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千零四十八章 风暴来临

第三千零四十八章 风暴来临

  “石矶娘娘,那些凡人如此放肆,不如就让我们将他们吞了吧。”

  在石姬身前围绕着十几个妖怪,这些妖怪个个奇形怪状,大部分都是已经化形了,可是还保留着妖怪的特征,少数几个则是完全变成人的样子。

  石姬的脸色阴沉,放眼望去,目光落在一个白衫书生模样的手下身上:“白鹤,你觉得呢?”

  这个叫做白鹤的妖怪双手负背,显得有些高傲。

  “这就要看娘娘的计划了,如果娘娘所为的就是那些低品的奇花异草,那我们便替娘娘杀掉那些凡人便是了,如果娘娘有更加庞大的宏愿,那些奇花异草让那些凡人采摘就采摘了。”白鹤淡然说道。

  石姬在乎的不是那些被孙策采摘的奇花异草,而是这口气咽不下去。

  “娘娘若是咽不下这口气,那便派几只还未化形的同胞出去,杀些许凡人就是了。”

  “也罢,就依你。”石姬想了想,现在的确不是和孙策翻脸的时候。

  石姬现在也不愿意闹的太僵,因为她大部分的精力都落在瀛洲岛上,要控制这么庞大的仙岛,所需要的法力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如今还要面对即将到来的天灾,石姬也分不出更多的精力。

  白鹤点点头,态度温文尔雅的回应,让人产生了一种错觉,他就是这样一个温文尔雅的书生。

  可是周围的几个妖怪,全都下意识的与他拉开一段距离。

  这位白鹤道友可不是表面看起来这么温文尔雅,他可是最好肉食,而且是一个非常注重饮食的妖怪。

  不管是人还是妖,他都喜欢,并且他喜欢研究各种吃法。

  蒸炸烤煮都只是普通的选项,还有各种让妖怪都会感觉到毛骨悚然的吃法。

  周围的那些妖怪已经开始为那些凡人祈祷了,如果换成他们,最多就是杀一些人。

  可是如果换做是白鹤的话,他的手段就会让所有人都感觉到血腥了。

  很快,白鹤就领着十几只没有化形的妖怪,出现在人群中间,并且毫无征兆的展开了屠杀。

  对于那些普通人来说,他们何曾经历过这等恐怖的事情。

  这些妖怪个个都是凶残嗜血,杀起人来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怜悯。

  转眼之间便有上百人丧命,而这场骚乱很快就引起了孙策的注意。

  “大胆妖孽!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孙策身边的老头立刻就冲上前去,还有老头的徒子徒孙也跟着上前去降妖伏魔。

  孙策也立刻去调动自己的兵马,很快兵马就赶到了现场,双方展开大战。

  与老头以及其徒弟的合作下,总算是斩杀了一只妖怪。

  可是他们却为此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老头的三个弟子阵亡,孙策的人马则是损伤过百,还有两百多无辜百姓受到牵连。

  其余的妖怪则是轻松的脱困离去,临走前白鹤还警告了一番孙策。

  这也点燃了孙策的怒火,可是现在显然不是报复石姬的时候。

  毕竟这时候他们都还在石姬的地盘上,就算要撒野也要等事情都过了再说。

  因为这时候,他们已经能够从空中看到前方,一片浪潮朝着他们卷过来。

  浪潮?没错,就是浪潮一样的黑云,或者说是云潮。

  只要被云潮所覆盖的地方,立刻就变成黑色。

  在空中观看风暴和在地上感受风暴,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在空中可以更加清晰的感受到风暴蔓延的过程,也更加的真实。

  石姬在发现风暴到来后,又将瀛洲岛拉升到了更高的高度。

  而此刻在另外一边的滨海城,也在接受着暴风雨的洗礼。

  殷家都已经泡在水里了,不过现在还只是积水,还没有带来什么伤亡。

  可是如果继续这么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整个殷家都要被淹没。

  滨海城距离海岸线太近了,以至于滨海城承受了这场风暴最为正面的冲击。

  城内已经开始有建筑倒塌,并且还不是普通的平房,一些比较高大的建筑也在暴风雨中坍塌。

  “老爷,家里住不了人了,我们要想办法离开啊。”贺兰顶着风雨跑到殷廉的身边,虽然最近几日诸葛亮几次来府上,与殷廉以及白晨商议,他也听到一些内容,是关羽这场风暴的。

  可是在他看来,风暴再大又能大到哪里去呢?

