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千零五十六章 凶意

第三千零五十六章 凶意

  众人朝着苏妲己所指的道路前进,白晨和苏妲己走在最前面。

  耶和华属于有自保能力,不过没这个胆子和实战经验,所以白晨让他走在最后。

  虽然耶和华并不能给众人断后,至少他有足够的反应速度来提醒众人后面的情况。

  就算他没有,他随身携带的装备有这个能力。

  不过就在众人没走多久,苏妲己突然停下脚步,紧接着众人就看到苏妲己突然双手一张,伸出了利爪,背后的尾巴也跟着露了出来,同时嘴里发出野兽一样的低吼。

  白晨的目光射向黑暗之中,只见在洞窟的深邃之处,正在慢慢的攀爬出一些怪物。

  这些怪物像极了先前隆衫所指的梼杌,独角、似虎,身上有青铜盔甲,尾巴细长如鞭,它们悄然无声的从黑暗中攀爬而出。

  突然,白晨指尖朝着上空一弹,只听啵的一声,一只梼杌掉到了众人的面前。

  众人还来不及做出反应,苏妲己已经先一步杀入黑暗之中。

  紧接着,众人便听到黑暗中传来野兽的豪声,还有一些奇怪的声音。

  “好狂野的女人。”耶和华忍不住叹道。

  正当苏妲己激战之时,突然前方传来一声轰隆隆的声响,一个巨大的头颅从前方的洞窟中伸出来。

  那是一个巨大的梼杌头颅,不过因为它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它的脑袋在狭窄的洞窟中并不能很好的伸展。

  苏妲己正打算出手之际,下方猛的爆发出更加猛烈的气息,只见一道白光破开黑暗,就如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刃,斩破了黑暗一般。

  可是又在下一瞬消失不见,再看那个巨大的梼杌头颅,已经只剩下一个血窟窿。

  可怕的力量贯穿了它的头颅,贯穿了它的身躯,瞬间夺走了它的生命。

  那只梼杌已经失去了生机,苏妲己看向白晨,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那只巨型梼杌若是在自己没有渡厄之前遇到的话,绝对不可能战胜。

  而即便是现在的自己,遇到了这种上古凶兽也不见得能够轻易取胜。

  可是白晨却只用了一招,便将那只梼杌斩杀了,用血淋淋的方式,轻描淡写的方式斩杀了。

  “我们没太多的时间。”

  如果是正常的探索,白晨不介意在每一个遇到的危险前消遣一下,不过这次白晨的目标很明确,救人。

  救人是赶时间的活,白晨不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因为自己的散漫而造成本可以挽救的伤亡。

  苏妲己回到白晨的身边,显然,她也感觉到了白晨今天的气势有些不同。

  众人来到那个被杀死的大型梼杌面前,白晨推开梼杌的脑袋,来到了一个较大的空间内,这个空间非常大。

  很显然,众人现在已经进入了山腹之中,毕竟殷府也不可能在地下挖出这么大的空间,不然的话殷府估计现在已经塌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从对面的出入口处,开始陆陆续续的钻出一只只大型的梼杌,每一只都和白晨刚刚杀死的这只梼杌差不多大小。

  或者说这些梼杌才是正常体形,而先前遇到的那些梼杌,还只是幼体。

  苏妲己看到这些梼杌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

  不愧为上古凶兽,每一只的身上都散发着残暴的气息,还有它们的可怕力量。

  换做是苏妲己,恐怕任何一只都要费尽全力才能战胜,更不要说已经有十几只梼杌从对面的入口处钻进了。

  不过这时候对面又出现了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妖,莫兰。

  那些梼杌没有攻击她,而她对于白晨等人的到来也感到惊讶,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等人,似乎是有些犹豫。

  “莫兰!是你搞的鬼!?你想找死吗?”苏妲己大喝一声,厉声质问道。

  莫兰眉头一拧,露出不快之色:“杀光他们。”

  说完,莫兰转身就走,那些梼杌似乎听从了莫兰的命令,开始朝着白晨等人包围过去。

  苏妲己看向白晨,同时再次伸出自己的利爪,如果白晨这时候说要她帮助的话,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毕竟被这十几只梼杌包围,任何人都会感觉到压力。

  不过白晨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苏妲己的身上,而是紧紧的盯着对面出入口深处,那个即将消失的莫兰。

  “莫兰!我让你站住!”白晨低喝一声,声如箭矢的射向黑暗。

  莫兰本来已经打算离去,可是听到白晨的声音,脚步不由得顿了一下。

  莫兰有了那么刹那的犹豫,不过她最终还是再次迈开步伐。

  就在这时候,白晨的声音再次传来:“再往前走出一步,你就死!”

