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千零七十三章 鸽子

第三千零七十三章 鸽子

  莫兰知道躲不掉,这时候如果再遮遮掩掩,可能就看不到明

  “石姬知道如何培养更多的蠦,6压想要石姬用蠦来席卷天下,6压想要蠦来重塑天下。”

  “把它弄出来。”白晨说道。

  “什么?”

  “把他身上的蠦弄出来。”

  “唯一能够禁锢蠦王的金琥珀已经没有了,如果这时候将蠦王从他的身体里拿出来,蠦王就必须找个宿主来寄生。”莫兰颤抖着声音说道。

  白晨的这个要求让她感到为难,白晨和他身后的那三个年轻人显然不会是宿主,这里除了白鹤就是自己了。

  难道他想让自己变成那个宿主吗?

  “你……你要让我变成宿主?”

  “别想那么多了,我还要你把蠦王送到石姬的手上呢。”

  “你还要我把蠦王送去石姬的手上?”

  “是啊,我突然现,你用来欺骗这只大白鸟的计划,似乎挺靠谱的。”

  “你真的不会让我变成宿主?”

  “如果你再和我废话,我会成全你。”

  莫兰连忙动手,对着白鹤施展了一个法印,白鹤的脸部突然鼓起,紧接着一个黑光破开白鹤的脸皮,朝着莫兰飞扑过去。

  就在这时候,一只手抓住了那个黑光,白晨已经将蠦王抓在手中。

  不过下一刻,蠦王居然穿透白晨的手,依旧朝着莫兰冲过去。

  白晨露出一丝惊奇之色,蠦王并不是真正的穿破白晨的手,而是如同灵魂穿墙一样的方式穿过去的。

  如果换做是一个灵魂,是绝对不可能穿得过白晨的手掌的,可是这只蠦王却办到了。

  “救……救我……”

  莫兰吓得连连退后,白晨看这那只蠦王,即将扑到莫兰面前的刹那。

  白晨突然打了一个响指,莫兰感觉自己眼前一花,却现自己回到白晨的身边,那只蠦王扑了个空,又回头看向白晨。

  它似乎具有着一定的智商,在看了一眼白晨后,就放弃了将白晨视作它的施主,它又把注意力放到莫兰和白鹤的身上。

  不过白鹤和莫兰都距离白晨太近了,它思考了一下,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蠦王又将目光转向小乔、沐子鱼和关平三人的身上。

  白晨似乎是在思考着,蠦王已经朝着三人扑过去了。

  蠦王的攻击目标是关平,小乔和沐子鱼的护体真气虽然笼罩了关平,可是却毫无抵挡的效果。

  就在蠦王接触到关平的刹那,白晨瞬间醒悟过来。

  “原来如此。”

  白晨指向蠦王,蠦王已经扑在关平脖子上,却怎么也钻不进去。

  白晨指头一收,蠦王瞬间就被白晨拉回到了面前。

  莫兰惊疑的看着白晨,她虽然知道白晨很强大,甚至是前所未有的强大。

  可是她觉得即便是白晨,应该也无法收服蠦王。

  毕竟蠦王是无形无质的,任何的攻击都对它无效。

  可是白晨却再次颠覆了莫兰的想法,蠦王被白晨拉到了面前,一个看不见的罩子将它禁锢着,蠦王不断的冲撞那个看不见的罩子,却怎么也撞不开。

  蠦王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无形无质,只不过它是在获得第五性后,本体夹在了位面的夹层之中,所以肉眼可以看的到蠦王,却接触不到它。

  不过,当它要钻入宿主体内的时候,它还是会现形。

  当然了,只要知道了其中的道理,要捕捉它就不再是难事。

  白晨伸出指头,蠦王停靠在白晨的指尖上。

  莫兰惊奇的现,蠦王居然没有攻击白晨。

  难道就连妖虫这种几乎没什么智慧的东西,都会惧怕这个凡人吗?

  突然,蠦王毫无征兆的炸裂掉,莫兰愣了一下。

  她不明白白晨怎么把蠦王杀了,他先前不是还说要将蠦王给石姬的吗?

  不过,更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蠦王的残躯居然又开始生长,然后恢复成了蠦王原本的样子。

  莫兰脸色再次一惊,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白晨。

  起死回生?这可是越了法术的范畴。

  哪怕是一只虫子,这也是相当的不可思议。

  “好了,随便找一块琥珀。”白晨指尖一弹,蠦王落到莫兰的掌心中。

  “那……那我……我现在……”

  “怎么?你还需要在滨海城休息一日吗?”

  “不,我马上就出。”

  “去吧,不要让我等太久。”白晨挥了挥手,然后回过头看向白鹤。

  “阁下,我愿意成为你的仆人。”

  在见识到白晨的神通后,白鹤已经有些后悔,鲁莽的来找白晨了。

  白晨摇了摇头:“不用,你走吧。”

  “走?你放我走?”

  “当然,我们又没什么恩怨。”

  “多谢阁下的宽宏大量,他日必有回报。”

  白鹤喜出望外,正要转身离去,突然白晨又道:“对了,你叫什么?”

