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千零二十四章 降服

第三千零二十四章 降服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随时阅读,手机用户请访问。

  许渚受伤不轻,而且浑身血淋淋的样子甚是骇人,可是他却一副浑然不觉的模样,完全不将自己的伤势放在心上。

  隆衫的脸色已经苍白,他是被白晨吓到的。

  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人?

  在他看来,石魃已经够恐怖了,可是面对白晨却如同稚童一般。

  白晨简直就强的匪夷所思,已经到了他无法理解的地步。

  事实上也没有人能够理解的了,那般可怖的怪物却如此的不堪一击。

  何止是隆衫,在场没有谁不被白晨吓到。

  即便是曹ao也是如此,他一次次的对白晨进行评估,可是一次次的,他都发现自己低估了白晨。

  从那个常州城外的破旧庄园开始,从他们第一次的相识开始。

  那夜,白晨斩了他的几个近卫,从那时候开始,他们便开始彼此的认识、敌对,熟悉……

  发展到现在,他们的关系看起来尤为复杂,亦敌亦友,又非敌非友。

  甚至有些时候,曹ao最大的心愿不再是逐鹿天下,而是打败白晨。

  或许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变化,可是现在,他算是彻地熄灭了那个念头。

  与那妖怪相比,白晨更像是一个妖怪。

  这样的人,真的能够打败吗?

  自己即便有八十万大军,真能挡得住他?

  若是当真与他为敌,哪怕自己用八十万大军围困于他,他也大可一走了之。

  “曹丞相,这殷家不小,有些地方还是莫要胡乱走动,大总管,我不管你现在为谁效忠,至少你要保证,家里的客人不能遇到危险,你说是不是?”

  隆衫低着头,不敢去接触白晨的目光,曹ao这时候开口,替隆衫解围。

  “先生,这事怪我,是我一意孤行,隆衫也劝过曹某,只不过我没听进去。”

  “曹丞相,你是客人,我本不该说你,可是这次确实是你鲁莽了,如果你下次再生出这般念头,要么就离开了殷家再说,要么就先通知我一声,可好?”

  曹ao被白晨训得颇为尴尬,他堂堂一方雄主,如今却要在白晨的面前低头认错,确实是让他很是难堪。

  可是刚被白晨救下,他实在无法与白晨硬气。

  “先生说的是,是曹某冒失了。”

  “师尊,这妖怪如何处置?”沐子鱼提着石魃到白晨的面前。

  这时候的石魃哪里有先前的那种骇人身躯,现在的石魃就是个小矮个,身上石渣混杂着血肉,不过妖气依然浓郁无比。

  白晨看着石魃:“你知道当日我为何没杀了你吗?”

  “杀了我?那么殷家老爷就必死无疑。”石魃此刻虽然已经败了,却没有服气,他觉得自己还没有真正的修成妖仙,如若不然即便是十个白晨也不是他的对手。

  “实话与你说吧,我不在乎那殷家老爷的死活,因为他命中该有此劫,过了便是他的气数未尽,没过也是命该如此。”白晨淡然说道:“不过殷家老夫人却是飞来横祸,气数未尽,更何况与我还有些情谊,我却不能置之不理,你真当我不知道灵肉吗?恐怕就连你都没我熟悉灵肉,这灵肉到了七七四十九日的时候,妖气注入灵肉之中,肉身成就圣灵,而后妖灵顿如肉身之中,化作妖仙,不过你却不知道,这时候也是你的最脆弱的时候,因为必须先将妖气先与妖灵分割,我本想在你化灵的时候,再为殷家老夫人夺回肉身,如今你却几次三番的挑战我的忍耐力。”

  石魃听闻白晨的话,心中大骇不已,惊恐的看着白晨。

  这灵肉可是上古妖族传承下来的,即便是现在的妖族也少有人知晓,而自己也是得自石矶娘娘,可是白晨却一语道破了其中的玄机,并且还将这灵肉的缺点说了出来,他更是心惊。

  “既然如此,那便罢了,反正殷家老夫人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要你这身法力没用,我现在便将她重新唤醒。”

  “不要……不要啊……饶了我吧。”

  石魃先前之所以可以强硬,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有所依仗,白晨顾及重重。

  可是听到白晨后面的话,他顿时明白了,自己的那点依仗已经没用了。

  甚至就连与自己融为一体的殷家老夫人,如今也成了他最大的弱点。

  “饶你?饶了你再让你去外面祸害苍生吗?”白晨冷笑道。

  “我愿意主动脱离老夫人的肉身,只求您放我一次。”

  “不用你主动脱离,我自可将你与老夫人分开。”白晨冷哼道:“你敢伤我门下弟子,我如何还能再饶你性命?”

