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千一百四十九章 凶手

第三千一百四十九章 凶手

  这次不同于上次,上次虽然是莫安小败撤退,可是吃亏的可是迪利特,这次没有了装备,又少了巴鲁鲁,迪利特的处境更加堪忧。

  特别是莫安感觉到自己的处境危险,更是打算拿出全部的实力与迪利特拼命。

  作为一个士兵,即便是退伍了,依然不乏骨子里的那股冲劲。

  下狠手!莫安已经动了,虽然他不是速度强化者,可是内力能够让他的动作瞬间达到阈值,利爪已经变色,空气发出撕裂声。

  迪利特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凌厉的攻击,可是相较于上次只是逼退,这次却让他感觉到死亡的威胁。

  迪利特抬起手挡在莫安的手腕处,明明自己的力量更大,可是为什么一触及对方的手腕,就感觉到一股刺痛感袭来。

  这是他最为费解的地方,每次只要与对方接触,不管是哪个部位,都像是针扎了一样,对方就是一个刺猬,碰也碰不得。

  莫安一招未尽,下一招已经接踵而至,迪利特被打的连连退后。

  爪、拳、掌、勾、指,每一种都是变化多端,让迪利特防不胜防。

  有时候明明挡住了一招,可是下一瞬莫安只要一个变化,迪利特就措手不及。

  两者的格斗水平,根本就不在一个级别上。

  “不好,大哥有危险……”

  巴鲁鲁立刻从角落冲出去,朝着莫安的背后射出一道寒气。

  这次莫安可是早有提防,一直都留意着各个角落的情况,如今看到巴鲁鲁动手,自然是瞬间做出反应。

  身形一闪,避开了巴鲁鲁的攻击,脚下再一蹬蹿出数米之外,直接落到巴鲁鲁的面前,对着巴鲁鲁便是一掌拍在心门,巴鲁鲁吐出一口血,整个人顿时萎了。

  “巴鲁鲁……”迪利特大急,可是下一刻莫安的爪勾已经掐住了巴鲁鲁的脖子。

  “将他放了!”

  “放了?放了他再让你们联手围攻我?都给我滚出来!你们设陷埋伏我,还不许我还击?”

  “你就是那个凶手吧?”迪利特凝视着莫安,如今既然已经被拆穿了,索性也不再隐瞒,直截了当的问道。

  “我还觉得你们是凶手。”

  “你还想狡辩?我们发现了凶手在凶案现场留下黑暗系魔力,这次的线下聚会,只有你懂得黑暗系魔力,你说不是你是谁?”

  其实迪利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只有莫安一个,他不过是在诈莫安。

  “呵呵……你好像搞错了,我不会魔法。”

  “放屁,安妮说过,那张魔法徽章是你的,而且魔法徽章上的光泽明显就是代表着黑暗系魔法。”

  “我们交手这么久,你见过我使用魔法吗?”

  “你的身上带着一种很奇怪的力量,让我每次都难以下手,那不是黑暗系魔法?”

  “蠢货,你不懂的力量,就是黑暗系魔法吗?”

  “你……”迪利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莫安推了把巴鲁鲁的背后,将他放开,冷冷的看了眼迪利特:“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我的面前贼喊捉贼,可是如果让我确认了你就是凶手,我绝对饶不过你。”

  莫安转身离去,迪利特脸色铁青的看着莫安的背影。

  这时候苏瑞等人才出来,迪利特有些恼怒的看着苏瑞等人:“你们刚才为什么不出手?”

  “巴鲁鲁太冲动了,原本我们可以等到更好的时机动手,可是他被抓住之后,除非我们彻底的开战,不然的话,也改变不了局势,反而会闹的更僵。”苍丽理所当然的说道。

  “而且他也不是凶手,他的身上的确没有魔力。”

  “不可能,那张魔法徽章的确是从他的身上偷来的,如果他不是魔法使徒,那来的魔法徽章?”

  “既然你能偷,他为什么就不能?也许是从其他渠道得来的呢?”苏瑞看了眼安妮说道。

  “也有可能是他的同伙的。”

  “他似乎没有同伙,我遇到他的时候,身边就带着一个小家伙,不到一岁,永远都是坐在他的肩头上。”

  苏瑞和苏澜心头俱都咯噔一下,暗叫一声不妙,他们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应验了。

  原本他们还存有一丝幻想,希望来的只是莫安一个人。

  可是这个希望最终还是破灭了……

  “不要再去招惹他们了。”苏瑞的脸色阴沉无比,严肃的说道:“我们走。”

  “什么?”迪利特皱了皱眉头,不解的看着苏瑞,苏瑞前后的态度怎么变的这么大:“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如果你要继续调查下去随你,反正我不想再招惹他们。”

  “他们?”

