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千零三十八章 康复

第三千零三十八章 康复

  苏妲己虽然没见过龙珠,可是当龙珠摆在她的面前之时,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龙珠。天籁小说WwW.⒉

  何谓龙?藏于渊,潜于海,通幽瞑,遨游天外,翻江倒海,即为龙。

  在西游记中,龙被当作神仙的食物,又或者是四海的统治者,基本上都不尽详实,真龙乃是神物,基本上没几个神仙消受的起,至于那四海龙王,最多也不过是化形的蛟龙。

  真正的龙乃是天地所生,又或者是鳞走异兽所化,历经劫难最终褪去凡胎,化身真龙。

  而蛟龙天生似龙,却又非龙,近于龙的神通,却无龙的神威。

  不过如今摆在苏妲己面前的这颗黑龙龙珠,却让苏妲己感到恐惧。

  这可是真正的龙珠,哪怕只是龙珠,依然散着无上神威。

  哪怕是苏妲己是妖怪,是九尾天狐,可是面对龙珠所散出来的龙威,依然感觉到恐惧。

  这就是生物链中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威压,苏妲己带着几分敬畏,几分惶恐的接过龙珠,心中难掩震撼,还有欣喜若狂。

  若是能够吸纳这龙珠之中的龙元,别说是恢复修为,便是更进一步,达到前无古人的十尾也不是不可能。

  “给你三日的时间,吸收其中的龙元,能吸收多少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三日之后归还于我,再去救那殷家老爷,如若你救不了,你吸收了多少龙元,就给我还回来多少。”

  “小女子谢过白先生的慷慨。”

  白晨拂袖而去,苏妲己却是爱不释手的捧着龙珠。

  “太上祖母,这个黑乎乎的圆球真的那么宝贵?可能恢复您的修为?”殷小馨不解的问道。

  “黑乎乎的圆球?”苏妲己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还真没有人敢这么称呼龙珠的,这简直就是对龙珠的亵渎:“这可比世上的任何东西都要珍贵,便是十座城池也换不来此物。”

  “这么值钱?”

  “这如何能用金钱来衡量?这世上恐怕也只有这一个。”

  “那这东西能救我爹吗?”

  “如果你爹有白先生的能耐,此物自然是能救,可是你爹只是凡人,这东西便是给你爹服下,也只会害死他。”

  “我爹的嘴巴也塞不下这么大的东西,会噎死。”

  苏妲己已经无法再和殷小馨沟通了,如果换成一个妖怪,苏妲己估计会一巴掌把对方拍死。

  殷家老夫人迟疑了半饷,放低了声音道:“太上祖母,您说……会不会是白先生拿了6压珠……然后用此物代替偿还我们殷家?”

  苏妲己翻了翻白眼:“先不说6压珠与龙珠谁更珍贵,6压珠在这世上一共十个,而龙珠古往今来恐怕只有一个,再者说,这龙珠可不是十个6压珠能比的,如果换做是你,你会去偷一个残次品而拿一个真品去补偿吗?”

  “是老身糊涂了,白先生对我殷家有恩,便是他拿走6压珠也是应该的。”

  “这殷家到底生了何事?我似乎感觉殷家有点不对劲。”

  “太上祖母还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我初来此地,前段时间我被那白先生追的可惨了,哪里敢随意露头。”

  “额……事情是这样的。”殷家老夫人开始把事情的始末告诉苏妲己。

  苏妲己越听越是愤怒:“石姬这臭婊..子,她敢冒犯我子嗣后代!”

  “太上祖母,您认识那妖怪?”

  “莫要忘了,我与她都是妖怪,而且还颇有渊源,却没想到她居然趁我不在,胆敢如此欺辱我的后代,这笔帐暂且记下,待我恢复修为后,定不饶她!”

  “太上祖母,老身现在只盼我儿康复,两个孙儿成才,不求什么报仇雪恨,那石姬不好惹,我看我们还是不要主动招惹她了。”

  “我与她的修为在伯仲之间,而且这妖妇手段阴险,确实是不好对付,可是若是让白先生逮到了她,那可就有她好看了。”

  “可是我见白先生与她几次交手,也没见白先生拿她如何。”

  “那妖妇也就是逃命的本事出众,她平日里只会以身外化身示人,所以即便是白先生也拿她没辙,可是一旦她的身外化身无法使用,那便是她的死期。”

  “对了,先前听白先生与太上祖母的对话,似乎太上祖母先前得罪过白先生,这又是怎么回事?”

