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千零二十五章 恢复

第三千零二十五章 恢复

  “先生,听你先前的语气,似乎那殷家老爷也遭遇不测,既然你可以救殷家老夫人,为何又对殷家老爷视而不见?”曹cao不解的问道。天籁小说WwW.⒉

  “他们的情况不同,殷家老爷他的气运已经被耗尽,气运也如你身上的精血一样,如果气运耗尽,那么你距离死也就不远了,而殷家老夫人则完全不同,她遇到的只是表面的伤害,所以我出手救她也无妨,反观她那儿子,哪怕我把他救活了,不出几日他又要遇到更大的劫难,这就是气运耗尽的结果。”

  “那是否能把这气运比作钱财,殷家老爷没了气运就相当于没了钱财,债主就上门了?”

  “呵呵……你想这么理解也是可以的,这劫难就等于是债主,不过劫难可比这债主凶险的多,就比如这次殷家老爷,他的气运耗尽之后,本来一两日之内便要死,若非我稍稍的插手了一些,现在早就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可是若是我继续介入,恐怕对他对殷家都没好处。”

  “这气运如此神奇,又如何能来?”

  “每个人都自带气运,不过有些机遇也会增减气运,或者一些有福之地,都会带来昌隆气运,如果他日你能成为人皇,那么你便拥有天下气运,国势越强,你的气运便越盛,虽然你无法直接操控气运,可是这气运依然会影响着你的方方面面。”

  “那曹某如今的气运如何?”

  “紫气冲凌霄,龙虎争清明,你现在已经是人杰之最,不过但凡是你这样的面相气运,若是不能再往前一步,便要万劫不复。”

  “先生既然精通相术,不妨给曹某算算,曹某能否谋得天下。”

  “我早就已经知道结果了,可是我不能说。”

  曹cao眼中精光一闪而过:“先生已经知道结果了?可是曹某得了这天下?”

  “我说过了,不能说。”

  “为何?”

  “因为我不想说。”

  曹cao无语,可是又无可奈何,白晨不比旁人。

  他能逼迫旁人,却不能逼迫白晨。

  沐子鱼一直的跟在白晨身后,忍不住插嘴道:“师尊,您刚才可是使的截心?”

  “是。”

  “为何弟子与您使用同样的招式,差距如此之大?”

  “所以我是师父,你是弟子。”

  “那弟子有朝一日,可否也能有那般能耐?”

  “如果是我先前表现的那样,以你和小乔的资质不难。”

  曹cao眼中精光一闪:“那便是说先生刚才那般表现,还不是你的极限?”

  “所谓的极限,恐怕丞相也很难理解,不过曹丞相与我的那个赌约,基本上没可能获胜,即便是真让我杀光你那八十万大军,也不是难事。”

  曹cao脸色一变:“先生此话当真?”

  “我也没必要骗你,我与他人对赌,还未曾输过,我也从不和别人做必输的赌局。”

  曹cao苦笑不已:“这天下怕是都以先生为尊了吧?”

  “你且放心便是了,我又不争这天下,更不会对你妄加干涉,你且去争你的天下便是了。”

  “曹某与先生认识也算是有些时日了,倒也不怕先生去谋这天下。”

  回到前院,当殷小馨和殷小虎知道了他们的奶奶已经救回来后,立刻就赶了过来。

  如今的殷家又重新恢复了荣光,这天下两大势力都来到这殷家,而且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反而留在殷家做客。

  这个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滨海城,之前滨海城大大小小的官员,都等着殷家倒霉,然后他们好趁火打劫。

  可是如今一看,却是傻眼了,这殷家可是把滨海城的总兵给杀了,如今曹cao居然没有问罪。

  思来想去他们才想明白,如果殷家与曹cao没这等关系,如何敢杀那舟山。

  一个个都是悔不该当初的样子,全都提着礼物上门拜访赔罪。

  虽然殷小馨和殷小虎已经知道了,莫兰就是潜伏在殷家的妖怪,不过他们没有打草惊蛇,一切如常的过着日子。

  家里的两大势力客人现在才是他们最头痛的事情,双方人马是没动手,可是一见面必定针锋相对。

  如果不是白晨在中间压着,他们真怕两方人马打起来。

  “先生,您快去看看吧,沐大人和乔小姐又打起来了。”隆衫现在是一有风吹草动,立刻就来找白晨汇报。

  在殷家里,能够光明正大动手的,也只有沐子鱼和小乔了,他们每次都是说他们在切磋。

  白晨放下手中的书本:“没看到我还在上课吗。”

