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龙皇武神 > 第1125章 三条路
  “噗通(龙皇武神1125章)!”

  凌浩再次跪倒在了凌震的面前,苦苦哀求道:“父亲!孩儿不想死,请求父亲给孩儿指条明路!”

  这一次,凌震没有管他,只是面含悲戚,怔怔的看着凌浩,眼中的神色明灭不定。

  在凌震的眼里,他这个大儿子,已经彻底成了一个弃子。

  事不可为,丢车保帅。

  如果凌浩派人刺杀凌云的事情一旦被揭开,别说凌云,就是凌烈,凌家的祖宗家法,以及现在的凌家上下,都饶不了凌浩!

  凌震纵有通天之能,也保不了凌浩!

  “你先给我起来,你是我凌家男儿,动不动就跪在地上算怎么回事儿?!”

  凌震心中烦闷无比,呵斥凌浩站起来说话。

  凌浩只好唯唯诺诺的站了起来。

  “作为一个大家族,兄弟之间争权夺势,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也是一个大家族能够保持长盛不衰的一种手段。”

  “比如古代的皇家,哪一个皇子不是踩着兄弟的尸骨爬到皇帝宝座上去的?”

  “你爷爷不会不明白这一点。”

  “你最先查到凌云的线索,瞒而不报,反而派人刺杀他,手段确实狠辣了一些,可由于凌云太强,和你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所以你输了。”

  “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输了就要敢于认输!错了就要敢于认错!”

  先教训了凌浩几句,凌震突然话锋一转。

  “凌浩,你可知道大后天是什么日子?”

  凌浩现在整个人处于吓傻状态,冷不丁听凌震一问,使劲想了半天,却也没想起来后天是什么重要日子。

  只好老老实实回答道:“孩儿忘了。”

  凌震淡淡道:“大后天乃是八月二十号。也就是农历的七月十五,我们凌家要祭祖。”

  农历七月十五是中元节,这一天鬼门关大开。根据传统,家家要上坟祭祖。像凌家这种大家族,更是每年都有,一次不落。

  “如果我所料不差,到了祭祖那一天,凌云一定会到场。也就是说,最晚大后天,凌云是我凌家后代的身份,就要公之于众了!”

  凌家祭祖。自然家族里所有人都要到场,至少也得是所有男丁都要去,所以凌浩就算再想躲,也躲不了(龙皇武神1125章)。

  一想到要跟凌云碰面,凌浩吓得腿肚子都转了,他用力吞了一口口水,问凌震道:“父亲,那我……”

  说不害怕那是假的,现在凌浩在父亲面前,充不得好汉。他只想保命。

  凌震叹了一口气,轻轻一举手,伸出三根手指。

  “三条路。”

  “第一。不管凌云查到了什么证据,或者说从陈森的口中得到了什么,你可以抵死不认,死不认账。”

  “因为毕竟,你从来没有亲自出手对付过他,而且你也抹去了一些痕迹。”

  “现在陈家跟我们凌家有不共戴天之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陈家要对付我们,自然会无所不用其极。你正好可以说是陈森受了陈家的指派,在诬陷你。”

  说完第一条。凌震立即说第二条。

  “第二,从现在开始。你随时可以去见你爷爷,把你和凌云之间的事情,原原本本一字不漏的告诉他,向他老人家承认错误,请求他的原谅。”

  “你这样做,也算是你幡然悔悟,敢作敢当。”

  “你是凌家的长孙,你爷爷从小就疼你,一直在尽心尽力的培养你,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你是他老人家的孙子,看到你主动承认错误,或许会饶你不死。”

  “哦,对了,这些年来,你不是一直在巴结你三叔吗?如果凌云能把他救回来更好,你三叔是天下一等一的正人君子,面硬心软,他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凌云杀你。”

  “至于我,你就别想了,有凌云在,我若保你的话,你只会死的更快,但你爷爷和三叔保你,说不定你就能活。”

  “毕竟,你想杀凌云不假,但他至今却活的好好的对不对?”

  凌震这个家主绝对不是白当的,巧舌如簧,把一切都给凌浩分析透了。

  凌浩犹豫着问道:“那,第三呢?”

  “第三条很简单,就一个字,逃!”

  “你现在就逃,我不会拦你,逃得越远越好!但是,如果凌云要翻案,我作为名义上的凌家家主,头一个就要表态抓你!而且,凌家所有人都不会放过你,从今以后,你就只能亡命天涯,今后到底如何,就看你自己的命数了。”

  “如果你觉得能逃出凌云的手心,你现在就逃吧。”

  凌震说完,就不再说一句话了,他淡淡的望着自己的儿子,给凌浩足够的思考空间。

  虎毒不食子,哪怕凌浩已经成了弃子,凌震也把这三条路给他分析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没有半点儿的隐瞒。

  谈到自己的生死问题,凌浩一双眼中精芒闪烁,在心里反复算计。

  第三条就别想了,逃?凌震都告诉他了,凌家马上就要崛起,如果凌家对他下了追杀令,他能逃到哪儿去?

