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太乙 > 请假

  时值八月,正午时分。

  天热的让人无法呼吸。

  叶家两个小厮,抬着粥桶,给五房送避暑的沙冰绿豆粥。

  穿越后花园,再过一处池塘,前方叶家五房的宅院。

  这池塘不大,只有三丈方圆,水深三尺,里面种满了出淤泥不染的荷花。

  边上,站着一个人。

  “喜子哥?那是谁家的小厮啊,傻的吗?这么热的天,在池塘边做什么?”

  新来的杂役小酒,忍不住问道。

  池塘边的是一个少年,大热天的转来转去,不时摆出奇怪动作,他口中不住的叨咕着:

  “十一,十一,十一……”

  老杂役喜子,看了一眼,说道:“傻伢子啊?”

  “小酒啊,你新来的记住了,那小子可不是什么小厮杂役,他是叶家三房的十七少爷,只是命不好,生下来据说神魂不稳,天生痴呆。

  后来大了,渐渐好转,但是也有些呆呆傻傻……”

  小酒点头说道:“叶家江字辈十七少爷啊?”

  “他爹三房老爷叶若水,有名的不管事,五个妻妾,十多个儿女,和这个儿子怕是一年都不会说上十句话。

  他娘亲偏心,对另外的少爷好,对他放任自流,根本不管。

  爹不管,娘不爱,还是个傻子,所以,他也不必修炼,天天放荡,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随着喜子的话语,小酒看去。

  少年,大约十三四岁年纪,身体纤瘦,皮肤白皙,面目清秀。

  但是一双眼睛,万分诡异……

  明明看的眼前池塘,却好像看到的是另外一个世界,小酒远远看了几眼,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全身发麻,直起鸡皮疙瘩,不敢在看了。

  猛然少年猛地冲了出去,大步跑起,好像在追逐池塘里面爬出来的东西。

  但是看过去,少年前方什么都没有。

  少年猛地奋力一扑,好像死死的压住了那个东西,小酒隐约感觉到那里有什么东西在挣扎,可是什么都没有。

  他使劲的揉了揉眼睛,最后确定少年身下,真的什么都没有。

  莫名诡异,让小酒心中出现无尽恐惧,这种看不到的,不能理解的,才是真正可怕。

  少年一下子倒在地上,然后在地上大条躺好,也不管地上干净埋汰,突然哈哈大笑。

  小酒忍不住身体颤抖起来,他看向喜子,却发现喜子一脸的笑意,好像看什么乐子。

  喜子感觉到小酒的恐惧,说道:

  “怕什么,他就是一个傻子!”

  “傻子有什么可怕的!”

  他大声的说着,好像在自我特意强调什么。

  小酒若有所思,不过听着喜子嘲笑,看着少年诡异动作,好像不再那么诡异,而是变得滑稽,恐惧感觉莫名消失,小酒也是跟着随着喜子嘲笑了起来。

  他忍不住说道:“他是傻的!我怕他干什么……”

  喜子哥悠悠的回答道:“是啊,最开始的时候,我看到他也怕,后来发现他是傻的,我就不怕了。

  不过,这个池塘,这两年除了他,没有人会到这里。

  其实想一想,也挺可怜的,本来出生叶家,天生少爷,一生享福,不愁吃穿,结果却是傻的,爹不亲娘不爱,这就是命啊!”

  “喜子哥,能不能作弄他一下?”小酒忍不住问道。

  “反正他是傻子,也没有人看到!”

  想到方才自己的恐惧,小酒有些恼羞成怒,想要报复一下。

  喜子死死的摇头,说道:“小酒,记住了,别看他傻,可千万别作弄他。

  这小子从来不承认自己傻的,平常也很正常,有点呆呆的,不过谁说他傻就和谁急,也不受任何欺负,打起人来不要命的。

  两年前,马房的马老七,看他傻作弄他,被他从背后一棒子打的昏迷三天。

  大房家三少爷他们作弄他,被他追着打,一个人打了一群人,将三少爷头都打破了。

  他爹虽然不管事,但是极其护短,谁也不能欺负三房。

  另外,他是傻的,打晕就打晕了,打破就打破了,不担任何责任,没有办法,从此再也没有人敢作弄他了。”

  听到这话,小酒呵呵讪笑了几句,不敢再看傻伢子。

  傻伢子爬起,还是忍不住大笑了三声,口中还是叨咕着:

  “十一,十一,十一……”

  “喜子哥,他十一,十一的再数什么?”