  苏妲己的脸颊抽了抽:“过去的事情了,就莫要再提了,不过你们千万不要去惹那姓白的,他可比那石姬可怕千倍万倍。”

  “这是自然,白先生对我们殷家有重恩,而且这些时日若非白先生庇护,恐怕殷家早已被夷为平地。”

  “殷家可有僻静的地方,我需要闭关几日。”

  “倒是有,后院的竹林,不过里面有个妖怪,只是这些日子消停了一些,据说白先生已经把他变成了地灵,可是我们还是不敢去往那处,不知道太上祖母可否……”

  “白先生倒是有心了,既然已经化作地灵,那便再不用担心那妖怪作恶。”

  殷家那些下人刚刚听说,殷家又来了一个绝色的下女,可是一转眼,这个下女居然变成了殷家的小姐。

  据说是殷家远房的表亲,前来投靠殷家的。

  可是看这位殷家远房表亲,似乎身份地位极其尊贵,殷小馨和殷小虎在这远房表亲面前,也都是低着头跟随在她的左右。

  这也让殷家那些男仆都有些失望,原本他们还打算着去套近乎,如今看来是没这个机会了。

  知道真相的只有寥寥数人,曹cao郁闷的喝着酒,一边对白晨诉苦道:“先生,你说是不是这世上漂亮的女人都是妖怪?那莫兰是妖怪,那苏妲己也是妖怪,难道就没有既漂亮,又是正常人的吗?”

  “你家中漂亮女人还少吗?”白晨翻了翻白眼,曹cao喝酒,他品茶。

  “可是却无一人比的上莫兰,更比不上苏妲己。”

  “江南乔家的二乔,也不见得比她们差多少,她们可是正常人。”

  “乔家二乔虽然美如诗画,可是她们比之那莫兰与苏妲己,又少了几分味道,再说了,她们都是名花有主了……倒是当初那个红昌,勉强能与这两个妖女相比。”

  曹cao回想起当日的情形,突然一个冷颤:“对了,那红昌莫不是也是妖女吧?”

  “她是正常人。”

  “也是……”曹cao早就知道红昌的真实身份,当初还利用红昌的身份,算计了一把白晨。

  曹cao感慨的说道:“这天下的奇女子,却不能收入房中,真让曹某失望啊。”

  “这天下的奇女子又何其之多,曹丞相难道想要将这天下的奇女子都尽收帐下吗?”

  白晨倒是忘记了,曹cao最大的爱好就是收集人妻,在这点上倒是和吕布有的一拼。

  不过曹cao虽然好色,却不会对手下的妻子下手,反观吕布,就颇有点生冷不忌了,基本上跟随了他的属下,都被带过绿帽子。

  ……

  大乔等人乘船回到江东建业,匆匆的赶回府上。

  一近府中,便见到孙策与麾下将领在议事。

  “孙郎。”大乔惊呼一声,孙策不禁侧头过去:“大乔,你可回来了。”

  “你……你伤如何了?怎么我那日走时你还……你还奄奄一息,怎地这么快便能下地了?”

  孙策何止是能够下地,看他的样子,哪里像是受过伤的样子。

  “说也奇怪,你走后我便做了一个梦,也记不得梦到了什么,可是再醒过来,却现自己完全好了,便连身上的伤都不见了,只不过时间过了十余天,后来找来的郎中多次查看,全都查不出我身上的异样,实在是怪事,怪事啊。”

  大乔与孙权、周瑜对视一眼,三人的脸上都带着几分忧虑,他们都猜到了此事多半是白晨所为。

  孙策康复本应该是大喜事,可是白晨的要求,却让他们犯难了。

  莫说是让孙策接受,便是说出口都成了难事。

  “大乔,可是有什么事?你们怎么这等神色?”孙策不解的问道。

  “孙郎,你也知道,此处我去了滨海城,求那白先生救你的。”

  “何须他出手,主公自有上天庇护,如若不然,也不会有此等奇事在主公的身上生。”

  孙策虽然没有说出来,可是脸上的神色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孙郎,你康复之日,应该便是我们去到滨海城的那日。”大乔说道。

  “你是说,是那个姓白的救了我?可是他在滨海城,如何能来这建业?而且他若是到来,麾下的细作也不可能没有察觉。”

  “伯符,此事恐怕真是那白先生所为。”周瑜说道。

  以前他对白晨也不是很上心,可是这次之后,他的想法却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实在是白晨种种表现,让他感到匪夷所思。

  “哦?你也这般觉得?”

  “那姓白的当日说大哥必定无恙,我等本还不信,如今看来,他是早有所见。”

  “如此看来,孙某还真该感谢他,待到江东事了,我便去拜见他,答谢他的相救之恩。”

  “不必了,那姓白的没安好心。”孙权不满的说道。

  “仲谋,不可乱说,白先生既然救了我,我自感激他,怎说他没安好心。”

  “他虽然救了伯符你,可是却提出了一个要求。”周瑜说道。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