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龙皇武神 > 第1590章 天下第一毒妇

第1590章 天下第一毒妇

  听到狄小真到来,秦秋月依旧保持着原来姿势,背对着狄小真,她连头都懒得回,只是神情之间多了一丝厌烦。

  秦秋月冰雪聪明,更是早已了解狄小真的性子,她在来天剑宗之前,就早已做了最坏的打算,更是将个人的荣辱以及生死,全部置之度外了。

  秦秋月早已知道她这趟来,自己和宁天涯都会难逃一死,她来天剑宗,其他一概不求,只求在宁天涯生命的最后时刻,陪他走完这最后一程,为了这一点,她就算是受尽屈辱和折磨,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所以,过去的半年,对于狄小真的百般羞辱和折磨,秦秋月只是也只能用沉默来对抗,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救的了宁天涯,只能陪他同生共死。

  但是现在,宁天涯已经走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她该做的,也都已经为宁天涯做了,今生已经无憾,唯死而已,她根本无惧!

  所以,从这一刻起,狄小真纵然还有万般手段,却再也奈何不了她了。

  但是,宁天涯此刻回光返照,神智却是无比清醒,他听了狄小真的话,气得咬牙切齿,把牙齿咬得咯咯直响,身体剧烈颤抖,竟拼命挣扎着,要努力坐起来。

  秦秋月见状,忽然微微一笑,她轻轻抬手,温柔抚上了宁天涯的面庞,淡淡说道:“天涯,你生什么气?你看,折磨我们的人,其实比我们还要痛苦呢。”

  这是秦秋月的反击。

  她彻底无视狄小真,只是轻描淡写一句话,就把身后的狄小真气的浑身哆嗦起来,脸色狰狞,状若癫狂!

  “痛苦?!哈哈哈哈……”

  狄小真再次大笑,她抬手举起手中的翠绿药瓶,同时用另一只手指着床上的宁天涯说道:“我会痛苦?!宁天涯,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坐起来好好看看,看看我手上拿着的,是什么东西?!”

  “秋月,扶我起来。”

  宁天涯的状态还在恢复,身上比刚才更多了一些气力,他此刻说话都顺畅了许多,语气也十分的平稳和坚定。

  “好。”

  秦秋月知道宁天涯的时间不多了,肯定还有话要说,因此温柔将他扶起,坐在了床边上,然后这才转身,面对着狄小真,缓缓坐了下来。

  她扶着宁天涯,跟他并肩而坐。

  “狄小真。”

  宁天涯因为瘦的几乎只剩下一张面皮,他的脸在火光映照之下,显得狰狞可怖,但眼神和话语,却变得出奇的平静。

  紧接着,宁天涯咧嘴笑了笑:“不管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哪怕是长生不老药,也已经和我再没有半点儿关系。”

  “哈哈哈哈……是吗?!”

  狄小真得意狂笑,她抬手拔掉了瓶塞,猛然倒出两颗丹药:“恭喜你猜对了,虽然这还算不上是什么长生不老药,但它们的功效,却跟长生不老药也差不了许多!”

  “我今晚专门过来,就是趁着你还没死,让你亲眼看看,我狄小真服下这两颗丹药之后,会变成什么模样!”

  说完,狄小真将那颗紫色的驻颜丹,猛然往口中一丢,直接吞了下去。

  驻颜丹是真的,吞下之后效果立显,半分钟之后,狄小真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她重返年轻,竟一下子回到了十八岁的模样!

  “哈哈哈哈……”

  感受着身体发生的惊人变化,以及体内那种蓬勃的生命力带来的旺盛生机,狄小真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已经重返年轻了,她疯狂大笑。

  她抬手一指秦秋月:“看到了吗?傻眼了吗?当初你只不过是年轻了十岁而已,可我现在,一下子年轻了二十岁!”

  “为了这个负心人,我白白浪费了十九年的青春,但是现在,我失去的青春全部都回来了!”

  “我狄小真可以重活一次,但是你们呢?看看你们两个现在的样子,跟活鬼又有什么两样?!”

  狄小真简直要乐疯了,她狠狠咒骂了两人几句,又迫不及待的把美颜丹也服了下去。

  又是半分钟过去,狄小真再次发生了巨大变化,她明显变美了,就连脸上那挥之不去的几粒雀斑,也彻底消失不见,皮肤变得雪白晶莹,在火光下熠熠生辉!

  “哇,母亲,您现在变得好美!”

  狄轻侯是跟狄小真并肩进来的,他始终站在狄小真的身旁,却对近在咫尺的宁天涯看都懒得看,此刻看到狄小真的面容连续发生变化,震惊之余,却不忘适时的赞美。

  “来人!”

  狄小真此刻已经激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她直接下令:“拿镜子。”

  有一个贴身侍女飞身而入,她双手举着一面镜子,对准了狄小真,同时恭敬低头,恭维说道:“奴婢恭贺宗主,重返年轻,更加美貌!”

  狄小真一下子就看到了镜子里面的自己,她也被自己的巨大变化给震撼的愣了一下,然后自然又是疯狂大笑!

