擦和践踏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近百年以来,龙家何曾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然而,龙浩然终究是龙浩然,该忍的还是要忍,因为就连他父辈三人出面,都惨败而回,他就彻底明白,只凭龙家如今明面上的力量,根本已经无法撼动凌云分毫了。

  尤其是,就在几天前,龙浩然收到了天山天剑宗彻底覆灭的消息之后,他唯有报以苦笑,同时却也在暗中窃喜。

  因为凌云不但灭了天剑宗,还把昆仑派出来的四大弟子给斩杀了个干净!

  这是死仇,今后昆仑肯定会跟凌家,跟凌云不死不休!

  “狂风过岗,草木匍匐。”

  “千百年以来,我龙家追随真龙,匡扶国祚,对圣宗,对佛门,对西方,对东洋,都曾有过隐忍和妥协,如今不还是家族兴旺?”

  “如今你凌云虽然横空出世,却是来历神秘,一身修真功法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还仰仗着有人皇笔和地皇书,我龙家暂时退避三舍又如何?”

  “你凌云虽然确实足够逆天,可你竟敢收纳西方血族为奴仆,杀死东洋几大忍者家族的无数嫡系高手;伏魔大会一战,更是杀得华夏古武界高手血流成河,让他们敢怒而不敢言,如今竟然还杀了昆仑四大弟子,主动将昆仑和你凌家之间的仇恨摆到了明面上,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根基太浅,更是不了解地球的各种神秘势力,短短时间之内就给自己树立这么多强敌,人人欲除之而后快!”

  “既然如此,我龙家为何不学一学他们叶家,暂时韬光养晦,引而不发,坐山观虎斗,看你到底能嚣张到何时?”

  “只等我龙家去蓬莱的祖辈有了消息,或者我儿天放得到那惊天机缘归来,又或者说我能得到那地宫之钥,龙气灌顶,龙血浇身,换了龙身,突破了筑基境界,再跟你一较高下!”

  今天晚饭之后,龙浩然挥退下人,自己端坐在府中正屋的太师椅上,面色沉重,正在默默思索消化着这段时间以来的各种噩耗,忍不住在那里自言自语。

  整个过程当中,龙浩然虽然在凝神沉思,可他始终不忘分离出一丝神念,时刻不停关注着摆放在府中西屋里的一盏命灯,原本,那盏命灯的灯火一直在明灭不定,仿佛随时都会熄灭一般,但骤然间,那盏命灯的暗红色火光,突然爆发,绽放出了极为耀眼的赤金之色,金光大盛,夺目金光从西屋的门窗透射而出,将整个府邸映照的金灿灿一片!

  “嗯?!”

  龙浩然倏然警觉,随之两眼大睁,目中放射出难以置信的惊喜之色,他无需作势,原本端坐的身形直接在太师椅上消失,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那间西屋之内。

  那盏命灯的金色光芒太炽盛了,哪怕以龙浩然的修为,也被刺的双目刺痛睁不开眼,但他却浑然不觉,喉结抖动间,在那里激动不已的喃喃自语。

  “放儿,好儿子,果然因祸得福遇难成祥,真不愧为我龙家千年以来唯一的一条真龙!”

  龙天放的命灯,金光炽盛,持续闪耀了很久,龙浩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也一眨不眨的盯着,浑然不觉时间流逝,直到命灯的金光慢慢减弱,最终化为了一寸长的赤金色火苗,便再也不发生变化了。

  “惊天机缘到手,成了!”

  直到这时,龙浩然一直紧绷的神情才略微舒缓,同时握紧了双拳,咬牙低吼说道:“真是天助我龙家,想不到我的放儿竟能在那彭蠡大泽之中得到如此逆天奇遇,只等天放回归龙家之日,就是你凌云束手就擒之时!”

  说完,龙浩然又盯着那赤金色火苗观看了几分钟时间,直到确认那火苗再不发生变化,甚至还在以微不可查的速度缓慢壮大,这才长吁了一口气,缓缓从西屋中走了出来。

  他仰头看天,默运功法,双目中的刺痛感觉很快消失,同时也彻底平复了激动的心情,完全冷静了下来。

  龙浩然忽然抿起嘴角微笑,欣然道:“既然如此,明天凌啸过生日,我龙浩然就给他凌家一个面子,亲自过去一趟,先缓和一下两家关系再说。”

  可惜,不等他话音落下,忽然间,刷刷刷刷刷……竟有七八道黑色身影先后飞入了院中!

  龙家死士!

  龙浩然顿时面色一沉:“我不是跟你们说过,这几天如果没有要紧之事,谁也不准过来打扰我吗?”

  话虽如此,可龙家的规矩,龙浩然最为清楚,他说话的同时,心里早已升起了不详的预感。

  果然,只听当先飞入院中的一名死士单膝跪地,惶恐说道:“启禀家主,大事不好!”

  龙浩然脸色骤变,剑眉紧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

  那名死士立即说道:“就在刚才,凌家对我们龙家出手了!”

  “什么?!”

看过《龙皇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