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千零四十五章 暗语

第三千零四十五章 暗语

  在古代什么最赚钱?

  盐,不管是个人还是王朝,都对盐的利益趋之若鹜。

  而朝廷也因为盐的利益太大,而始终将盐拽在手中。

  私人若是贩盐,那就是死罪,与私铸钱币的罪名同等,可见在古代盐和钱币基本上已经划上等号。

  当然了,在清、明两朝,朝廷已经略微放开贩盐的门槛,会选择性的办法一些牌照给商人,允许他们贩盐。

  不过这个拍照都是有数量限额的,超过一厘一毫都要杀头。

  不过依然抵不过商人对于利益的追求,古往今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这口利益而丢了性命掉了脑袋,还连累了全族一起受难。

  当然了,在如今这世道,却没人去管这私盐利益。

  现在虽然还算是东汉末年,不过汉室未亡,可是就这么一个凌乱而且衰弱的朝廷,根本就没精力去管谁贩卖私盐。

  曹cao也不会去过问,对他来说,谁给他进贡的钱多,他就重用谁。

  因为现在的曹cao还只算是一个军阀,还不是一个统治者。

  他现在首先考虑的是如何赚取足够的军费,维持自己的八十万大军。

  所以在白晨提出这个条件的时候,其中一部分利润必然会流入曹cao的手中。

  这也意味着,从现在开始到天下平定之时,都将会是殷家的发财机会。

  当然了,贩盐需要极大的投入,而且如今各道都有不少的盐场,如果要贩盐的话,还需要极大的后助力,还要在盐的质量上有所提升,不然的话谁会买你的盐?

  “我的晒盐法不止是能够提高产盐的质量,同时还能够减少生产的工序与投入,可以说是一本万利的买卖,殷老爷若是答应我的条件,那么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诸葛大人则是写信给曹丞相,这个利润就你们三方分账。”

  殷廉自然是非常心动,在古代任何一个有想法的商人,都希望能够在贩盐上分一杯羹,可是这块蛋糕太大,也有太多人想要在上面咬一口,又能有几个人能够咬的动呢。

  即便是曹cao自己也贩盐,而且在曹cao阵营这边,但凡是贩盐的人,基本上都是不得好死。

  以曹cao的性格,当然不会容许别人与他争利。

  殷廉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白先生,您有把握说服曹丞相吗?”

  殷廉显然还不知道白晨的影响力,可是诸葛亮却非常清楚,如果以白晨的名义开口,曹cao绝对没有拒绝的可能。

  “白先生,可否以您的名义?”

  “不用以我的名义,只要与他说清楚利害关系即可,便说只要接受这个提议,那么他的利益不会少,反而能够霸占天下七成的盐利。”

  诸葛亮眼中闪过一道惊色:“真能霸占天下七成盐利?”

  “自然。”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

  诸葛亮苦笑着摇了摇头:“白先生当初又何必逼迫在下当这一城太守呢,若是白先生真有心,恐怕要恢复滨海城生机也只是一念之间。”

  “这次恐怕是逼不得已。”白晨同样报以苦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次的龙王怒非同一般,可能会席卷天下也不一定。”

  诸葛亮又是一惊:“白先生,您的意思是?这场灾难会席卷全天下?”

  他还真没听说过,什么灾难能够波及整个天下的。

  在他的知识范畴中,大部分灾难都只是一地的灾难,少有一郡的灾难,一州的灾难更少,至于一道的灾难,几乎就没听说过。

  可是白晨却说,这场灾难将会席卷整个天下,这让诸葛亮不禁紧张起来。

  “果真是乱世逢天灾,劫难重重百姓苦。”

  “白先生也不能阻止?”诸葛亮担忧的问道。

  “能,却不能,这是天的意志,我一个人能够对抗,可是却不是人人都可以对抗的。”

  “何意?”

  “这么说吧,比如说你是官,他是民,你欺负他,我为他出头,你惹不起我,所以暂时的偃旗息鼓,可是等我走后,你就十倍百倍的报复他,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这个解释明白,可是白先生的意思还是有点糊涂。”

  其实诸葛亮早就心里通透,只是不敢往深处去想。

  白晨话里的意思似乎是在说,他能够欺负老天,老天斗不过他,不过却能欺负一下他这样的凡人。

  如果真这么想,那就太可怕了,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老天都斗不过他……

  就在这时候,贺兰站到院子门口:“白先生、诸葛大人、老爷。”

  “何事?”

  “小人是找白先生,是门外有人找白先生,就是上次被白先生赶走的那人。”

  “白先生,是什么人找您?又被您赶走?”

