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千零九十二章 影响

第三千零九十二章 影响

  “我的这只手,只为敌人准备。』天『籁小』说”白晨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随口道:“好了,我该去平息一下刚才的影响了,毕竟我想很多人都被我吓到了。”

  “那就快去吧,我也要去收集星矿,尽早准备好充足的能量。”

  说完,白晨就暂别了耶和华,白晨先来到许昌。

  许昌是曹cao的老巢,所以许昌也是非常的繁华。

  不过今日的许昌街头,似乎行人都有些异色。

  白晨漫步走到cao家府邸,至于守门的卫兵,根本就没现白晨进入曹府。

  不过,进到曹府后,白晨就听到前面大厅传来几声斥骂声,而那斥骂声正是曹netbsp;  白晨进入大厅中,大厅内的众人都是愣了一下。

  曹cao最先认出白晨:“白先生……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怎么外面守卫没通报?”

  “呵呵……我来的是不是不是适合?”白晨笑着看了眼众人,厅中一半白晨都认识。

  “拜见白先生。”厅中认识白晨的几个人,率先给白晨行礼。

  “别,我是来做客的,你们家主公都在这,别对我太客气了。”白晨笑着挥了挥手。

  曹cao大笑着:“白先生,请坐,今次怎么有闲情来曹某这做客来了?”

  “先不说我,你这是怎地?这两跪在地上的小子又是谁?”

  “这两个是吾儿,曹植、曹丕,你们两个愣着作甚,还不给白先生见礼。”

  白晨低头一看这两个年轻人,曹植和曹丕的年纪都与白晨一般大,而且他们的身份又尊贵,如今要他们对白晨行礼,如何拜的下去。

  不过曹植还是率先拱手稽礼:“曹植见过白先生。”

  “老大,你还愣着作甚?”曹cao看曹丕还在那迟疑,立刻低声喝道。

  “曹丕见过白先生。”

  “曹丞相,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我还未过来,便听到你声音?”

  “还不是他二人。”曹cao一提起这事,脸色顿时又阴沉下来:“算了,不谈此事了,你们两个,现在去准备晚宴,我要与白先生痛饮几杯。”

  曹cao显然是不愿意多提此事,估计是这两个儿子又给他找了什么糟心事。

  “唉……这两个不成器的小子。”

  “主攻莫扰,大公子、三公子都还年轻,难免有些气盛。”左边座上一个山羊胡的中年人开口道,不过那对三角眼却让白晨尤为注意。

  “让白先生见笑了。”曹cao苦笑的说道:“我们去后院聊一聊,如何?”

  “好,请。”

  “请。”曹cao看了眼自己的麾下文武:“你们先回去。”

  曹cao麾下的谋士与武将皆都行礼退下,白晨在曹cao的带领下,逛起了后花园。

  “白先生此次前来,应该是有事在身吧?”

  “先前的天相,曹丞相可有见到。”

  “白先生所言的是先前那尊天外神明现身?”

  “嗯,是我与那石姬交战,施展了一下神通,我怕会惊扰百姓,所以来与曹丞相说一声,也好安抚百姓。”

  曹cao倒吸一口凉气:“先前那尊神明是白先生所化?”

  曹cao的脸上写满了震撼,他完全没想到,白晨居然神通广大到如此地步。

  “是我。”白晨点点头道。

  曹cao苦笑不已,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白晨为何那么自信面对自己的八十万大军。

  有那等神通,恐怕只需要一巴掌,自己那八十万大军便要碾成血沫。

  还好自己没有意气用事,不然的话,估计自己就要彻底除名了。

  “可否告知白先生是哪路的神明?”

  “别问了。”白晨笑着摇了摇头。

  “是曹某多言了。”曹cao对白晨越的敬畏,心中暗中猜测,那等神通绝非寻常的神明,难道真如外界传闻的那样,他是盘古大神吗?

  “不知道那石姬现如今如何了?”

  “已经铲除了,倒是不用多虑,从此以后她便再也不能为祸天下。”

  “有白先生出手,那等妖孽自然是授,倒是曹某多此一问。”

  “曹丞相似乎近来状态不佳,莫不是又贪恋床地之事吧?”

  曹cao苦笑不已,他近来的确是精神不振,不过却不是床地之事,实在是事情太多了。

  “前些日子的那场洪水,让曹某损失惨重,我那两个孩儿又日日生事,我是为他们心累啊。”

  “他们怎么了?”

