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千零二十二章 见识

第三千零二十二章 见识

  曹cao不解的看着白晨,身边众人全都竖起耳朵。

  特别是大乔等人,他们当然想听听白晨到底想说什么。

  可是白晨既然是告诉曹cao的,却不会与其他人说,白晨只是凑到曹cao的耳畔,轻声的嘀咕了两句。

  曹cao听到后,脸色不由得一变:“先生所言是真的?”

  “该说的我都说了,信与不信,全由你自己决定。”

  曹cao的脸色不禁变得凝重,如果白晨所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件事对曹家确实是至关重要。

  当然了,曹cao也不是轻信别人的人,他本就生性多疑,当然会三思而行。

  “白先生,不如你也说一个我们孙家息息相关的事情如何?”

  白晨看了看大乔,良久后才开口道:“算了,不说也罢。”

  “若是大乔一定要听呢?”

  “说多了对你无益,对你孙家也无益。”白晨淡然说道。

  “故弄玄虚。”孙权颇为不满的说道。

  “闭嘴。”沐子鱼一直跟在白晨的身后,他对白晨的感情,绝对不是旁人能够比拟的,在他看来,白晨是他这一生最重要的人,如果没有白晨,恐怕他现在还浑浑噩噩的过着朝酒晚舞的生活,还生活在别人的白眼之中。

  可是白晨遇到了他,挖掘了他的才能与潜能,让他能够一展所长。

  而他曾经艳羡的那位弟弟,如今还是一个偏将,一个不受待见的偏将。

  而自己这个小兵,不止是能够在战场上厮杀,也能随着曹cao出入各种场合。

  对他来说,白晨就是他的伯乐,这种感情与小乔是完全不同的。

  小乔虽然是女儿身,可是她一直都很突出,不管是才艺学识还是容貌,从小到大都是众星拱月一般,所有人都倾慕她。

  而现在作为白晨的弟子,也只是锦上添花。

  可是沐子鱼不同,沐子鱼是从什么都没有开始的,过去的他连尊严都没有,如今的他已经获得了大部分人的肯定,所以他比任何人都要努力,比任何人都要拼命。

  沐子鱼不容许任何人诋毁白晨,更何况还是敌人。

  “你算什么东西,曹cao难道你就这么管束自己手下的小卒吗?”

  “呵呵……沐子鱼可不止是我的手下,同时还是白先生的弟子,不妨你替白先生管教一二如何?”曹cao随手就把事情推到白晨的头上。

  “哼,我不与一个小卒一般见识。”

  双方依然是火药味十足,如果白晨不在这里,恐怕他们真的会打起来。

  殷小馨和殷小虎可是非常的紧张,生怕两方人真的会打起来。

  而这两方人,他们是谁都得罪不起。

  殷小虎和殷小馨将白晨拉到一旁,小声道:“白先生,您不劝劝他们?”

  “劝什么?他们本来就是敌人,没动手已经是好事了,难道你还指望他们握手言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以前在我家中做客的时候也是这般,如今这针锋相对的态度倒是一点都没变。”

  白晨拍了拍手:“好了,小虎、小馨,你们先把他们两方人各自带去客房,你们等吃饭了再吵再闹,这里这么多下人可是看着你们。”

  众人这才悻悻的分开,各自去到不同的客房。

  隆衫则是跟在曹cao的身后,一直等到殷小馨离去,这才上前去。

  “属下隆衫,见过丞相大人。”

  “免礼,你在殷家多年,可有殷商宝藏的线索?”

  “属下无能,未曾找到关羽殷商宝藏的线索,请丞相大人责罚。”

  “算了,这事不能怪你,那殷商宝藏若是这么容易得到,恐怕早就已经问世,也等不到我来索取。”

  “不过……进来殷家发生了一些怪事。”

  “何事?”

  “殷家出了妖怪。”

  曹cao和身边的众人全都露出古怪的眼神,疑惑的看着隆衫。

  “属下所言,句句属实,这殷家被那妖怪祸害的不浅,整个殷家上下全都人心惶惶,若非白先生降妖伏魔,恐那妖怪便要将殷家绝了。”

  “哦?白先生也参与了此事?”

  “而且听说那妖怪也是在殷家寻找什么,也许也是殷商宝藏也不一定。”

  曹cao皱起眉头:“你将前后细细与我说来。”

  隆衫便开始陈述前后经过,众人听的又惊又疑,心中暗道,难道真有妖怪不成?

  “白先生与那妖怪打斗,当真如此凶险?”

