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千零四十二章 辞别

第三千零四十二章 辞别

  殷家老夫人现,苏妲己在颤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渡劫,所以伤势未复的缘故。』』天』籁小说WwW.⒉

  只是,殷家老夫人现苏妲己的目光一直盯着白晨离去的方向。

  “太上祖母……您怎么了?”

  “没事……我没事。”

  苏妲己是真的被吓到了,便是上古那些大能,也不见得有如此通天彻地的神通吧。

  那种只身与天地对抗的手段,简直就匪夷所思,即便是截教与阐教的至高存在,也不可能做到这点,因为他们都还局限于这个天地之间,只要局限于天地之间,就不可能拥有越天地的力量。

  可是此人却特异于此,他居然能够与天地对抗。

  原本苏妲己觉得,自己只要羽化成仙,便能与白晨对抗,到时候那颗黑龙珠也不必还了,自己还能留下来,继续吸纳其中的龙元。

  可是现在苏妲己再也不敢升起这种想法,若是真的不还龙珠,那就和作死没什么区别。

  先前她听白晨说,他曾经屠过龙,苏妲己还觉得可笑,龙哪里是那么容易屠过的,古往今来,无数的能人强者存在,也不见有哪个真的屠过龙。

  而她也觉得,白晨的这颗黑龙珠也不知道是哪里寻来的,便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如今,她却现自己错了,如果真的被白晨遇到龙,白晨真有可能把龙给屠了。

  “先前的那一切你都见到了?”苏妲己侧头对殷家老夫人问道。

  “是,孙媳都见到了。”

  “你在过门之前也姓殷?”

  “是,孙媳是殷家远房。”殷家老夫人回答道。

  “难怪了,不过你这个远房,恐怕却是我最纯正的后代。”

  殷家老夫人能够看的到先前的种种神奇景象,也正说明了她本身的血脉非比寻常。

  第二天,滨海城的天气非常好,风和日丽,万里无云,就连海风都清淡了不少。

  虽然也有个别一两个百姓见到了昨夜殷家府邸的异象,不过大部分人都觉得是无稽之谈,所以并没有带来太多的传闻。

  殷家上下也有一些人见到了昨晚的异象,不过仅限于后庭中的那个巨大的黑色狐狸影子。

  所以也有一些传言在下人中流传,不过贺兰等一众人都把这些传闻给压了下来。

  至于白晨的院子,一般来说只要白晨没有起床,就绝对不会有人去打扰白晨,没有人敢去打扰他。

  白晨每天都是睡到日上三竿,然后便是给殷府的小孩子上课,然后就是去藏书阁看书,又或者是与人闲聊打时间。

  “白先生,这是您的龙珠,如今便归还与您。”苏妲己如约的将龙珠送还到白晨的面前。

  白晨接过龙珠,拳头大的龙珠在白晨的手中,散着异样的光彩。

  突然,白晨手中力道一加,龙珠被白晨捏碎。

  “啊……白先生,您这是……”苏妲己满脸惊愕的看着白晨。

  此等绝世珍宝,白晨居然这么轻易的碾碎,实在是太不可理喻了。

  “此物对我已经没用了。”白晨淡然说道,手中一扬,龙珠化作的粉末随风飘散:“我来滨海城后,引了滨海城不少骚乱,如今用这龙珠最后的灵气归入滨海城的天地之中,也算是对这座城池这里百姓的一点补偿吧。”

  “白先生倒是宅心仁厚。”

  “宅心仁厚?我杀过的人,恐怕是这滨海城的百倍千倍,你还觉得我是好人?”

  苏妲己当然也只是恭维,所以只是笑了笑:“白先生,您可想对付那石姬?”

  “哦?你有办法?”

  就在这时候,贺兰找到白晨,不过他看到苏妲己在场,先是向苏妲己行礼:“拜见太上祖母。”

  “嗯,你有事找白先生,你先说吧。”

  “白先生,门外有人找您,说是需要您亲自见面,不过那人又不说他的身份,我便来通报您,是否需要我去见那人赶走?”

  “不用,把他带进来。”

  “那人不愿意进来,他说只见您一人,必须您亲自去。”

  “这人的架子倒是不小,罢了,我便去见见他,你等我片刻。”

  “白先生自便。”苏妲己大度的回答道。

  过了片刻功夫,白晨就回来了,苏妲己疑惑的看着白晨:“白先生,您那客人这么快就见完了吗?”

  “什么客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我的名字,便来与我攀关系的,被我打了。”白晨笑盈盈的说道:“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

  苏妲己抿嘴笑了笑,也不知道信没信白晨的话。

  “你先前说有办法对付石姬,是吗?”

