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千零三十七章 太上祖母

第三千零三十七章 太上祖母

  “白先生说笑了,小女子可没抹去您的什么印记,甚至小女子都不知道您在我的身上做了印记。天』籁『小说Ww”苏妲己笑容依旧那么不可方物。

  “别和我打马虎眼,与我说说,你是如何避开我的追踪的。”

  “小女子没做什么,只不过上次被白先生打的元气大伤,便索性毁掉了内丹,重头开始修炼。”

  白晨仔细一看,苏妲己的妖气果然消失了,她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人。

  如果不是自己先一步认识她,恐怕都无法把她与九尾妖狐联系在一起。

  “你还真有勇气。”白晨感觉苏妲己这么做还有别的目的,不过暂时还不清楚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还不是拜白先生所赐。”苏妲己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对白晨的幽怨,眉眸之间哀怨的看了看白晨,让旁人看的心头酥。

  “你是在怪我吗?”

  “小女子哪敢。”

  “你来殷家做什么?”白晨凝视着苏妲己道。

  “我来看看自己的孩子,这很意外吗?”苏妲己理所当然的说道,同时目光看向站在白晨身后的殷小馨和殷小虎:“我是你们的太祖母,你们就这么对待太祖母吗?”

  殷小馨和殷小虎愕然的看着苏妲己,殷小馨气急败坏的叫道:“你……你胡说……你比我大不了多少。”

  “我已经五千岁了,在我三千五百岁的时候与殷帝辛在一起的,而你们就是我与殷帝辛的后代。”

  “你说你已经五千岁了?你哪里像是五千岁的样子?你分明就是在胡说。”

  “不信你可以问白先生,我想在场中人里,白先生应该是最了解我的人。”

  “她叫苏妲己,是一个狐狸精,在史记里她就是殷商覆灭的罪魁祸,都说是她让纣王无心朝政,夜夜笙歌,导致殷商覆灭,至于她是不是你们的祖先,我不知道,我也不想过问。”

  “苏妲己!?”

  殷小馨和殷小虎,乃至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即便是曹cao都不能镇定了,眼前的这个漂亮的无法形容的女人,真的是苏妲己?

  那个颠覆了殷商的女人?

  即便是有白晨的回答,他们也难以相信。

  殷小馨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你……你真的是苏妲己?我们的太祖母?”

  作为殷家的后代,自然是有记载祖上的身份名字。

  而苏妲己的的确确就是他们的祖先,可是即便如此,他们依然非常难以接受。

  毕竟谁都很难相信,一个一千多年前的老祖宗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换做任何一个人,都很难相信。

  “如假包换。”苏妲己淡然说道。

  “你等等,我们要去请奶奶。”

  显然,这时候已经不是他们能够辨别真假的了,这事情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当然了,殷家最近一段时间,匪夷所思的事情也生的不少了。

  没过多久,殷家老夫人就来了,不过她的手上还带着一卷画。

  虽然画没打开,可是在看到苏妲己的瞬间,老夫人毫不犹豫的跪到苏妲己的面前。

  “孙媳妇拜见太上祖母。”

  “奶奶……她……她……她真的是……真的是我们殷家的……”殷小虎和殷小馨已经惊得合不拢嘴了。

  “如假包换。”老夫人将手中的画卷打开了,虽然画卷陈旧,可是却保管的非常好,画卷上抹了蜜蜡,可以确保画卷不会因为环境而腐坏,同时也能确保画纸不会风干,却见画上便是苏妲己的那张绝世容颜。

  在殷商时期,那时候大部分的记录都还只是用竹简,纸则是非常的难得,更不要说如此精良的纸张了。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不断的将画卷上的绝世美人与苏妲己做比较。

  画卷上的人美,可是现实中的苏妲己更美。

  不得不说,现实中的苏妲己要比这画卷上的美人更加动人心魄,也更加真实。

  只要见过这画卷,都不会有人怀疑,苏妲己的真实身份。

  太美了,这是所有人共有的心声,任何的言词都无法形容苏妲己的容颜。

  “如何,现在可还怀疑我的身份吗?”

  “不敢,敢问太上祖母回殷家,可是有要事?”

  “我不能来?”

  “不是不是……太上祖母归来,是殷家的大幸,孙媳求之不得。”

  虽然殷家老夫人平日在殷家是说一不二的主,可是面对这位辈分顶了天的人物,即便是她也不敢大声说话,表现的更是诚惶诚恐。

  “当年你们的祖上逃难之时,我让我那孩儿带了我的一个东西,如今便是来要回那东西的。”

  说着,苏妲己又看了眼白晨,很显然,白晨在这里让她感到非常的忌惮。

  “你们聊,曹丞相,我们还是回避一下。”

  “啊……哦……好。”曹cao眷恋的看了眼苏妲己,不舍的跟着白晨离去。

  “白先生稍等,此事也不是不能对您言明,当日你坏了我的道行,而后我便自己散功,现在要找的那东西,是我当年留给自己的子孙的,不过现在却要讨回来。”

  “敢问太上祖母所要何物?”