  而且亡命天涯,每天朝不保夕,他也受不了那种苦,更过不了一天那样的日子。

  凌浩不可能逃,如果逃,就等于不打自招,而且还畏罪潜逃,下场必死无疑。

  那么,是死不认账,还是负荆请罪?

  这明摆着是截然相反的两条路,死不认账就意味着顽抗到底,负荆请罪就等于把自己的罪孽全部说出来,而且还得是提前说,越晚对他越不利。

  可是,真要负荆请罪,凌浩就算能活命,以后他在凌家也是彻底完了,凌家以后是凌云说了算,他曾经三番五次要杀凌云。那他以后还怎么混?

  一想到自己认罪之后,整个凌家都恨他,瞧不起他。受尽白眼遭人唾弃,没有任何地位的模样。凌浩心里就不寒而栗。

  在凌浩心里,畏罪潜逃和负荆请罪,下场根本没有多大区别。

  这就是以己度人了,凌浩自己是这种人,所以他才会这么想。

  因此他忘了另一点,凌家的人都是热血儿郎,俗话说打死不离亲兄弟,你都认输了。知错了,凌家人还能拿你怎么着?

  最多也就是废掉武功,逐出家门罢了。

  于是凌浩把牙一咬,把心一横,竟然选择了第一条。

  “父亲,我决定了,死不认账!”

  “口说无凭,我就不信凌云能把我怎么样!”

  凌震身形一滞,在心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既然你想自己来决定自己的命运,那父亲也就不说什么了。”

  “不过。你可要想好了,你选这条路,就等于彻底站到凌云的对面去了。如果你斗不过他,你知道等待你的下场是什么!”

  “真要到了事情败露的那一天,父亲肯定会给你求情,但是,肯定没什么用。”

  这一次,凌浩恭恭敬敬跪在地上,给凌震磕了三个响头。

  “父亲,是孩儿无能,让您操心了!不过。一人做事一人当,如果这一次孩儿真斗不过凌云。孩儿再输了的话,还请父亲千万不要为我求情。我愿意任凭家法处置,绝对不会连累父亲。”

  似乎陈敬天真说对了,凌家人的孝顺基因,是刻在骨子里的,是在血液里流淌的,这一点,他看准了。

  凌震终于起身,来到凌浩身前,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起来吧,你这两天做好准备,等祭祖那一天,看看凌云到底想怎么样。”

  “父亲现在在凌家的地位,已经是岌岌可危,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拉起了凌浩,凌震脸色阴鸷,眼中精芒闪动,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

  同一时刻,京城东郊,山区密林里面。

  一个绝美曼妙的黑色身影,正在夜色中穿行,她赤足在树梢上轻轻一点,就是百米之遥,身法快的,恍如一缕青烟。

  黑色身影瞬息冲出去几千米之后,最终无奈停了下来。

  她赤足站立在树梢,随着树枝起起伏伏,裹体的黑色纱裙被山风吹的猎猎作响,举目四顾。

  “哎,竟然又追丢了……”

  这个女子,正是魔宗圣女,夜星辰。

  夜星辰黛眉微蹙,喃喃自语道:“看那轻功身法,肯定是青鸟阿姨没错了,只是,她为什么总是拒绝见我?”

  顿了顿足,夜星辰身形再展,又去了另一个地方。

  三分钟后,她的身影出现在一栋普通的宅院面前,往四周扫视一番,飘身入院。

  “奴婢萧媚拜见少主。”

  这栋宅院里,同样有一个身穿黑纱的绝色女人,和夜星辰的区别是她没有蒙面,正是萧媚媚。

  “起来吧。”

  夜星辰看了萧媚媚一眼,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眨了眨:“凌云碰你了没有?”

  萧媚媚娇躯一颤:“禀报少主,没有。”

  夜星辰面露疑惑之色:“不应该啊,凌云每次见我,都要问你的情况,可你现在回到他身边都十天了,竟然能忍住不碰你?为什么?”

  萧媚媚垂首说道:“奴婢也不知道,不过……他现在很忙,应该是没有这种心思……”

  夜星辰疑惑了半天,最后摇了摇头说道:“算了,这件事先不管。”

  “萧媚,你现在确认了没有,凌云到底是不是凌家的后人?!”

  萧媚媚答道:“回禀少主,这件事情,奴婢现在依然不敢确认。”

  夜星辰蹙眉道:“他是和凌家的凌秀,以及崔忠武一起乘坐飞机回来的,难道他就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吗?”

  萧媚媚娇躯再次颤抖,摇了摇头。

  夜星辰咯咯娇笑:“我明白了,凌云现在不相信你。”

  萧媚媚芳心一震,艰难答道:“是。”(未完待续。)

看过《龙皇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