  “小人眼拙,却是看不出其中名堂,可是那妖怪出没之时,确实是杀伤了殷家许多人,现如今便连殷家家主也都昏迷不醒。”

  “曹某倒是真想见识见识妖怪到底长什么样。”

  “丞相大人,那妖怪凶恶异常,若是遇上千万小心,若是没有白先生在,切莫与之对抗。”隆衫连忙劝说道。

  他是见过的,可是却再也不想再见。

  “无妨,子鱼是白先生的弟子,不敢说习得白先生的十分能耐,三四分也是有的,想来子鱼也是有些降妖伏魔的手段吧。”

  “主公,卑职也没见过妖怪,却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降服的了,更不知道那妖怪有何能耐。”

  “你倒是实诚,我便喜欢你这般性格。”

  “现如今在后府竹林之中,便有一只妖怪,殷家老爷便是中了那只妖怪的妖法。”

  “哦?那可要去见识见识了。”曹cao眼前一亮,颇为期待的说道。

  “丞相大人,千万不可,那妖怪来去如风,若非有白先生在恐难降服。”

  “如此奇谈异闻,如今能够亲眼所见,曹某如何能错过,你们说对吧。”

  “主公说的是,那妖怪便是再凶,我许渚也为您将他降服了,再说了,子鱼也在这里,不怕那妖怪翻了天。”

  隆衫眼看拦不住曹cao,心中大为着急。

  曹cao听他说觉得好奇,是因为曹cao没见过那妖怪的可怕。

  他可是亲眼见过妖怪的可怕,所以他才如此的畏惧。

  “丞相大人,不如去请白先生同行如何?”

  “这……若是白先生知道了,怕是会阻拦我等,曹某便不信我们这么多人还制服不了那妖怪。”

  曹cao心意已决,这世上能够阻拦他的人也只有白晨了。

  可是白晨却不在这里,曹cao更是肆无忌惮。

  好奇是一方面,曹cao甚至还想要将那妖怪收为己用。

  隆衫无法违抗曹cao的命令,只能在前面带路。

  不多时,隆衫便带着众人来到竹林前。

  “那妖怪便在那竹林之中。”

  “那妖怪既然被白先生降服,为何不逃?还要藏身在这竹林之中?”曹cao不解的问道。

  “那妖怪似乎是妖心被白先生夺走了,若是逃走的话,白先生只要捏爆那妖心,妖怪便会当场毙命。”

  “也就是说,只要得到那妖心,便能将他收服?”

  “可能吧,卑职也不是很清楚。”

  曹cao刚想要继续上前几步,隆衫立刻拦住曹cao:“丞相大人,千万不可再接近了,那妖怪凶勐,而且喜食血肉。”

  “曹某身边有如此之多的勇士勐将,何惧区区一个异类?”

  竹林里突然发出沙沙声响,阴暗处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异类?在我的眼里,你们这些凡人才是异类。”

  所有人都在刹那间拔出刀剑,隆衫却越发的紧张,立刻大喝道:“妖怪,休得猖狂,白先生就在附近,你可莫要逞凶作恶。”

  “不要总是拿那家伙威胁我,我败给他一次,却不代表会败给他一世。”

  就在这时候,在场众人都感觉到有些昏沉,沐子鱼突然大喝一声,整个人勐的一振:“不好,主公,这妖孽在用妖术!”

  “咦,小子,你居然不惧我的妖气。”

  “哼!我师尊既然可以降服你,我亦不惧你。”

  “那姓白的凡人是你师尊?”石魃听闻沐子鱼的话,又惊又喜:“好好好……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我便拿你开刀。”

  石魃拨开竹林,缓步的从阴暗中现身,众人这才看清楚石魃的真身。

  隆衫最是一惊,这几日不见,石魃的身材变得更加魁梧了,而且身上似乎覆盖了一层坚硬的石壳,看起来更加狰狞可怖,那双幽幽血色的双瞳,让人触目惊心。

  曹cao也是巨惊,他的脑海中勾勒过隆衫口中的妖怪是何模样,可是想象根本就不足以形容这妖怪的惊悚。

  难怪隆衫一再强调妖怪的可怕,现如今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妖怪的可怕程度。

  “子鱼,可有把握?若是没把握,我们便走。”

  “走?走的了吗?”石魃狞笑的看着众人:“我已经多日没进食了,你们来的正是时候。”

  石魃双掌一张,从指缝中冒出利爪,沐子鱼感觉到了石魃身上可怕的妖气,就如惊涛一般涌向他。

  “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我了,我已经接近妖仙真身,不日即可炼就妖仙,别说是你这黄口小儿,便是你师尊也不是我的对手。”

  “主公,你们退开。”沐子鱼凝重的看着石魃,石魃给他带来极大的压力。

  石魃勐的蹿向沐子鱼,沐子鱼眼前一花,下意识的举剑一挡,锵锵锵

  刹那之间,沐子鱼已经连续抵挡了石魃的数次爪击,沐子鱼心中大骇,他本以为自己现在的武艺,除了小乔与白晨之外,再无他人能敌得过他。

  可是此刻他才妾身的体会到恐怖的滋味,便是小乔也未曾给他带来如此巨大的压迫感。

  “嘿嘿……不错,能挡我一成力道!”u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