  “我叫白鹤。”

  “你也姓白?”

  白鹤脸颊抽了抽,他没有姓氏,他只是妖怪,哪里来的姓氏。

  不过这个人既然这么说了,他自然要顺着话接下去。

  “是啊,真巧。”

  “我讨厌姓白的,徒弟们,给我斩断他的手脚。”

  “什么……等等……你什么意思?”

  白鹤脸色大惊,只见小乔、沐子鱼和关平已经气势汹汹的上前来。

  “你说话不算数……你骗我……”

  “我不是在骗你,你根本就没资格让我骗,我是在耍你。”

  莫兰回头看了眼白鹤,眼中带着几分怜悯与讥讽。

  如果是自己的话,绝对不会在路上吃那么多人,让自己身上没有半点的血腥气味。

  不过莫兰显然没有去提醒白鹤,白鹤这一路上可以说是敞开了肚皮,见到人也吃,见到妖怪也吃,见到老人也吃,见到小孩也吃。

  “要杀我?你也配?”白鹤显然是打算殊死一搏。

  白晨已经笑着转身离去,背后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

  汪汪——

  白晨看了眼几只野狗围上来,白晨踹开其中一只:“上次给你们吃的,你们便记上我了。”

  那几只野狗还跟着白晨,围绕在白晨的身边,似乎知道白晨还会给它们吃的。

  白晨笑了笑,随手丢下一个血淋淋的东西:“算了算了,给你们,算我怕你们了。”

  白晨回到滨海城,刚进城门就见城门口窝着一人。

  那人浑身邋遢,也不知道多久没整理了,如今滨海城这样的乞丐不少。

  这个人和那些乞丐没什么区别,不过白晨还是多看了几眼这个人。

  “是你。”白晨突然停下了脚步,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人。

  这个人就是两次给自己传信的人,两次找到殷府的时候,都伪装成自己的亲戚。

  鸽子抬起头,愣了一下,也认出了白晨。

  白晨走到鸽子的面前,现他的双腿断了。

  白晨蹲在鸽子的面前,查看鸽子的身体:“怎么回事。”

  鸽子立刻用双手在地上爬着躲开白晨,白晨立刻就拉住鸽子。

  “干什么,你上次不是还说是我哥哥吗?”

  白晨直接把鸽子拖回到自己的面前,鸽子大叫:“你认错人了,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作为一个奸细,他虽然不知道自己为谁效忠,可是他还是知道很多规矩,养他的铁匠与他说过,在没有执行任务的时候,如果与一个知道自己身份的人接触,那么自己会死的很惨。

  虽说他现在已经非常惨了,可是他显然是没打算死。

  而鸽子更怕的是,白晨会杀了他灭口。

  “干嘛吓成这样。”

  “放了我,放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不会把那件事说出来的。”

  白晨满脸诧异,这人是把自己当作灭口的了?

  他以为自己是特意来找他,杀他灭口的?

  “咦,白先生,您怎么在这?”就在这时候,诸葛亮和关羽从城内出来。

  不过两人很快就现,白晨正拖着一个乞丐。

  “这是……”

  “这是我一个朋友,他似乎以为我是来杀他的,我与他还算有些渊源,打算带回去医治。”

  “哦,原来如此。”

  两人也奇怪,白晨怎么会和一个乞丐为难。

  不过他们倒是很好奇,为什么这个乞丐会觉得白晨是来杀他的。

  这其中想必是有什么误会,如果白晨要杀他,恐怕他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诸葛大人,快救我啊……他真的要杀我……我知道他的秘密,他想灭口……”

  白晨揉了揉额头,诸葛亮愕然的看着那乞丐,又看向白晨,苦笑不已:“白先生,这……”

  “算了算了,诸葛先生,这人你就代我照顾,这个丹药给他服下,可治愈他的双脚。”

  “好的,白先生。”

  白晨也不想强人所难,这个人既然对他有所提防,自己也无可奈何。

  既然他相信诸葛亮,那就交由诸葛亮照顾就是了。

  关羽与白晨点了点头,擦身而过。

  关羽一只手拉起鸽子,将他放到肩头。

  “这位小兄弟,你别闹了,你这身子骨要是摔地上,怕是半条命都没了。”

  “你们要替那人杀我吗?”

  “放心吧小兄弟,白先生没打算杀你,我们更没打算杀你,白先生若是要杀你,你焉能活到现在?”诸葛亮说道。

  鸽子还是不放心,不过关羽实在是孔武有力,将他背在背上,一只手摁住他,他连挣扎都挣扎不了。

  “你们真不是要杀我?”

  “要我说多少遍,我们不杀你,白先生是嘱托我们照顾你,我们也没胆杀你。”

  “诸葛大人,你可得保证,我可是您的子民。”

  “怎么,你还认得我?”

  “滨海城谁人不知道您,您对滨海城百姓可是有再造之恩。”

  “你与那白先生有何渊源,怎会觉得白先生要杀你?”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