  “不能说办法,我与那石姬相识多年,自然知道她的许多事情,比如说她的身外化身的弱点。”

  “哦?身外化身也有弱点吗?”

  “她的身外化身有她本体一成的法力,不过身外化身不能多用,每个月只能用一次,若是化身被灭掉,那么一个月内就无法再生成身外化身。”

  “也就是说,如果将他的化身灭掉后,再在一个月内找到她,那么就必然是她的本体?”

  “是这个意思。”

  “可是石姬太过谨慎了,如果我灭掉了她的化身,恐怕一个月的时间里她都不会现身。”

  “殷家不是有个石姬派来潜伏的小妖怪么,想来6压珠也在那小妖的身上。”

  “哦?你早就知道了?”白晨惊讶的看着苏妲己,事实上白晨也早就知道是莫兰拿走了6压珠。

  原本苏妲己没来的时候,谁都没对6压珠放在心上。

  可是苏妲己来了之后,又点明了要6压珠,殷家上下自然要调查一下,这么一来二去,从贺兰的口中得知了,莫兰曾经拿殷家老爷的衣服去洗,这也是唯一一次有机会拿走6压珠的机会,莫兰自然就成了最大嫌疑人。

  “石姬的野心极大,她要重新让世道沦为妖道,而她自己也想成就妖皇,想要成为妖皇又何其之难,我能得白先生相助,如今距离妖皇还差半步,石姬的修为与我相当,除了得到那6压珠之外别无他法,只要白先生先灭掉石姬的一个分身,然后再将莫兰身上藏有6压珠的消息散播出去,我再装作追杀莫兰,石姬只要得到这个消息,必然不会轻易的让6压珠旁落。”

  “石姬那么小心的人,她会不怀疑这是个陷阱?”

  “这……”

  白晨说的倒不无可能,苏妲己也犯难起来。

  白晨想了想,我倒是还有另外一个办法。

  “哦?什么办法?”

  “让她成为妖皇。”

  “什么?这算什么办法?”

  “她的谨慎是因为她在怕我,可是如果让她成为妖皇后,她也许就不那么小心了,人得到了强大的力量后,总会失去自我,妖也不例外。”

  “白先生真有如此把握?”

  苏妲己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虽然见识过白晨最可怕的一面,可是在看到白晨如此自信后,她还是不免有些心惊。

  “区区妖皇而已。”白晨淡然说道:“好了,石姬的事情就这样吧,你答应过殷家老夫人,修为恢复后便救殷家老爷的,我希望你不会食言,不然的话,我也会遵守我的承诺。”

  “前辈放心,小女子确实没有蒙人,小女子确实是有些手段,更何况他也是我的子孙,我自不会看着他受难而坐视不理。”

  “那便等恢复后早日动手,免得殷家老夫人为儿操心。”

  “白先生似乎对殷家老夫人青睐有加。”

  “我是敬老。”

  “白先生,我的岁数可比她大的多,也不见白先生尊敬我。”

  “状态与意识。”白晨淡然说道。

  “什么?”苏妲己显然是听不懂白晨这么前卫的言词。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隔日——

  曹cao在殷家做客这十余日的时间,终于还是要走了。

  白晨将曹cao送出了城门口,虽然曹cao有诸多的恶习,可是白晨却觉得曹netbsp;  当然了,是酒肉朋友,曹cao这种人注定了不能深交,因为他是那种宁可他负天下人,而不可天下人负他的人。

  可是他的这种性格,也是这个时代最容易生存下去的性格,所以他才能站在如今的高度。

  可是从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承认曹cao很有他的人格魅力,他是个懂得爱护手下的人,许渚的死让他耿耿于怀,甚至是不敢去面对许渚的家人。

  “先生若是在殷家待得腻味,便去我那地方坐坐,到时候自有好酒好菜伺候。”

  “好,有时间我会去你那看看的。”白晨笑着点点头。

  “对了,还有一事。”

  “曹丞相请说。”

  “隆衫在殷家待了十余年,如今他对殷家感情羁深,我也不愿为难他,还请白先生为他的身份保密。”

  “好,我知道了。”白晨点点头。

  这些日子,隆衫的表现也都在白晨的眼中,隆衫一直夹在曹cao与殷家中间左右为难,如今倒是可以解脱了,至少曹cao这边不会再为难他。

  “曹丞相也放弃继续寻觅殷商宝藏了吗?”

  “先生觉得殷家只有隆衫一个奸细吗?”

  “额……还有吗?我居然没现。”

  “呵呵……至于有没有,我便不说了,先生自己去查找便是了。”

  白晨笑了笑,曹cao临走还给自己挖坑,故意不将话说全,到底有没有,自己也无法确认,而自己肯定会对此事耿耿于怀。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