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千零六十三章 反将

第三千零六十三章 反将

  眼前这只鹤妖嘴上说的漂亮,可是莫兰分明就从他那诚挚的眼神里看到了凶光。天籁小说Ww『W.⒉

  自己只要拿出6压珠必死无疑!绝无第二种可能。

  可是如果不拿出来,恐怕自己也很难脱身。

  “你是在怀疑本座的诚意吗?”白鹤低头看着莫看。

  “我凭什么信你?”莫兰直截了当的问道。

  “对本座来说,石姬也不过是暂时依附的对象,只要得到6压珠,本座就有足够的实力脱离石姬的控制,你应该也是如此想的吧,所以只要你将6压珠献上,本座并不一定非得杀你,可以将你收为下属。”

  白鹤说的很直白,可是莫兰还是不信白鹤。

  完全不同于白晨,白晨虽然杀气滔天,可是他一直以来都讲诚信,至少之前经历过的几件事,白晨都未曾食言过。

  可是眼前的这只鹤妖不同,莫兰对他一无所知,更重要的是,他与自己一样,都是石姬的下属,想要脱离石姬的掌控,哪怕是有6压珠,也不是朝夕之间便能做到的。

  如若不然,自己在获得6压珠的时候就可以明目张胆的背叛石姬了,即便这只鹤妖的修为比自己高,也不见得能够立刻脱离石姬的控制,而在这之前,他要想保守这个秘密,那就唯有杀了自己。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本座一向不喜欢食言,只要你拿出6压珠,本座不介意收下你,毕竟你我的目的都是一样的。”

  “你最好信守承诺。”莫兰似乎动摇了,她伸手去自己的怀中摸了摸。

  白鹤双眼放着精光,当然了,他也没放松警惕,一直紧盯着莫兰,如果她有什么异动,那么白鹤将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

  这时候,莫兰掏出一块琥珀:“给你,这就是6压珠。”

  白鹤没见过6压珠,不过这块琥珀上的确散着强大的妖气。

  白鹤大喜过望的用喙接过琥珀,然后恢复成人身。

  “这个就是6压珠?”

  “对,就是这个。”莫兰点点头道。

  白鹤将这块琥珀拿在手上,放在眼前仔细的观看。

  突然,他现这琥珀之中有个小小的身影,像是一只虫子。

  白鹤瞬间感觉自己被欺骗了,暴吼道:“你骗我!”

  暴怒之下的白鹤,重重的捏着琥珀,没注意手上的力道,只听咔嚓一声,琥珀似乎被白鹤捏碎只。

  莫兰掉头就跑,白鹤正要追上莫兰,突然感觉一道黑光从琥珀之中射出来,直奔白鹤的面门而来。

  啊——

  白鹤来不及做出反应,就感觉那黑光钻入他的脸部。

  白鹤试图用手去将那个东西抓出来,可是那个东西一钻入他的脸上,就开始在他的脸上扎根,让他无法抓出来。

  白鹤心中大惊:“小贱.人,这是什么东西?”

  莫兰不敢回头,白鹤愤怒的追上莫兰,一把将她推倒。

  白鹤感觉到那个东西在他的体内肆虐,惊怒交加的白鹤连忙用自己的妖气将他包裹,可是他能够感觉的到,那个东西正在蚕食他的妖气。

  “蠦王!那是一只蠦王!”莫兰冷冷的看着白鹤。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白鹤不再是怒,而是恐慌。

  他当然知道蠦是什么东西,更清楚蠦王是什么东西。

  那就等于是凡人眼中的蝗虫!

  不过相比起蠦,凡人的蝗虫显然是不值一提。

  毕竟蝗虫充其量也只算是灾害,吃一些庄稼便是了。

  可是蠦却相当于灾难,对于任何一个妖怪来说都是如此。

  白鹤隐隐感觉自己的脸部有些难受,似乎半边脸都已经失去了知觉。

  蠦虫如果钻入活物的体内,它们就会开始疯狂的蚕食活物的生机,乃至一切力量。

  普通的蠦虫有三性,蠦王更为恐怖,蠦王具有七性,如果只是四性蠦王,白鹤自问还有办法将之驱除,如果是五性以上的蠦王,那么白鹤恐怕只能坐以待毙了。

  “这是几性蠦王?”白鹤咬牙切齿的看着莫兰,此刻的他恨不得将莫兰碎尸万段,可是他却不敢这么做。

  “六性。”莫兰冷冷的说道。

  “你,该死!”白鹤杀气腾腾的低吼道。

  自己居然被一个小妖怪算计了!

  白鹤做梦也没想到,莫兰居然胆敢算计他,而且还把他算计的如此凄惨。

  “你不能杀我!”莫兰见白鹤动了杀机,立刻就叫道。

  “不能杀你?为什么?凭什么?”

  “你若是杀了我,那你也死定了。”

  白鹤眯起眼睛,凝视着莫兰:“怎么?你能控制蠦王?”