  隆衫看了看下面的那些孩子,满脸的为难:“可是,沐大人和乔小姐打的凶险,再让他们打下去,整个殷家都要让他们拆掉了。”

  “他们拆了多少东西,便让他们照价赔偿,反正他们两家都是家大业大,不愁这点钱财。”白晨淡然说道。

  隆衫是心中叫苦,他这个大总管是真的不好当。

  特别是曹cao和大乔等人的到来后,他是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

  让他们两方赔偿?开玩笑,他若是在曹cao面前说出这句话,保准让曹netbsp;  “就说是我说的。”白晨又补充了一句。

  隆衫为难的看着白晨,如果他加上这句话,倒是能要的到赔偿,可是这又将殷家置于何地?

  两边都是殷家的贵客,些许钱财殷家倒是不在乎,隆衫如此急切的来报,主要还是希望白晨约束一下那两人。

  看到隆衫迟疑不定,白晨看了看隆衫:“怎么?我的话不管用?”

  “管用……管用。”隆衫灰溜溜的转身,打算离去。

  “算了,且让他们打着,等我上完课后,便去打他们一顿,保准让他们半个月都下不了床,也免得他们再祸害殷家。”

  隆衫大惊:“万万不可啊,沐大人和乔小姐都是千金之躯,可不能有所损伤。”

  “好了好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要如何?”白晨不耐烦的说道:“我这还在上课呢。”

  “小的……小的自己去劝劝他二位,就不劳先生出面了。”

  白晨的那些手段太霸道了,他可吃不消,若是得罪了他们两个,被他们知道是自己在打小报告,指不定回过头便找自己算账。

  他们两个说到底也是白晨的弟子,即便自己占着理,白晨也不可能拿他们如何,反而是自己,恐怕不会有人在意一个下人的死活。

  下课后,白晨出了书屋,想起隆衫先前说的事,便朝着后院过去。

  一到后院,便看到一片狼藉,花花草草几乎已经凋零,各种假山名景更是如风卷残云之后的凌乱。

  白晨有些愕然,这是被土匪打劫过后吧?

  这时候,白晨听到前面传来打斗的声音,放眼望去,只见前面还有不少的下人围观。

  白晨勃然大怒,扒开围观人群,便见沐子鱼和小乔打的激烈。

  他们的各种奇招时不时还引来不少的叫好,很显然,那些下人已经把他们当作街头卖艺的了。

  白晨看到,殷家老夫人也在人群对面,她此刻正坐在轮椅上,殷小馨和殷小虎正扶着轮椅。

  说起来这轮椅还是白晨让人做的,特意送给殷家老夫人的。

  白晨大喝一声:“你们两个,给我住手!”

  “师尊。”一看到白晨到来,两人立刻停手了,全都跳到白晨的面前行礼。

  “你们不看看你们把殷家弄成什么样吗?你们以为这里是你们家吗?”白晨怒斥道:“给我过来。”

  白晨没给两人任何面子,直接提着两人的耳朵,拽到殷家老夫人的面前。

  “老夫人,在下管教无方,弟子行事无端,给殷家添麻烦了。”白晨冲着两人怒喝一声:“给我跪下,给老夫人赔罪。”

  “不用不用。”老夫人连忙摆手。

  “怎么不用了,您是长辈,如今他们在殷家肆意破坏,让他们跪下都算是轻了,若是在我家中,我便打断他们的腿。”白晨说道:“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吗,给我跪下。”

  “白先生,算了吧,他们还小。”

  “已经不小了,见到长者也不懂得放尊重一些,都怪我疏于管教,给殷家添麻烦了,你们两个,自己动手把这些打坏的东西收拾了,拿出钱财来赔偿。”

  “白先生,您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如此说可是折煞了老身。”

  “老夫人,您说笑了。”白晨上前帮着推轮椅:“我们已经许久未曾聊天了,我推您老去花园里走走?”

  “甚好,我这浑浑噩噩的日子,恐怕也只有白先生愿意陪我聊天了。”

  老夫人看了看左右的殷小馨和殷小虎,便道:“你们去忙你们的吧,如今你们父亲病倒,你们的担子也重了,我也不用你们天天陪着。”

  殷小馨和殷小虎看向白晨,白晨的恐怖他们是深有体会,他们是怕白晨若是对他们的奶奶动怒,那就不好了。

  老夫人看两个小孩脸上的表情,已经猜到两人的想法,而他们的这种想法,显然是对白晨的不尊敬,立刻又道:“我这命都是白先生救回来的,你们还怕白先生害我不成?”(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