  莫兰打了个冷颤,回头看向白晨:“你首先要面对的不是我,而是这些梼杌,你觉得你能在这么多的梼杌中活下来吗?而且……你以为只有这么一点点的梼杌吗?”

  白晨迈开步伐,朝着对面的出口走去。

  一只梼杌已经迫不及待的扑向了白晨,可是白晨头也没扭,只是随手一扫,那只梼杌被拍在了石壁上,瞬间变成了一滩肉饼血沫。

  吼吼——

  一声声惊天动地的咆哮,白晨击杀它们的同伴,并没有给它们带来恐惧,反而激起了它们的凶性。

  所有的梼杌都在瞬间发动了攻击,可是下一瞬,所有的梼杌都在瞬间如同黑暗中绽放的花朵一般,瞬间的绽放出最为鲜艳的血之花。

  所有人看到此情此景,脸色都变了,惊恐与诧异。

  这是怎么做到的?

  白晨没有任何动作,这些梼杌就在瞬间炸裂。

  难道他已经强大到,只凭意志就能杀死敌人吗?

  难道只凭意志就能杀死任何敌人吗?

  莫兰看到此景,同样脸色大变。

  她知道白晨有多可怕,可是这次,白晨再次刷新了她对可怕的认知。

  而更让她惊恐的是,白晨正朝着她走过来。

  莫兰立刻指挥着周围的梼杌:“挡住他,拦住他……杀了他……”

  身边的几只梼杌听到莫兰的命令,立刻争先恐后的钻入入口。

  可是下一瞬,莫兰突然被一股炙热的鲜血泼的浑身湿漉漉的,从头到脚都被鲜血染红了。

  那几只争抢着要钻进入口的梼杌,此刻已经失去了生命,它们的身体也如先前的同类一样炸裂。

  一支大手掐住了莫兰,将她提到了半空中。

  “人呢?殷家的所有人,全部给我交出来。”白晨的声音就如严冬里最为寒冷凛冽的风。

  莫兰感觉冷意从脚心升起,袭遍周身头骨寒意。

  她能够感觉到杀气,那杀气就如利刃一般,刺入她的皮肤,刺的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传来剧痛。

  没有什么比面对着这种杀气更痛苦的事情了,哪怕是石姬,都未曾让她如此恐惧惊慌。

  莫兰已经听到了自己的脖子将要被捏碎的声音,那声音还伴随着窒息与痛苦。

  “白先生,先别杀她,至少在她把事情交代清楚之前。”

  这时候苏妲己传来的声音,对莫兰来说就如天籁之声。

  莫兰被重重的丢在地上,不断的粗重喘息着,体内妖气断断续续的,难以在短时间内平复下来。

  白晨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恢复平静:“殷家的人呢?不要再挑战我的耐心了。”

  “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找到他们,而这并不能拖延你死亡的时间。”

  莫兰感觉到,白晨是真的动了杀机。

  “莫兰,告诉我殷家的人在哪里,我可以为你担保,我保证白先生不会伤害你。”殷家老夫人走到莫兰的面前,平静的语气说道。

  这时候对她来说,殷家老爷和孙儿孙女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莫兰做过什么,都不再重要了,对一个老人来说,最痛苦的事情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她不想去报仇雪恨,不想去追究莫兰的所作所为,她只求家人团聚,仅此而已。

  莫兰听到殷家老夫人的话,已经有些动摇了。

  显然,殷家老夫人的话比在场任何一个人都要可信,她不会骗人。

  不过在没听到白晨的承诺之前,她还是不敢开口。

  莫兰看向白晨,白晨沉吟了半饷,殷家老夫人求助的看着白晨。

  “老夫人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既然老夫人这么决定,那我就听老夫人的,我可以保证不伤害你。”

  “也不会通过任何借口封印我?”

  “我保证。”白晨点点头。

  “那颗陆压珠也不会夺走?”

  “你拿走吧。”苏妲己说道。

  “他们就在下层的金殿之中。”

  “那么你呢?你在这里又扮演什么角色?还是说这一切根本就是你谋划的。”

  “我没做过什么,我只是恰好拿着陆压珠。”莫兰回答道。

  “是这样的吗?”

  “也就是说,你不受这些梼杌的攻击,并且还能控制它们,是因为你拿着陆压珠是吗?”

  莫兰不由得又紧张起来,白晨的这个问题让她担心,白晨想要收回陆压珠。

  “是。”

  “那么是谁控制这些梼杌抓捕殷家的人?”白晨问道:“如果没有人控制的话,以这些梼杌的凶性来说,它们应该会直接杀死闯入这里的人,而不是抓走他们。”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