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龙皇武神 > 第1648章 伟大母爱

第1648章 伟大母爱

  “灵雨?她不是去昆仑山宁家了吗?能有什么事情?”

  凌云在装傻,因为秦秋月还在静养,不想惹她担忧。

  原本,凌云飞赴天剑宗营救秦秋月,确实还抱有另外一种想法。

  那就是,等救出秦秋月之后,凌云要通过她,彻底了解宁灵雨出生前后,都发生了一些什么,尤其是有没有什么异象出现。

  而对这些问题最有发言权的人,当然就是秦秋月了。

  凌云需要通过了解这些详细情况,来确认宁灵雨到底有没有问题。

  但是,自打宁灵雨赶到了天剑宗,凌云亲眼看了她的种种表现之后,心里的那些犹豫和疑惑,早已不复存在了。

  尤其是昨天晚上,夜星辰跟他分别之际,竟是毫不客气的当面点出,宁灵雨百分之百出现了问题。

  凌云并非没想到,他只是不想承认,不愿意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罢了。

  既然已经彻底确认,那么凌云再来找秦秋月询问那些过往细节,就没有太大意义了,他只要全力去解决此事即可。

  对凌云来说,这是至关重要的大事,他已经有了全盘计划,不想大张旗鼓的去处理,搞得沸沸扬扬尽人皆知。

  尤其是,秦秋月。

  在这件事情当中,秦秋月的身份实在是太敏感了,她夹在凌云和宁灵雨中间,手心手背都是肉!

  “云儿。”

  秦秋月听完凌云的话,她依旧背对着凌云,心中叹息,莫名地垂首一笑:“你可不要忘了,你和灵雨,都是我一手带大的。”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知女莫若母。

  凌云:“……”

  他一听就知道瞒不住了。

  秦秋月霍然转身,美眸直视凌云,凝视了他很长时间,直到看的凌云心里都有些发虚了,这才笑道:“云儿,刚才,妈让你讲述的,都是你这半年来经历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真的都是逆天之举,能人所不能,而且有许多事情都可以称之为神迹。”

  “只是,你小时候发生的那些事情,到底还记不记得呢?”

  本来,秦秋月想问的是,凌云十八岁之前经历的那些事情,可是话到嘴边,她还是改成了“小时候”三个字来代替。

  秦秋月的眼神中,有期待,也有一丝无法掩饰的紧张,她情不自禁握紧了拳头,掌心都出了汗。

  她生怕听到那个她不想接受的那个答案。

  谁知凌云却洒然一笑,点头确认道:“妈,我记得呢,除了很小的时候那些事,其他都记得。”

  秦秋月紧绷的身体猛然一松,她一下子就靠在了身后的栏杆上,竟发出了碰撞的声音。

  “记得就好。”

  秦秋月笑了笑,对这个问题一代而过,然后开口道:“云儿,其实你小时候,就表现的格外聪明,甚至在很多方面,都要超过了你妹妹灵雨。”

  “只是你出生没多久,阳跷脉就被司空屠给废了,那手法很恐怖,你的情况,连神医都难救,如果你没有奇遇的话,绝对活不过二十岁。”

  “当然,这件事,如今你已经都知道了,而且你的仇人,那个罪魁祸首司空屠也已经被你杀了。”

  “但你在开始懂事之后没多久,就察觉到了身体的异常,知道自己跟别人家的孩子不一样。”

  “你身体的问题,我以前从来都没有给你讲过,因为凭妈的本事,根本救不了你,只希望你能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活到二十岁,甚至更长一些。”

  秦秋月说着,眼圈开始泛红了。

  “但是,你的懂事,却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

  “在你六岁的时候,不管我给你什么好吃的,你都留着不吃,然后悄悄地把它们装进灵雨的衣兜里。”

  “在你七岁的时候,不管是街上的孩子,还是学校里的学生,欺负你妹妹的时候,你都奋不顾身,敢跟他们拼命,也要保护好灵雨。”

  “从你上小学,开始学会读书认字之后,你就偷偷地翻看我诊所里的那些医书了,想要从里面找到解决自己身体问题的方法。”

  “然后是初中,高中……我们家诊所里面的西医你看完了,然后又偷着学中医歧黄之术,《本草纲目》、《伤寒杂病论》、《药经》、《神农本草经》、《黄帝内经》、《针灸论》等等等等。”

  听到这里,凌云的眼圈也早已红了,他喃喃说道:“妈,原来这些,您早都知道……”

  秦秋月飘身上前,摸了摸凌云的头发,心疼说道:“灵雨那孩子,从小要强,十二岁之后,也越来越看不起你这个哥哥,但我却是知道,从那时候开始,只凭医学上的造诣,你早就已经远远甩开了她,只是你始终没能在那些医书当中,找到解救自己的办法而已。”

  “妈,家里,每次我枕头底下的那些钱,都是您偷偷放在那里的吧?”

