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千零四十四章 灾难前夕

第三千零四十四章 灾难前夕

  “谋这天下?”白晨沉吟了半饷,又道:“不好玩。天籁小说Ww』W.⒉”

  “这天下多少人想得到却无这机会,白先生却用好玩不好玩来回答。”诸葛亮苦笑不已。

  “那如果换做是你,你会想要这天下吗?”

  “我生来便不是做帝王的命,我是个臣子,做臣子与做君王是完全不同的,哪怕我成了一国之君,恐怕也只能做一个昏君。”诸葛亮苦笑的回答道。

  “是啊,每个人生来便已经注定了自己的位置,我也不是个当君王的人,何必强迫自己,而且还是做自己最不喜欢做的事情?为君者,需要心系社稷江山,又要操劳民生,又要担心天灾**,又要费心子孙后代,实在是太累了,我又何苦要自讨苦吃。”

  白晨顿了顿,又道:“看着曹cao和孙家争夺这天下,我只是觉得好玩,可是我又觉得,让他们如此争下去,苦的只会是黎民百姓,所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一些事情。”

  “天下太平就是他们最大的幸事,白先生有能力却不去做,实在是让亮有些失望。”

  “你又何必拿话激我,我若是插手其中,未必会是他们的幸事,历朝历代分分合合,如果我现在平定了天下,即便是给他们富足的生活,可是等我一走,这天下恐怕又要开始混乱,还不如便让这天下自己决出一个人皇。”

  “白先生要去哪里?”

  “不知道,反正这人皇我是没兴趣,谁爱做谁做去,再说了,江东孙家与曹cao两雄相争,这不就是一出千古难见的大戏吗,我又如何能破坏这出大戏。”

  “本来这出大戏还有刘备的一席之地。”诸葛亮感慨的说道。

  “对了,你和关羽的家眷都从刘备的属地出来了吗?”

  “已经来了,关将军的家属如今也暂时留在我的府邸中,刘备并无刁难,待我通知关将军的家眷,让他接走。”

  “关羽如今何在?”

  “我听说他在临近的地方找了个差事,隐姓埋名,当起了衙役。”

  白晨苦笑:“可惜了这么一员良将。”

  “这还不是白先生逼的。”

  “我逼的吗?我当日的愤怒你们又如何知晓,我不杀你与关羽,也不想杀你们,因为我觉得不管是你们的才能还是你们的为人,都有用武之地,可是你们自己咄咄逼人,路是你们自己选的,如今又要怪我逼迫你们。”

  诸葛亮低下头,没有去与白晨争辩。

  “可惜了……关将军如此良将,如今却意志消沉。”

  “当初曹cao说要去说服关羽,我还以为他能说动关羽。”

  “如今刘备尚与孙家联盟,如若关将军接受了曹cao的话,那就等于与刘备为敌,他日若是在战场上相遇,关将军又要如何自处?”

  “也是。”白晨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候,殷廉走了进来,他是听说诸葛亮来拜访白晨,这才主动来此,主要还是混个脸熟。

  毕竟诸葛亮如今也是滨海城的太守,殷家又是滨海城的大户,以后肯定是要打交道的,倒不如现在先拉点关系,将来也好说话。

  “诸葛大人,在下殷廉,可有打扰两位谈话?”

  “殷老爷说笑了,这可是您家,我是你的下人,他是宾客,如何能说打扰。”

  白晨笑着说道:“坐过来,一起聊一会天吧。”

  “恭敬不如从命。”殷廉也不推脱:“两位先前在聊什么?”

  “诸葛大人近日在为沿海海水退潮一事烦心呢。”白晨说道。

  “此事我也听说了,想来白先生与诸葛大人都不是海边生长的人吧。”

  “是啊,殷老爷有何见解?”

  “在下早年也曾经做过渔业的买卖,所以略知一二,若是说的不对,还请两位海涵。”

  “客气了,我们三人也非什么会谈,只是私下的交流,难免会有遗漏错误,殷老爷只管放心的说。”诸葛亮笑着说道。

  “一般海水潮起潮落都很稳定,很少会出现大范围的涨潮退潮,若是突然涨潮,那便是暴风雨将近,如果是无缘无故的退朝,那么很可能将有地动或者海啸生,不过这种灾难所引的涨潮与退潮也都是临时性的,不会持续很长的时间,可是这次滨海城周边海岸线的退潮,据说已经持续了十余日的时间,这显然非常不正常。”

  “那么殷老爷可知晓这是什么引起的?”