  “哈哈哈哈,六百万功勋值,花的不冤,真是一点儿都不冤,别说六百万,就是六千万都值了!”

  狄小真无限满意,她倏然转身,居高临下,指着秦秋月说道:“贱货,你看看我现在的相貌,比你当初又当如何?!”

  只是很可惜,此刻的秦秋月和宁天涯,两人正在深情对视,根本就没有看她,更不会在意她身上的巨大变化。

  “好好好!”

  狄小真见状,气的直咬牙,她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好字,然后冷冷一笑:“看来,你们这是知道今晚必死,已经将生死都置之度外了,对吧?”

  秦秋月和宁天涯忽然相视一笑,还是没有转头看她。

  “哼哼!”

  狄小真凛然一笑,忽然冷哼一声:“只是很可惜,你们想的也太简单了一些!”

  她忽然抬手一指宁天涯:“宁天涯,我折磨了你这么多年,你早就该死了,所以今天晚上,你死不死跟我没有半点儿关系,这半年我之所以会留着你的性命,只不过是为了尽情羞辱折磨秦秋月这个贱货!”

  “但是从现在开始,你们两个的关系已经彻底颠倒过来了了,你可以死,但是姓秦的这个贱货,却必须要给我活着,有我狄小真在,她就算想死都死不了!”

  狄小真狞笑着,说出了心中打算。

  宁天涯一听,顿时神色惨变,他无限愤怒之下,猛然抬手,手指哆嗦着,指着疯狂的狄小真:“狄小真,你这个毒妇!你如此做法,难道就不怕引起天怒人怨,不得好死?!”

  先骂了狄小真一句,紧接着宁天涯说道:“当初,虽说我们两个有婚约在先,可是我对此事完全不知情!”

  “俗话说不知者不怪,这个道理你总该懂吧?!”

  “后来我修炼有成,下山游历,遇到了秋月,我们两个一见钟情,我将她带回家中,这才知道了我们的婚约之事,但你当年气势汹汹杀入我宁家,重伤秋月,逼我成婚,我也都已经全部照做了,此后你让我入赘天剑宗,我宁天涯也答应了,你知道秋月怀孕之事,却又带人下山,差点儿灭了秦家满门,此后更是变本加厉,整整侮辱了我十八年……”

  “现在,你又趁我走火入魔,把秋月骗来,羞辱折磨了她整整半年!将她变成了如此模样!”

  “杀人不过头点地,就算是天大的仇,也该报了吧?”

  说到这里,宁天涯变得声色俱厉,他浑身哆嗦着,两个眼珠变得血红,流出两行血泪,这让他脸庞变得更加狰狞可怖:“如果你还敢继续欺负秋月,我就算是到了阴间,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呸!”

  狄小真得意冷笑着,欣赏着宁天涯的愤怒样子,她耐心听完了之后,忽然冷笑一声:“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我?就凭你这个窝囊废啊?!真是大言不惭!”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连鬼都不如呢!”

  狄小真越说越冷漠,神色却越来越暴戾:“我狄小真从小到大,就从来没受过半点儿委屈!”

  “不知者不怪?你瞪大你的狗眼瞧瞧,这么多年来,整个天剑宗,谁敢跟我说这句话?!”

  “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羞辱你们,折磨你们吗?就是因为你!宁天涯!”

  “当年我看你长得还算英俊,所以才答应跟你成婚,而且成婚之后,也跟你圆了房,然后就怀了侯儿!可是你呢?你心里爱着的,始终牵挂着的人,根本就不是我,而是她!”

  狄小真又把手指指向了秦秋月。

  “我要杀她,你以死相逼;我要灭她秦家满门,你还是以死相逼!你知不知道,你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是恨你们?”

  “好啊,我和秦家定下了十八年之约,让这个贱货多活了十八年,可是十八年之后,眼看约满到期,今年就要进行履约了,结果你还不死心,竟然为了保护她,偷偷练起了吞噬魔功!”

  狄小真得意冷笑道:“怎么,想要通过修炼魔功,尽快提升境界,然后杀出我天剑宗,去和你的老情人一家团聚是吧?”

  说到这里,狄小真的眼神变得无比的阴险毒辣:“宁天涯,我看你是病急乱投医,你得到那吞噬魔功功法的时候,也不仔细想想,你在托木尔峰的那个冰窟里得到的这门功法,是谁给你的?!”

  宁天涯脸色再次惨变!

  他的身体猛烈哆嗦了起来,如同看怪物一般看着狄小真,怒声说道:“是……是你?!这一切……竟然都是你安排的?!”

  秦秋月幽幽一叹,她轻轻伸手,按下了宁天涯的手臂,用一种怜悯而又嘲讽的目光看着狄小真,忽然开口说道:“狄小真,不管怎么说,天涯也是你儿子的父亲,你何苦如此对他?”

  “哼!你这个贱货!”

  这一次开口的不是狄小真,而是她身旁的狄轻侯,他终于发声了,满眼不屑,上来就骂:“宁天涯是宁天涯,我是我,我姓狄,他才不是我的父亲,他更没有资格做我的父亲!”

  “侯儿说得好!”