  秦秋月笑而不语,满眼欣慰。

  “神农尝百草。”

  秦秋月忽然又说道:“你能够得到地皇书,神农鼎,还能莫名其妙被传送到了神农架的那个神秘药谷,看来这一切,冥冥中自有天意,那些上古大能挑选继承衣钵之人,绝非无的放矢。”

  “这也恰好印证了另一句俗语,叫做天无绝人之路。”

  凌云震撼。

  虽然这场谈话,母子二人有些地方心照不宣,但凌云的判断基本上是没错的,他的真正来历,对秦秋月来说,早已不重要了。

  所以秦秋月始终不问,而且在谈话开始,秦秋月就告诉他,该讲的讲,不该讲的提都不要提。

  “过去的这六年,你们兄妹二人渐行渐远,妈知道,那都是灵雨的错,所以每一次,我都只说她,不说你。”

  说到这里,母子二人对视,会心一笑,然后秦秋月又说道:“直到今年三月底的那个周末,你们两个结伴回家,你的逆天表现,妈看了之后,心里不知道多么高兴!”

  “妈,我……”

  说到这里,凌云真正感受到了母爱之伟大!

  秦秋月立即打断:“我说过,不该讲的,你一个字都不要跟我讲。”

  她低头,慈爱地望着凌云:“通过灵雨还有冬雪,以及刚才你的讲述,我知道,这半年来,你对灵雨照顾的真是无微不至,可以说,作为一个跟她毫无血缘的哥哥,你已经做到了极致!”

  “半年前,你的身体已经虚弱的很厉害了,而且也胖的厉害,就连心态也出了很大问题,但纵然那样,你对灵雨还是处处关心,处处照顾。”

  “这半年,你逆天崛起,光彩夺目,而且我不在家,你却依然对她照顾的无微不至。”

  “妈知道,你一颗赤子之心从未变过,始终如一,是灵雨一直在变。你做的……很好!”

  听到这里,凌云都已经开始瞠目结舌了。

  “今天晚上,妈只是想听听你这半年来的经历,结果你却说出了你所有的秘密,对我很坦诚,我真的很开心!”

  “但是!”

  “灵雨的事,你想要瞒我,却也瞒不住!”

  秦秋月又瞅了凌云一眼,看的凌云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这才说道:“对你我都如此了解,何况灵雨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她忽然抬头,目光看向西北天山方向:“灵雨那丫头,到了天剑宗之后,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她出问题了。”

  凌云耸然动容:“妈,您看出她在掩饰了?”

  “那不是掩饰,也不是在表演。”

  秦秋月断然摇头:“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们倒还好办了一些。”

  “那您觉得,灵雨是怎么回事?”

  秦秋月收回目光,正色问凌云道:“云儿,我问你,修真者修炼到一定境界的话,会不会出现性情大变的这种情况?”

  凌云摇头道:“不会的,修真修真,越修炼越真,追求的就是自己的本真,随着境界越高,只会越来越回归自己的本性,不可能出现性情大变的情况。”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不然的话,大家修炼到了最后,都变成了一个性格,那纵然做了神仙,又有什么意思?

  凌云沉吟道:“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修炼偏了,比如像……”凌云倏然住口。

  秦秋月淡然道:“像你宁伯伯那样,突然改修魔功对吧?”

  凌云老实答道:“不错。”

  “可是,我到达天剑宗之后,并没有感觉到你宁伯伯性情大变啊?”

  “那是因为没练成。”

  秦秋月点点头:“既然如此,那灵雨成功修炼到了练气六层境界,有没有这种机会呢?”

  凌云笑道:“妈,我现在也是练气六层啊。”

  秦秋月一摊手:“这不就是了。现在灵雨最大的问题就是,她没有掩饰,也不是在表演。我们在天剑宗看到的她,就是真实的她,但她说话的方式,做事的手段,还有对待我们两个的态度,包括对仇人,对秦家人和宁家人的态度,根本不是以前的灵雨能做的出来的。”

  凌云心中灵光一闪,心说母亲就是母亲,她一下子就切中了要害。

  “以前的灵雨,在天峰的灵堂上,第一次见到对你那么重要的人,会不由分说就动手吗?”

  凌云苦笑:“绝对不会!”

  “你明白就好。”

  秦秋月再次点头:“云儿,妈再告诉你一件事,很重要。”

  “你宁伯伯濒死之时,有过回光返照,他当时已经是弥留之际,似乎是产生了幻觉,竟然说他看到灵雨了,而且还有一句很重要的话要跟我说,只是他没等说出来,就……”

  凌云骇然起身!

  “妈,您能不能,完完整整的,把宁伯伯跟您说的那句话,给我说一遍?”

  这个要求,秦秋月自然不会拒绝,她对宁天涯濒死一幕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于是原样演示了一遍。

  凌云看完之后,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妈,灵雨这件事,以后您不用管了,都交给我来处理,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

  许久之后,凌云才说道:“至于灵雨,您以前怎么跟她相处,以后就怎么相处,不要有任何芥蒂。”

  “妈听你的。”

  …………

  谢谢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

看过《龙皇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