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针不是打了吗?

  “一条输液通道哪里够,再打一条,休克要抢救。”叶医生非常有根有据地说,“她拿来的血不能用,哪里知道是不是这个病人的,出了事变成我们医院的事能得了。”

  听见对方这话,谢婉莹进一步保证:“我愿意以我的性命来担保,这个血绝对是这个患者的。”

  “我不信你的任何一个字。其它医院做的检查我们医院不认的,检查必须全部重新做。”叶医生对她说话越来越不耐烦,“你老师没有教过你吗?你留在这里扰乱了我们的急诊工作秩序。”

  不是所有医学前辈像国协的老师心胸开阔的。现在这个叶医生显然是一点他人的意见都别想听进去的。

  谢婉莹只得站到了边上,双眼盯住冬子妈妈的脸。病人的面色越来越差了,叫她挠心挠肺。病人这样的情况属于抢救应该多人来帮忙,可只有一名护士在找血管,说:“打不上针,叶医生。”

  和谢婉莹说的一样休克了哪里能打得上。叶医生吩咐:“叫蔡医生来,他应该会静脉切开。”

  “蔡医生不是实习生吗?”护士疑惑。

  “他毕业后要留在我们医院icu的了,不怕。”叶医生答。

  没会儿,跑来个戴眼镜的年轻医生,年纪比谢婉莹大几岁,胸前挂着实习生牌子。

  “是你叫我给伤者做静脉切开吗,叶老师?”走来的蔡医生,吃惊地问叶医生下达的指示。

  “是,你给她做。你刚在外科轮科学习过的,赶紧做。这是休克了的病人,你不做,她要死了。”叶医生给他抛下这话,回去给自己的病人治疗了。

  接到上级命令,蔡医生的面上全是慌乱,显然静脉切开这个技术他没有掌握到没自信。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