  “呵呵……一个闲杂人,无关紧要。”白晨笑了笑回应道。

  “那便让贺兰将他赶走就是了。”

  “不用,我去见见他。”

  很显然,白晨口中的闲杂人,并不是那么的无关紧要。

  此刻殷府门外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散汉,一双贼目左右顾盼着,一看到白晨出来立刻就凑上前去。

  “白先生,我真的是您失散多年的兄弟,是真的,我没骗你。”

  “兄弟,你认错人了。”白晨依然微笑的回应道。

  “没认错,绝对没认错,当初我们家穷,所以娘就把你送人了,你没发现我们长的很像吗?”

  白晨微笑的摇了摇头:“没有。”

  “是真的,你看,我这还有胎记,你这手臂上也有吧。”这散汉拉起袖子,露出手臂,上面还有一些垢垢,不过的确是有一块暗红色的胎记。

  说罢,这汉子就要上来拉白晨的袖子,不过却被白晨一把推开。

  “好了,我说过,我不是你的兄弟,这里有几块碎银,你拿着花吧,莫要来找我了。”

  这汉子从地上捡起碎银,犹豫的看了眼白晨,然后就真的走了。

  一直跟在后面的贺兰看到如此情景:“先生,这人明显就是个无赖,您若是厌烦了他,我便去打断他的腿,保准他以后不会再来烦您。”

  “不用了,难得有个来和我攀亲戚的,由着他吧。”

  贺兰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依着白晨的性格,若是有人冒犯了他,轻则都是毒打一番,那个无赖已经来过两次了,怎么白晨一点都没有教训那无赖的想法。

  难道那个无赖真是他兄弟?

  贺兰心中胡思乱想着,不过白晨既然如此说了,他也不想多管闲事。

  那个贺兰口中的无赖,一离开殷家的范围,便收起了那散漫的目光,眼中射出一道锐利的光芒。

  很显然,他不是真正的无赖,更不可能是那位白先生的兄弟。

  只不过是因为他接到了任务,让他想办法将某些信息传给白先生。

  他不知道自己为谁效力,他是被一个铁匠养大的,给他取了个名字,就叫鸽子。

  不过从小铁匠便说他有效忠的人,可是至始至终都没有告诉他为谁效忠。

  他只知道一件事,当有一天,有人拿着信物与他见面的时候,他也将为那个人服务。

  铁匠将他培养的很好,至少在伪装这方面培养的很好,铁匠就让他当一个无赖,而他也很尽可能的让自己变成无赖。

  就在最近,有个人联系了他,然后让他想办法将一张纸条交给助在殷府的白先生。

  那张纸条他也看过了,可是就是看不明白上面写的是什么内容,他所充当的就是信鸽的作用。

  鸽子同样不知道那位白先生的真实身份,开始的时候,他还担心自己想出来的方法能不能奏效,不过那位白先生似乎读懂了他的意图,在第一次稍稍的遇到麻烦后,第二次就变得更加顺利。

  从小到大,铁匠教了鸽子不少东西,同时也告诉他,让他不要去探寻自己为谁效忠,终有一日,他的忠诚会换来丰厚的报酬,他只要尽忠的完成任务即可。

  这些任务不需要什么高超的技巧,只要会演就可以了。

  鸽子以前不明白这个道理,如今他明白了。

  回到家中,鸽子正捏着手中那几块碎银,心中倒是开始期待下次的任务,突然从袖口掉出一个纸条。

  鸽子愣了一下,拾起那纸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字:“交给你的主人。”

  那个白先生是什么时候塞到自己的袖子里的?

  自己给他传递消息,用的也是平日在街头混迹偷窃的本事,没想到那位白先生居然也会这招。

  鸽子迟疑着,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主人是谁,乃至与自己接头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对方会在不同的地方做暗号,然后将他的任务写在暗号的地方。

  而在另外一边,白晨也在拿着纸条看,这张纸条是那个无赖塞给他的。

  这纸条上的不是文字,而是暗语,也就是密码文字。

  在华夏的古代,密码文字就已经运用到了军事上,多是用在军事信息的传输上,为了确保军机不会外泄而使用的。

  山语经,纸条上只有这三个字,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横撇勾捺。

  这个时代的确是有山语经这本书,不过很显然这纸条上的三个字并非指这本书,而是应该拆分来看。

  山便是《山海经》,语则是指《论语》,经则是《黄帝内经》,而那些比划则是数字的代表。

  如果没有强大的知识储备和推衍计算,是无法看出这张纸条上的内容的。

  如果放在后世的话,只要解毒出山语经这三个字所代表的意思,还是能够通过计算机的计算,解毒出暗语内容,不过在这个时代恐怕没有人做的到。

  很快,白晨就已经解毒出了纸条上的内容,脸上露出一丝沉思。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