  喜子看着小酒,似笑非笑的说道:

  “呵呵,一会你就知道了!”

  在说话过程中小酒和喜子走远,傻伢子爬起看向池塘,还是有些莫名期待。

  不一会的功夫,小酒一个人悄悄的回来。

  他找个机会和喜子分开,过来找傻伢子,他不甘心自己被这个傻子吓到。

  来到这里,小酒看看四周,没有其他人只有他们两个。

  面带凶气,小酒来到傻伢子身后,傻伢子口中还是念叨着:“十一,十一,十一……”

  小酒口中低声说道:

  “一个傻子,竟然敢吓唬我!”

  “凭什么你是叶家大少爷,傻子都可以享福,我一辈子就是杂役,凭什么……”

  “推你入池塘,谁又知道是我做的?”

  “反正你是傻子,没有人会相信你的!”

  傻伢子突然看向池塘,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小酒也是随着傻伢子目光看去,他这一愣神,傻伢子突然一伸手,抓住小酒的头发,用力一拉一丢,噗通一声,小酒被傻伢子丢入池塘之中。

  跌落池塘,一身泥泞,小酒拼命的挣扎,幸好水不深,很快上岸。

  傻伢子看向他,突然笑着数道:“十二,十二,十二……”

  而在一边,喜子等一群杂役出现,都是哈哈大笑。

  “新来的真是好玩!”

  “都得掉一次池塘,才知道傻伢子的厉害。”

  “十二了,十二了!”

  “哈哈哈,乐死我了!”

  “十二了,十二了!”

  小酒目瞪口呆,这时候才知道人间险恶。

  而那边傻伢子已经转身离开这里,口中还是十二,十二的喊着。

  走出众人视野,傻伢子长叹一声,十二,十二,不再数了下去。

  没有办法,必须装傻,不然人们看到自己的行为,都会莫名感觉诡异恐惧,只有滑稽傻笑,只有装疯卖傻,他们才不会感觉到异常。

  今天收获不错,得到一道池塘灵气,加上早上采露得到两道灵气,三道灵气了,爽!

  不过,池塘今天不会再产生灵气了,回去休息吧。

  一路之上,确定四周无人,傻伢子口中唱着别人听不清的俚俗小调。

  “傲气面对万重浪,热血向那红日光……”

  到了这个世界,已经十三年了,最开始成人魂魄穿越转生婴儿身上,肉身无法承受,导致自己呆呆傻傻,无法控制身体,三岁才会走路,六岁才会喊娘。

  终于的熬到了八岁,身魂完全融合,终于身体正常,不傻了,自己却发现这个世界好难啊!

  老爹不爱自己,他不爱任何人,一年顶天和自己见二三次,说话不到十句。

  娘亲也不爱自己,可能是因为小时候自己太呆傻了,哪怕好了,身体也是虚弱,不受待见,她只喜欢自己的弟弟,对自己没有一点关心和爱护。

  爹不亲,娘不爱,所有的修炼资源,基本没有,一切都要靠自己!

  自己的身体也不争气,体质太差,家族传承的《木叶凝元法》,其他人修炼一年,自己修炼五年也没有追上。

  但是没有人可以欺负自己,老子是傻子,惹我就打破你的头!

  “胆似铁打,骨如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我发愤图强……”

  唱着前世的歌谣,其实被人听到,叶江川也是不怕,在此世界赫然也有此曲,前世的《男儿当自强》在这里叫做《将军令》,每到佳节,社戏之中多有传唱,只是歌词不同。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太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