  “6压珠。”

  “6压珠又是何物?请太上祖母见谅,孙媳不明。”

  “那物本是上古神物,似玉非玉,似铁非铁,似丹非丹,血肉缩容,神华所凝,不过此物乃是造化之物,当年我给我那孩儿之时便告知他,不能随身携带,不然此物将会夺人气运,让他寻得一处福地藏下。”

  一听苏妲己此言,殷家老夫人突然哇的一声,直接坐地上垂地痛哭起来。

  “太上祖母……您怎么现在才来啊,您那东西害的我儿好惨啊。”

  一见殷家老夫人的反应如此激烈,苏妲己顿时大惊:“怎么?难道你们没将6压珠藏起来?”

  “您那6压珠从祖上开始,便是历代家主佩戴之物,可是历代家主个个短命,到了现如今我那孩儿,便是受那6压珠所害,现在还躺在床上生死不明。”

  “那6压珠呢?6压珠乃是上古神物,**凡胎如何能带,那不啻于以身饲狼,不过那6压珠既然是神物,能吸纳气运,也能返还气运,快将6压珠给我,我这便救我那孙儿。”

  “太上祖母,真能救回我那孩儿?”

  “我骗你作甚,快将6压珠寻来给我。”

  “好好……我这便去寻来。”

  可是没过多久,殷家老夫人便哭丧着脸回来了:“不见了……6压珠不见了。”

  “什么?怎么会不见了?那么重要的东西,怎会不见了?”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殷家老夫人哭丧着脸看着苏妲己:“太上祖母,求您救救我那孩儿,求您了。”

  “如今我自己修为散尽,如何救他……除非……”苏妲己看向白晨:“除非我修为尽复,我如今寻那6压珠,便是为了恢复我的修为,如今6压珠寻不到,我又如何施展神通。”

  显然,苏妲己后面的话是对白晨说的,白晨冷笑一声:“你去我家中偷东西,我没当场杀了你便算我仁慈了,如今你没把赃物给我追回来,便想要恢复修为,想的太美了。”

  苏妲己无奈的转过头看向殷家老夫人:“你也听到了,白先生不允,我也无能为力。”

  殷家老夫人见此情形,立刻便朝着白晨磕头:“白先生,求您大慈悲,救我那孩儿吧。”

  白晨立刻扶住老夫人,不让他磕头:“老夫人,你可莫要被她骗了,她虽是你的祖上,可是她也是妖怪,殷家的诸多遭遇也与她脱不开关系,她此次可不是特意来救殷家老爷的,她只是为了要回那个6压珠,恢复她自己的修为,至于她是否真能治好殷家老爷,我却不好说。”

  “白先生,我知你不信我,可是殷家毕竟是我的后代,我害谁也都不会害他们。”苏妲己义愤填膺的说道。

  “你便是想害也害不了吧。”

  “白先生,我不管太上祖母是来做什么的,我只求我儿能好起来。”殷家老夫人哭的泪眼婆娑,那张老脸都已经被泪水打湿了。

  这时候殷小虎和殷小馨也跪到白晨的面前:“请白先生大慈悲,救我父亲性命。”

  白晨深吸一口气:“苏妲己,你当真能恢复殷家老爷的气运?”

  “虽然小女子实力不如先生,可是却也是有几分手段的。”苏妲己自信的说道。

  “你要那6压珠何用?”

  “那6压珠乃是上古神物,乃是天帝十子之中的金乌6压的内丹,我自然是要吸纳那6压珠中的精华,来恢复我的修为。”

  “可能用其他东西代替?”

  “我乃是九尾天狐,除了6压珠之外,我实在是想不出其他能够恢复我修为的东西。”

  “龙珠可行?”

  苏妲己神色大变:“先生有龙珠?”

  “我曾经屠过一头龙。”白晨淡然说道,说着白晨拿出黑龙珠。

  当初就靠着这颗黑龙珠,红龙、绿龙和白龙先后成就天龙,如今黑龙珠也就失去了作用。

  现在黑龙珠不再如当初那么无限光华,现在的黑龙珠大部分的精华都已经被三条龙吸尽,只余下少许的龙元。

  可是对苏妲己来说,却是难掩渴求之色。

  “真是龙珠……当真是龙珠……”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