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千零二十七章 背叛

第三千零二十七章 背叛

  石姬一上来便询问道:“你可知道石魃去了那里?”

  莫兰眼中露出一丝诧异:“娘娘何出此言?”

  “我与石魃的联系断掉了。”

  莫兰知道石姬与她麾下的每一个妖怪都有联系,就算是自己也有。

  石姬给每个麾下的妖怪都注入了一丝妖气,这样一来,麾下的妖怪在什么地方,她都能一清二楚。

  即便是自己,也有这丝妖气,如果有妖怪背叛了她,她只需要在千里之外引爆妖气,那么这个妖怪将会当场自爆身亡。

  这也是为什么莫兰等妖怪,要屈从于石姬的缘故。

  “娘娘,您与石魃失去联系,会不会是石魃已经死了?”

  “不会,我留在他体内的妖气还未散去,若是石魃死了,那么妖气就会溃散,可是不管我如何催动妖气,始终没有反应,我依然能够感觉到妖气的存在,可是就是没动静。”

  莫兰心中一寒,石姬只是为了确认石魃的生死,便直接催动妖气。

  虽然她早就知道石姬心狠手辣,可是她还是没料到,石姬居然如此的无情。

  若是有朝一日,自己也遇到同样的境况,石姬又是否会顾念旧情?

  “娘娘,会不会石魃已经找到了……找到了破解的方法,然后背叛了您?”

  “就石魃那修为,他如何破解的了?除非……”石姬的眼中寒光一闪而过:“除非是有高人相助。”

  石姬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莫兰也想到了这种可能。

  而且她们全都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殷家的那个教书先生。

  其他的事情,石姬都能够容忍,她从逃出封印之后,就一直低调行事。

  可是唯独这件事,是她所不能容忍的。

  她正是通过控制这些妖怪,所以才能够拥有如今的地位。

  可是如果她所控制的妖怪都脱控了,那么她的地位以及她所谋划的一切,都将会瞬间坍塌,这是她最无法容忍的。

  莫兰看到石姬这脸色,石姬在起了杀机的时候,都会表现出这种表情,这种眼神。

  “石矶娘娘,您打算如何做?”

  石姬看着莫兰:“水仙,我过去待你可好?”

  “娘娘鸿恩,待水仙便如女儿一般,水仙也一直感激娘娘的再造之恩,若非娘娘施恩,奴婢如今恐怕早已凋零,又或者是浑浑噩噩的,毫无知觉。”

  “嗯,很好,我最放心的亦是你。”石姬满意的点点头:“我知道全天下人都有可能背叛我,唯独你不会背叛我。”

  石姬轻抚着莫兰的娟娟秀发,彷如一个慈祥的母亲一般。

  可是莫兰却是绷紧了,她最不愿意的就是石姬碰她。

  这个老妖妇的凶残程度,作为最早跟随石姬的人,莫兰实在是太清楚了。

  至于说背叛?如果她有这个能力,她一定会选择背叛。

  她对石姬有的只有恨,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忠诚。

  “这东西你拿着。”石姬递给莫兰一个瓷瓶。

  “娘娘,这是?”

  “散魂香。”石姬淡然说道。

  莫兰差点没拿稳瓷瓶,这散魂香的名头可是相当之大,在殷商时期,死在这散魂香下的修士不在少数。

  只要中了散魂香的修士,个个都是形神俱灭,没有一个能脱身。

  而最为可怕的是,这散魂香的材料便是妖怪的魂魄。

  “娘娘,您要奴婢怎么做?”

  “将这散魂香参入饭菜中,给那教书先生吃。”石姬又补充道:“你若是做的好重重有赏,若是做的不好,我也不需要无用的废物,你可明白?”

  “是……是……奴婢明白。”

  “明白便好了,你不用这么惶恐,只要你忠心耿耿,我亦不会亏待你的。”

  石姬放开了莫兰的秀发:“好了,你去吧,莫要出来太久,引得殷家的人怀疑。”

  “奴婢告退。”

  莫兰逃一般的飞离石姬的身边,看着手中的瓷瓶,泪水不禁掉落下来。

  因为在这瓷瓶之中,她嗅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这是桃花的气息,这散魂香从何而来,已经不言而喻。

  先前莫兰不敢问的问题,现在也已经不需要石姬来解释。

  虽然她与桃花仇视对方已久,可是毕竟是多年的感情,如今桃花说没就没了,她心中升起几分兔死狗悲的悲凉。

  桃花便犯了一个错误,石姬居然就将她打的形神俱灭。

  可想而知,石姬的凶残程度。

  莫兰从未有一刻如此坚定自己内心的想法,摆脱石姬!

  绝对不能再留在她身边一刻,她实在是太危险了。

  可是,如何摆脱石姬?