  “我曾经在一次海上跑商中,遭遇过一场非常恐怖的风暴,那场风暴来的极其突然,若非当时我们已经找到一座小岛避靠,恐怕两位就看不到我了,当时是我的一个老水手率先现不对劲,便就近找到了那座小岛的,我们当时在那小岛上躲了十天的时间,十天的时间里,小岛周围的海水开始不断的褪去,那是我此生都未曾见过的景象,那个老水手则是见过一次,他说那叫做龙王怒,而的第十日的晚上,风暴终于来临了,当时我们藏身的那个小岛所有植被都被连根拔起,并且风暴带来的海水也让海平面重新回升,若非当时我们藏身的是一个山洞,而是直面风暴的话,恐怕就真的在劫难逃了。”

  “你是说,这次的退潮也是龙王怒?”诸葛亮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了。

  “那次我们遭遇到的龙王怒,退潮持续了十天的时间,可是这次退潮的时间已经持续了半个月,我也不确定是不是龙王怒。”

  经过殷廉这么一说,白晨突然升起几分疑虑,一般很少有风暴会造成这么大的破坏力,不过却有一种灾难,即便是在二十一世纪依然成谜。

  那就是厄尔尼若现象,厄尔尼若现象会以各种形势生,起因不明,并且每次都会带来毁灭性的灾难,短的话十几年一次,长的话几十年生一次。

  在后世的98年那场巨大的灾难,给全球都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特别是当时作为展中国家的华夏,所带来的大洪水给华夏带来了万亿rmb的损失,而伤亡人数更是达到了数万人,更数不清的家庭流离失所。

  难道是厄尔尼若?白晨的心中升起几分疑虑。

  如果真的是厄尔尼若的话,那么白晨就不得不出手了,不然的话整个滨海城都将要被夷为平地,在这种级别的灾难面前,恐怕以这个时代的建筑工艺和科技水平,几乎没有人能够生还。

  曾经有科学家做过推测,厄尔尼若可能是地球本身的能量释放。

  这就好比是一个人的呼吸,吸气后就要呼气。

  厄尔尼若就是地球的呼吸,白晨对这个观点还是比较认同的。

  所以白晨无法做出更多的干涉,白晨也很少会去干涉自然灾害,因为自然灾害的生,都是顺应着气候的变迁,如果强行去干涉气候,那么很可能会引起连锁反应,甚至是引更大的灾难。

  这就像是火药,如果只是把火药洒在地上,只会燃烧起来。

  可是如果把火药密封集装在一个密封的东西里,那么瞬间爆炸所产生的危害将会是前者的数百倍乃至更大。

  “白先生……”

  “白先生……”

  殷廉和诸葛亮现白晨走神了,而且看他的神色不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两人连叫了两声,白晨这才回过神。

  “白先生可是想到了什么?”

  “我希望我的猜测是错误的。”白晨凝重的说道。

  “白先生,可是现了哪里不对?”

  “殷老爷,你说的龙王怒可能真的会生,诸葛大人,你最好尽早的做准备。”

  “白先生的意思是?”

  “这个时节本就是沿海地区风暴多时节,而且如果真的生风暴的话,很可能是空前绝后的一场大风暴。”

  诸葛亮和殷廉的脸色都是一震,听到白晨如此说,都不禁紧张起来。

  “那该如何是好?”

  “海岸线附近村庄的渔民都要撤离,不能让他们继续留在当地,不然的话必死无疑,而城内也要做好防范,同时还要组织起救援队伍,准备足够的船只和人员,等到风暴过后,立刻展开救援。”

  “啊……”

  白晨说的这些,在后世人看来,都是必须做的工作,可是放在这个时代,却成了苛刻的要求。

  如今风暴还没来,就让渔民撤离海边,那他们拿什么维生?

  再者说,如果风暴没有来呢?

  毕竟现在他们都还处于猜测阶段,还无法作准,如果把人撤走了,可是风暴却没有降临,到时候他这个太守也别当了。

  还有就是白晨说要组织救援队伍,古往今来也没听说过组织这种队伍的。

  救灾倒是有,不过很多就是依靠官府的安排,力度一般不会太大,更不会有专业救援队员。

  “殷老爷、诸葛大人,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哦?什么交易?”

  “殷老爷出钱,安顿那些迁移的居民,而我拿出一种新式的晒盐法,我的这种晒盐法可以比现在市面上流通的盐更高质量,投入的资金也更少,可以确保长期并且巨额的收入,这个收入除了一部分作为殷老爷的报酬,同时也作为滨海城的长期维稳资金,两位觉得如何?”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