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千零二十一章 少年意气

第三千零二十一章 少年意气

  “我现在不知道你到底所求何物,可是如果让我知道,你想要通过某些不正常的手段谋夺这天下,那我们可能会闹的很难看。”

  现场顿时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愕然的看着白晨。

  敢威胁曹cao的人,全天下恐怕也只有白晨一个人了。

  “白先生未免太看不起曹某了,曹某要这天下,何须通过其他的手段,这天下本就在曹某的手中!”

  曹cao虽然敬畏白晨,却不代表他会对白晨屈服。

  一个上位者,如果在面临别人的威胁之时,还要表现出懦弱,恐怕他自己的手下都会看不起他。

  “希望一切都如曹丞相所言,你有这信心便好。”

  殷小馨和殷小虎已经满脸的愕然,敢当着曹cao的面前说出那番话,而且还活着的,他们实在是想不出,除了白晨之外还有什么人。

  “不过曹某倒是很想知道,先生所说的另外一种不正常的手段是指什么。”

  “你别问,知道了只会让你心动,从而最终毁灭自己,有些东西不属于你,即便你强求也得不到,得到也没命消受。”

  “先生当真觉得,你对上我的八十万大军能有胜算?”

  “当初你觉得一个人的极限在哪里?以一敌百?还是以一敌千?又或者你觉得曾经我所表现出来的,便是我的极限了吗?”

  “这……”曹cao迟疑了,最近这段时间,他也寻遍五湖四海,寻求隐世高人,又或者是寻找一些奇能异士,询问他们关于人的极限的问题。

  虽然他们的回答都大相径庭,可是有一点是统一的,那就是人不可能真的以一敌万,哪怕武艺再如何超群,也绝对不可能达到那种鬼神一般的境地。

  如果人真的可以敌得了万人,恐怕这人已经距离圣佛金仙不远了。

  对此,曹cao也说不上信或者不信,回想过去总总,白晨似乎也没有真正意义上以一敌万,他虽然能在千军万马中冲杀,可是却并非以一敌万,这两者的概念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不管是谁,都有力有不逮的时候,曹cao也相信白晨有这个极限。

  当然了,不到万不得已,曹cao绝对不会与白晨为敌。

  经过了几次的接触后,曹cao已经有些了解了白晨,知道白晨不会插手天下的纷争,前提是不主动招惹他,所以曹cao也打定主意,绝对不会去主动招惹白晨。

  虽然这次他是以舟山被杀为由头的,实际上却是来和白晨联络感情的。

  因为他听说大乔以及一众江东孙家的人来了滨海城,所以他才赶到这里来,不过大乔等人还是先一步到了滨海城。

  “曹某可以向先生保证,曹某不止是要夺得这天下,还要光明正大的夺得,用曹某的权谋武力。”

  “哼!你这乱臣贼子,想要夺得这天下,也先得问问我们江东孙家是否答应。”孙策针锋相对的反驳道。

  “黄口小儿,你江东孙家在我曹某面前,也只是跳梁小丑罢了,今日白先生在此,我也不与你们计较,他日若是在战场上相遇,可莫要被曹某斩下狗头。”

  双方都是针锋相对,不过这也难怪,江东孙家一直都自诩汉室忠贞不二的贤良臣子,对于曹cao却是百般的看不上眼。

  “想要斩我项上头颅?你也配?”

  “你不过是江东孙家的一个无名小辈,我要斩你又有何不可的?”

  “呵呵……”白晨突然笑了起来:“曹丞相,这你可就说错了,不久之后,这小子便会成为你谋夺天下的最大劲敌,你可得小心了。”

  曹cao眉头一挑,不由得看向孙权,眼中闪过一线杀机。

  若是旁人如此说,他只会不屑一顾。

  多少人都自诩是他的劲敌,可是他还是将那些所谓的劲敌一个个的斩下头颅。

  可是白晨却亲口认定,眼前的这个小子将会成为自己谋夺天下的劲敌,这让他不禁开始重新审视起眼前的这个少年郎。

  “好!果然是年少丰聿,吾道不孤!若是这天下没一两个堪堪之敌,曹某便是夺得了这天下,也会觉得食之无味。”

  曹cao虽然嘴上说的豪放,内心却对孙权下了必杀的决心。

  不过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既然眼前的这个少年将要继承江东孙家家业,那么是不是说如今孙策已经身故。

  想一想似乎也对,如若不然,为何这大乔会如此这般恨极了自己,当众刺杀自己。

  想到这里,曹cao的嘴角便勾勒出一道弧线,看了大乔一眼,大乔却是用无比怨恨的目光看着曹cao。

  “我孙权在此立誓,他日便要败你曹贼之军,断你这祸乱天下的心。”

  虽然此刻的孙权年少,给人的感觉是颇为轻狂娇纵,可是白晨却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决然的心意,眼中是无限的野望。

  “孙仲谋,公瑾便与你一起,斗他一斗!”