  “苏瑞,你是不是认识他们?”苍丽不解的问道。

  可是不管是苏瑞还是苏澜,显然都没有打算解释更多,转身就走。

  苍丽、宏蜿和阿黄虽然不明白,可是还是跟了上去。

  ……

  弗瑞痛心疾首的看着自己的同伴,满脸的痛苦与愤怒。

  “信安,到底是谁杀了我的兄弟奇拉?”

  信安目光闪烁的看着弗瑞,他本想从弗瑞的脸上看出一点端疑,可惜除了愤怒与痛苦之外,没有其他值得深究的东西。

  “不知道。”

  “那么你掌握的线索呢?”

  “没有线索。”

  “你告诉过我,你已经掌握了一些线索,已经指向了某个人的,你骗我?”

  “我需要你冷静一些,如果你造成了混乱,也许会让这次线下聚会就此崩溃,一旦其他的魔法使徒不再相信我,那么凶手很肯呢个趁机逃离线下聚会,现在只要维持线下聚会,让他们都安抚下来,才有可能找出线索。”

  弗瑞目光闪烁的看着信安:“那你保证,能够找到凶手。”

  “我保证。”信安肯定的点点头:“不过,这还需要你的配合。”

  “你说,需要我怎么配合,只要能抓住凶手,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我已经联系了警方,他们很快就会进入这里,到时候我们配合演一出戏,假意让你被警方带走,让凶手误以为你被当作嫌犯,你我一明一暗,找出凶手的蛛丝马迹。”

  “可以。”弗瑞毫不犹豫的接受了信安的提议。

  不多时,警察就到来了,又引来不少人的关注,而后弗瑞演了一出戏,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警方押解离去。

  众人都没想到,凶手这么快就落网了,而这个凶手居然就是先前叫嚣的最凶的弗瑞。

  虽然不少人都心存怀疑,可是这场闹剧最终还是以弗瑞的伏法而告终。

  警车带着弗瑞驶离街区,弗瑞坐在警车内。

  “两位,信安应该已经和你们说过了吧?”

  “是的,信安已经和我们说过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警察回过头看了眼弗瑞,然后回答道。

  “那能不能把手铐打开一下?”

  这时候副驾驶座上的警察突然将激光枪的枪口指向弗瑞:“很快你就不会介意这副手铐了。”

  “等……等下,你们要做什么?”

  前座上的两个警察都笑了起来:“蠢货,你还不明白吗?你是个麻烦,对信安来说,你是个大麻烦,所以你需要死。”

  弗瑞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他就是凶手?”

  “我不知道,我们只是完成他交代的任务而已。”

  激光闪过,射在弗瑞的额头上,弗瑞当场毙命。

  副驾驶座上的警察嘿嘿的笑了一声:“干这种话来钱真快,信安先生就是大方。”

  “可惜次数不多,如果每天都能接一单,那么我们就能成为大富豪了。”

  “废话少说,给信安先生回个电话,告诉他事情已经办妥了。”

  这两个警察显然不是第一次坐这种事,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在向信安汇报之后,便迫不及待的拿起座下的酒来庆祝。

  “你居然舍得把这瓶酒拿出来,真是难得。”

  副驾驶座上的警察笑呵呵的将酒分给搭档,突然,动作一顿,酒瓶掉在了车座上。

  “你看你,太不小心了,太浪费了。”

  驾驶座上的警察满脸的惋惜,可是这时候,副驾驶座上的警察开始呕血,大口大口的呕血。

  “怎么了?你怎么了?”驾驶座上的警察吓了一跳。

  突然,一支爪子穿透了副驾驶座上的警察,这个警察身体在微微的抖动着,眼睛已经翻白。

  这个景象可把驾驶座上的警察吓了一跳,猛的回过头,就见到一只怪物,一只狰狞无比的关务,挤塞在后车座上。

  “什么东西……”

  驾驶座上的警察立刻抽枪朝着这只狰狞可怖的怪物射击,可是激光射在这只怪物的表皮上,居然没有任何的效果。

  怪物撕开了安全网,警察无路可逃,惨叫着……车子坠落到地上。

  怪物从损毁的车子爬出来,然后重新化为人形,正是先前被射杀的弗瑞。

  天空中乌云密布,电闪雷鸣,这是灾难降临的前兆。

  不多时,暴雨倾泻而下,冲刷着弗瑞身上的血水。

  “信安,我该感谢你,你让我的嫌疑彻底的摆脱了,不会再有人怀疑我。”弗瑞看着远方的街区:“狩猎开始了。”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