  莫兰想到了石魃,石魃能够摆脱石姬的控制,那肯定是那个教书先生做的手脚。

  想到这里,莫兰便有了主意。

  回到殷家府上,莫兰一直左思右想,终于决定与白晨摊牌。

  这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这个时间白晨一般都在院子里。

  莫兰来到白晨的院落前,刚踏入院子,便发现白晨与曹操、大乔三人坐在院落中聊天。

  曹操抬起头看到莫兰,眼前顿时一亮:“这位小娘子姓啥名谁?殷家如何来的如此花容月貌的下女?实在是可惜……可惜了。”

  “狗改不了吃屎。”大乔撇过头,满脸的不忿。

  曹操却是不以为然,他已经打定主意,今夜便去找殷家的两个小孩子,让他们把眼前这个貌美如花的婢女送去自己的房间,给自己侍寝。

  莫兰来到白晨的面前,微微欠身行礼:“莫兰拜见白先生。”

  “嗯,可有事?”白晨语气淡然的回应道。

  “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

  “你没见我这还有客人吗。”白晨回绝了莫兰的请求。

  “先生,想必您已经知道小女子的确切身份了吧。”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白晨遮掩的说道。

  “先生既然已经让石魃摆脱了石矶娘娘的控制,那么想必他也已经把小女子的身份说出来了吧。”

  曹操突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连滚带爬的逃离莫兰的面前:“你……你……你也是……也是那个……”

  大乔惊讶的看着曹操,这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能把这世上最大的奸雄吓成了这样。

  “先生,这位姑娘是何身份,居然能将曹丞相吓成这样?”

  白晨也是疑惑的看着莫兰,他没想到莫兰居然主动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难道是最近几日,殷小虎和殷小馨在莫兰的面前,哪里露出了破绽?

  “你这是何意?”白晨凝视着莫兰,没承认也没否认。

  “莫兰想与先生做一个交易。”莫兰直接的说道。

  “你与我做交易?你凭什么与我做交易?”

  “小女子不才,是石矶娘娘的贴身婢女,所以知道石矶娘娘的很多事情。”

  “那你将石姬的下落告诉我。”

  “请恕小女子无能,石矶娘娘行踪飘忽,向来都是她找小女子,小女子是找不到她的,而且大部分时候,她都使用身外化身之术,确保不会误中陷阱。”

  “我唯一想知道的就是她的下落,你既然无法提供她的下落,那我们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白晨耸了耸肩道。

  “小女子虽然不知道石矶娘娘的下落,可是小女子有办法将她引出了。”莫兰说道。

  “哦?你要背叛石姬吗?”

  “是的。”莫兰坦然回答道。

  “我又怎么知道你不是在诓我?”

  莫兰突然伸出手,穿透自己的胸膛。

  她的这个举动顿时把大乔吓得连连退后,满脸骇然的看着莫兰。

  那鲜血犹如喷泉一般涌出,大乔惊骇的叫着:“疯了,这女子疯了,先生,快救她……快救她啊。”

  白晨疑惑的看着莫兰,不明白她此举做什么。

  “先生,她要使什么妖法吧?”

  白晨凝视着莫兰:“你要做什么?”

  莫兰将自己的妖心掏了出来,放到了白晨面前的桌子上。

  不同于石魃的妖心是石头的,莫兰的妖心可是血淋淋的血肉,而且还在石桌上跳动着,那场面极其骇人。

  “先生,我的妖心就放在您这,现在您可还怀疑小女子的决心?若是白先生对小女子还有所怀疑,现在便可将小女子的妖心捏爆。”

  “你为什么要背叛石姬?”

  “背叛需要理由吗?无外乎已经对石矶娘娘失去了忠诚的理由。”

  “你是想要与我联手对付石姬?”

  “不,小女子想要求先生,帮我摆脱石矶娘娘的控制。”

  “这我恐怕帮不到你。”白晨耸了耸肩说道。

  “您一定做既然能帮石魃摆脱石矶娘娘的控制,那也一定可以帮到我。”

  “石魃?哦……你说他啊,我可不是帮他摆脱了石姬的控制,我是将他重塑成地灵,他现在已经成了殷家宅院的地灵了。”

  莫兰突然感觉五雷轰顶,整个人都不好了,心中暗叫不好。

  自己实在是太鲁莽了,问都没问清楚就与白晨摊牌。

  地灵,那就等于是剥离了妖怪的身躯,一种类似于灵魂的状态,并且是永远被一个地方所束缚的。

  她虽然想摆脱石姬的控制,却从未想过变成地灵。

  “看来你开始后悔了,不过你已经没有退路了。”白晨笑道:“我们还是讨论一下,如何对付石姬吧,或者你现在就去死。”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