  狄小真笑着点头,并且轻轻抬手**了一下狄轻侯的脑袋,满眼宠溺:“宁家那样的古武家族,遍地都是,在我们天剑宗眼里,如同蝼蚁一般,他当然没有资格做你的父亲。”

  她不屑瞟了秦秋月一眼,狠狠骂道:“秦秋月,要不是因为你,就算我不爱宁天涯,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对他!所以,现在他可以死,但是我一定会让你活着!”

  “从现在开始,我要把你变成我的奴隶,而且不止是你,还有你的女儿,叫什么宁灵雨的那个贱种,我迟早会把她抓来,让你们娘俩在我天剑宗,受尽人间屈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狄小真咬牙切齿说完,忽然展颜一笑,悠然自得说道:“对了,趁着宁天涯还没死,我顺便跟你说一下我接下来的计划。”

  “首先,等你死后,我会派人杀入宁家,将你们宁家斩尽杀绝,夷为平地,寸草不留!反正你们宁家对我天剑宗已经毫无用处了,这样免得他们将来找我天剑宗寻仇。”

  “然后,我会亲自带领天剑宗人马,杀入你们秦家,灭你秦家满门,完成我十八年前没有完成的事情,以雪当年之耻!”

  “最后……”

  狄小真一双目光忽然变得无比锐利起来,她死死盯着秦秋月,森然一笑:“你还记得你养大的那个儿子吧?叫做凌云的。”

  听到对方说起凌云,始终努力保持淡定的秦秋月,耸然动容,她沉声问道:“他怎么了?”

  “哼哼……”

  狄小真冷笑起来:“那个凌云,你暂时可以放心,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瞒你了,你那个便宜儿子,其实就是当年京城凌家凌啸和魔宗圣女的私生子!”

  “那小子很不简单,他这半年来搅动华夏风云,可是闹腾的很呢!”

  “伏魔大会你应该知道吧?就在六天前,中秋月圆之夜的龙虎山伏魔大会上,凌云他碾压了整个华夏古武界,简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狄小真很耐心的,竟然详细描述了伏魔大会的一些场景,刻意突出凌云的实力,为的是给秦秋月以希望,然后再欣赏她希望彻底破灭的凄惨样子。

  秦秋月并没有打断对方,狄小真耐心的讲,她也在耐心的听,虽然面无表情,可心里却是难得的欣慰。

  但很快,狄小真就结束了描述,她突然柳眉倒竖,恶狠狠说道:“根据龙家传来的消息,我刚才吞下的两枚丹药,就是你那个好儿子卖给我的!”

  “哼哼,虽说这两枚丹药物有所值,可是凌云坑了我六百万功勋值,这笔账,我自然要找他好好算一算!”

  “只是很可惜,你那个便宜儿子,却也蹦跶不了几天了,因为他是凌家的后代,又是修真者,更在伏魔大会上重伤了昆仑两位仙师……”

  “昆仑现在已经对华夏修真界发出命令,要求我们必杀凌云!”

  “秦秋月,今天晚上,我故意让你去参加晚宴为我端茶倒水,你可知道,晚宴上最重要的那几位客人是何方神圣吗?”

  狄小真猛然气势外放:“告诉你,他们都来自昆仑,乃是昆仑真传弟子,每一个都有筑基期的修为!”

  “我们已经收到确切消息,凌云在几天前已经成功渡劫,料想他的下一站,就是来我天剑宗营救你,所以……”

  “在他到来之前,你必须得活着,而他只要敢来,那么我的天剑宗,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哈哈哈哈……”

  狄小真再次疯狂大笑,嚣张说道:“如果凌云死在我天剑宗,你知道昆仑会如何奖励我天剑宗吗?”

  她猛然抬起右手,伸出五指,脸上的得意表情根本掩饰不住:“我天剑宗将会得到五个名额,可以进入昆仑修炼!”

  “噗……”

  听到这里,宁天涯再也承受不住,他气血攻心,猛然喷出了一大口鲜血,七窍中也渗出血来,神色凄厉到了极点,破口大骂道:“天下第一毒妇!我宁天涯做鬼也不饶你!”

  可是,一句话还没说完,宁天涯就身躯一挺,重重向后倒去。

  秦秋月再也顾不得别的,赶紧一把抱住了宁天涯,只见他血目突然睁大,同时嘴巴大张,眼中展现出无限惊愕的表情,仿佛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画面一般,死死地看着秦秋月。

  “秋月……我看到我们的女儿了,我们的女儿她是……她是……”

  “是什么?!”

  “她……”

  宁天涯最后只说了一个字,就此气绝身亡!

  “天涯!”

  秦秋月猛然把宁天涯的尸身紧紧搂在怀里,两行热泪扑簌簌洒落下来。

  与此同时,天剑宗天峰上方的夜空之中,一颗流星骤然划破了漆黑夜空!

  “不好!”

  托木尔峰的正东方向,一万米高空之中,两道黑色人影闪电般御空而来,正是凌云和夜星辰!

  远远地,凌云看到了那颗划破夜空的流星,他大惊失色,惊呼不好!

  …………

  云哥来了,明天好戏开锣!

  谢谢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

看过《龙皇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