  “好好好……如今的年轻人当真了得,如此曹某也就放心了,孙家还不至于如此倒下。”

  “收起你那些阴险的伎俩,如果你以为凭这种手段便想谋得这天下,那便太小看天下人,太小看我孙家了。”

  “我能杀孙策,便也能杀你。”

  曹cao之前本还想遮掩一番,不过如今却不想再遮掩了,他便是大方承认,刺杀孙策的人是他派出去的又如何。

  不过曹cao还是看了眼白晨,他想看看白晨是什么反应。

  白晨耸了耸肩:“这事我不管,在我看来这是正常手段,孙家的主君被人刺杀了,这只能说明孙家无能。”

  白晨的这番话顿时让孙家众人都是脸上无光,曹cao再如何阴险,都无法掩盖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孙家这次吃的大亏,的确是他们自己的过失。

  堂堂孙家家主,居然就被一个刺客行刺,亏孙策还自诩江东小霸王的名号,如今简直就辱没了这个名号。

  “走吧,既然来了,便去殷家小住几日如何?”白晨大方的邀请曹cao,同时又看了眼殷家的两个小孩子:“少爷、小姐,你们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

  “不会不会,白先生自便。”两人连忙摆手。

  开玩笑,谁敢把曹cao拒之门外?他们可没有白晨那份胆子,敢当面威胁曹cao。

  白晨笑了笑:“这殷家的两个小孩子,以后曹丞相可要多招抚着点。”

  “既然是先生的嘱托,曹某自当尽力。”

  “你这兵便留在城外,至于你的安全,你也不用担心,只要有我在,没有人动的了你。”

  “有先生的保证,我自然不怕。”

  曹cao洒脱的跟着白晨进了滨海城,曹cao的人和孙家的人一左一右的跟在白晨的两侧。

  殷小馨和殷小虎作为后辈,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不过他们发现,虽然双方都对彼此怒目相视,可是与白晨交谈的时候,却是谈笑风生。

  “孙伯符可死了?”曹cao的这个问题立刻引来大乔等人的怒视。

  “我家孙郎的生死倒是让曹丞相多心了,不过还请曹丞相放心,我家孙郎虽然重伤,不过白先生已经做过保证,我家孙郎不会死,而且会活的好好的。”大乔颇为得意的瞥了眼曹cao。

  当然了,她这也是苦中作乐,现在只求能气到曹cao便好了,甚至是让他对白晨产生几分疑虑那就更好。

  曹cao果然眉头紧皱,其他人的保证,曹cao可以视而不见,可是白晨要保证孙策不死,那他就不得不上心了。

  白晨不是说不插手这天下的纷争吗?

  自己好不容易才刺杀成功,白晨居然要救孙策,那这还不算是插手天下纷争?

  “先生这般做似乎违背自己的诺言吧?”

  “这的确算是我食言,所以我让孙策将这家主之位让给其弟孙权,不过对你来说的确不公平,这样吧,他日你蒙难之时,我会救你一次。”

  “呵呵……先生,我曹某如今席卷天下也是指日可待,你想等我蒙难之时救我却是等不到这个机会了。”

  “话不要说的这么满,你会用的到的。”

  看到白晨如此笃定的语气,曹cao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众人来到殷家大门前,曹cao看着眼前的红墙白瓦,感慨的说道:“这便是殷家吗?如今的殷家倒是少了几分的龙虎之气。”

  “如今的殷家只是普通人家,他们也无心去谋夺天下,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白晨淡然说道。

  “曹某哪管的了千百年后的事,到那时候殷家便是要重新谋夺天下,那也是他们殷家人的能耐。”

  “曹丞相,这殷家传承千年实属不易,你若是要谋夺殷家的什么东西,那便去谋,可是不要伤他殷家之人。”

  “白先生,我坦白与你说,这殷家如今看起来只是普通富户,可是却暗藏了千年宝藏,我要的便是那千年宝藏,不过说到伤及殷家的人又从何说起?”

  “那舟山带兵搜查殷家,不是你指使的?”

  “舟山带兵搜查殷家?”曹cao愕然的看着白晨:“曹某不知。”

  这时候殷小馨走上前,对白晨道:“先生,我想有些事您还不知道,那舟山虽然表面是曹丞相的人,实际上他暗中勾结江东孙家。”

  殷小馨的这番话却是让两边的人脸色都是一变,周瑜立刻解释道:“我承认那舟山已经投靠了我们,可是他搜查殷家却非我们孙家所指使,还请白先生明鉴。”

  “哈哈……好!杀的好!这等狗贼该杀。”

  曹cao恍然大笑起来,心情顿时大好起来。

  白晨撇了撇嘴:“曹丞相,在下误会了,真不好意思。”

  “先生说笑了,先生帮曹某杀了那狗贼,曹某应该谢你才对。”

  “错就是错,我既然冤枉了你,那我便给你一个信息,一个对你曹家息息相关的信息。”(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