  “我控制不了,可是有人能控制的了。”莫兰说道。

  “谁?”

  “那人就在滨海城,一个凡人。”莫兰回答道:“你若是去求他,他也许会帮你驱除蠦王,可是如果你杀了我,那你也死定了。”

  “凡人?你是说石姬的那个大敌?”白鹤惊诧的问道。

  “没错,就是他。”

  “这蠦王是他的?”

  “是。”

  “他将蠦王给你做什么?”

  “当然是用来暗算石姬的,不过却没想到用到了你的身上。”莫兰理所当然的说道。

  白鹤眼中惊疑不定的眼神,莫兰所言有些反常,可是再一想,似乎又有那么一些道理。

  莫兰既然也打算背叛石姬,那么她肯定会和石姬最大的敌人联手。

  那个人将蠦王给莫兰,让她来暗算石姬,这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那就是说,根本就没有6压珠这回事?”

  “当然没有,这是那个人故意放出的风声,就是引石姬上钩的,却没想到第一个上当的居然会是你。”

  “带我去见那人!”白鹤低喝道。

  “我还有其他的任务,不过你可以带着我的信物去见他。”莫兰打死也不想回去滨海城,不想再见到白晨。

  她可不想再去面对那个恐怖的人,至于白鹤,她只是打算坑白鹤而已。

  可是白鹤却不打算就此放过莫兰:“你若是不带路,我现在便杀了你。”

  莫兰脸色一僵:“我有更重要的任务,如果没有完成任务就返回滨海城,那个人会杀了我。”

  “放心,有本座在,除了本座,没有人伤的了你。”

  “哼,你现在自身难保,又如何护得了我?”

  白鹤恼怒之下,一把抓住莫兰的脖子,咆哮道:“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去去,我去。”莫兰现在是进退维谷,还没从白鹤的手上逃脱,又要回到那个恐怖的地方。

  白鹤能够感觉的到蠦王正在不断的蚕食他的妖气,可是驱逐又无法驱逐。

  而且五性以上的蠦王能够化虚,无形无质,五行不伤,若是再让它留在自己的体内,自己终有一日要被蠦王吸干妖气乃至血肉,最后连妖魂都难逃厄运。

  面对白鹤的相逼,莫兰现在也无可奈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白鹤的性格霸道,根本就不容莫兰反抗。

  莫兰在无奈之下,只能跟着白鹤一起返回滨海城。

  当然了,莫兰也一直在寻找着逃跑的机会。

  可惜,白鹤看的实在太紧了,根本就不给她逃跑的机会。

  莫兰有任何不轨的举动,也都会招致白鹤的一顿毒打。

  “我听说那个姓白的凡人,手段高明,神通广大,就连石姬都拿他没辙,可有其事?”

  “是有些许手段,此人是以武入道,所以近身格斗,怕是无人能出其右。”莫兰很认真的回答道。

  “仅此而已?”白鹤却是有些不信。

  如果只是以武入道,近身格斗的确是强悍,不过以他们这等修为,只要远远的丢个法术,怕是对方的武艺再高,也要束手就擒。

  “我所见的仅此而已,石矶娘娘其实也没有真正的和姓白的交手过,不过石矶娘娘的一个身外化身曾经被姓白的斩杀,以石矶娘娘的谨慎性子,她根本就不敢与姓白的正面交手。”

  白鹤想起石姬的性格,倒是符合莫兰所说。

  石姬做什么事情一般都是让手下去办,很少会亲力亲为,甚至就算是面对他们这些心腹手下,也都是以身外化身传达指令,从来没有以真身示人,由此可见石姬已经小心到了何种地步。

  不过白鹤还是不放心,又瞥了眼莫兰。

  “你说若是本座与那姓白的放对,孰强孰弱?”

  莫兰几乎想都没想,脑子里已经有了答案。

  这还用问么,管你何等修为,在那人面前也都没用。

  你便是有翻江倒海的神通,若是与那人对上,也是十死无生。

  当然了,莫兰现在却不能把话说全,如果说白了,反而会吓走白鹤,可是若是说的不尽又会引起白鹤的怀疑。

  白鹤这些日子来的多疑性格,莫兰也已经多次领教。

  “我未曾见过姓白的全力出手,所以也不知道他有多厉害,不过比我厉害是肯定的。”

  “废话,你这种小妖怪,有些手段的人对能将你镇压了。”

  “小女子的修为是低,也看不出上人修为,所以也无从比对。”

  “听闻那姓白的与殷家有些渊源,可有此事?”白鹤似乎又谋划起了殷家,他自己心底也没底,打算着拿殷家人做质子。

  莫兰心头一惊,那姓白的是和殷家人有渊源。

  如果白鹤真拿殷家人做质子,莫兰敢打包票,他必死无疑。

  当日6压就是拿了殷家人,这才招致杀身之祸的,如今看来白鹤也要重蹈覆辙。

  而自己作为帮凶,这次怕是真要在劫难逃了。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