  贺兰在滨海城也住了快二十年的时间,每年也都有一些很大的风暴,不过经过之后也就那样,滨海城还是滨海城,虽然造成了一些损失,可是却没有到生死时刻。

  贺兰毕竟是胡人,他的前半生都在草原上度过的,根本就不明白真正的风暴会是多惨烈。

  真正的超级风暴袭击,那可比土匪过境更恐怖。

  而此刻的滨海城,就是接受着一场超级风暴的洗礼。

  可是这次,贺兰是真正的体会到了恐惧。

  就在不久之前,他刚刚被一阵风墙甩飞出去。

  是真的把他甩飞,以他的身体素质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殷家的不少房屋都已经开始摇摇欲坠,就算是那几栋比较大的房子,屋顶的瓦片也已经被掀飞。

  现在屋内也没法待了,殷廉顶着风雨,狂风骤雨打的他的他眼睛都睁不开了,声音也是迷迷糊糊的。

  “啊……贺兰……你在说什么?”

  事实上,就连殷廉都低估了这场风暴的规模与强度,这次殷家的宅府恐怕都要受到不小的损伤。

  “老爷……我们是不是让府上的人……找个地方避一避啊,府里是待不下去了……”

  “哦……那要去哪里避啊……现在整个城都被水淹了……而且人出了屋子……出了屋子都要被吹飞……”

  “老爷……竹林吧……带人去竹林那里,那边的地势比较高。”

  “好……你去安排……”

  两人的交流几乎就是依靠吼来完成的,风势实在是太大了。

  “老爷,您也快点吧,就别收拾东西了……先去后院竹林避一下。”

  “好……好……我去通知白先生,你先去护着老夫人,先让她去竹林的藏书阁里避雨。”

  “那我就去了。”

  贺兰也顾不得行礼,匆匆来匆匆去。

  这风雨实在是太大了,殷廉撒丫子的冒雨跑着,好不容易到了白晨的院子,突然发现白晨的院子居然没有积水,而且完全不同于院子外面的狂风骤雨,殷廉一进入院子,就感觉像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清风细雨,彷如诗画中的景致一般。

  殷廉有些发愣,他产生一种错觉,是不是本来就是风雨小了。

  殷廉为了尝试自己的这个想法,又回过头朝着外面走去,这一脚迈出院子,一股狂风袭来,直接就把殷廉甩飞了数米之外。

  殷廉惨叫一声,重重的砸在地上,浑身都是泥泞。

  好在周围的高墙将风挡住了不少,不然的话指不定要把殷廉甩飞到哪里去。

  殷廉扶着墙站起来,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泥水沾的狼狈不堪。

  殷廉吃力的顶风回到院子口,刹那间,风势又小了。

  殷廉这才确认,不是错觉,也不是风雨小了,而是这个院子的风雨与外面的不在一个节奏上。

  “白先生。”殷廉撒丫子跑到白晨的门前,拍着房门大叫着。

  “进来。”屋内传来殷家老夫人的声音。

  殷廉推开门一看:“娘,您怎么在这?”

  “白先生说今晚有风雨要来,便让我来他的屋内避风雨,然后他自己跑没影了。”

  “哦……原来如此,可是这……白先生的这院子怎么与外面……与外面感觉完全不同。”

  “这是自然,白先生的手段又岂是你能揣测。”

  “那……那您要不要去后山……”

  外面基本上都已经被雨水积满了,殷廉也不知道这里到底安全不安全。

  后山的竹林和藏书阁毕竟还是地势高,再大的雨水肯定是淹不上去,虽然风大雨大,可是至少不会有性命之忧,就是会受点风雨。

  “不用了,白先生既然让我在这躲着,自然会庇护于我,你也别在这磨蹭,快点安置下人去,对了,白先生说你应该会找到这来,到时候让你把殷家的小孩子也喊到这来,别伤了他们。”

  “哦……好……”殷廉点点头,家里的小孩子不少,小孩子的抵抗力毕竟还是不如大人,如果让小孩淋一整个晚上的雨水,估计要生重病。

  这场风暴给殷家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不过也仅仅是麻烦而已,可是对于整个滨海城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一些地势较矮的地方,已经被彻底的淹没了,就算是城内,大部分的区域也都被淹没。

  而且上游的积水已经开始朝着滨海城涌来,许多人都必须待在屋顶上,承受着风雨的洗礼。

  街道已经变成了河流,城池变成了湖泊,几艘大船顶着风雨在街道上寻觅着。

  诸葛亮脸色苍白的站在甲板上,即便是他也不得不站到这外面来,因为不算大的舱内,全部都是婴儿,几个妇人在里面照看,其中一些婴儿是他们捞起来的,还有的则是连着他们的家人父母一起,而他们的父母现在也都站在甲板上。

  “大人,不能再捞人了……再上人就要沉船了……”救援队的人叫喊着。

  诸葛亮的脸色凝重无比,他只恨自己没找更多更大的船来,如今才发现,自己找来的这些船,根本就不够救人。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