  “还能怎么的,还不是为了在曹某面前争宠,老大武勇,却有些刚愎自用,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吕布的身影,老三文采学识上佳,可是又持才傲物,多番顶撞老大,老大性子耿直,直接便动手打了老三,这才闹到我这来,唉……”

  说来,曹cao的基因确实强大,生的儿子个个都不凡,不过又全都不那么完美。

  “曹某一直在想,若是将来曹某真的打下了天下,会不会败在这儿孙手中。”

  “曹丞相想的够远的,这天下都没打下来,便想着江山后代。”

  “呵呵……这天下,曹某是要定了。”

  曹cao神色突然一定,突然带着几分严肃的眼神看着白晨:“白先生,可否求您一件事。”

  “你且说说看,我记得上次我答应过你,可以帮你办一件事的。”

  “求白先生救救奉孝。”

  “郭嘉吗?他该有此劫……”白晨沉吟半饷:“曹丞相,你当真要用这个机会吗?”

  “是,奉孝与曹某肝胆之交,如今奉孝性命垂危,曹某实在不忍……”

  曹cao很少会真情流露,上次许褚战死,曹cao难得的大哭,而曹cao虽然没那么激动的反应,可是曹cao眼中真挚眼神却绝对做不了假。

  曹cao从先前就感觉魂不守舍,多半便是因为那郭嘉的缘故吧。

  “行,他不会死。”白晨点点头回答道。

  听到白晨的回答,曹cao整个人都吁了一口气。

  他对孙策的事情非常清楚,当初孙策被自己派出去的人行刺,几乎已经命在旦夕,白晨一句话,便让孙策从鬼门关前拖了回来,所以曹cao对白晨更是信服,再加上白晨先前展现出的神通,更是他没有半点怀疑。

  “我该走了。”

  “先生这便走了吗?不多留几日?”

  “我还要去江东那边,我估摸着他们那边也受惊不小,改日再来曹丞相府上做客。”

  曹cao苦笑的点点头,知道白晨向来对他们两家公平。

  既然来了这边,那么江东那么肯定也会去。

  “那曹某也不留白先生了。”

  “告辞。”

  说完,白晨便消失在曹netbsp;  “果然是神人啊……”

  就在这时候,花园外突然冲进来一个下人:“丞相……丞相,喜事……喜事啊……”

  “何事?如何慌不择路?”

  “郭大人醒来了,他醒来了。”

  “哦?奉孝醒了?太好了……”曹cao心中却猜到了,多半是白晨的手段,心中更是大定。

  白晨在下一刻来到建业,可是刚一进门,便见孙策、孙权,以及孙家的一众谋臣武将,齐齐的朝着白晨行礼。

  “孙家上下,拜见盘古大神。”

  就连大乔也跪在白晨的面前,白沉满脸的惊讶:“你们怎知我来了?”

  “白先生先前从街头走过,正好被孙家的细作看到,所以我等先一步收到消息。”大乔回答道。

  “都起来吧,我不喜欢别人跪在我的面前。”

  孙策看向白晨的时候,眼中充满了复杂。

  “孙将军,你可做好准备了?”

  “孙某答应白先生的事情,必不会食言,近日已经将职权移交仲谋了,也请白先生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

  “自然记得,这次来,便是兑现那承诺的。”白晨将一枚戒指丢给孙权:“这戒指能救你三次性命,不过你若是寿终正寝,就没用处了,可以将戒指代代相传下去,只要是你们孙家的血脉,皆可使用戒指。”

  “多谢白先生厚恩。”

  “不用多礼了,我们是公平的交易。”白晨淡然说道。

  “大哥,这戒指不应该归我,应该属于你。”孙权虽然接过戒指,却没有戴上,而是转交给孙策。

  “给我拿着,以后你便是我们孙家的主事,你的性命比我重要。”孙策虽然已经放下职权,不过那气势依然没变,依然带着训斥的口吻说道:“你以后做事思考,不要被自己的一时冲动左右,要先考虑我们家族。”

  “孙仲谋,你不用为你大哥大嫂担心,他们两人会平平安安的度过百年。”

  “多谢白先生。”

  有白晨的承诺,孙权更是放心,这世上恐怕没有什么东西比白晨的承诺更宝贵的了,既然白晨做出承诺,那自己也不必再为他们担心。

  “对了,孙将军可记得那个给你我传口信的那个细作?”

  “我不知道他的身份,这传口信的事情都是交由亲信处理,白先生怎么问起这事?”孙策不解的问道。

  “我上次再遇到他,他因为那场洪水,伤了身体,现在过的并不好过,孙降价可不要亏待了他。”

  “白先生说的是。”

  “若是要天下归心,便别忘了给你们孙家流血流汗的人,我话就说到这里,你们都是聪明人,不需要我再多说了,他日有缘再见。”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