  “我……我告诉你……告诉你殷家潜伏的石矶娘娘的手下是谁,你别杀我。”

  “哦?你现在背叛石姬,不怕她找你麻烦?”

  这时候的石魃哪里还有功夫理会石姬,若是不度过眼前这劫,便要命丧当场,石姬要找他算账,那也是将来的事情。

  “可是莫兰?”隆衫问道。

  “你怎知道?”石魃和白晨都惊讶的看向隆衫。

  “有一日我将那莫兰鬼鬼祟祟的去往城外,我见她行踪诡异,身形飘忽不定,不似普通人,现在看来果然是她。”

  “我又如何知晓你不是在污蔑别人呢?”白晨看着石魃说道。

  “莫兰乃是水仙本体,是石矶娘娘的左侍,法力不弱,与那桃花一起,跟随了石矶娘娘的时间最久,而且她沾不得水,只要一沾水便会露出妖身,你且试一试便知道我所言真假。”

  “好吧,既然如此,我便放你一条生路,你是自己从这肉身之中出来,还是我揪你出来?”

  “我自己出来……我自己出来……”

  石魃怕白晨对他下死手,这时候的他再也不敢张狂,对白晨更是怕到了极点。

  白晨将石魃丢到地上,石魃开始伏在地上,发出怪声怪叫。

  渐渐的,石魃身上的石壳开始裂开,一支老迈干枯的手从裂缝中伸出来。

  “先生,他这是做什么?”曹ao不解的问道。

  “其中的道理说了你也很难明白,不过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水与土混杂在一起,如何将它们分开?”

  “这……这似乎不大可能吧?”

  “不是不可能,只不过是难度非常大。”白晨看了看地上的石魃:“他现在便类似如此情况,他本是妖灵,占了殷家老夫人的肉身,而且还通过妖术,将他们两者合为一体,现在要分开却是千难万难。”

  “隆衫,去寻一件外套,其他人若是无事便先回自己的房间。”白晨说道。

  众人也看见了,那殷家老夫人脱离了石魃的俯身,似乎是没穿衣服,他们留在这里确实不方便。

  隆衫则是留下来了,曹ao也没走,他是好奇心过盛。

  隆衫看到老夫人彻底摆脱石魃后,立刻用找来的被单裹住老夫人。

  而石魃则是虚脱的躺在地上,白晨走到石魃的面前。

  石魃立刻跳了起来,紧张的看着白晨:“你说过不会杀我的。”

  “我是说过不杀你,不过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白晨突然伸出手抓住石魃:“你便永远的留在此处,作为殷家的守护灵存在着。”

  石魃在白晨的手中不断的挣扎,发出痛苦的声音。

  曹石魃在白晨的手中似乎开始变形,那些石壳开始剥落,渐渐的变成了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娃娃。

  石魃惊恐的叫着:“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对我做了什么?”

  “惩罚!”白晨丢下石魃,石魃滚落到地上,却宛如一个半大的婴孩。

  婴孩转身便想逃走,白晨却没有去追他,只是轻描淡写的说道:“你若是踏出殷家府邸半步,你便会形神俱灭,你大可试试看。”

  丢下石魃,白晨便转身离去,隆衫抱着殷家老夫人与曹ao一起跟上白晨的步伐。

  “真没想到,这世上居然还有这等奇事,若非此次来这滨海城,还真没机会见识这奇闻异事。”

  “这世上奇怪的事情多了去了,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是为何过去都没听闻过这些妖魔鬼怪?”

  “其实过去偶尔也有妖怪出世,不过世上总有一些人,他们是专门降妖伏魔的,同时也掩盖了妖魔鬼怪存在的证据,曹丞相虽然权倾天下,可是与他们却非同路人,不知道也属正常。”

  “白先生便是这种人吗?”

  “不,我不是这种人,如果我是这种人,你们现在已经把所看到的一切都忘记掉了,有些法术是可以清除掉你们的某些记忆的。”

  “那何处能寻到这些人?”曹ao听到白晨的话颇为心动,很想寻上几个为他所用。

  “各个名山大川去走走看看,兴许就能让你遇上一个两个了,不过这些人都是需要机缘,机缘不到,你便是踏遍五湖四海也卫兵能寻的到他们。”

  “那我就广招天下,难不成还找不出一两个吗?”

  “也许可以吧,你可以试一试。”白晨笑了笑说道。

  “不过曹某最希望的还是白先生能为我所用,当然了,曹某对于这件事,已经不再强求了。”

  曹ao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可是随着对白晨越发的了解,他也越发的失去了信心。(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随时阅读,手机用户请访问。高速首发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sougou/,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